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緝毒戰線上的“老司機”
2020-07-03 09:00:0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他從未放棄讓毒品從世上消失的希望

  緝毒戰線上的“老司機”

  ▲今年6月,普紅冰在清查物流寄遞行業,嚴查通過快遞郵寄毒品等情況。受訪者供圖

  他中等身材,相貌普通,一看就是邊境一線的本地人。每次作為司機送“貨”,很少有人懷疑他。但其實,他是一名從警30年,有24年都在緝毒戰線的老警察。血與火的戰鬥裏,雲南省臨滄市公安局臨翔分局禁毒大隊的緝毒警察普紅冰,從未放棄過讓毒品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希望。

  要把禁毒幹出聲響來!

  普紅冰在臨滄農墾係統的動底農場裏長大,從小就看著民兵們擦槍打靶,也因此,他對軍人、警察這樣有資格挎槍的職業有一種天然的崇拜。

  長大後,普紅冰如願考入楚雄人民警察學校,畢業分配到位于中緬邊境的鎮康縣公安局工作,在刑偵大隊幹了6年。尋找線索、走訪群眾,6年裏,普紅冰走遍了鎮康縣的村村寨寨,熟悉了中緬邊境的上百條小道便道。

  在此期間,普紅冰也破獲過一些毒品案。他的經驗是:在山路上遇到的背包客,如果穿著專門走山路的高筒解放鞋,神情緊張,十有八九是毒販。

  記得有一次,他看過了一起殺人案現場後,回局裏琢磨了幾天還是沒頭緒,就和同事再次去往現場。回來路上走累了,大家就坐在鳳尾竹下歇息。正在此時,背後走來兩個人,背著軍用雙肩包,形跡十分可疑。普紅冰和同事上前一説自己是公安局的,兩人神情更緊張了。“我們馬上嘩啦一下把兩個人包圍了,最後從他們背包裏搜出十多公斤海洛因。”

  1996年,領導讓普紅冰到臨滄去當禁毒大隊的副大隊長。他帶著使命感去了,“我當時心想,一定要把禁毒幹出點聲響來!”

  最高興的是戰友平安

  這一幹,就是20多年。這20多年裏,普紅冰數不清破了多少起案件,有過多少驚心動魄的時刻,在血與火的洗禮中,他成長成為一名出色的緝毒警察。

  1998年9月17日晚,剛辦完一起案子回來的普紅冰接到線索:有4名武裝販毒人員將從緬甸經鎮康縣入境,再過永德縣進入保山地區。這是一條毒販們認為比較隱蔽的常用路線,對全縣邊境小道便道極為熟悉的普紅冰,精心研究後選好了伏擊點。18日晚上,普紅冰帶人趕到伏擊點並形成了半圓形的包圍圈,“抓捕不能形成閉合圓,否則容易傷到自己人。”

  因為是陰天,這晚並沒有月亮,山裏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普紅冰和戰友們忍受著蚊蟲的叮咬,在山路旁埋伏了3個多小時。19日淩晨2點多,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傳來,普紅冰立即打開手電,大聲喝道:“什麼人!”對方立即跳下路面準備逃跑,普紅冰和戰友們大喊“我們是公安局的!立即接受檢查!”迎來的卻是一陣槍聲。大家借著夜色分散開射擊,此時雙方距離僅僅幾十米,卻看不清人,只能看見開槍的火光。為了安全,普紅冰讓戰友們往後撤到一堆石頭後,他則在原地匍匐還擊。一陣激戰後,子彈不多了,大家就用石頭砸……等天亮清理戰場時,發現有2名毒販被擊斃,1名毒販被石頭砸昏。

  這一戰共繳獲19公斤毒品海洛因和一支美制軍用手槍、子彈20發,但最讓普紅冰高興的,是戰友們都平平安安地回來了。

  “有很多這樣危險的時候,但我從沒有後怕過。因為警察有一種天然的正氣,不會懼怕罪犯。”普紅冰回憶,當天回家自己還跟妻子開玩笑:“你昨晚睡覺有沒有夢見什麼?”妻子説沒有,自己説:“昨晚上你老公好危險的,差點就交待了!”

