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揭秘電腦另一端的半仙
2019-08-28 09:25:51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揭秘電腦另一端的半仙

  當前,在網上冒充“大師”詐騙的案件多發,形式也有了新的變化。封建迷信也搞起“互聯網+”,一些團夥冒充“大師”騙取錢財,這是典型的迷信詐騙行為

  2017年6月的一天,湖南媽媽張玉靜正在瀏覽網頁,電腦屏幕右下角忽然跳出一個領取“本命佛”的推廣鏈接。好奇之下,張玉靜點了進去,新彈開的網頁顯示,“本命佛”經在九華山寺廟修行的“大師”開光,可以驅災避禍,詳情添加“祥靈閣”的微信公眾號了解。想起兒子正處于叛逆期,正需要這樣的“法器”護身,張玉靜毫不猶豫添加了微信公眾號。在該微信公眾號認識了“張老師”之後,張玉靜在對方“購買法器可以護身”“做法事可以改變你兒子命格”等多種理由下,陸陸續續花費了21萬元之巨。後經朋友提醒,張玉靜才知道自己碰到了“網絡大仙”。這個犯罪團夥,專門在互聯網上以迷信手段詐騙他人,張玉靜就是受害者之一。今年4月1日,該案(長沙市“12· 24”專案)在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法院公開宣判,58名被告人得到了法律嚴懲。

  進入網絡時代,科學發展日新月異,卻仍有部分人相信迷信,給詐騙分子可乘之機。詐騙分子也正是利用人們的這種心理,編造“你有霉運”“可以給你改命格”“你需要法器護身”等理由詐騙錢財。今年6月,原廣東玄義傳統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玄義公司”)副總經理梅小華因涉嫌詐騙罪被移送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檢察院審查起訴。2018年3月,梅小華入職玄義公司並成為股東。為了謀取不義之財,玄義公司招聘了大量工作人員,冒充能掐會算的“大師”,通過網絡尋找“緣主”,然後進行詐騙。

  目前,利用互聯網傳播迷信進行詐騙的案件開始抬頭。區別于原來走街串巷、通過熟人介紹等傳統型的迷信活動,利用互聯網進行的迷信詐騙活動往往呈現出新特點,比如涉案團夥公司化運作、集中培訓騙人“話術”、利用互聯網或電信(包括不限于網站、公眾號、App、電話)等傳播速度快、效率高的宣揚手段,受害者覆蓋面廣,涉案金額多等。這類案件頻頻發生,值得警惕。

  封建迷信也搞起“互聯網+”

  “當前,在網上冒充‘大師’詐騙的案件在各地有所抬頭,形式也有了新的變化。封建迷信也搞起‘互聯網+’,這是一種值得警惕的現象。這些團夥冒充‘大師’的目的就是騙取不明真相群眾的錢財,這是典型的迷信詐騙行為。”湖北省襄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支隊長李廣濤向記者介紹,“網絡迷信詐騙是遊走在法律邊緣的網絡交易活動,這種犯罪的事實認定以及法律監管有一定困難。盡管現在市場監管部門在嚴厲打擊宣揚迷信的行為,但是網絡助推了迷信詐騙犯罪,該類詐騙案件在2017年之後呈現快速增長趨勢,犯罪分子有的直播‘法事’,拍攝視頻傳給受騙群眾;有的販賣‘開光’法器再一步步引誘對方付出更多血汗錢;更可惡的是,有的冒充‘大師’,可以包治百病。有的不僅在微信上騙錢,現實生活中還用盡手段逼迫婦女和他們發生關係”。

  李廣濤進一步分析道,現在的網絡上,類似直播做法事,替人破財消災的騙局開始堂而皇之地宣揚。實際上,所謂的“法師”“天師”,只是一個個坐在電腦前的微信客服,甚至連書都沒念過的農民,而所謂的法師開光靈物,也只是批發來的廉價品。

