新華網 正文
男子新婚夜錘殺新娘 稱因11萬彩禮問題起爭執(圖)
2017-02-13 07:04:29 來源: 鄭州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陳冰濤(化名)給女方支付的10萬元彩禮記錄

  原標題:新婚夜血案:不能承受的天價彩禮之痛

  “整個家完了,徹底完了。”67歲的陳老漢一臉愁容,不住念叨著,沒有人會理解他和老伴心裏的苦楚。唯一的兒子娶親了,壓在心頭好久的石頭落了地。雞年春節,本應是他們全家最幸福的歡聚時刻,結果卻過得冷冷清清。

  這一切,令陳老漢及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陳老漢是個憨厚老實的莊稼漢,他所在的村莊地處豫北平原,距湯陰縣城約15公裏,距付道鎮約6公裏。靠幾畝薄地和農閒打點零工,他先後打發三個女兒出嫁,唯獨27歲的兒子成了“老大難”,還好春節前婚事辦妥了。

  縣城購置了一套婚房,11萬元彩禮,為給兒子娶親,陳老漢不僅耗盡了家財,還背上了20多萬元債務。可誰會想到,就在一對新人的洞房花燭之夜,一場激烈的爭吵後,新郎竟然用錘子砸向新娘的頭部致其喪命,給家庭及社會留下了難以愈合的傷痛。

  事後了解到,雙方爭執的竟是已支付的11萬元彩禮,令人不禁扼腕嘆息。其實,對多地農村適齡青年來説,越來越高的彩禮正成為他們最沉重的負擔。“兒子娶媳婦,爹娘脫層皮”,動輒幾十萬的彩禮,給本應喜慶的婚事,蒙上了一層濃重的陰影。

  那麼,天價彩禮緣何在多地頻頻出現?它給適齡青年的家庭帶來了哪些影響?如何打破天價彩禮的困局?這些問題值得每個人深思。難能可貴的是,濮陽臺前、洛陽欒川、安陽湯陰等多地已先後下發文件,移風易俗、倡樹新風,對彩禮給出“指導價”,令人稱快。

  湯陰縣一些鄉村張貼的宣傳新規標語

  洞房花燭夜的悲慘血案

  立春後,放眼望去,綠油油的麥苗鋪滿了田野,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在湯陰縣付道鎮一個村莊的村頭,男女老少們聚在一塊,或聊天或下棋或打牌,享受雞年春節的美好時光。

  67歲的陳老漢低著頭從村民們面前走過,長吁短嘆。一些村民給他打招呼,他禮貌性地回應一下,就急匆匆走過去了。“他是個憨厚老實人,兒子結婚了,是喜事,我們還吃了喜酒,誰會想到,家裏出了那麼大的事兒。”一名村民説。

  陳老漢和老伴膝下有4個孩子,三個女兒均已出嫁,就剩下最小的“寶貝疙瘩”陳冰濤(化名)了。一名村民介紹,陳冰濤初中畢業後就外出打工了,由于性格內向,老實木訥,不善言辭,家中又困難一些,因此娶媳婦成了“老大難”問題。

  眼看年齡越來越大了,同齡的小夥都娶妻生子,陳冰濤的父母看在眼裏,急在心裏。“冰濤在鄭州打工,搞電焊,收入不高,這幾年很少見他。每次他打工回來也常是閉門不出,可能心裏有負擔。”村民説,村裏的大齡青年多了,“娶不上媳婦的光棍也不是三個五個”。

  一個月前,陳冰濤在親友的張羅下,熱熱鬧鬧地舉辦了一場婚禮,把媳婦娶回了家。“我們都替他高興,快過春節了,總算了卻了一樁大事。”村民們高興地吃罷喜宴就回去了。誰會想到,當日清晨,一條爆炸性的消息傳了出來,震驚四鄰,“新郎用錘子把新娘給殺了”。

  那一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發時間是在1月11日淩晨1點半左右。“新婚當天晚上9點多,冰濤還和幾個好友喝了會兒酒,人家走後,他就休息了,我們也去睡了。”陳冰濤的親屬表示,誰會想到,淩晨1點多,一場慘案在新房發生了,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冰濤的婚房有裏外兩間,外間是客廳,雖是新婚之夜,但女方並沒讓他進到臥室,而是在沙發上待了3個多小時,兩人發生了爭吵,涉及了彩禮問題。”這名親屬表示,地上剛好有一把用來懸挂鏡框的錘子,“事後他撥打了110和120,大喜的日子出了這事,大家都很難過,冰濤的母親當場癱軟在地。而冰濤在被帶走後,還詢問過女方的傷勢怎麼樣了。”

