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業內專家詳解如何規范自媒體發展
2018-08-22 07:35:2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陳傑人利用自媒體敲詐勒索被刑拘

  業內專家詳解如何規范自媒體發展

  近日,湖南警方發布通告稱,“公安機關破獲一起‘以網牟利’,大肆進行非法經營、敲詐勒索等犯罪活動的案件,犯罪嫌疑人陳傑人已被公安機關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陳傑人是自媒體平臺上比較活躍的網絡大V。隨著陳傑人被刑拘,當前自媒體發展中的一些深層次問題暴露出來。

  自媒體因缺少把關者而失控

  據新華社報道,隨著公安機關調查的深入,案件背後的真相逐漸浮出水面:陳傑人先後注冊建立21個微博、公眾號、頭條號等自媒體賬號,發表炒作、攻擊、揭露等各類負面文章3000多篇,炮制各類負面輿情200多起,制造一個又一個輿論漩渦,大肆進行非法活動,幾年時間斂財數千萬元。

  中國傳媒大學法律係副主任鄭寧認為,互聯網深刻改變人們生活方式和獲取信息方式。自媒體已經成為人們獲取信息的重要渠道。在眼球經濟時代,吸引大量流量就能獲取高額經濟回報。目前,自媒體普遍存在把關人缺位的問題,再加上一些自媒體盲目逐利、社會公眾媒介素養不高、編造和傳播虛假信息能夠帶來經濟利益等原因,一些企業和個人鋌而走險,將傳播謠言做成了一個産業鏈。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自媒體是一種新興的互聯網傳播渠道,雖然從出現到現在僅有五年多時間,但是一些自媒體在發展過程中已經形成了矩陣。客觀地説,自媒體傳播的部分內容確實屬于謠言。“自媒體原本就是一種注意力經濟,只要有關注度、有粉絲和用戶,就會有廣告,這是自媒體的盈利模式。後來,自媒體還探索出打賞模式,也就是為了美文而打賞。之後,自媒體又出現新的不良方向,就是以陳傑人為代表的用公號假造輿論勒索別人”。

  “為什麼現在還是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因為自媒體沒有總編輯把關,也缺少基本的新聞倫理。有的自媒體只知道吸引別人關注,然後利用關注度制造所謂的輿情,進而實施敲詐。被敲詐對象可能因為一些敏感、特殊的原因不敢發聲。所以,這些自媒體的目的不是為了表達自由,其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賺錢,為了敲詐別人。”朱巍説。

  利益驅使下出現家族團夥犯罪

  警方現已查明,陳傑人案係具有網上黑惡勢力性質的“家族式”團夥犯罪,這一團夥打著“法律和輿論監督”的名義和公平正義的幌子,以網絡為犯罪平臺,大肆敲詐勒索、瘋狂斂財,涉嫌敲詐勒索、非法經營等多種違法犯罪,嚴重擾亂網絡管理秩序、破壞基層政治生態和社會穩定。

  另據了解,這個“家族式”犯罪團夥分工明確:陳傑人負責指揮調度、管理微信公眾號、起草並發布文章;其前妻負責財務管理;情人負責代理案件、搜集內部爆料、協助陳傑人管理微信公眾號;其弟陳偉人、陳敏人負責接單、線下操作、搜集炒作線索等。

  “形成‘家族式’團夥犯罪,一方面説明敲詐勒索收益大;另一方面,家族是一個相對穩定的利益共同體,家族式犯罪成本低、收益高,也加大了執法部門查處的難度。”鄭寧説。

  “‘家族式’團夥犯罪形成的主要原因在于,自媒體門檻低,賺錢容易,于是陳傑人讓自己身邊的人一起參加進來。從公開報道可以看到,陳傑人有點學歷,但是其他人基本都沒什麼學歷,由此可見自媒體傳播時代的門檻是比較低的。只要敢寫、有傳播力,就可以進行敲詐勒索。”朱巍説。

  據警方介紹,敲詐勒索受害者不僅有企業主和普通民眾,還包括一些政府部門和黨政幹部,地域涉及湖南、江西、貴州等11個省市,哪裏有“商機”,他們的觸角就伸向哪裏。

  “公民和媒體有監督政府的權利,我們要將正常的監督與敲詐勒索區別開來。對政府部門的敲詐勒索,其本質是利用政府部門工作中的一些問題或失誤,以索要財物為目的,這種行為會對政府公信力産生不利影響。政府面對這種行為,應當堅持依法行政,主動公開信息,積極應對輿論,不能輕易妥協。”鄭寧説。

  “如果陳傑人報道的內容屬實但利用這個去敲詐勒索,那麼就會把好事變成壞事,因為他不是正當行使監督權利,而是利用輿論去迫使政府做一些事情。一些報道往往還包含誇大其詞、矯枉過正的成分,讓政府迫于壓力去做,而不是為了真正履行自身職責而做。”朱巍説。

  朱巍認為,即便是在報道不實的情況下,一些基層政府也會被某些自媒體綁架。其原因在于兩個方面:一方面,一些基層政府對媒體傳播規律不了解,不知道該如何維護自己的權利;另一方面,一些基層政府擔心事件發酵,為了息事寧人而被自媒體綁架。這個時候,基層政府就變成了弱勢群體。

  “還有一些基層政府是利用陳傑人的輿論影響力宣揚自己的功績,花錢買好評,這種情況也是存在的。這樣一來,政府行為的性質就變了。”朱巍説。

  自媒體輿論場利益導向嚴重

  “我濫用自己的網絡影響力,辜負了粉絲的信任,以貌似公平正義的文字,欺騙網友、欺騙人民。我是典型的‘網絡偽君子’,堪稱‘互聯網害蟲’。經過深刻反省,我對自己曾寫的那些道貌岸然的文章,那些假裝正義的吶喊深感羞愧。”失去自由的陳傑人深深懺悔。

