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月圓團圓時,讓我們記住他……湖北襄陽交警鄭勇用生命詮釋“疫情當前,警察不退”
2020-02-08 21:41:53 來源: 公安部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人民警察英勇向前。

  在抗擊疫情一線,有人通宵達旦,有人甘冒風險,有人殫精竭慮……

  有人,再也沒有回來……

  鄭勇,再也沒有回來……

  這位湖北省襄陽市南漳縣公安局交警大隊民警,除夕倒在了值班崗位上,從此再也沒有醒來。

  這位奮戰在抗擊疫情一線的英雄,用生命詮釋了“疫情當前,警察不退”的高尚內涵!

  年僅40歲,從警23年;

  最年輕的副所長、單位的“勇娃”“大哥”、群眾眼中的“好所長”;

  最溫暖的戀人、最孝順的兒子……

  多年未在家吃年夜飯,臨終前還囑咐妻子替自己交黨費……

  鄭勇,無愧英雄之名!

  今天,新警事兒來到湖北南漳,向英雄告別,探尋英雄成長、奮鬥的足跡。

  用英雄生前的四個“最後”,作為送給英雄最後的禮物。

  鄭勇,一路走好!

 

  2月5日,湖北南漳玉鳳路。

  陽光穿過玻璃窗,灑在南漳縣公安局家屬院2樓的陽臺上。

  地上幾盆花幾近幹枯,正渴望著喜愛它的男主人澆水。

  可它等來的,卻是男主人鄭勇挂在墻上的遺照和坐在客廳一角抽泣的女主人鐘海黎。

  照片中,鄭勇膚色黝黑,一張國字臉上滿是笑意和陽光。

  1月24日除夕生病,從值班崗亭住院後,鄭勇就再也沒有回來。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南漳縣公安局全警動員,堅守崗位。

  作為南漳縣公安局交警大隊秩序科負責人,鄭勇和戰友一道,全力投入疫情防控阻擊戰。

  從除夕突發急性肝衰竭,到大年初一陷入昏迷,在與死神搏鬥了13天後,2月5日,年僅40歲的鄭勇不幸離我們而去,離開了他至愛的親朋、親愛的戰友和摯愛的公安事業。

  勇夫識義,永別崗亭。讓我們一起走近他,傾聽他,感受他,紀念他。

  最後一件案子

  “要牢記:人民警察,姓黨為公,執法為民。”這是長年貼在鄭勇電腦顯示器一角的話,他也用一生兌現了承諾。

  南漳縣公安局交警大隊秩序科一共有3名民警,主要負責交通標識標牌的設置和危險路段的摸排整改、涉及交通的行政案件和刑事案件的辦理。

  “師傅辦起案子來不要命。”孫宇是鄭勇手把手教出來的徒弟,“這是師傅辦理的最後一起案子,嫌疑人涉嫌無證駕駛機動車,行政拘留5天。”

  據交警大隊大隊長張勇山介紹,去年經秩序科辦理的刑事案件超過140起,而全局的刑事案件也僅僅250余起。

  1月20日,分管秩序科的副大隊長金波對鄭勇説:“到年底了,要抓緊把手上的刑事案件辦理好。”

  “咱們要加把勁了,利用這兩天把所剩的幾起案子辦完。”當天,鄭勇對孫宇説,“這兩天,我還要把大隊使用的幾個停車場暫扣車輛的停放數量統計清楚。這個工作頭緒多、量很大,我一個人來弄。你們安心辦案吧。”

  1月21日,南漳縣公安局召開會議,就疫情防控工作做出初步部署。

  1月22日,南漳縣公安局全警上路,開始路面布控。

  隨著武漢方面傳來的疫情消息不斷加重,鄭勇往街上跑得更勤了。“師傅説,交通卡點的設置和相關標識標牌的位置,我們都要檢查一遍,避免出問題。”孫宇回憶。

  春運以來尤其是冬季道路交通事故預防百日攻堅戰開展以來,每月的10日、20日、30日,秩序科都會根據安排上路執勤,“一是補充路面警力,二是隨時觀察、排除可能存在的風險。”

  吳飛,物流公司老板,自己住在郊區,每天往城區送貨。

  按照規定,大貨車入城全憑證明出入,證明要去秩序科辦。

  “我第一次去的時候,沒帶任何材料。”吳飛説,“鄭警官笑呵呵地跟我講解需要哪些材料,我們咨詢的事情他有問必答、對答如流。”

  第二天下午,吳飛將所需材料送了過去。兩天後,他接到了鄭勇的電話,“通知去領通行證明”。

  吳飛不知道的是,當天晚上,“師傅加班為他辦理的相關手續,然後第一時間找大隊簽字、蓋章。”孫宇回憶,“師傅常説,人民警察就得為人民服務。”

  “師傅就是這樣一個人:把百姓挂在嘴上、更裝在心裏。”孫宇説,“我們會繼承他的遺志,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努力幹好工作,回報頭頂的警徽!”

