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行業"最美"到階下囚,他的人生為何反轉
2019-02-16 07:32:56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8年11月19日,浙江省象山縣公路管理段9名負責公路綠化工程的幹部職工涉嫌貪污窩案在象山縣人民法院開庭。被告席上,9名被告一字排開,其中涉嫌貪污金額最多的石曉東最為引人注目。

  子承父業成“最美”

  在媒體對石曉東的報道中,曾有這麼一段話:“從父輩到他,都是一位普通的養路人。在他18歲那年,他接過父親手中的掃把成了一名養護工人,成了他的接班人。在他心裏,父親雖然是一名普通的養護工人,但是他的那種吃苦耐勞、熱愛公路事業的精神給他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時他就想把這份工作認真做好。”

  剛入行的石曉東,養護的是砂石路面,幹的都是純體力的活。但他一幹就是十年,任勞任怨、勤懇認真,理所當然的成為了站裏的骨幹。之後隨著公路等級、機械化程度、規范化要求的提高,靠著自己的勤奮,石曉東逐漸從一名普通的路面養護工成長為對公路綜合養護具有較高專業水平的業務骨幹。

  出色的業務能力、勤懇的工作態度,讓石曉東獲得了“全省交通行業百名最美”、“寧波最美交通人”等榮譽稱號。除了出色的工作,石曉東還連續九年默默資助在地震中受災的女孩。直至案發前,外人眼中的石曉東業務精通、踏實肯幹、富有愛心。

  行差踏錯後的“失足”

  2012年,已擔任公路段養護中心副主任的石曉東兼任了“盛寧線綠化工程項目部”的項目組成員,與項目組組長黃某負責苗木採購等。根據規定,公路段相關負責人會在苗木採購前通過考察核定一個最高價,在核定的這個價格內,石曉東和黃某對苗木採購擁有定價權。

  在綠化項目推進過程中,石曉東等人發現,同等品質的苗木,通過中間商購買的價格遠遠高于在農戶處直接購買的價格。于是,正因為一些開支無法報銷而犯愁的黃某提出了一個建議:“如果我們直接到農戶處去買苗木,造價時填成從苗木商處購買的價格,就會多出一筆差價。這些錢我們可以用來支付那些沒辦法報銷的開支,還有多的話我們也能賺一筆!”

  “把控好苗木品質、確保採購價在核定價以內應該就不會被發現,差價也能順利解決開支問題。而且低價的苗木也是自己辛苦去找來的,多出來的差價就當是辛苦費了!”石曉東思前想後,同意了這一操作。隨後兩人多次找農戶購買苗木並找有業務往來的苗木商虛開購買發票,等苗木商將多出的苗木款返還到黃某個人賬戶後,除了支付部分開支外,兩人對剩余的返還款進行私分。在“盛寧線綠化工程”苗木採購過程中,兩人私分套取資金56萬余元,石曉東從中分得28萬余元。

  貪欲膨脹下的“狂歡”

  操作簡單、隱蔽性高、“賺錢”快又多,這第一次的“嘗鮮”讓石曉東食髓知味、欲罷不能。在2013年至2018年間,石曉東還負責參與了多個公路綠化工程,且都為項目負責人。除了苗木採購外,石曉東還將貪欲之手伸向人工費、運輸費申報等環節,指使項目部負責記賬、現場管理的錢某等人以虛報人工費、虛報運輸費等方式套取資金進行私分。在這些公路綠化工程中,幾乎所有的項目部管理人員都被拉下水,參與到這場損公肥私的“狂歡”中來。“在近幾年的這些項目中,都存在套取公款的問題。有的項目甚至是每一筆苗木款申報都有虛假套取。”石曉東在接受訊問時坦承。

  截至案發,石曉東參與共同貪污322.8萬余元,個人分得156萬余元。黃某等其他8名原公路管理段職工個人分得的貪污金額從80余萬元至2萬元不等。

  2018年8月2日,石曉東受到開除黨籍和開除公職處分。同年12月21日,石曉東因犯貪污罪被象山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人民幣71萬元。其他8名涉案人員也均因犯貪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019年1月19日,象山縣交通局前任及現任局長皆因對下屬單位的違紀違法行為失管失察,受到問責處分。(浙江省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楊文佳)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夜戰保安全
夜戰保安全
雪落紫禁城
雪落紫禁城
新西蘭奧克蘭舉辦盛大元宵燈節
新西蘭奧克蘭舉辦盛大元宵燈節
愛的贈別禮
愛的贈別禮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806112412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