  從已經查處的一些案件來看,利用自媒體實施敲詐勒索呈現出一些特徵。

  “利用媒體進行敲詐勒索,叫做新聞敲詐。對于傳統媒體而言,每年有關部門都要開展打擊新聞敲詐和假新聞的行動。而利用自媒體進行敲詐勒索,由于自媒體特別是大V傳播速度更快、傳播范圍更廣等原因,對被敲詐對象産生的影響會更大,敲詐數額也更大。”鄭寧説。

  朱巍認為,利用自媒體實施敲詐勒索有幾個特徵:

  這種敲詐勒索行為基本都是大V做成的,因為其傳播力度大;

  實施敲詐勒索的自媒體之間往往形成傳播矩陣,不是一個自媒體,而是跨平臺的多個自媒體,實際運營方、最後主使者都是一個,以便快速傳播;

  基本上都是捏造的事件以及偏聽一方當事人意見的事件,缺乏新聞職業倫理;

  寫作手法看似言之鑿鑿,實際上大量使用虛構、臆想、偏激的寫作方式;

  實施敲詐勒索的文章基本上都留有聯係方式,具體包括提供所謂的咨詢服務、媒體服務或是達成某種合作關係,利用這些表面上合法的方式達到敲詐勒索的效果以及獲取廣告收入。這實際上有點類似于碰瓷,發帖之後花錢才能刪帖。

  近年來,自媒體發展可以用突飛猛進來形容,但自媒體輿論場暴露出來的一些問題也不容忽視。

  “自媒體輿論場一個最明顯的特點就是靠玩文字遊戲來獲取商業利益,一些自媒體基本上是以獲取商業利益為最主要目的和訴求。”中國傳媒大學政治與法律學院教授王四新説。

  王四新認為,自媒體在獲取商業利益過程中,大多採取一些不易被覺察、被發現的手段。比如洗稿,這種行為讓原創作者維權十分困難,網絡平臺和政府部門對其進行監管也不太容易。

  “自媒體都是團隊運作,分工明確,有人負責發現稿源和線索,有人剪輯修改,有人專門操作各種大號小號。他們通過影響輿論獲取商業回報的手段多種多樣。像陳傑人就是打著輿論監督的名義寫黑稿,要挾對方,要麼直接給錢,要麼把生意給他。另外還有一些是靠發軟文、做廣告獲取利益。比如,在文章裏提到某個公司的産品,然後收費。還有一種是直接打廣告。”王四新説。

  據王四新介紹,有的自媒體還會採取一些手段把點擊量做上去,有的文章看似閱讀量大,動輒“10w+”,但實際上是假數據。然而,這種虛假繁榮會給自媒體帶來廣告,帶來收益。

  落實法律責任規范自媒體發展

  為了進一步規范自媒體發展,需要從多個方面採取措施。

  “相關政府部門要嚴格執法,懲處違法行為,建立健全信用懲戒機制;互聯網平臺要履行平臺責任;建立健全舉報投訴制度;政府部門要加大主動公開信息力度,提高輿情應對能力;要加強對公眾的教育,提高公眾的媒介素養。”鄭寧説。

  “自媒體現在的生存環境總體來説是比較好的,我認為有幾個原則需要遵守。首先是以法律為底線,要保證信息的真實性;其次是對以傳播矩陣開展的傳播方式要加以警惕,因為現在各地政府都比較看重輿情,某一個案件包括政府的某一個具體行政行為,都可能會和輿情發生關係,這樣一來,輿情也有可能被編造出來,所以在輿情分析時要核實源頭;再次就是要嚴格執法。”朱巍説。

  據朱巍介紹,“兩高”關于誹謗的司法解釋中有相關規定,是把敲詐勒索罪和非法經營罪放到其中做出擴大解釋。比如,花錢發帖、刪帖是非法經營罪;用發布不實信息或其他信息去勒索他人構成敲詐勒索罪。

  王四新認為,規范自媒體發展,要充分運用法治手段,落實法律責任。“在自媒體發展過程中,除了敲詐勒索,洗稿也是一種影響很惡劣的手段。規范自媒體輿論場發展,首要措施就是要加強各個網絡平臺的責任意識和版權保護意識。監管部門要和網絡平臺聯合起來,發現敲詐勒索行為和洗稿行為立即進行查處。對于已經查實的黑公關行為或者洗稿行為,要進行嚴厲打擊和制裁,進行封號禁言包括刑事制裁,採取多種措施讓其無利可圖”。

  “自媒體發展的法律責任核心是版權問題,要增強版權意識。網絡平臺要對此加強監管,進一步完善內部監督管理機制。監管部門包括司法機關對相關問題要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建立黑名單制度,讓從業人員在誠信守法的基礎上辦好自媒體。”王四新説。

  (記者 杜曉 實習生 胡明楊  制圖/高岳)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共創智慧新動能——2018世界機器人大會新觀察
共創智慧新動能——2018世界機器人大會新觀察
昆蟲戲花
昆蟲戲花
朝韓離散家屬在朝鮮金剛山共進晚餐
朝韓離散家屬在朝鮮金剛山共進晚餐
河北武邑:“小小薦書員”讀書薦書兩不誤
河北武邑:“小小薦書員”讀書薦書兩不誤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211123305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