  最後一次值守

  對鄭勇一家來説,今年的年夜飯與往常沒有什麼區別。

  因為他又沒在家吃。

  2020年01月21日

  臘月二十七 加班

  “媽讓我問問,你今年哪天在家,我們好團年(方言,意為親友團圓過年)。”鐘海黎給丈夫打電話。

  話未説完,鄭勇就匆匆挂斷了。

  “他當時正在處理一起交通糾紛。”鐘海黎回憶,“工作起來不接電話是常事。”

  2020年01月22日

  臘月二十八 加班

  下午,鄭勇告訴妻子,今年過年要值班,湖北有疫情。

  “你臉色不太好,注意休息啊。”鐘海黎提醒他。

  “嗯,有點累。忙過這一段,我好好休息一下。”

  2020年01月23日

  臘月二十九 加班

  “老婆,還有吃的嗎?”很晚才回家的鄭勇問。

  “有啊,你想吃什麼?”愛人説。

  “我就想喝點稀的,有點累。”

  “吃完趕緊睡覺,好好休息一下吧。”給丈夫做好飯,鐘海黎看了一眼正在復習功課的兒子就睡下了。

  2020年1月24日

  除夕 值守

  早上7點,鄭勇像往常一樣早早起來。母親以為昨天已經值班的鄭勇,當天會休息。

  “科裏的一位兄弟長期兩地分居,我讓他提前回去過年了。”鄭勇説,“他今天有班,我替他。”

  “那好吧,中午記得到大哥家吃團年飯啊!”妻子有些嗔怪。

  “放心!”本來不值班的鄭勇,就這樣滿口答應地出了門。

  ……

  那天上午,縣局召開緊急會議,部署全警上崗“封城”,全警投入疫情防控阻擊戰。

  當天,按照交警大隊值班安排,各大路口均設置檢查點,全面檢查過往車輛。鄭勇帶領輔警谷雄峰、張存福值守縣城金漳警務平臺崗亭。期間,3人還前往江華廠三岔路口,開展疫情防控、交通安全檢查登記工作。

  “老婆,我身體不太舒服,在縣中醫院打吊針呢。”13時許,鐘海黎接到丈夫的電話。

  半個小時前,正駕駛警車開展疫情防控和街面巡邏的鄭勇突感腹部疼痛。他把警車開回平臺,交待好工作後自己駕駛私家車趕往醫院就診。

  此時,家人久候,鄭勇未歸,團年飯無法開席。

  等鐘海黎急急地趕往醫院,鄭勇還安慰妻子説:“沒事兒,你先回去吃團年飯,我打完針還得去值班。”

  大年初一,鄭勇陷入昏迷。

  晴天霹靂!此時,積勞成疾的鄭勇已急性肝衰竭。

  大年初二,鄭勇先後轉院至襄陽市中心醫院、襄陽市第一醫院。

  從急診室到重症監護室,醫生終究無力回天……

  2月5日,鄭勇因病醫治無效,不幸犧牲。

  最後一筆黨費

  1994年,高中畢業的鄭勇通過招聘成為南漳縣公安局的一名通訊員。兩年後,他參加考試成為正式民警。

  從警23年,他4次調整崗位,先後在110指揮中心、經偵大隊、武安鎮派出所和交警大隊工作。

  “每次面對選擇,他考慮的從來不是‘我需要什麼’,而是‘集體需要什麼’。”南漳縣副縣長、公安局局長朱勇説,“他的身上總有那麼一股子不服輸的鑽勁。”

  2019年“雲劍”行動開展以來,南漳縣公安局交警大隊全面部署開展追逃工作。在商討確定大隊追逃專班負責人時,作為大隊最年輕中層幹部的鄭勇第一個主動站了出來。

  隨後,大隊長、追逃專班領導小組組長張勇山從各單位抽調精兵強將,成立了追逃專班,負責整個追逃工作。

  在逃人員黃某具有一定的反偵查能力。追逃專班人員幾經走訪,始終沒有發現他的藏匿地點。

  “老辦法行不通,我們就用新辦法。”

  2019年8月8日,南漳縣公安局合成作戰中心傳來關鍵信息:黃某極有可能藏身于某煙酒副食店附近。

  第二天一大早,鄭勇帶領專班人員前往偵查、蹲守。一個多小時後,一名貌似黃某的男子從一條小巷走出來。鄭勇當即隱蔽靠近,並喊了一聲他的名字。黃某剛一抬頭,就被民警控制。