  在人們看來,緝毒是充滿著危險和刺激的,但也有讓普紅冰哭笑不得的時刻。那是2005年的一天,普紅冰帶著一名民警外出辦事時,路上接到群眾舉報,説有兩個可疑的人背著包上山,懷疑是運毒的。他們來不及做任何準備就趕了過去。

  發現人以後,普紅冰“請接受檢查”的話剛出口,對方就試圖逃跑。一高一矮兩個嫌疑人,個子不高的普紅冰對上了那個人高馬大的。當天下著大雨,山路上全是爛泥,搏鬥中兩個人在路上滑出了20多米,身上也都全是泥。因為實在太滑了,普紅冰很難控制住對方,拼盡全力扭打了十多分鐘後,兩人都累得不行:“有時候我把他壓在身下,兩個人就都趁機休息一下,他有了點力氣,又試圖掙起來。”因為沒帶手銬,他把嫌疑人的皮帶抽出來想要將其捆住……這樣數不清反復了多少個回合。

  等戰友們趕到支援的時候,現場的畫面讓他們忍不住笑了:嫌疑人的褲子在掙扎中掉了!普紅冰也覺得好笑:“那次印象太深刻了,因為實在太累了!”

  經驗豐富的送貨“老司機”

  比起刑偵在案發後被動破案,緝毒更多需要的是主動尋找線索。幹了20多年緝毒,普紅冰曾多次打入敵人內部,機智大膽地與毒販周旋。

  2017年6月,普紅冰得知境外毒販想找一名司機幫忙帶“貨”到成都,就設法搭上了線。之後,毒販多次派人到南傘鎮“考察”他,今天吃吃飯看看人,明天讓他開車到邊境轉轉,後天要他提供身份證復印件……普紅冰擺出一副“老司機”的模樣,胸有成竹地告訴對方:“我可不是一次兩次了,早就給人家帶過‘貨’的!”

  兩周後,對方打電話讓他去曾經開車看過的一片甘蔗地旁“接貨”。戰友們不能離得太近,只能在一兩公裏外待命,普紅冰則帶著自己的“馬仔”去了。他在對方面前顯得坦蕩又神秘:“蛇有蛇道,鼠有鼠路。我是要長期做你們生意的,你別問我走哪條路去,貨我給你送到就行!”

  等8月初到了成都,狡猾的接貨人與普紅冰就如何交接談了幾個回合,都沒能達成協議。“他們要求把車和鑰匙放在指定地點,這對我們事先埋伏不利,我拒絕了。”

  磨了幾天,對方一直不敢接貨,甚至懷疑普紅冰被警方盯上了,要求把車、貨及一個人留在成都,普紅冰和另一個人乘飛機回雲南。普紅冰等人趕回南傘與境外毒販見面後,接貨人才終于放了心。此後,雙方總算就交接方式達成了一致:在普紅冰指定的地點,對方按自己的方式取貨。當夜裏對方到指定的酒店停車場取貨時,警察們猶如神兵天降,一舉將其抓獲,並當場查獲了70公斤海洛因。

  “幹緝毒,就意味著奉獻。”普紅冰的一年和普通人一樣,有365天,不同的是,他最多時有250多天都在出差,幾乎無暇照顧家人。2015年,女兒考上大學,普紅冰專門請了公休假和妻子一起送女兒去學校。滿滿的歡喜在火車上瞬間冷卻:他遇到了一個自己親手抓過的人!而且這個人也認出了他!為了保護家人,他只好裝作不認識妻子和女兒,坐到了車廂的其他地方。

  幹了多年緝毒,普紅冰深知禁毒形勢嚴峻:毒品種類越來越多,化學合成毒品層出不窮;毒販手段“花樣翻新”,手機遙控、網絡招募;繳獲的毒品與年俱增……對此,緝毒隊伍裏也有同志産生了一些悲觀的想法。普紅冰卻認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責任:“也許我們這代人消滅不了毒品,但總有一代人可以徹底消滅它!”(記者 王研)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190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