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悅花越有”?這不過是場騙局
2020-09-22 08:03:16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借助高科技、電子商務等手段,創立線上平臺,打著“推廣返利”“消費全返”的旗號,在全國各地吸納數百萬人,導致多人傾家蕩産——

  “悅花越有”?這不過是場騙局

圖:庭審現場

  “這起‘悅花越有’網絡傳銷大案,我們辦案歷時16個月,很有典型意義。”9月初,案件承辦人、山東省濱州市沾化區檢察院副檢察長張甲良向記者介紹了案件辦理的相關情況。

  為了滿足傳銷組織的發展需求,被告人劉玉龍專門成立軟件公司,開發能掩蓋其傳銷本質的線上平臺——“悅花越有”。不到兩年,發展會員460余萬名。為了增強會員黏性,他拋出很多“概念”,開發各種返利模式。截至案發,該傳銷組織吸納的會員僅用于升級的費用就近30億元。

  劉玉龍的商業版圖

  檢察機關查明,自2016年9月至2018年7月,劉玉龍等人開發“悅花越有”平臺,不到兩年,發展會員460余萬名。鑒定顯示,“悅花越有”平臺共注冊店主會員460.63萬個,其中一星店主391.88萬個,二星店主51.03萬個,三星店主17.38萬個,四星店主2229個,五星店主1207個。

  張甲良介紹説,劉玉龍能發展如此多的會員,與他的合作夥伴宋平有很大關係。宋平有傳銷犯罪前科,手中有一支專業團隊,傳銷推廣經驗非常豐富。據宋平交代:“一開始劉玉龍就和我説他想搭建一個平臺,通過我的市場團隊,以發展會員的方式賺錢。”

  兩人一拍即合,共同商量出平臺運營模式,即必須繳納注冊資金才能成為會員,會員推廣會員能夠拿上下各兩級的提成。兩人確定了分成比例,對會員注冊資金,以劉玉龍佔25%、宋平團隊佔75%進行瓜分。

  先期推廣中,兩人決定通過預售北京中合農發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中合農發公司”)股權的方式發展會員,對入會者承諾該公司26個月內上市,否則數倍退還注冊資金。為了增加平臺黏性,他們還設定了團隊收益。宋平説,推廣目的就是讓每個會員都感覺能賺到錢,讓更多的人加入平臺成為會員,讓會員再發展會員,這樣盈利多,賺錢就多。

  隨著會員數量越來越龐大,劉玉龍和宋平又推出了“消費全返”模式,以此吸引發展會員。2016年11月,中合農發公司旗下的“悅花越有”1.0軟件正式上線,並在北京召開了盛大的平臺上線儀式。2016年底,該平臺注冊會員就達到了數千人。

  2017年初,中合農發公司舉辦春季獎勵大會,劉玉龍、宋平向包括劉佳麗在內的推廣會員最多的“市場精英”發放了紅旗轎車、金條等獎品。而實際上,由于利益分配不均,劉玉龍更改了會員推廣模式。隨之,劉玉龍、宋平的裂痕越來越大,最終在2017年3月分道揚鑣。

  “悅花越有”1.0版平臺只有微信端和PC端,是一個簡單的會員登記軟件。隨著會員數量不斷增多,劉玉龍委托山東一家公司開發了“悅花越有”2.0版平臺。2017年6月,“悅花越有”全網起航大會召開,包含會員係統、購物、引流在內的“悅花越有”App正式上線。

  新平臺豐富發展了“消費全返”概念,讓劉玉龍暢想的商業版圖得到補全。該平臺將劉玉龍開展傳銷活動的真實面目隱藏在了正常的購物軟件、商業平臺的背後。隨著會員數量的急劇增加,引流、消費金額不斷擴大,劉玉龍自行成立軟件公司,開發了“悅天使”3.0版平臺。

  平臺短時間內獲大量關注

辦案人員查獲的涉案銀行卡、印章、U盤等物品

  劉玉龍“商業帝國”快速成長的背後,離不開他推廣的“推廣返利”和“消費全返”。這兩個概念被其公司廣泛宣傳後,“悅花越有”平臺短時間內獲得了大量關注。

  推廣返利,就是會員推薦別人成為會員或者升級會員時,推薦者及其上線都會獲得入會費或者升級費一定比例的提成。消費全返,則是會員通過平臺向其他會員在平臺開設的店鋪購物,買賣雙方共可獲得7.25倍手續費的凍積分,會員在線下消費後憑借收據或者發票到平臺繳納一定比例的手續費,能夠獲得7.25倍或者10倍手續費的凍積分。這些凍積分每天會按一定比例轉換成活積分,活積分則能夠提現或者消費。截至2018年7月3日,該平臺凍積分余額近2200億個,活積分余額累計近8億個。

  山東的王某經營著一個小超市,2018年初,她偶然間通過朋友得知了“悅花越有”。隨後,朋友帶她去北京“悅花越有”公司參觀、培訓。“學成歸來”後,王某繳納入會費成為朋友的下線會員並積極向親戚朋友推廣“悅花越有”平臺。在數十名親友繳納了入會費後,王某獲得了數十萬元的提成。

