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租房變欠貸?這“租金貸”連法院工作人員都被套路了
2019-02-01 08:36:1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月22日,幾位租客來到天地昊成都分公司翻找自己的租房合同。

天地昊成都分公司,散落一地的房源鑰匙。

  東倒西歪的辦公桌上散落著煙頭、飲料瓶、外賣餐盒、發霉的食物,地面、文件櫃堆滿了雜亂的員工名片、工作證,還有成捆的租房合同,電腦顯示器被拆去了液晶屏,門口的鋼化玻璃碎了一地……

  1月22日,當一撥接一撥的租客、房東來到位于成都市雙流區海濱城的天地昊地産成都分公司(以下簡稱“天地昊成都公司”)雙流簽約中心時,眼前的景象證實了他們此前的猜測:中介公司跑路了。

  2018年12月以來,通過天地昊成都公司租房的很多年輕人陸續接到房東要求搬離的通知,盡管他們還在通過一個“交款平臺”正常支付房租,但房東們表示,天地昊並沒有向他們支付房租,業務員也失聯了。

  1月22日以來,距離天地昊成都公司雙流簽約中心幾公裏之外的成都市公安局雙流區分局蛟龍派出所,許多租客陸續到這裏排隊,等待處理租房糾紛。

  天地昊去哪兒了?連日來,大批租客及房東都在尋找這家公司。

  房子租期還沒過半,就要被房東收回,中介業務員卻失聯了

  租客小陳是在2019年1月2日發現異樣的。

  當時,他從室友那裏聽説“天地昊跑路了”。3天後,房東出現在了面前。“房東説那房子是他的,就把鎖換了。”小陳回憶説。

  房子的租期還沒過半,就要被房東收回,憤怒的小陳想找業務員交涉,可發現電話已經打不通了。

  要麼跟房東簽合同繼續住,要麼搬走,小陳和室友們面臨著兩個選擇。最後他們選擇了搬離,因為“不可能租一間房子掏兩份租金”。

  原來,租房的時候,小陳注冊了一個叫“會分期”的手機軟件App,天地昊公司的業務員説,那是公司收房租的平臺。

  毫無防備的小陳對著手機又是自拍又是電子簽名,還上傳身份證照片、綁定銀行卡,一係列手續下來,小陳在不知不覺中辦理了一筆貸款。

  現在,他沒房子住了,卻還得繼續在“會分期”平臺上每月付“房租”,否則將因為逾期還款而被記上一筆不良徵信記錄。

  在成都的另一個區,租客小武也遭遇了和小陳同樣的尷尬。他聯係“會分期”解約,對方表示要解除租賃合同後才可以解除貸款合同,但此時他已經聯係不上天地昊公司了。

  房東們也猝不及防。小陳的房東2018年12月就沒有從天地昊拿到房租了,小武的房東本應在2019年1月底收租金,但1月初他就聯係不上天地昊公司的業務員了。

  事實上,在小陳和小武遭遇此事之前,互聯網上對天地昊公司的聲討已經鋪天蓋地了。“霸王條款”“騙子公司”“黑中介”“人去樓空”……在百度貼吧,網友們紛紛曝光天地昊的行為,並曬出了自己的“坐標”:北京、重慶、成都,等等。

  根據成都市雙流區房産管理局的一份通報,從2018年4月到2018年10月11日,收到群眾反映天地昊地産成都分公司投訴200余起,投訴主要集中在三種情況:一是簽訂合同內容與天地昊公司業務員所述內容有出入;二是該公司把客戶身份信息用于貸款(會分期);三是該公司不退還押金等行為。

  而這一回,天地昊公司失聯了。

  連在法院工作的租客都沒能看出個中套路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北京市天地昊房地産經紀有限公司及其成都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均為楊學忠。北京市天地昊房地産經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注冊資本100萬元,其成都分公司成立于2016年。

  正如其擁有一應俱全的工商登記資料,在租客面前,天地昊公司展示出一家正規大公司的形象:總部在北京、有專門的收款平臺、不讓業務員經手現金,等等,這些細節讓年輕的租客們覺得通過天地昊租房很靠譜,他們也放下了戒備心。

  一些優惠也讓年輕人心動。比如押一付一的支付方式,相比押一付三,對剛入職場甚至還處在實習階段的年輕人來説,減輕了付款壓力。

  小陳説,雖然天地昊的業務員在簽訂合同後才提出使用這個“付款平臺”(指“會分期”),這讓他感覺有點奇怪,但考慮到自己不會多花錢,網上支付也方便,便沒再説什麼,接受了這個付款方式。

