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223個半拉子工程的背後:三級幹部相互“踢皮球”
2018-07-24 07:37:34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  223個“半拉子”工程的背後

  “這些蒼蠅,拍得好!”“為民除害,值得點讚……”貴州省大方縣近日曝光了對縣水務局腐敗窩案的查處進展——原局長林剛、龍和勁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原副局長趙明泉、徐永詞、袁萬鴻被判刑。消息一出,當地群眾拍手稱快,紛紛網上留言點讚。

  縣水務局多名領導幹部被查處,與縣裏223個“半拉子”水利工程有關。

  三級幹部“踢皮球”

  水窖補助款被克扣,水利工程開工後“沒下文”,有水池沒水源,“豆腐渣”工程,飲水不安全……近年來,大方縣群眾頻頻到縣、鄉相關部門反映水利工程質量等問題以及飲水困難問題。2016年僅縣信訪局、縣紀委信訪室就受理相關信訪件12起,涉及10個鄉鎮。

  針對農村群眾反映集中的突出問題,2016年下半年,大方縣展開全縣水利工程專項檢查,堅持“見人、見項目、見資金”,要求對每一個項目都查個清楚。

  檢查結果令人震驚:2008年以來400個工程中,223個是“半拉子”工程,36個驗收交付後不能通水……

  問題嚴重。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趙德文説:“不管涉及誰,嚴查到底!”

  縣紀委立即組織人員展開調查。調查發現,“半拉子”工程背後的問題更復雜:有的工程時間跨度長達10余年依然“爛尾”,群眾多次反映,但縣、鄉、村三級幹部相互“踢皮球”,嚴重影響了當地群眾的人畜飲水和農田用水。

  辦案人員介紹,2003年,縣水務局啟動了對江鎮白龍村的人畜飲水工程。按照計劃,這一工程將解決2794人、1912頭牲畜的飲水困難。但縣水務局設計員陳章在設計時閉門造車,未結合實際進行,施工方按照其設計的圖紙鋪設管道時,前方突遇懸崖,無法向前鋪設。

  面對設計不合理帶來的停工,縣水務局時任分管副局長趙明泉與有關人員來到施工場地看了一圈,之後再無下文。群眾先後找村委、鎮黨委及縣水務局反映,但三級相互推諉,誰都不解決。直到2016年8月,縣紀委收到一封舉報信後介入調查,停工13年的“半拉子”工程才重新開工,該村群眾“用水難”問題才得以解決。

  調查還發現一個典型問題,縣水務局在處理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問題時不力,造成群眾利益受損。

  2010年,為解決綠塘鄉五星村1995名群眾“吃水難”問題,縣水務局在該村實施一個投資71.4萬元的安全飲水工程項目,計劃修建255口小水窖供群眾蓄水使用。

  誰料,工程施工方四川長城建築公司與鄉政府和村委私下協商由村委組織群眾自行修建,按照每口小水窖2240元的標準補助給群眾。然而,該公司並未按協議辦,僅發放了部分啟動資金給群眾,編造虛假驗收報賬資料到縣水務局獲得80%工程款後“人間蒸發”了。村民多次到村裏、鄉裏以及縣水務局、縣信訪局反映,請求幫助追償小水窖工程補助款,都沒有結果。直到幾年後村民集體上訴到縣法院,才獲得補助款。

  水務局的“爛攤子”

  大方縣水務局多年管理混亂,幹部紀律渙散,曾是個“爛攤子”。

  案發前幾年間,該局領導班子成員分成東南西北4個片區,分別負責全縣各鄉鎮的水利工程項目的審批、管理、驗收、資金撥付簽字等。但是,他們行使權力卻很任性,沒有紀律觀念。原局長林剛還經常帶著班子成員及個別幹部接受工程老板吃請、出入歌舞廳。而在工程老板的“圍獵”下,林剛等人迷失了自我,受賄斂財、插手工程、違規簽字撥款、驗收走過場、群眾反映就推,被工程老板牽著鼻子走。

  辦案人員小王介紹,林剛2006年任縣水務局局長,5年間先後40余次收受工程老板所送現金300余萬元;龍和勁自2012年接任局長後,共收受工程老板所送現金100余萬元;趙明泉、徐永詞、袁萬鴻三名副局長分別受賄96.7萬元、70.5萬元、46萬元。