  後來,她利用平臺“漏洞”,找店鋪要空白蓋章收據,填寫十萬元的數額,隨後將蓋章收據上傳到平臺,繳納了手續費後,獲得了十萬個凍積分。隨著凍積分轉換為活積分,不長時間她就提現2萬元。

  在高額利潤誘惑下,她將自己的全部積蓄和多張信用卡透支資金全部投入平臺。2018年5月,平臺突然將最低提現金額由100元提高到了1000元,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但被暴利蒙蔽了雙眼的王某,在會員們集體持樂觀態度的情況下忽略了這個不利消息。

  再往後,王某發現平臺的提現審批時間比以前長了很多,她有些慌了,每天都申請提現,可是提現額相對于投入金額來説只是杯水車薪。最終,2018年7月3日,平臺“停服升級”,隨後就再也無法登錄了。

  “推廣返利”是斂財支柱

  “悅花越有”平臺設計很“精妙”,如果只設計“推廣返利”的模式,在多級返利之下,平臺就是一個最簡單的傳銷平臺,很容易受到監管部門查處。為此,劉玉龍用引流、購物作為障眼法。

  這兩個模塊理論上的産出是投入的7.25倍。即使每天返余額的千分之一,在7.25倍的增幅之下,“收益”仍讓人震驚。採用返還比例最低的數據分析模型測算,每天返還余額千分之一,170天就能回本,第一年的年收益達100%。如果將本金和收益繼續購買凍積分,則兩年收益高達260%。這還僅僅是會員本人的收益,平臺需要支付的費用可想而知。

  他們做什麼投資業務能得到如此高的利潤,進而支付會員高昂的投資回報?“我們拿出1億來做基金投資,銀行給我配資9億,我就有了10億資金,我能獲得多少的收益率呢?我們按年利率30%計算,這意味著我投資10億,要回收13億。然後我就有了3億的利潤,我按照10%的利率還給銀行本息共計9.9億,我還剩下3.1億,再減去我1億的成本,純利潤達到2.1億,也就是我的年化收益達到210%。你們還用擔心余額千分之一的返還嗎?”“悅花越有”公司總經理張勇在培訓中如此解釋收益來源。然而,事實上劉玉龍根本沒有將平臺收取的資金拿去做基金投資,而是拆東墻補西墻地支付給了凍積分的先行投資者。

  劉玉龍等人真正的獲利來源,實際上還是會員繳納的升級費用。截至案發,會員僅用于升級的費用就近30億元。這筆錢除了用于向會員發放升級推薦獎勵,大部分購買了比特幣等虛擬貨幣。虛擬貨幣則成為其洗錢、轉移資産的工具。

  用“復投”維持騙局

  辦案檢察官認為“復投”是維持該平臺短時間內不崩潰的支柱。因為“復投”是用活積分購買凍積分,是積分內循環,不涉及轉化為金錢的問題。如果沒有“復投”模塊,購物、引流模塊的凍積分轉化成活積分後的去向,只能是取現或者消費,不論哪個選項,到期後平臺都要至少按照引流、購物資金數額的兩倍返還。

  平臺從哪裏拿錢去填補這個窟窿?于是,劉玉龍以7.25倍的凍積分誘惑會員用手頭的活積分購買凍積分,減緩平臺的資金兌付壓力。

  “悅花越有”影響越來越大,受騙者不斷增多,社會上一些反傳銷、反詐騙機構也不斷對其犯罪本質進行揭露。與此同時,很多熱心群眾也向公安機關報案。

  濱州市公安局沾化分局受案後,經偵查發現了濱州本地劉俊英、王方明等人積極宣傳推廣“悅花越有”平臺並發展下線會員予以牟利的線索。後經進一步偵查,成功查清劉佳麗等上線,通過訊問,最終確認了該平臺涉嫌傳銷犯罪的事實,隨後將平臺領導人一鍋端。

  本案的核心證據是存儲于某雲平臺的電子數據。電子數據能否合法提取直接決定其是否具有證據能力,進而決定著犯罪指控的成敗。為做好該項工作,檢察官認真研究電子證據的取證規則,指導偵查人員同步做好網絡遠程提取活動的同步錄像和屏幕錄像,提取活動完成後即時計算完整性校驗值。隨後,檢察官根據已經掌握的案件情況,結合審查起訴和庭審需要,列明需要出具鑒定的問題清單。由于電子數據體量龐大、需要鑒定的事項較多,超出很多鑒定機構能力范圍。審慎起見,檢察官同偵查人員一同前往沈陽、廣州等地考察、選定鑒定機構,並在鑒定過程中保持與鑒定人員的溝通,提出鑒定需求,確保了鑒定意見內容明晰、針對性強。

  該案經濱州市沾化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沾化區法院于2018年5月作出一審判決,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被告人劉玉龍有期徒刑七年,並處罰金2億元;其他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至四年零六個月等不同刑罰及相應罰金。主犯劉玉龍等人上訴後,濱州市中級法院依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郭樹合)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悅花越有”?這不過是場騙局-新華網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23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