  “更令人擔心的是,這類網絡迷信詐騙案件還有愈演愈烈之勢。這些詐騙分子依托網絡,通過在各大網絡平臺植入廣告,廣泛撒網。他們以全國各地網民為目標,主要針對迷信人群,受騙的多是防范心理弱、容易被洗腦的人群,他們還實行公司化運作模式,涉案金額之大,嫌疑人和被害人之多,涉案范圍之廣,與以往的迷信詐騙行為相比,都是前所未有的。”湖南長沙“12·24”專案承辦檢察官彭鵬憂心道。

  互聯網迷信詐騙的三種形式

  目前看來,利用互聯網進行迷信詐騙的活動主要有三種形式:一是冒充“道長”“得道高僧”等,利用互聯網平臺直播做法事;二是通過網絡高價售賣“開光”法器,稱能消災避禍;三是冒充“大師”進行算命推理,以此詐騙錢財。

  在2018年湖北襄陽首起網絡迷信詐騙案中,農民蘭鵬程就自稱“蘭大師”,組織了一個利用封建迷信實施詐騙的犯罪團夥,成員配合作案,各司其職。其中有成員建立風水微信群冒充“大師”名義在網上進行虛假宣傳,利用從網上下載的軟件測八字,然後將結果發給其中一人,再由該人將結果發給測算的網友,引誘網友購買護身符,最後蘭鵬程出場,冒充寺廟高僧及道場的道士,收取費用後,到租用的平房裏遠程做“法事”後拍攝視頻,傳給受騙網友。

  同樣的騙局還存在于廣東省江門市玄義公司網絡迷信詐騙案中。2018年4月15日,劉新強在家人的陪同下報案。據劉新強介紹,自己在網上偶遇“如德大師”後,請對方為自己祈福消災。之後對方發來注明了吉神兇煞、陰陽差錯等恐嚇的話。劉新強嚇壞了,在“如德大師”的建議下,他購買了一個價格為1688元的龍頭龜,擺放在客廳鎮邪,後知龍頭龜是假的。事後得知,“如德大師”竟是玄義公司聘用的員工,只花了幾天時間培訓“話術”就“上崗”了。

  “開光”法器引發連環騙局讓人防不勝防。2017年12月底,湖南省長沙市民田某報警稱,疑似遭遇網絡詐騙。據田某介紹,自2017年5月以來,他在瀏覽某網站宣傳的封建迷信內容後,被自稱某“明慧居士”的人通過網絡和電話頻頻鼓動誘導,以高價購買貔貅手鏈、龍龜等所謂“法器”,以及請人做“法事”,損失人民幣7000余元。

  冒充“大師”進行算命推理則更是有隱蔽性。2017年6月,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公安局汾湖分局民警在調解一起民事糾紛時,發現報警人陸某反映的問題並非簡單的經濟糾紛或民事欺詐行為,更像是一起以封建迷信思想操控他人的詐騙案件。原來在2015年5月,陸某的丈夫被確診為肺癌,家人四處尋醫但效果甚微。直到2016年1月底,陸某打開微信“附近的人”時,一個陌生人費某加了她,簽名介紹是“某某大師,八字算命風水預測歡迎聯係我體驗”,得知陸某丈夫得了肺癌,費某告訴對方,自己是太白金星的兒子,能夠幫陸某治好丈夫的病。陸某對科學缺乏起碼的認知,丈夫重病自己無依無靠,所以她對費某深信不疑。費某假借神仙附體,與陸某進行了“合體治療”,多次與陸某發生性關係,直至2016年3月陸某丈夫去世,其間還以治療需要給神仙燒“銀子錢”為由,共詐騙陸某十余次,涉案金額14萬元。吳江區法院最終判決費某構成強姦罪、詐騙罪。

  公司化運作,“話術”培訓“大師”

