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是公路項目方拖延賠償,還是礦權方要價過高?
2020-08-24 07:47:2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是公路項目方拖延賠償,還是礦權方要價過高?

  貴州凱裏市環城高速公路“違法用地事件”追蹤

貴州省凱裏市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項目穿過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礦山。 受訪者供圖

  近日,《中國能源報》等媒體刊文指出:啟動于2017年的貴州省凱裏市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項目,至今仍未取得合法用地手續。同時,該項目工程壓覆13座礦山,其中投資數千萬開發的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因被壓覆導致無法開採,造成經濟損失近5000萬元,賠償問題至今仍未解決。面對礦權人的協商維權,項目負責人竟直言“黔東南州(政府)管不了我國企、央企。”

  報道發出後,迅速被數十家媒體轉載,有網民認為,“公路項目建設説壓覆就壓覆,對企業和個人來講是致命的,希望民營企業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善待!”

  也有網民認為,“2017年項目開工,2016年10月採礦許可證才挂牌競標,時間的巧合性不言而喻……近5000萬元所謂的賠償,都包括哪些內容,是否應該補償也是值得探討的。”

  記者實地採訪涉事的貴州省鉅榮礦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稱鉅榮礦業)、中電建黔東南州高速公路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稱中電建項目公司)、凱裏市自然資源局相關負責人發現,高速公路項目用地是否違法,高速公路穿過礦山是否影響採礦,出讓價300萬元,未投入生産,評估價何以近5000萬元等爭議,是引起糾紛的關鍵所在。

  爭議一:項目用地是否違法?

  記者調研了解到,由貴州省人民政府、黔東南州人民政府與中電建項目公司共同投資建設的凱裏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項目是PPP項目,線路全長73.216Km,其中主線長58.474 Km,麻江聯絡線14.742 Km,主線起點位于凱裏市三棵樹鎮,終點在福泉老木衝。

  該項目是《貴州省高速公路網規劃(加密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加快黔中經濟區建設,支撐凱裏-麻江-福泉同城化和新型工業化發展,促進凱裏市過境交通流轉換和城區間銜接具有重大意義。

  媒體公開報道顯示,凱裏環北高速項目佔地約7287畝,其中佔用耕地約2809畝,佔用基本農田1745畝,且項目目前沒有合法用地手續。凱裏市自然資源局某工作人員表示,早在2019年5月該局就曾收到自然資源部“遙感衛星發現凱裏市環北項目疑似存在違法行為”的通知,隨後執法大隊調查發現,項目道路正式被提取的50個衛片圖斑均為違法佔地,總面積為3710.28畝。

  對此,中電建項目公司與凱裏市自然資源局均表示項目用地確實未獲批準。中電建項目公司總經理王文雲表示,目前項目用地確實還沒有拿到完整的審批手續。

  “事實上,我公司一直努力推進項目用地手續辦理工作,並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對用地事宜進行處理,土地報件無法上報,更多是受壓礦協商問題、土地利用現狀數據庫不一致、佔補平衡指標落實等因素影響所致。”王文雲説。

  凱裏市自然資源局副局長徐業海表示,凱裏環北高速公路項目是合法的,項目用地預審和可行性研究報告于2017年9月獲批。項目涉及的環評、初步設計及概算等相關手續均已獲相關部門批復同意。

  徐業海同時表示,為了及時形成凱裏、麻江、福泉半小時經濟圈,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助力脫貧攻堅,項目用地存在邊報批、邊建設的問題。

  “為盡快解決這個問題,凱裏市明確由我專門負責,督促項目業主及時完善項目用地手續”,徐業海説,“現已完成基本農田調規補劃、耕地佔補平衡等數十項工作,但尚有礦産資源壓覆、用地未批先建查處2項工作未完成。”

  據徐業海介紹,項目用地未批先建查處問題,8月底可完成;礦産資源壓覆問題,因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壓覆補償雙方分歧較大,尚未簽補償協議。

  爭議二:高速公路從礦區穿過是否影響採礦?