  前後8天,他們將兩名在逃人員抓獲,並借勢而上、擴大戰果,將另外兩名在逃人員捉拿歸案。

  “他就是個‘工作狂’。”54歲的南漳縣公安局法制大隊教導員胡宗忠和鄭勇是忘年交,兩人曾一起在武安鎮派出所摸爬滾打12年。

  武安鎮曾是個水陸碼頭,治安形勢復雜。2003年,武安鎮與安集鎮、劉集鎮合並後,武安鎮派出所成為全縣第二大所,治安壓力巨大。

  2009年,29歲的鄭勇被提拔為全縣最年輕的副所長。

  “小夥子精神抖擻,一門心思都撲在工作上。” 胡宗忠説。

  “有段時間,鎮上六合彩、推筒子賭博現象泛濫,治理不力。”胡宗忠介紹,鄭勇利用各種渠道摸清了賭徒們的活動規律,帶領民警搗毀了數個賭窩。

  2016年調入交警大隊秩序科後,鄭勇的不講情面出了名。隨著“醉駕”入刑,鄭勇每年要經辦上百起“醉駕”入刑起訴案件。

  有一次,某單位司機“醉駕”被查獲。單位負責人“護犢”心切,憑著“臉熟”找到鄭勇,“商量”改為“酒駕”降級處理。

  “法律是國家制定的,法律事實我不能隨便改。請您理解!”鄭勇嚴詞拒絕。

  “他的黨性極強。工作講原則、做人有底線!”南漳縣公安局政委王青介紹,從警23年來,鄭勇先後榮立三等功3次、個人嘉獎1次,多次被評為優秀共産黨員,從未受到過群眾投訴。

  “老婆,你記得把我下個月的工資全部交黨費啊。”1月25日大年初一上午,意識尚清醒的鄭勇對妻子説。

  “不準瞎説!你又不是絕症,幹嘛跟我交代這個?!”回憶起丈夫和自己最後説的話,鐘海黎哭成淚人。

  可能他已經意識到身體狀況不佳,可能他已經意識到會一去不回,可能冥冥之中確有定數……

  但在鐘海黎看來,所有的可能在鄭勇那裏只有一個原因:“當了大半輩子警察,他其實沒有幹夠。”

  最後一次相守

  “我白天守在重症監護室門口,晚上打地鋪躺在重症監護室門口。天天盼啊、盼啊,多希望他能早點出來啊。”鐘海黎説,鄭勇住院的這13天,“是我們連續在一起時間最長的13天。”

  2004年,響應縣局機關民警下基層的號召,鄭勇選擇前往當時治安形勢復雜的武安鎮派出所。

  “當時兒子只有1歲。”鐘海黎説,交通條件不好,工作壓力大,“他一兩周都回不來一次”,“後來調到交警,加班更多了”。

  鄭文麒今年參加高考。2019年9月,被抽調參加湖北省公安廳執法檢查專項工作的鄭勇來到湖北警官學院參觀。

  “老婆,跟兒子説,這裏的環境很好、人也很好,讓他努把力,明年考到這裏來!”一天中午,鐘海黎接到了鄭勇的電話。

  “我會努力的!”知道爸爸的期望後,兒子跟媽媽説。

  臘月初九是鄭勇母親的生日。一大早,正在上勤的他給愛人打電話:“老婆,今年老媽的生日我回不去了,你買點東西回去看看老人吧。”

  鄭勇來自農村,家境不是特別富裕。

  “弟弟的家庭觀念很重,特別孝順父母。”哥哥鄭軍在保險公司工作,雖然兩家相隔5公裏,但十天半個月都見不了一面,“他老是加班”,“但只要父母有需求,他每次都會盡全力去做。”

  “我和他領結婚證是背著我父母的。”回憶起與鄭勇的愛情,鐘海黎終于停止了哭泣,“當時,爸爸只是想讓我能有個更好的生活條件。”

  “是什麼讓他吸引了你?”

  “負責、勤快、幹凈。”

  戀愛的時候,有一天他們約好一起吃飯。鐘海黎在鄭勇宿舍一直等到夜裏11點他才回來。

  “怎麼下班這麼晚啊?”

  “今天局裏開會到很晚,我把會議室收拾好了、把衛生打掃好了才回來。”

  鐘海黎至今記得戀愛時他為自己過的一個生日:在宿舍裏炒了幾個菜,邀請了幾個好友一起聚了聚,“飯後他親手為我洗了一次頭發。”

  大年三十住院時,鄭勇同病房有一個老人。因為兒子有急事要辦,老人一直沒有吃午飯。鄭勇對鐘海黎説:“老婆你回去幫我做點吃的,順便幫這位老伯也帶一份飯。”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陽光、溫暖、幹凈、善良。

 

  立誓易,踐諾難。

  最年輕的副所長、最溫暖的戀人、最孝順的兒子,單位的“勇娃”“大哥”、群眾眼中的“好所長”……

  鄭勇火化當天,他曾經任職過的武安鎮老街村的兩位村民拿著村委會的證明,從全縣最偏遠的角落騎著摩托車,通過重重疫情防控關卡,頂著襄陽今年的第一場雪趕到南漳縣殯儀館,只為送“鄭所長”最後一程。

  忠誠無畏,溫暖如春。

  把人民放在心頭的鄭勇去了,

  但他的精神激勵著公安民警輔警,

  投身疫情防控阻擊戰。

  把警徽放在心頭的鄭勇去了,

  但他的精神品格必將激勵全體公安民警輔警,

  為職責使命而戰。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月圓團圓時,讓我們記住他……湖北襄陽交警鄭勇用生命詮釋“疫情當前,警察不退”-新華網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547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