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如何防控棋牌類App涉賭?平臺應提供投訴標記服務
2018-07-14 09:04:05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何有效防控棋牌類App涉賭行為

  門診問題:

  怎樣規范網絡棋牌類賭博

  門診專家: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 彭新林

  北京市友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熊旭

  專家觀點:

  ◇網絡賭博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傳統的賭博轉移到網絡上;另一類是網絡遊戲中衍生的賭博活動。

  ◇如果遊戲運營商公開允許玩家將遊戲代幣兌換為人民幣,或者允許遊戲幣在內部流通,即可判定為賭博遊戲。

  ◇平臺可以設置提示,對于經過投訴或檢測確定有違法違規行為的App,給予下架處理,並予以公告,警示App商家規范運營。

  “要不起”“三帶一”,這是常見的手機App網絡鬥地主的聲音。因操作方便、玩法簡單,像上述網絡鬥地主這樣的撲克牌、麻將類遊戲受到大家的喜愛,公交車、地鐵上,總能看到拿著手機玩此類遊戲的乘客。但是,作為一項放松的活動,遊戲如果和賭博聯係起來,後果會很嚴重。據媒體報道,上海某公司職員小李,喜歡玩網遊德州撲克,月入萬余元的他,不到半年就輸光積蓄,還欠了債。筆者在蘋果商店和安卓平臺上搜索發現,撲克圈、德州約局、微賽德撲、撲克部等,都可以自由隨意下載。就如何區分哪些棋牌遊戲App涉嫌賭博?怎樣才能對其進行有效監管與打擊?相關專家認為,由于棋牌類App容易涉嫌賭博違法行為,網絡平臺應提供投訴與標記服務。

  網絡賭博適用于傳統賭博的定罪標準

  網絡賭博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傳統的賭博轉移到網絡上,利用網絡互動性強、隱蔽性強、支付方便等特點開展賭博活動;另一類是網絡遊戲中衍生的賭博活動,即“變相的賭博類網絡遊戲”,涉及網絡遊戲服務、虛擬貨幣、第三方交易平臺等多個環節,賭資往往不直接與人民幣挂鉤。與前一類賭博形式相比,後者在界定上存在一定的困難。對此,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指出,“App線上賭博和線下賭博的本質是一樣的。”在他看來,兩者只存在賭博行為發生場所的不同,其犯罪構成是一樣的,只是表現形式不一樣。對于普通玩家,在法律上可被視為參賭人員。北京市友邦律師事務所律師熊旭表示,構成賭博罪,客觀上以聚眾賭博、開設賭場、以賭博為業三種行為為限。所謂聚眾賭博,是指組織、招引多人進行賭博,本人從中抽頭漁利,這種人俗稱賭頭,賭頭本人不一定直接參加賭博。只要組織3人以上賭博,抽頭漁利數額累計達到5000元以上的,或者組織3人以上賭博,賭資數額累計達到5萬元以上的,或者組織3人以上賭博,參賭人數累計達到20人以上的,均可被認定為聚眾賭博。所謂以賭博為業,是指嗜賭成性,以賭博所得為其生活來源。而開設賭場,是指以營利為目的,提供場所、設定賭博方式、提供賭具、籌碼、資金等組織賭博的行為。只要具備以上其中一種行為,即符合賭博罪的客觀要件。熊旭進一步表示,上述行為只要以獲取錢財為目的,賭博罪就可以成立,至于是否實際獲得了錢財,不影響賭博罪的構成。

  彭新林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賭博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規定,對那種帶有少量彩頭的打麻將、玩撲克等娛樂活動,不以賭博行為查處,而僅是將其看作一般賭博行為,可予以治安管理處罰。如若參賭人員彼此相熟,且賭博金額不大,應當認定為娛樂行為。但若明知他人實施賭博犯罪活動,而為其提供資金、計算機網絡、通訊、費用結算等直接幫助的,以賭博罪的共犯論處。

  如何判斷App遊戲涉嫌賭博

  在很多提供撲克、麻將遊戲類App中,玩家可通過充值購買遊戲幣作為籌碼,每局遊戲開始之前,平臺也會收取一定籌碼作為入場費。平臺的這類行為遭到很多玩家質疑:其是否屬于刑法所明令禁止的賭博行為?

