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將成員移出群聊群主成被告”案一審裁定駁回起訴 法官釋法 自然人合意自治不具可訴性
2019-07-30 08:12:5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9日下午,山東省萊西市人民法院對原告柳孔聖訴被告劉德治名譽權糾紛案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並當庭作出裁定:駁回原告柳孔聖的起訴,案件受理費500元,不予退還。

  至此,這起備受公眾關注的“將成員移出群聊群主成被告”案一審塵埃落定。

  違反群規被移出群

  原告認為名譽被侵

  去年5月31日,平度市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于某建立微信群,平度市律師、法律工作者可通過相互邀請的方式加入此群。當日,柳孔聖由其他律師邀請入群。去年6月7日,于某邀請平度市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長劉德治入群,並將群主管理權轉讓給劉德治。

  6月9日,劉德治在群內發布群公告,並@所有人,主要內容為:請大家實名入群;群宗旨主要交流與訴訟立案有關的問題;群內不準發紅包;群內言論要發揚正能量,維護司法權威;違者,一次警告,二次踢群。

  今年1月21日10時03分,柳孔聖在群內發布關于某司法鑒定所的視頻及相關評論,劉德治就此提醒柳孔聖。次日20時50分許,柳孔聖在群內發布其認為公安機關存在執法不規范行為的微博截圖,劉德治就上述內容再次提醒柳孔聖。但柳孔聖未予理睬,又與群成員何某發生爭執。經劉德治提醒後,柳孔聖仍繼續發布相關言論。當晚21時許,劉德治將柳孔聖移出此群。

  2月21日,劉德治將此微信群解散。

  柳孔聖被移出群後,以其名譽權被侵犯為由向平度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平度市人民法院于2月22日受理此案。隨後,被告劉德治向平度市人民法院提出回避申請,平度市人民法院依法報請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5月16日,青島中院作出裁定,指定案件由萊西市人民法院管轄。萊西市人民法院于6月10日立案。

  柳孔聖訴稱,1月22日晚,其在平度市人民法院為方便向律師、法律工作者提供訴訟服務而建立的“訴訟服務群”內正常聊天發言時,被群主劉德治以莫須有的理由無端移出群聊,並在其他律師拉他重新入群時,予以拒絕,無法入群。

  柳孔聖認為,劉德治的行為係把法院公共資源當成個人小田地,將服務對象當成管理對象,剝奪了自己作為律師應該享有的接受公共服務的權利,在公共場合嚴重損害了自己的聲譽。為此,柳孔聖請求,要求劉德治重新邀請自己進入平度市人民法院公共服務微信群“訴訟服務群”;要求劉德治連續3天在群內公開賠禮道歉;要求劉德治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萬元。訴訟過程中,柳孔聖撤回訴訟請求第1項;變更訴訟請求第2項為要求劉德治通過書面形式或視頻形式賠禮道歉;變更訴訟請求第3項為要求劉德治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2萬元。

  劉德治答辯稱,柳孔聖被移出群聊是群主的個人行為,應駁回其起訴。首先,從此群的性質和目的看,其為個人建立,目的是供不特定的律師和法律工作者相互交流、討論訴訟和立案方面的有關問題,將發表不當言論的柳孔聖移出群聊是群主對本群進行管理的自治行為,符合群規。其次,沒有侵犯柳孔聖的任何權利,不應承擔侵權責任,將柳孔聖移出群聊的行為不是侵權行為,沒有損害事實、過錯和因果關係,不符合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

  移出群屬自治行為

  不具可訴性被駁回

  萊西市人民法院認為:其一,本案所涉群組設立群規,明示群內言論要發揚正能量、維護司法權威,值得肯定。其二,本案所涉群組內的成員,均為法律職業者,應帶頭維護清朗網絡環境,使群組內天朗氣清、惠風和暢。劉德治使用互聯網平臺賦予群主的功能權限,將其認為不當發言的柳孔聖移出群組,是對“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自治規則的運用。其三,本案中,群主與群成員之間的入群、退群行為,應屬于一種情誼行為,可由互聯網群組內的成員自主自治。劉德治並未對柳孔聖名譽、榮譽等進行負面評價,且沒有侵權行為,柳孔聖提出的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的主張,係基于其被劉德治移出群組行為而提起,不構成可以提起本案侵權民事訴訟的法定事由,不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范圍。

  法院據此作出上述裁定。雙方均當庭表示不上訴。

  關于本案裁定駁回起訴的依據,萊西市人民法院副院長于佔海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解釋稱,2017年10月8日實施的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對“互聯網群組”作出界定,即“互聯網用戶通過互聯網站、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等建立的,用于群體在線交流信息的網絡空間”。在“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的原則基礎上,此規定第9條對群主設定了義務,即“互聯網群組建立者、管理者應當履行群組管理責任,依據法律法規、用戶協議和平臺公約,規范群組網絡行為和信息發布,構建文明有序的網絡群體空間”。對于群成員而言,“互聯網群組成員在參與群組信息交流時,應當遵守法律法規,文明互動,理性表達”。

  于佔海認為,群主作為群的管理者,負有監管職責。“你被移出群聊”行為本身,很大程度上屬于自然人合意自治的范疇,法律和法規不會也不可能作出更多更細的規制。劉德治依據微信群賦予的權限發布群規,在柳孔聖違反群規時,依據權限將其移出群,是依據功能權限對群進行管理的自治行為,此行為不具有可訴性,應該駁回起訴。

  本案主審法官邴興飛在庭後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稱,雖然互聯網群組的自主自治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民事訴訟的受案范圍,但互聯網群組並非“法外之地”。互聯網群組成員若利用互聯網群組傳播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禁止的信息內容,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對于本案訴訟所涉因移出等網絡行為而産生的爭議,相關部門應完善行業管理規范,強化網絡成員自治自律,引導互聯網群組成員在參與群組信息交流時,堅持正確的導向,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培育積極健康的網絡文化,打造人人有責、人人盡責的社會治理共同體。(記者 姜東良 曹天健)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合肥:戲水享清涼
合肥:戲水享清涼
高溫下的勞動者
高溫下的勞動者
上海:博物館奇妙“夜”
上海:博物館奇妙“夜”
大熊貓過生日
大熊貓過生日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211124813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