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管管在線教育“脫韁野馬”:學校無“照”教師無“證” 預交學費無法退還
2018-12-19 13:40:35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為某在線授課網站的授課內容。鐘心宇/攝

  今年10月,在線培訓機構上海理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理優教育”)宣布停課停運。這一消息,讓已經提前預付一年甚至三年學費的家長慌了神兒。一個多月以來,他們通過向消費者協會投訴、媒體曝光等多種渠道維權,但問題至今沒有徹底解決。據悉,理優教育有學員6000余人,應退學費超過千萬元。

  事件的曝光,引發網友對在線教育機構的討論。隨著“互聯網+知識經濟”模式的興起,人們在利用互聯網平臺的便利繳費學習的同時,在線教育機構應該具備哪些資質、預付學費的資金由誰監管、出現問題後消費者應該如何維權等都成為熱點問題。

  學校無資格、教師無證

  所謂“在線教育”也稱為“遠程教育”,是指依靠網絡為介質的教學方式。通過網絡,學員與教師即使相隔萬裏也可以開展教學活動,且不受時間的限制,可以隨時學習。相較于線下的培訓機構,在線培訓機構的價格也比較優惠,成為很多在校學生、上班族學習提高的重要途徑。

  憑借便利性和價格優勢,在線教育機構吸引了大量學員,機構的數量也迅速增長。然而,在線教育行業蓬勃發展的同時,部分在線教育機構教學質量不高、教師無證上崗、培訓機構無資質辦學等問題也逐漸凸顯。

  媒體報道,廣州的曾女士給孩子報了一個名為“初三數學培優班”的課程,根據網絡上的介紹:任課老師畢業于北京大學,教過的學員不少考上了重點大學。“但是實際講課的內容超綱,孩子聽不懂。課後在線提問,要麼不回答,要麼回答生硬,説不清楚解題的思路。”曾女士反映,培訓機構是否將教師資格證作為授課老師任職的必備條件不得而知,家長無法判定老師是否具有任教資格。

  和曾女士有相同情況的還有北京某高校的研二學生李玲(化名)。想要通過英語雅思考試的李玲,在對比多家機構後,選擇了某家不太知名的在線教育機構的在線學習課程。

  “因為當時承諾可以一個月內速成,每次課程大概只有100多元,覺得劃算就報了。”原本以為撿到便宜的李玲,在上過多次課程後發現,之前的承諾多為空頭支票,所謂的“定期測試”“根據學員時間安排上課”根本做不到。每次上課的教師也不一樣。更可怕的是,對于雅思考試歷年的真題,授課老師講起來都磕磕絆絆,教學水平可想而知。對于教師的任教資格,李玲心裏有一個大大的問號。

  “線下培訓機構的廣告宣傳中已有不少水分,更不用説在線教育了。所謂的名師又有幾個是真的呢?”在某知名教育機構任教的徐華(化名)告訴記者,她剛應聘到教育機構教英語時,簡介就被寫成工作五年、經驗豐富的優秀教師,“我當時剛畢業,哪兒有什麼教學經驗?”徐華告訴記者,這些説辭都是為了吸引家長放心地把孩子送到這裏上課。

  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楊東表示,當前,學員和在線教育機構之間存在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不少在線教育機構並沒有其宣傳的那麼強大,甚至用虛假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而在魚龍混雜的市場裏,消費者很難有效甄別。”

  除了教學質量參差不齊、教師是否持證上崗被質疑外,在線教育機構是否有辦學資格也是消費者關心的重點。

  此次陷入“跑路”風口的理優教育,2014年在上海閔行區登記成立,公司對外宣稱主打小初高學生在線“一對一”培訓。但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顯示,理優教育的經營范圍為教育科技、計算機科技領域內的技術開發、技術咨詢、技術服務、電子商務等,並無教育培訓相關字樣。閔行區教育局也表示,從未給理優教育辦理過辦學許可證。也就是説,理優教育並沒有辦學資格。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委員邱寶昌指出:“一般情況下,只要法律沒有禁止,企業可以經營各種項目。但是,學校教育和培訓比較特殊,需要經過行政批準,否則無權經營。”

  多位教育培訓行業內部人士透露,按理説,學員肯定希望在線教育機構擁有辦學許可證,這樣更加正規,但是,有實體教學場所的線下教育機構辦理證件審核都比較嚴格,在法律沒有對在線教育辦學資質有明確規定之前,不少人便鑽了法律漏洞,只在工商部門注冊了營業許可證,“這樣可以省去很多手續。”

   1 2 3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杭州“未來酒店”
探訪杭州“未來酒店”
魚躍人歡冬捕忙
魚躍人歡冬捕忙
濟青高鐵開通在即
濟青高鐵開通在即
夜捕
夜捕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875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