  2012年初,在原副局長徐永詞的“關照”下,甘肅某公司獲得6200多萬元縣城及周邊應急供水工程。後來,該公司送給徐永詞30萬元“感謝費”。

  2015年,徐永詞遭遇一場車禍後,感嘆人生苦短,不如及時享受。他看中了一輛豪華車,便打電話給甘肅某公司工程部負責人萬某:“我看中一款車,你先借40萬元給我……”萬某心領神會,幾個小時後,40萬元就轉賬到徐永詞的銀行賬戶。

  原副局長趙明泉多次收受其大學同學、某勘測設計院的顏某賄賂,2010年至2011年期間,共收受顏某所送現金51.3萬元。而趙明泉對老同學也夠“意思”,經常向其提供工程信息,幫助協調工程實施中的矛盾糾紛,還向林剛、龍和勁推薦由顏某所在勘測設計院負責水利工程設計,及時為顏某實施的工程結算簽字撥款。截至案發,顏某共得到大方縣水務局發包的設計工程百余個,標的額2000多萬元。

  上梁不正下梁歪

  上梁不正下梁歪,局裏部分幹部也“不務正業”,插手工程當“老板”。

  調查發現,畢節市某水利建築公司曾承攬該縣農村飲水安全工程59個,但被水務局領導和幹部職工插手轉包或直接轉包的就有23個,19個工程成了“半拉子”工程。這其中,有局領導插手工程,從該公司那裏“轉手”照顧親戚朋友實施的。還有一部分,是局領導出面給公司打招呼,將工程交給部分幹部職工,再由他們找“遊擊”工程隊實施的。這些幹部職工,均經常向局領導“進貢”。

  設計員陳章就是該局包工當“老板”的一個典型,共轉包4個工程。他先後6次共送給原副局長袁萬鴻27萬元,袁萬鴻則幫助其協調水源、水池選址、處理矛盾糾紛、及時簽字撥款等。如今,陳章已受到留黨察看處分。

  其實,施工公司也不願“拱手相讓”。某公司負責人一肚子苦水:“工程發包、劃撥進度款、工程驗收等,都有求于他們,我們不敢得罪啊。”

  領導班子集體腐敗、幹部職工包工程,形成了一潭死水、污水,傷害的是國家和人民。

  “水垢”不除,民憤難平。“對集體腐敗案中的‘爛樹’,必須堅決拔掉。”趙德文在水利係統警示教育大會上亮出態度。2017年初,縣紀委扭住問題,順藤摸瓜,深挖細查,揪出了縣水務局一窩“蛀蟲”。

  目前,林剛、龍和勁已被開除黨籍、公職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趙明泉、徐永詞、袁萬鴻近日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水務局6名工作人員受到紀律處分,鄉村幹部33人受到紀律處分。縣紀委還向市紀委移送市管幹部問題線索3個。

  現在,大方縣曾經的“半拉子”水利工程正在整改中。(張勤)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 一個鄉鎮小站長的腐敗樣本:沉浸在美酒美色中不能自拔
    江蘇省淮安市留置第一案——淮安市淮安區車橋鎮企業服務站原站長陸道軍貪污、挪用公款、受賄案近日開庭審理,淮安區檢察院檢察長徐承業出庭支持公訴。
    2018-05-29 08:37:32
  • 鏟除“扶貧腐敗”,除了“零容忍”更須“零失察”
    對于一些基層幹部把國家的扶貧政策和扶貧資金視作予取予奪的“唐僧肉”,扶貧資金層層克扣挪用、扶貧對象弄虛作假等問題必須持“零容忍”態度。換而言之,針對“扶貧腐敗”,除了態度上的“零容忍”,更須在機制層面上“零失察”。
    2018-06-26 14:05:15
  • 只有“甘于被圍獵”,沒有“被動腐敗”
    日前,國家能源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王曉林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值得注意的是,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的通報提到了一個新表述——“甘于被圍獵”。
    2018-04-27 14:51:4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臺風“安比”過境江蘇啟東
臺風“安比”過境江蘇啟東
大暑近 農事忙
大暑近 農事忙
地鐵空間展藝術魅力
地鐵空間展藝術魅力
布達拉宮開辟新參觀線路
布達拉宮開辟新參觀線路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166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