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家四代為兩位素不相識的抗日戰士守墓76年
2017-01-11 08:03:43 來源: 中國軍網綜合
分享至手機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浙江諸暨璜山鎮村民駱光裕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自己被評為了“浙江好人”。因為他們一家四代為兩位素不相識的抗日戰士守墓76年受到褒揚。

  駱光裕今年72歲了,逢年過節,他都會去掃掃墓,拔拔草。2016年11月6日,駱栗君已為兩位抗日戰士在杭州烈士陵園立碑。

  一家四代為抗日戰士守墓76年

  2016年12月19日,浙江諸暨璜山鎮村民駱光裕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自己被評為了“浙江好人”。因為他們一家四代為兩位素不相識的抗日戰士守墓76年受到褒揚。

  “小時候,每年春節、清明、冬至這些節日,我們全家上山除了祭拜自己的祖先,總要多去一處墓穴地祭拜。”後來,駱光裕才從父親那知道,這處墓地裏安葬的是兩位陌生的抗日戰士。

  1941年,日軍偷襲諸暨,抗日將士頑強抵抗,死傷無數。有一天,駱光裕的祖父駱長水聽見了一陣微弱的敲門聲。他開門一看,嚇了一跳,只見地上躺著一位受傷的戰士,嘴巴已被子彈射穿,身後他爬過的地方全都是血。駱光裕説,當時,祖父連忙喊來父親,把他抬進了家門。

  “後來,那名戰士用僅剩的力氣,在紙上顫顫巍巍地寫下自己的情況。戰士名叫孫斌虎(音譯)。他和戰友王埂清(音譯)在執行任務時,在冷水灘附近遭日軍襲擊。孫斌虎受傷,王埂清生死未卜。”駱光裕説,聽説外面還有一位受傷的戰士,祖父和父親二人立刻卸下家裏的門板,偷偷來到冷水灘尋找王埂清的下落。終于,他們在亂草叢中找到了王埂清,但王埂清身體已僵硬。顧不上傷心,祖父和父親就把王埂清的遺體抬回了家。祖父告訴我,那時候,因受傷而無法動彈的孫斌虎緊盯著戰友的遺體,淚流滿面。第二天,因為傷勢過重,孫斌虎也離開了人世。

  “當時,祖父看著眼前犧牲的兩位戰士,內心十分悲痛,就妥善安葬了他們。”駱光裕説,抗戰勝利後,他們一家人每逢過年過節,都會為抗日戰士上香、掃墓。在他們全家人心中,他們是為國捐軀的英雄。

  駱光裕今年72歲了,逢年過節,他都會去掃掃墓,拔拔草。算起來,他們一家四代為兩位抗日戰士守墓已76年了。駱光裕最欣慰的是,“這麼多年來,我們全家一直守護著墳墓。我現在唯一的心願是希望能幫助英雄魂歸故裏。人啊,講究落葉歸根,他倆在這裏沉睡了幾十年了,要是有親人能來認領,帶他們回家,我的心願就了了。”

  這是駱光裕的心願,也是他祖父和父親的心願。當年,抗戰勝利之後,為了能找到兩位戰士的家人,他的祖父駱長水曾寫信到湖南湘潭,向兩位戰士的家鄉通報情況。但不知道是信寄丟了,還是地址搞錯了,一直沒有回音。遺憾的是,如今的駱光裕老人只記得這兩位戰士是湖南湘潭人,具體是哪個地方,已記不起來。

  2016年5月,駱光裕的女兒駱栗君在微信上發布了一條消息:激情歲月灑熱血,抗日英魂盼歸鄉。希望能利用網絡的力量,找到這兩位戰士的家屬和親人,讓他們能夠魂歸故裏。

  讓人驚喜的是,這則微信傳到了湖南湘潭,在當地引起了巨大反響。浙江和湖南關愛抗戰老兵的志願者很快就組建了一個尋親小組微信群,並在湘潭當地的電視臺和報紙進行了報道,當地1000多名志願者也自發為這兩位戰士尋找親屬,但目前尚無具體消息。

  2016年11月6日,駱栗君已為兩位抗日戰士在杭州烈士陵園立碑。目前,駱光裕一家人還在等盼著湖南方面的消息,希望可以找到兩位戰士的親人。楊 新 畢竹韻

+1
【糾錯】責任編輯: 谷玥
新聞評論
    那抹朝霞 | 點亮了京華,驚艷了你我
    那抹朝霞 | 點亮了京華,驚艷了你我
    20米深井救出被困女子 95後消防戰士暈倒
    20米深井救出被困女子 95後消防戰士暈倒
    日內瓦掠影
    日內瓦掠影
    甘肅戈壁“三九”寒天現冰瀑美景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831120285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