  “觀察近幾年各地接連破獲的互聯網迷信詐騙案件,這種犯罪行為逐漸演變成團夥作案。蘭鵬程承認自己就是一個農民,平日裏遊手好閒,看到別人在網上空手套白狼賺錢很快,于是在網上召集了另外三人一起合作,開始了一場騙局。”據統計,該團夥共詐騙400余人,涉案金額近100余萬元。

  “這些團夥作案,有組織有預謀,分工明確,大多數以地緣性為紐帶,實施公司化的運作模式,具有很強的欺騙性。為了加強團隊化協作,玄義公司還會找專人培訓員工並建立管理受害人信息的A9係統。”

  廣東江門偵辦玄義網絡迷信案件的民警介紹説,玄義公司成立銷售部、廣告部、綜合事務部等多個部門,通過網絡散布命理風水廣告等手段,引誘他人與網站的“客服人員”進行聯係。當事主進入騙局後,團夥成員扮演“風水大師”與事主交談,採用事前設計好的套路,詐騙迷信群眾。林匯學在玄義公司專職培訓員工,據他交代,他以高級國學培訓師的身份在玄義公司培訓員工,在網上收集對客戶的銷售技巧、術語編輯成電子文檔分發給銷售人員,再講授自學來的家居風水、易經、起名字等玄學知識。

  “這些材料都是從網上下載的,有些我自己也理解不了。”林匯學跟辦案民警説了句大實話。然而,就是憑借著“半吊子”水平,該團夥詐騙9000多人,最高被騙金額達5萬元。

  “涉案金額大,犯罪者眾多,影響范圍廣。”彭鵬向記者介紹,自2017年5月截至案發,共抓獲犯罪嫌疑人58人,大部分涉案人員都是以網絡招聘或者朋友推薦的方式進入公司的,有些成員是剛畢業的大學生,有些是母子、夫妻和同學,該案涉案受害人4000余人,涉案金額高達1350余萬元。

  在裁判文書網上,記者檢索“網絡迷信詐騙”的案件數量,案發地較多的省份分別是湖南省、安徽省、江蘇省、廣東省、山東省。資料顯示:近8年內,五省“網絡迷信詐騙”案件數量平均每年都在18至26件。較早出現的網絡迷信詐騙案,是2010年1月14日由湖南省張家界市中級法院判決的“張光彩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一案,被告人張建國、張光彩以牟利為目的,利用網絡發展下線,利用迷信致人死亡。到了2014年,“網絡迷信詐騙”案件數量突然猛增為14件,2017年、2018年全國案件數量分別為66起、90起。

  “網來網去”,極具隱蔽性

  “在打擊網絡迷信案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這些詐騙團夥作案手段極具隱蔽性。”承辦“蘭鵬程團夥迷信詐騙案”的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檢察院檢察官楊俊濤介紹道,在蘭鵬程詐騙團夥中,成員分工明確,各司其職,有通過微信、App等方式聯係網友的,有冒充“大師”賣法器、做法事的,他們依托公司進行違法活動,外人很少能識破他們的伎倆。玄義公司也是披著公司外衣進行網絡迷信詐騙的典型,該公司員工和其他公司員工一樣朝九晚五上下班,只是從事的業務卻是利用網絡冒充“大師”詐騙錢財。

  利用互聯網迷信進行詐騙的隱蔽性還體現在犯罪團夥成員利用互聯網遠程操作,比如,賣法器是在網絡下單後進行郵寄、做法事是通過遠程視頻,類似這種互聯網兩端的交易,當事人很難保留犯罪團夥外貌特徵等相關證據,而犯罪團夥也有可能利用他人的身份信息注冊網絡賬號、銀行卡,以至于轉賬信息也無從查起。

  “互聯網迷信詐騙案件的隱蔽性強還體現在受害者分布廣泛,取證難。”彭鵬解釋説,湖南省長沙市“12·24”案件的受害者分布全國10多個省市,事發幾個月,公安機關僅聯係到了湖南長沙地區被害人5人,後期通過客戶信息資料梳理,有8.6萬余條相關信息,取證工作艱巨。