  沒想到,租客們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背上了一筆貸款。有租客在發現天地昊公司失聯後,拒絕向“會分期”平臺付款,結果導致逾期而記入徵信記錄。有人進而查詢到,這筆貸款的出處,是浙商銀行杭州濱江支行發放的個人消費貸款。

  與天地昊公司失去聯係的租客們,轉而聯係“會分期”,客服表示要先終止租房合同才可以終止分期協議。“但天地昊公司都失聯了,我們上哪兒去終止租房合同?”小陳反問。

  事後回想起來,小陳感覺整個租房過程處處是坑,比如租房合同裏的違約責任條款,只寫了租客一方的,對于公司一方的違約只字未提;業務員刻意隱瞞“會分期”是貸款平臺的事實,而只是輕描淡寫地介紹為“收款平臺”。

  小武回憶,天地昊公司的業務員曾對他説,他們光是在成都市雙流區就有800套房源。小武特意上網求證,他從一些網站上聯係了四五家房源,電話打過去,接聽的都是天地昊的業務員。

  他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和他有相似的遭遇,但事實證明,這樣的人還不少。1月22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蛟龍派出所看到,數十名年輕人排隊等候處理租房糾紛。

  “這事真是讓我蒙羞了。”談起這段經歷,法學專業畢業、在法院工作的小武氣得直搖頭。

  希望相關部門徹底查辦這類公司

  隨著天地昊公司各種問題浮出水面,人們漸漸捋清了天地昊公司的租房模式。租客小林以一套三居室的房子為例介紹説,天地昊從房東手裏租下後,再將客廳隔成一間臥室變成四居室出租,便多賺了一筆。通過分期平臺一次性回收全年的租金,給房東的租金卻按照季付,由此便可回籠大量資金。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的一份民事判決書中,天地昊公司介紹了其業務模式:“‘會分期’是我們的合作夥伴,只有使用‘會分期’才能押一付一。”租客通過“會分期”繳納的資金中,一部分是給天地昊的租金,一部分是給“會分期”的服務費。

  此中潛在的風險已經引起監管部門的注意。2019年1月22日,成都市雙流區金融辦在一份風險提示中指出,房地産中介市場上部分代理經租企業,與一些金融或非金融機構合作開展個人“租金貸”相關業務,極易引發侵害租客及房東利益、自身杠桿率較高、資金運作不規范等問題,潛在風險須引起高度重視。

  雙流區金融辦表示,已通知轄內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立即暫停開展類似業務及認真梳理已開展的個人“租金貸”相關業務情況。

  此外,成都市雙流區房産管理局還通報了天地昊公司無視監管的行為。通報稱,雙流區多部門通知天地昊地産成都分公司進行約談,但該公司無故缺席。

  雙流區房産管理局決定,對天地昊地産成都分公司惡意克扣保證金和預定金及強制提供代辦服務、擔保服務,或者以捆綁服務方式亂收費等行為進行通報批評,記入信用減分,列入黑名單。

  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相關案件信息也證實了天地昊公司的上述部分行為。在某案件中,因雙方並未在合同中明確約定使用第三方平臺進行支付,導致承租人拒絕使用第三方平臺支付,雙方因此産生糾紛。

  在另一起案件中,天地昊公司在房屋到期後以各種理由拒不退還押金,法院認定天地昊公司應將房屋押金退還給租客。

  隨著越來越多受害者的出現,當地警方已介入調查。在警方的協調下,1月22日,天地昊公司的兩名工作人員來到雙流區蛟龍派出所,為租客們辦理終止租房協議,這項工作持續了數天。

  按照“會分期”客服人員的説法,租客提供天地昊的終止協議,“會分期”將不會再代扣房租,也不會影響徵信。但由于中介公司沒有將“會分期”墊付的剩余租金退回,所以租客與“會分期”之間的協議暫時無法解除。

  客服表示:“後面的問題我們會單方面與中介(指天地昊公司)處理。”

  據了解,有部分租客與“會分期”之間的協議目前已終止。但截至記者發稿時,小陳和小武仍未收到“會分期”協議終止的通知。天地昊公司的工作人員目前已返回北京。

  在法院做書記員的小武表示,除了要回自己的損失,“我只希望相關部門徹底查辦這類公司”。(記者 王鑫昕文並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豬”剪紙迎新春
“百豬”剪紙迎新春
寒梅枝頭俏
寒梅枝頭俏
塞上湖城 銀裝素裹
塞上湖城 銀裝素裹
與高鐵“賽跑”的外賣小哥
與高鐵“賽跑”的外賣小哥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073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