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揭倒賣黑卡産業鏈 警方破獲非法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
2019-07-06 07:09:58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浙江省舟山市公安局新城分局破獲一起涉黑卡非法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並成功抓獲犯罪嫌疑人17名,由此揭開了一條倒賣黑卡的産業鏈。

  據介紹,黑卡是指沒有進行實名制登記或者不是由本人實名登記所開的手機卡。因為即使追蹤到手機號碼,一時也難以追蹤到本人,所以黑卡成了各種犯罪分子熱衷的作案工具。

  2019年4月初,舟山接連發生3起冒充消防支隊政委,以做工程需要提前購買設備,需預先支付貨款為由的通訊網絡詐騙案,被騙金額數十萬元。

  根據案情特點,民警從實施詐騙的電話號碼開始倒查,順藤摸瓜,發現實施這3起詐騙的手機號碼均為舟山某通信運營商所開通的號碼,隨後對這家通信運營商手機卡進行落地查證。

  經過民警深入調查,一條手機黑卡的産業鏈終于清晰呈現。吳某是舟山某通信公司代理商,因得知同為代理商的劉某近期開卡業績壓力大,便找到了自己所在區域的業務經理李某。想通過李某介紹,幫助劉某開黑卡,自己也可以從中獲取利益。

  在李某的介紹下,劉某就此進入黑卡市場,並通過吳某幫自己和同事完成銷售指標。于是,劉某每次有需要就把開卡的工號和數量發給吳某,再由吳某把這些信息發給上家,對方向提供的工號上傳相應的公民個人信息後,劉某就可以根據自己工號下的信息完成開卡。

  吳某從上家以15元左右一套的價格買入,再以37元的價格賣給劉某,從中獲利。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裏,吳某和劉某交易的黑卡就近1000張。

  成功開卡後,劉某便完成了自己的業績,並將其中一部分黑卡再分銷給下面的代理商,通過層層倒賣流入市場,最終流轉到詐騙分子手上用于實施詐騙,這也是通訊網絡詐騙屢禁不止的原因。

  根據辦案民警羅警官介紹,黑卡大量存在于社會,首先大大增加了違法犯罪事件,特別是通訊網絡詐騙類犯罪;其次,一部分黑卡賣給外籍船員,未進行實名登記,規避了國家的監管,威脅國家安全;最後,很多不法分子使用一種叫“貓池”的設備,控制大量手機黑卡,注冊QQ、微信等平臺賬號,從各類網絡活動中非法獲利。因此,黑卡的存在事實上造成了很多安全隱患。

  黑卡既然可以被不法分子使用,説明這些黑卡都已通過實名認證,那麼黑卡到底是如何注冊的呢?隨著民警對案件的進一步深挖,通過對吳某等人的信息研判,在安徽暫住地分別抓獲蔡某及其同夥應某,就此以蔡某為首的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逐漸浮出水面。

  據蔡某交代,他從2018年11月起從事開卡業務,先從網上購買了破解版的開卡軟件,又以3元每條的價格非法購買大量公民身份信息。目前,蔡某已將黑卡業務延伸至舟山、杭州、麗水等地,找其開卡只需要對方提供運營商的工號,就可以通過破解版開卡軟件將非法購買的公民個人信息上傳至這個工號下,接著就可以瘋狂地完成黑卡開卡。兩人通過這個手段,非法獲利20多萬元。

  破解版開卡軟件成為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件最為重要的一個環節,為“黑卡”提供了技術上的支持。那麼,這個軟件是如何誕生的?民警通過精心研判以及蔡某的供述,抓獲了開發破解版開卡軟件的陸某,以及非法售賣公民個人信息的宋某。

  據了解,陸某係網絡管理專業畢業,畢業後從事的工作正是軟件開發。2018年9月,陸某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以及特長,幫人開發了一款通信運營商手機開卡軟件的破解版。陸某説,正常的開卡程序是開卡人本人必須手持身份證,通過正版的開卡軟件開卡,而這個破解版軟件的開卡軟件是直接可以在電腦上批量上傳非法購得的公民個人信息的相關資料,做到虛假開卡,這就是正版和破解版的區別。軟件開發成功後,他便以4888元的價格賣給別人,用于黑卡開卡業務。

  宋某從2019年2月開始在網上非法倒賣公民個人信息,以每套3至4元的價格賣給下家,從中非法獲利4000多元。(文中所涉人名均為化名)(王春 余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日納木錯美如畫
夏日納木錯美如畫
夢幻冰洞
夢幻冰洞
多彩暑期 快樂夏天
多彩暑期 快樂夏天
俯瞰“天河”落太行
俯瞰“天河”落太行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717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