  事發後,湯陰縣警方迅速出警控制了新郎陳冰濤,其交代稱事發前因已支付的11萬元彩禮問題與新娘李曉曉(化名)發生了爭執。至于如何由爭執變成了血案,只有他最清楚。

  短短兩三個月花去18萬

  事後,新郎家人了解到,比新郎大一歲的新娘李曉曉曾出嫁過多次,“説實話,我們對她並不了解,只是聽了媒人介紹,也急于結婚,就把這件事情給辦了”。

  這名親屬稱,陳冰濤中等個頭,相貌堂堂,但由于家裏條件困難,“沒房沒車,條件不硬氣”,相了多次親最終都無果。“前兩年相親時,一女孩提出家裏要有轎車,我們一想反正是自己使用的,就咬咬牙給冰濤買了一輛轎車,可遺憾的是,這樁婚事還是沒成。”

  “種地收入畢竟有限,只能外出打工。”親屬稱,年紀大了些,陳冰濤也積攢了一些錢,加上父母及三個姐姐等親友的幫助,去年夏天,在湯陰縣城買了一套二手房,首付16萬,貸款將近20萬,“這些錢都是親戚朋友籌借的,每月要還房貸,現在欠得到處都是窟窿。”

  有了車,有了房,陳冰濤找對象便有底氣了,媒人也找上門來了。去年10月,在給一名鄉村媒人充話費、送煙及請吃飯後,這名媒人給陳冰濤介紹了家住鶴壁浚縣屯子鎮某村的李曉曉。“雖然是兩個縣,但是兩個村子距離並不太遠。”于是就説合起來了。

  “當時女方家提出的彩禮是11萬,確實太高了些,但是考慮到孩子確實不小了,萬一一直娶不上咋辦?我們也只得狠狠心認了。”陳冰濤的親屬表示,在初次見面後的一周裏,他們四處籌借到了11萬元,“親戚鄰居們一聽説是孩子結婚,啥都不説,都很幫忙”。

  10月下旬,當著媒人的面,陳冰濤家人給了女方李曉曉1萬元現金,其余的10萬元用銀行轉賬的方式打進女方卡內。就這樣婚事算是定下來了。之後,就是兩家走動,發紅包,買禮品、衣服、化粧品等,連同辦婚禮、喜宴等,短短的兩三個月,一共花去了18萬元。

  “你看看這是清單,一項項都很清楚,娶個媳婦就像脫層皮,還背上了二三十萬債務,負擔大得很。”陳冰濤的親屬説,事已至此也沒辦法,如果新人把日子好好過下去也值得。誰料,卻是空歡喜。陳冰濤被控制後,因未按時還房貸,銀行人員趕到村裏催款,無奈之下,他姐姐拿了一些錢歸還。他的轎車也已被債主開走。“我和老伴六七十歲了,患有病,幹不動了,全指望兒子呢。他一進去,整個家徹底完了,沒啥奔頭了。”陳老漢説罷淚眼婆娑。

  “掙不夠彩禮,只能打光棍”

  “一些女孩家庭很現實,男方沒房子沒車子,掙不夠彩禮錢,也借不過來,只能打光棍。”湯陰縣付道鎮一名村民説,越是貧困的農村地區,彩禮越是要價高昂,“很多男孩的父母提起來都感到很頭疼,真是娶不起,許多家庭原本就貧困,彩禮更讓全家不堪重負”。

  鄭報融媒記者在豫北的林州市、內黃縣、安陽縣等鄉村走訪時了解到,春節前後,外出打工的小夥、姑娘都返鄉,成了相親的好時候。不少父母都忙著給適齡的孩子訂婚、辦事。不過,原本是喜慶的好事,彩禮卻成了一個“攔路虎”,成了不能承受、難以言説的痛楚。

  家住安陽縣北郭鄉龍鳳村的村民樊東強(化名)表示,在附近的村莊,一般的彩禮都是8萬塊錢左右。“農家家裏的男孩,不上學的,一般16歲定親,18歲結婚。20歲靠上就屬于年齡大些了,如果不結婚,就不太好找了。”他説,媒人很現實,會問有房有車沒有。“如果靠近縣城,得在縣城買套房子,如果遠了,那就必須有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

  他説,前不久在安陽縣呂村鎮南呂村,有一戶人家娶親,訂婚的彩禮錢就給了女方家6萬塊,訂婚的宴席擺了30多桌,花了萬把塊錢。結婚前,掏了10多萬塊錢買了一輛轎車,彩禮又給了女方家10萬塊錢。“他們給孩子結婚這個事兒,前後花了三四十萬塊錢。”

  樊東強介紹,在安陽縣東部的很多村莊,結婚的花錢項目五花八門。“女方給男方父母見面時得有見面禮,以前很便宜,百裏挑一,最多千裏挑一。現在不行了,見面禮翻了多少倍了,得萬裏挑一,你要是給少了,女方家不願意。”他説,男孩去女方家也有講究,禮品必須帶“8”,“8件白酒,8條香煙,8箱核桃露,8箱水果等,面包車都會裝滿了”。

