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讓法律監督既有力度又有溫度
2019-08-05 09:00:25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湖北檢察機關細化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運轉機制 讓法律監督既有力度又有溫度

  “法律與法治,兩者之間是什麼關係?我理解,法律是前提,法治是結果,我們檢察機關的職責就是通過司法辦案,讓法律得到有效實施,從而實現國家治理的法治化,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就是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的有力抓手。”

  近日,在全省政法領導幹部政治輪訓班上,湖北省人民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王晉以《全面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加快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為題向學員們作輔導報告。他對法律與法治關係的理解、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認識,引起了學員們的共鳴。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2018年10月以來,湖北檢察機關辦理認罪認罰從寬案件佔同期審結刑事案件總數51%,其中適用速裁程序審查案件佔比39%,量刑建議採納率71.6%,各項數據位居全國前列,探索形成了案件適用范圍、訴訟過程精簡、程序銜接順暢等制度體係。

  值班律師作用不容小覷

  回訪中,得知兩個孩子都已順利通過了高考,湖北省鹹寧市通城縣人民檢察院辦案人員熊敏感到非常高興。

  2018年12月,通城高三學生吳某與同學張某在教室內打鬧開玩笑,繼而發生打鬥。扭打中,吳某將張某的鼻子打傷,致其鼻骨粉碎性骨折。經鑒定,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張某一方要求賠償10萬元以上,吳某則認為張某先動手,不願賠。

  “有些刑事案件,會因被告人不認罪或被害人‘漫天要價’、不同意調解,雙方産生怨恨,造成對抗。”熊敏説。

  此案移送檢察機關提起公訴後,熊敏在訊問被告人吳某的同時,協調做好被害人張某和其家長的工作,並請律師為雙方提供法律援助。

  在檢察機關主導下,律師共同做工作,人民監督員參與見證,最終吳某、張某兩方達成和解。檢察機關依法對吳某作出不起訴決定。

  建立健全值班律師制度,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推行中具有重要保障作用。

  今年3月初,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湖北省檢察院、湖北省司法廳聯合制定的《關于開展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試點工作的實施方案》正式出臺。

  年滿70歲的桂某涉嫌交通肇事罪,目不識丁的他對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晦澀難懂,且很擔心認罪後將會承擔高額賠償,一時情緒十分激動。

  了解情況後,湖北襄陽宜城市看守所的當天值班律師及時介入,仔細給桂某解釋了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相關規定。桂某權衡利弊得失後,表示自願認罪認罰,並簽訂《認罪認罰具結書》。

  宜城市人民檢察院與市司法局建立在看守所“輪流坐診”的律師值班制度,由市司法局選派3名律師每人兩天輪流在該市看守所“坐診”,為沒有辯護人又自願認罪認罰的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幫助。

  “建立健全值班律師制度,可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認罰的自願性、合法性、真實性。”湖北省檢察院有關負責人説。

  2018年10月以來,湖北省檢察機關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刑事案件中,有4608名犯罪嫌疑人獲得值班律師幫助。

  適用范圍不設禁區

  涉黑惡犯罪嫌疑人,能否適用認罪認罰從寬?

  湖北省檢察機關的回答是:可以。

  喻某等11人聚集形成穩定的犯罪組織,在湖北省孝感市大悟縣城關、雙河一帶實施聚眾鬥毆、非法拘禁等21起違法犯罪活動。

  到案後,涉案嫌疑人抱團對抗偵查,主要犯罪嫌疑人不如實供述給該案偵查和後續處理帶來了難度。

  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固定主犯不法事實的基礎上,漢川市人民檢察院辦案人員在審查起訴階段還依法告知嫌疑人認罪認罰從寬規定,對首要分子、骨幹成員、一般成員區別對待,結合各涉案人員不法事實和認罪態度列出“量刑清單”,引導他們算好認罪認罰“得失賬”。

  “有針對性的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宣講,攻破了該組織內部堡壘,促使多名骨幹成員真誠認罪悔罪,主動交代了偵查機關尚未掌握的不法事實,並積極指控首要分子喻某的不法事實。”漢川市人民檢察院辦案人員王勝彪説,在強有力證據面前,喻某如實供述了不法事實。

  庭審中,喻某等11名被告人全部當庭認罪悔罪。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可以適用所有刑事案件。我們在辦理性質惡劣、社會危害嚴重、群眾反映強烈的涉黑涉惡案件中,探索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有力分化瓦解犯罪嫌疑人,既體現司法機關出重拳、依法從嚴懲處黑惡勢力,又體現寬嚴相濟、罰當其罪,實現了三個效果相統一。”湖北省檢察院第一檢察部負責人趙慧説。

  從不敢用到運用精準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好是好,但在基層一度面臨著“願不願用”的問題。

  湖北基層檢察院不少辦案幹警透露,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實施後,雖然訴訟效率提高了,但工作量卻大幅度增加;隨著落實司法責任制,基層辦案人員很擔心量刑建議如不準會被追責問責,“一開始還真不太願意用”。

  “內生動力不強,是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桎梏,主要原因是權力清單不明、法律文書不統一、辦案能力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辦案幹警的積極性。”趙慧如是説。

  針對問題,湖北省人民檢察院黨組率隊開展廣泛調研,將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作為重點工作安排部署。

  隨之而來,一係列創新措施在湖北省范圍內鋪開——

  6月25日,湖北省檢察院制定下發“檢察官在辦理認罪認罰案件中的權限清單”,明確規定經檢察長授權,檢察官有權對一般刑事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對可能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的案件或其它重大、疑難、復雜犯罪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制度,由檢察長決定等內容。

  7月1日,《湖北省檢察機關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相關文書樣本(試行)》制定下發,該文書樣本凸顯了捕訴一體辦案機制和效率優先原則,體現程序完整性。

  7月22日,《湖北省檢察機關認罪認罰從寬“五十問”》下發全省各級院,有針對性地解答全省各地在辦理認罪認罰從寬案件存在的困惑。

  “目前,全省檢察機關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積極性得到了明顯提高,尤其是運用量刑建議方面,辦案人員由剛開始不願用、不敢用,到現在能運用得日趨精準了。”趙慧説。

  去年10月以來,全省共對6496人提出幅度型量刑建議,對5545人提出確定型量刑建議,法院共審結9775人,對6998人採納量刑建議,採納率為71.6%,遠高于全國平均數。

  如何保障檢察機關量刑建議的規范化、精準化、科學化?

  如今,武漢市硚口區檢察院探索“大數據精準量刑”,充分運用研發的“通用性共功能+定制罪名”智能輔助辦案係統,有效對接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便于承辦人根據具體案情選擇、計算,構建精準統一的量刑標準和尺度,促進量刑協商制度的落實、落地。

  此舉效果明顯,硚口區檢察院針對速裁程序案件提出的確定型量刑建議達100%,採納率為99.83%。

  “我們將積極落實中央、最高檢關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工作部署,切實發揮檢察機關在刑事訴訟中的主導作用,探索完善工作機制,提升辦案質效,學習借鑒‘楓橋經驗’,化解社會矛盾,減少社會戾氣,更好地促進社會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湖北省人民檢察院黨組副書記、常務副檢察長鄭青説。(記者 劉志月 通訊員 段軍霞 蔣長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俄羅斯姑娘列娜的中國生活
俄羅斯姑娘列娜的中國生活
古格夕照
古格夕照
晨曦中的“帳篷城”
晨曦中的“帳篷城”
建國家濕地公園 保一湖清水進京
建國家濕地公園 保一湖清水進京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836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