  此前有媒體報道,凱裏市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項目“K35-K37段從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中心區穿過,形成了建設項目壓覆礦山的事實。”

  8月中旬,記者在貴州省凱裏市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項目K35—K37段工地看到,公路從礦山中心穿過,猴子岩隧道上為荒山原貌,沒有施工痕跡。距離隧道口200米處有一堆2米高的渣土,路面沒有鋪瀝青,車道上3臺壓路機正在施工。

  鉅榮礦業負責人劉運啟介紹,重晶石是一種以硫酸鋇為主要成分的非金屬礦物原料,化學性質穩定、不溶于水和酸,可作為油井、氣井鑽探時的泥漿加重劑,以及油漆、繪畫顏料的原料等。

  “凱裏市環城高速公路隧道穿過礦區,目前鉅榮礦業無法進行開採活動。”劉運啟説。

  對此,王文雲回應稱:凱裏環城高速公路穿過凱裏市爐山重晶石礦礦區,平面投影上有所重疊,但最近的8號礦體位于高速公路隧道上方北側,平面距離約22米處,開採高程與高速公路隧道之間的高差約為175米;另一處距離較近的1號礦體,距離高速公路隧道進口的距離約150米。其余礦體與高速公路間均有衝溝和山體阻隔,空間距離均在200米以外。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路法》第四十七條規定:‘在大中型公路橋梁和渡口周圍二百米、公路隧道上方和洞口外一百米范圍內,以及在公路兩側一定距離內,不得挖砂、採石、取土、傾倒廢棄物,不得進行爆破作業及其他危及公路、公路橋梁、公路隧道、公路渡口安全的活動。’因此,高速公路的建設運營對該礦權的用益物權並無影響。”王文雲説。

  王文雲認為:“在礦業公司和我們雙方採取防護措施的前提下,礦業公司仍然可以進行採礦。”

  對于媒體報道的“逼停合法礦産”問題,王文雲稱,鉅榮礦業從拿到採礦權至今,從未進行過大型生産活動,凱裏市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項目,也未“逼停”過鉅榮礦業的生産活動。

  “反倒是在我們高速公路項目施工中,鉅榮礦業于7月17日至23日進行過堵工行為,路障設置至8月16日才解除。”王文雲説。

  對此,鉅榮礦業在一份向黔東南州重點公路項目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的回復函中稱:“關于堵工問題,中電建黔東南州高速公路投資有限公司不願意按照此前多方共同委托的評估公司評估得出的結論進行賠償,我公司只有在我合法的礦山范圍內進行礦山基礎建設。”

  徐業海表示,高速公路屬于線性工程,不可避免存在礦産資源壓覆問題,項目也預算了礦産資源壓覆補償資金,確保礦山企業得到合理補償。但是,高速公路從礦區穿過,不表示一定對礦産資源造成壓覆,是否壓覆應經專業機構進行評估。

  爭議三:採礦權出讓價300萬元,未投入生産評估價何以近5000萬元?

  徐業海介紹,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2014年納入礦産資源設置規劃,2016年8月經批準設置並公開挂牌出讓,2016年10月挂牌成交,成交價300萬元,2017年1月17日頒發《採礦許可證》。

  劉運啟説,2018年5月,鉅榮礦業向凱裏市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指揮部遞交壓覆爐山鎮重晶石礦的核查申請。

  他告訴記者,同年8月,由黔東南州兩高建設指揮部組織相關涉事部門代表召開專題會議,明確由凱裏市兩高建設指揮部,協調有關單位和部門聘請有資質的第三方,開展對公路建設項目用地壓覆損失進行評估。隨後,凱裏市凱裏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指揮部與鉅榮礦業,共同委托北京北方亞事資産評估事務所為礦權資産的評估機構。

  記者發現,2019年1月,北京北方亞事資産評估事務所出具的《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與凱裏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相互影響區)採礦權評估報告書》載明:

  “貴州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評估范圍內保有資源儲量53.21萬噸,採礦權評估價值為6382.65萬元,涉及受影響的總資源量為40.79萬噸,按受影響資源量佔保有資源儲量比例(76.66%)進行分割,則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與凱裏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相互影響區)採礦權評估價值為人民幣4892.85萬元。

  “對于該評估結果,中電建項目公司與鉅榮礦業未能達成一致。”劉運啟説,2019年9月,黔東南州政府召開專題會議,在黔東南州交通運輸局、黔東南州‘兩高’建設指揮部等幾方見證下,現場又隨機抽取一家有資質的評估機構再次對壓覆礦區進行評估。

  12月30日,凱裏市凱裏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指揮部與鉅榮礦業共同委托的第三方評估機構——北京地博資源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凱裏環城高速公路北段K35至K37段壓覆區)採礦權評估報告》顯示:

  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1號、8號2條礦體距離公路較近,應劃分禁採區,壓覆資源共計4.9萬噸;

  另有7條礦體開採引發地表移動變形對公路影響大,未來無法開採的礦體共計11.72萬噸;

  9條礦體建設和開採過程中,特別是建井階段挖方及堆石滾落對高速公路影響較大,無法開採礦體資源共計24.17萬噸。

  由于上述影響而無法開採的礦體總數為18條,共計40.79萬噸重晶石礦資源無法開採,採礦權評估值為4724.70萬元。

  “兩次評估前的協調會都是由黔東南州‘兩高’建設指揮部組織,凱裏市自然資源局、中電建項目公司、鉅榮礦業代表等各方均到場。”劉運啟説。

  他告訴記者,採礦權價值評估則由凱裏市凱裏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指揮部、鉅榮礦業共同委托第三方評估公司來做,“但中電建項目公司對評估結果卻不認可,對賠償一推再推”。

  對此,王文雲回應,兩次評估報告的協調會中電建項目公司均參與了,報告成果意見徵求均做了文函反饋,第一次建議按國土資發{2010}137號文執行;第二次建議對礦區進行實地勘查與復核。

  “評估報告中公路、礦山相互影響情況,與現場實際情況不符,根據{2010}137號文件規定,補償范圍並未包括礦權開採可能産生的收益,並且建設項目壓覆區與勘查區塊范圍或礦區范圍重疊但不影響礦産資源正常勘查開採的,不作壓覆處理。”王文雲説,“評估公司怎麼就評估到4000多萬,我就不得而知了。”

  記者查閱現行《國土資源部關于進一步做好建設項目壓覆重要礦産資源審批管理工作的通知》(國土資發{2010}137號)發現:建設項目壓覆已設置礦業權礦産資源的,新的土地使用權人還應同時與礦業權人簽訂協議,協議應包括礦業權人同意放棄被壓覆礦區范圍及相關補償內容。

  根據文件規定,補償的范圍原則上應包括:礦業權人被壓覆資源儲量在當前市場條件下所應繳的價款(無償取得的除外);所壓覆的礦産資源分擔的勘查投資、已建的開採設施投入和搬遷相應設施等直接損失。

  徐業海表示,爐山鎮重晶石礦是公開挂牌出讓的,是合法礦山。如果高速公路建設確實壓覆了該礦,高速公路業主應該按國土資發{2010}137號文件進行補償。

  “該礦業主雖然辦理了部分採礦所需手續,但未取得用地手續,尚未進行實質建設,更沒有進行開採”,徐業海説,按照國土資發{2010}137號文件,對該礦山的補償主要是“礦業權人被壓覆資源儲量在當前市場條件下所應繳的價款”。該礦在2016年公開挂牌出讓時的成交價是300萬元,也就是説2016年市場條件下,該礦所繳的價款是300萬元。

  期待矛盾化解:建議成立相應調查組或走司法途徑

  徐業海認為,中電建項目公司與鉅榮礦業雙方的最大爭議在于,高速公路建設壓覆了爐山鎮重晶石礦多少資源儲量以及價值評估是否準確。要解決雙方的糾紛,應該以此為出發點。

  “在此項工作中,鉅榮礦業的合法利益應該依法得到保障,但是國家的補償資金也不能白白流失。”徐業海説。

  有受訪者建議:由貴州省與中電建集團成立相應調查組,並邀請具備資質的評估單位遵循{2010}137號文件精神,對凱裏市環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設項目壓覆鉅榮礦業旗下的凱裏市爐山鎮重晶石礦進行準確評估,同時在中電建項目公司與鉅榮礦業協商的條件下,顧及兩方的利益,做出讓雙方滿意的調查處理意見。

  “眼看高速公路即將通車,但是賠償一直沒有解決,作為礦主方,我更擔心高速公路開通後項目公司走人,屆時會增加維權難度。”劉運啟説,“我們鉅榮礦業的股東一致認為,希望相關部門能夠加急解決相關爭議糾紛。”

  徐業海、王文雲則表示,鑒于雙方就被壓覆資源儲量以及壓覆補償價款分歧較大,建議通過司法途徑解決,相信法院會給出公正裁決。“鉅榮礦業負責人劉運啟三年來上門找過我很多次,我多次勸他到法院進行起訴,可是他至今仍未採納此建議。”王文雲説。(記者蔣成)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8691126403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