  “我們這一片,訂婚一般來説都是3萬塊錢,這些錢不能算在彩禮之內。另外算的。”樊東強説,雙方定親之後,結婚之前,逢年過節來回走動又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結婚前,“三金”必須有的,即金耳墜、金戒指、金項鏈,再加上拍婚紗照等,沒有二三十萬下不來。

  附近一名村民表示,他們村有個女孩不滿15歲,但是婚禮都辦過了,已出嫁了。“定親時男方家裏給了女方家3萬,結婚彩禮又給了16萬,然後小兩口就辦事了。”他們説,如果你拿不出彩禮錢,也沒房沒車,那就很難找到對象了,“村裏三四十歲的光棍漢多了”。

  無證駕駛去相親肇事求頂包

  “現在安陽縣呂村、瓦店、永和、崔家橋等鄉鎮村莊,結婚前女方都會要求有車。家長也會遷就孩子,在訂婚前後,不少青年會選擇駕駛家裏給其結婚買的新車。但由于未滿18歲,無法辦理駕駛證,因此就出過不少問題。”安陽縣公安局交警大隊事故一中隊中隊長程濤表示,一旦男孩發生交通事故,因無證或酒後駕駛,就容易出現事故。

  1月16日,在安陽縣北郭鄉一個村莊,男孩王東東(化名)就是借了一輛轎車去相親,傍晚回來路上,不慎與另一輛轎車發生了激烈碰撞,造成對方車內的一名老太太身亡。原本對方的轎車負主要責任,但因為他無證駕駛,肇事後找父親頂包並被民警識破。于是,王東東就成了主要責任。“雙方經過協商,王東東父親給了死者家屬將近20萬。” 程濤表示,這些錢原本是王東東父母積攢下來給兒子籌辦婚事的,“現在出了事全賠給人家了,還要追究王東東的刑事責任,他的父母都非常沮喪,多次當面失聲痛哭。”

  而另一起案件也是類似情況。程濤介紹,去年1月9日淩晨1點多,一名40多歲的男性村民蔡某自稱被迎面車輛的大燈閃得眼花,不慎將車撞向辛村集南頭路邊電線桿。他們經過認真調查,車體受損嚴重,司機沒有受傷,發現了蛛絲馬跡後,在民警的一再追問下,蔡某開始神色慌張,但一直堅稱是自己駕車撞了電線桿。

  當日清晨,蔡某的兒子蔡某某慌忙跑來承認自己無證肇事逃逸、找來父親頂包的事實。蔡某某交代,他沒有駕駛證。因為第二天定親,1月8日晚,他請了女友和朋友在KTV慶祝,23時許,喝酒後的蔡某某開車帶女友和朋友回家,在辛村集南頭拐彎沒拐好,撞上了路邊的電線桿。蔡某某因無證酒駕肇事逃逸被警方依法處以行政處罰。

  “為了給孩子娶媳婦,家裏給買輛車,這對小青年來説未必是好事。無證駕駛,酒後駕駛,無視交通法規,嚴重威脅到生命財産安全。更有甚者在事故發生後,心存僥幸,讓家人朋友前來頂包。”程濤表示,他們每年都會接到類似的事故十多起,令人痛心。

  程濤表示,在不少農村地區,由于“彩禮”及車輛嚴重超出老百姓所能承受的經濟范圍,已成為一個非常沉重的社會問題,不少農民因彩禮返貧。“一些家庭婚前貸款買車,婚後因負擔重再賣掉也不少見。買車,一定要量力而行,不能成為家庭負擔。”他説。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相關新聞
  • 莫讓天價彩禮辱沒聖潔的愛情
    彩禮,是中國舊時婚禮程序之一,我國自古以來就有男方在婚姻約定初步達成時向女方贈送聘金、聘禮的習俗,這種聘金、聘禮俗稱“彩禮”。面對如此高昂的彩禮,筆者認為,相互攀比的虛榮心是農村天價彩禮的心理動因。
    2017-02-09 20:14:19
  • “解鎖”農村彩禮:婚嫁“窮講究”把老鄉“講究窮”
    鄉村婚嫁“窮講究”,真把老鄉“講究窮”。以彩禮為例,從早些年“見見面,六十六”“拉拉手,九十九”,逐漸上漲至“萬紫千紅一片綠”“一動不動”。
    2017-02-07 08:00:25
  • 多數受訪者認為農村婚嫁彩禮高 讚成出臺彩禮指導標準
    農村婚嫁彩禮高的問題由來已久,困擾著許多家庭。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0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88.3%的受訪者認為農村婚嫁彩禮高,70.8%的受訪者讚成出臺“農村彩禮指導標準”。
    2017-02-07 07:44:29
新聞評論
    踏春賞梅正當時
    踏春賞梅正當時
    威尼斯狂歡節開幕
    威尼斯狂歡節開幕
    江西德興山村300米板凳龍鬧元宵
    江西德興山村300米板凳龍鬧元宵
    正月十五鬧元宵
    正月十五鬧元宵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91120452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