  廣東省江門市公安局新會分局刑偵大隊隊長羅宏仁介紹,犯罪分子也是抓住了事主的心理,所騙金額從幾十元到數萬元不等。從匯款金額分析來看,這些小錢不會給事主造成生活困難,一般不會主張退款。能夠花費萬元購買風水擺件的事主,有一定經濟基礎,即使被騙,也礙于面子不會聲張。所以,事主都不會報警,線索都沒有,證據更加難以留存。

  需要承擔什麼法律責任

  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院長韓軼,在談及網絡迷信詐騙案件時告訴記者:“網絡迷信詐騙一開始是以大數據算命形式出現的,一旦網絡迷信行為給他人合法權益帶來了損害,其法律責任則是真實而具體的。從法律層面來看,網絡迷信詐騙既具有與傳統算命不同的復雜性,在一般詐騙實行行為的基礎上,又增加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手段行為,在司法實踐中往往表現為有復雜分工的共同犯罪行為。”

  針對這些新特性和新表現,網絡迷信詐騙犯罪在法律上打擊的難點也很明顯。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主任張淩霄分析:迷信作為一種亞文化,在我國有著很深厚的土壤,加上互聯網的特性,人們難以識別犯罪行為;網絡詐騙有針對性地對迷信人群下手,就是看中被害人往往難以發覺上當受騙,進而不會報警求助;這些犯罪分子在網絡上以一些免費項目為誘餌,編織一套話術,讓人被騙後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誤,導致法事或者法器失靈;調查中這幾起特大的網絡迷信詐騙案件,都是以正規公司化標準來運作的,或者運用社交網站隨機性接觸被害人,具有隱蔽性;他們宣傳、服務、售後一條龍,普通人難以覺察出破綻,都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放過了犯罪分子。“總之,網絡迷信詐騙犯罪可以總結為:認定處理難、證據保存難、偵查破案難。”

  那麼,網絡迷信詐騙行為需要承擔什麼法律責任呢?“若利用網絡算命實施詐騙,騙取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的,構成我國刑法上的詐騙罪。同時,包括網絡、電話在內的平臺宣揚迷信活動同樣違法。根據《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互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第5條的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利用互聯網傳播宣揚封建迷信。

  “網絡迷信行為實際上就是傳播宣揚封建迷信的行為,對于這些經營者可以給予警告、罰款,情節嚴重的,可以處以停止聯網,停機整頓的處罰。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張淩霄向記者介紹道。

  楊俊濤告誡大家,網絡迷信詐騙的本質就是通過坑蒙欺詐,侵犯他人財産,手段上利用了互聯網,造成的後果更為嚴重。利用迷信活動裝神弄鬼,詐騙錢財,法律是絕不允許的。事實上,“大師”的套路和手段其實並不高明,但是,仍然有諸多受害者受其蒙蔽,交了“智商稅”,這值得我們反思。

  那麼,該如何防范這種犯罪行為呢?張淩霄介紹,“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樹立科學精神,破除迷信;電商平臺對進駐網店要加強資格審查和日常監管,一旦發現算命服務涉嫌宣揚封建迷信或詐騙錢財的行為,立即凍結網店賬號,並報監管部門進一步查處,違法必究;網絡不是法外之地,市場監管部門和公安部門要聯合行動,對宣揚迷信的行為,違法必究,使網絡迷信失去其存在的土壤,這也是未來互聯網領域立法需要重點關注和完善的問題”。(方菲)

  (文中涉案公司、人物均為化名)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秦俑!秦俑!
秦俑!秦俑!
探訪施華洛世奇水晶世界
探訪施華洛世奇水晶世界
走進中儲糧襄陽直屬庫
走進中儲糧襄陽直屬庫
2019中國國際智能産業博覽會開幕
2019中國國際智能産業博覽會開幕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3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