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90後”冒充百歲老人被騙者超百萬 警方破獲民族資産解凍詐騙案
2018-12-21 08:01:0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昭化警方押解犯罪嫌疑人。圖片由廣元市公安局昭化分局提供

  朱鑫鑫偽造的任命書。圖片由廣元市公安局昭化分局提供

  王剛(化名)接到過這樣一個電話,對方自稱是晚清名臣李鴻章的孫子李春堂,掌管著李鴻章留下的巨額民族資産。現在,李春堂想解凍這些資産用于國家扶貧項目,需要王剛幫他籌集解凍款。

  為了博取信任,李春堂奉上了各種偽造的文件,甚至還有假的“國務院”授權書。王剛對李春堂深信不疑,不僅自己出資,還通過微信群、QQ群等向數以萬計的“民族資産扶貧管理委員會”會員發出集資邀請。

  最終,王剛從會員處籌資1160萬元,並轉交給李春堂。

  2018年,四川省廣元市公安局昭化分局破獲了這起民族資産解凍詐騙案,抓獲犯罪嫌疑人96人。據昭化警方介紹,這類團夥詐騙時,往往冒充前清遺老、民國知名人物及新中國國家領導人或他們的親友,謊稱自己掌握著部分民族資産需要解凍並用于國家項目,同時偽造公章、公文。

  昭化警方表示,今年2月、4月、7月,他們先後三次在廣西、廣東、河南等地打掉了冒充民國老人、國家領導人的詐騙團夥5個。同時,他們還拓展出多條類似案件線索,初步估計涉案金額1億元,涉及的微信群、QQ群4500個,約200萬人處于活躍狀態。目前,這些群已經被關閉。

  “每回都上當,當當不一樣”

  王剛今年60多歲,是天津薊縣人,高中文化,曾長期在河南活動。據廣元市公安局昭化分局刑警大隊教導員聶天志介紹,王剛從1996年開始從事民族資産解凍“事業”。

  王剛口中的民族資産,是指歷朝歷代皇家貴族、達官貴人留下的財産,以及民國、軍閥時期某些要員掌握的財産。按照民間傳説,這些資産數額巨大,有專門的人員看管,處于凍結狀態。

  盡管所謂民族資産大多為坊間傳説,無法印證,但相信可以通過籌資解凍的大有人在。他們認為,只要將這些資産解凍,參與籌資的人便可獲得高額回報。王剛便是信眾之一。

  據聶天志介紹,20多年來,王剛除了自己做點生意外,一直從事與民族資産解凍相關的工作,在圈內漸漸有了名氣,影響力也與日俱增。早期,他通過面對面接觸、發展志同道合者,收取解凍資金。隨著網絡時代的到來,他開始利用微信群、QQ群等平臺拉人,各平臺上致力于民族資産解凍事業的人最高時達到160萬。

  據《北京晨報》報道,1979年5月,中美兩國政府簽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美利堅合眾國政府關于解決資産要求的協議》,據此,中國大陸居民和單位被美國政府凍結的資産,將由美國政府于1979年10月1日解凍。1979年9月9日,中國政府發布了被稱為“九九通令”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命令》,授權中國銀行對外辦理收回和提取手續。

  從那時起,一些不法分子便打著民族資産解凍的幌子實施詐騙。他們聲稱有民族資産被凍結在中國香港、歐美國家的銀行,還有凍結在國內的古董等實物。要想解凍,就要先行籌資。

  作為眾多微信群、QQ群的管理者,王剛時常被一些冒充民國老人、國家領導人的詐騙團夥盯上,也多次被騙。事實上,從事民族資産解凍工作20多年,他總共投入了60多萬元,卻從來沒有真正解凍過一次。王剛在接受審訊時表示。

  盡管屢次被騙,王剛依然對此類傳言深信不疑,只是認為自己比較倒霉,總是遭遇騙子。聶天志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審訊中,王剛説自己每回都上當,當當不一樣。但只要碰到一次真的,就可以把之前賠的錢都賺回來了。”

  “90後”利用變聲軟件冒充百歲老人

  2016年11月,王剛第一次接到了“李春堂”的電話。李春堂讓他依托龐大的微信群、QQ群成立民族資産扶貧管理委員會並擔任會長,通過向會員籌資,大家一起解凍李鴻章資産,用于國家扶貧項目。

  作為回報,資産解凍成功後,普通會員將獲得20萬元分紅,委員會管理人員可以獲得300多萬元。

  為了讓王剛信任自己,李春堂還寄送了其偽造的《授權書》《任命書》。《任命書》寫道:“李春堂老人現特任命王剛同志為民族資産扶貧管理委員會會長,全面負責各地區民族資産扶貧事業一切大小事宜。此任命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認可備案,自發布之日起立即生效。”這份《任命書》上蓋著李春堂的個人印章,以及一枚偽造的國務院公章。

  據昭化警方介紹,“李春堂”實際是一名叫做朱鑫鑫(化名)的“90後”,廣西淩雲縣人。他通過變聲軟件將聲音變得蒼老,説話時還故意裝出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説,王剛也是一個被騙者。但對于他的會員來説,他涉嫌集資詐騙。”聶天志説,李春堂如果真是李鴻章的孫子,現在應該有120歲了。但不少信奉民族資産解凍的人,真的相信這些虛構出來的老人現在還活著。

  被任命為民族資産管理委員會會長後,王剛開始自行任命下屬機構負責人。最終,該委員會在全國設立了30個省級分會,293個市級辦事處,2286個區縣級別工作組。每個層級不僅設有會長、辦事處主任、小組長等負責人,還有宣傳部長、統計部長、財務部長等職位。2017年年底,昭化警方破獲該案時,會員已高達120萬人。

  據聶天志介紹,各區縣小組長要向自己轄區內的會員收取小額建檔費、會費,少則幾元、多則幾十元,錢款一般打到小組長的個人賬戶上。登記造冊後,區縣級工作組再向市級辦事處、省級分會層層上報、轉賬直到會長王剛,再由王剛轉入朱鑫鑫指定的賬戶。

  由于每個人的費用不多,所以王剛的賬戶進賬時往往只有幾萬元。但積少成多,錢款從王剛的賬戶匯出時就變成了幾十萬元,有時甚至是上百萬元。昭化警方偵查發現,2017年5月-10月,王剛打給朱鑫鑫團夥的詐騙款共227萬元。

  但和以往一樣,將錢打給李春堂後,王剛並未得到事先承諾的分紅。在昭化公安分局提供的錄音中,王剛多次致電李春堂,要求盡快打款。李春堂則與王剛父子相稱,“兒子,給老爸點時間好吧,老爸現在就是説,帶著病在幫你那邊工作。”

  “豬頭”“豬仔”遭“割豬人”輪番收割

  據昭化警方調查,從事李鴻章資産解凍的同時,王剛至少還在被2個團夥詐騙,包括冒充現任國家領導人的李某勇、楊某貴團夥,以及冒充某民國要員許星時的馮某亮。

  這些團夥的手法基本相似,以解凍民族資産用于扶貧、一帶一路等項目為由,讓王剛向會員籌款。聶天志説,犯罪團夥緊扣時政,國家近些年的重點工作是什麼,他們就捏造相應的項目,“這樣顯得更真實”。

  這些團夥會把朱鑫鑫這樣冒充老人或領導人的稱為“割豬人”,把王剛這樣的會員管理者稱為“豬頭”,把普通會員稱為“豬仔”。而“豬頭”和“豬仔”經常會被不同的“割豬人”輪番收割。

  過去通訊技術不發達,“豬頭”“豬仔”通常面對面地傳播解凍理念、拉人、籌錢,收取的費用也相對較高。“大概幾百上千塊,”聶天志説。但變成網絡平臺拉人後,會員的費用反而少了,但會員數量呈幾何式增長。

  與“豬仔”交納少數費用不同,中層“豬頭”有時會被騙走大額資金。“比如上級把要籌集的資金分解下來,某個層級必須達到多少錢。但有的會員不願交款,缺的這部分就由管理人員自己出錢墊上。”聶天志説,在一次籌資中,民族資産扶貧管理委員會廣元辦事處負責人李某需籌集10萬元,但會員只交了8萬元,剩下的2萬他只好自掏腰包。

  據廣元市公安局昭化分局局長賀旭紅介紹,這些詐騙團夥多以地緣、血緣或者親緣關係為紐帶,成員多有傳銷經歷,並通過傳、幫、帶相互傳授犯罪手段和經驗。

  除了王剛,昭化警方同時還抓獲了另外3名“豬頭”,分別是四川籍楊某、北京籍王某、福建籍唐某。聶天志説,他們大多對民族資産深信不疑,直到被警方抓獲都還不相信自己被騙。

  比如四川籍的楊某,管理著會員10余萬人。在昭化警方提供的一段視頻中,楊某聲稱自己立下汗馬功勞,“我們把國外欠我們的資金都解凍回來了。”可實際上,楊某是被一個冒充民國將領的團夥騙了。

  據昭化警方介紹,今年2月、4月、7月,他們先後三次在廣西、廣東、河南等地打掉了冒充民國老人、國家領導人的詐騙團夥5個;“豬頭”團夥4個,洗錢套現團夥7個,買賣銀行卡團夥2個,共抓獲犯罪嫌疑人96人,凍結涉案資金1160萬元,關閉微信群3532個。(記者 陳景收)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阿根廷修復罕見的蛇頸龍骨架化石
阿根廷修復罕見的蛇頸龍骨架化石
江蘇盱眙冬捕忙
江蘇盱眙冬捕忙
大熊貓黃山“安新家”
大熊貓黃山“安新家”
特寫:南極“白夜”採集雪坑樣品記
特寫:南極“白夜”採集雪坑樣品記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883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