  “判斷軟件商店提供下載的App是以娛樂為目的的遊戲,還是打著遊戲名目的博彩活動,可以從參賭人數多少、投入資金大小、開發商、運營商抽頭漁利的數額以及能否提現等方面來評判。”彭新林解釋説,在大部分遊戲中,玩家都可以用人民幣購買遊戲代幣,但如果某款遊戲運營商公開允許玩家反向將遊戲代幣兌換為人民幣,或者允許遊戲幣在內部流通,即可判定為賭博遊戲;運營商如果以固定比例從牌局抽水,即無論玩家輸贏,作為莊家的遊戲運營商都能固定從牌局獲得一定比例的代幣時,即可認定為App涉賭;如果App未設置下注總額和下注次數,使遊戲玩家能夠不斷投入資金,則有涉賭嫌疑。

  熊旭認為,玩家充值兌換來的金幣等籌碼和賭博中的籌碼本質是一樣的,都屬于賭資。因為這些虛擬籌碼是玩家用現金兌換而來,並可以兌換成現金,二者都是玩家在“博弈”開始前代表現金下注的道具,“博弈”結束後用以結算現金的依據。而遊戲前的開局“扣籌碼”與賭博中的“抽水”性質是一樣的,都是涉嫌賭博組織者或開設賭場者從控制的賭局中“抽頭”的非法獲利行為。“收取可以兌換現金的數字籌碼之所以被大量App運營者採用,是因為這種方式既能讓App運營方和玩家操作方便,又比較隱蔽地掩蓋了涉嫌賭博的行為,導致打擊難度加大。”

  據筆者了解,App上玩家充值的籌碼,一般都在玩家的賬戶裏,App運營者設置的係統會自動根據規則增加或扣除,而且App運營者後臺可以看到和控制玩家賬戶的籌碼情況。但傳統賭博中的籌碼一般是實物籌碼,賭場的組織者和設立者一般在將籌碼兌換給參與者後,對賭博參與者的籌碼情況不能直接控制和知悉。

  “購買遊戲籌碼需要投入一定量的資金,有些App按比例收取少量購買費用,是合理的。但如果購買數額較大,且平臺本身沒有設置封頂,也可被認定為賭博。”彭新林説。

  平臺應提供投訴與標記服務

  在彭新林看來,App提供虛擬道具兌換預付卡、充值、消費服務,已經違反了文化部關于網絡遊戲運營企業不得向用戶提供虛擬道具兌換法定貨幣的服務,不得為使用遊客模式登錄的網絡遊戲用戶提供遊戲內充值或者消費服務的規定。為此,他建議相關部門和軟件商店加強監管,防止正常的經營行為變成賭博行為;當發現遊戲平臺可能涉嫌賭博等違法行為時,用戶也應積極報警或向網絡監管部門舉報。

  熊旭建議,軟件商店可以改進功能以強化對App的有效監管,從源頭凈化App移動互聯網空間。對于選入軟件商店的App進行初步篩選,查明是否有涉嫌違法行為的功能;同時引進、開發先進的移動互聯網應用安全監測平臺,這一平臺能對應用權限信息、行為信息、內容違規信息等進行檢測,並自動發現應用中包含的惡意行為和違規內容並輸出檢測報告。此外,熊旭認為,軟件商店可以像標記電話號碼為中介、詐騙電話那樣,為App提供標記可能。對于通過投訴發現或者審查檢測App有違法違規可疑行為的,平臺可以設置標記,提示玩家該App有哪些可疑行為。對于經過投訴或檢測確定有違法違規行為的App,給予下架處理,並予以公告,警示App商家規范運營,提示玩家和用戶注意風險,維護社會安全。

  (郭榮榮)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 廣東打掉跨省特大網絡賭博團夥 涉案金額過億
    (程景偉 佛公宣)廣東佛山警方10日通報,警方近日打掉一個跨省特大網絡賭博團夥,抓獲曹某華等犯罪嫌疑人44人,初步查證涉賭流水資金累計超過1億元。世界杯期間,為逃避警方打擊,曹某華等團夥主要成員分成幾個小組駕駛私家車離開佛山,在北京、內蒙古、廣東、山西等多地流竄。
    2018-07-10 21:56:39
  • 湖北南漳破獲一起網絡賭博案 1500余人參賭
      據通報,今年5月初,南漳縣公安局接到群眾舉報,南漳縣武安鎮居民陳某、羅某利用手機賭博軟件開設網絡賭場,組織人員從事賭博活動。
    2018-07-06 19:21:04
  • 團夥借正規彩票建微信群設賭 北京警方打掉7個網絡賭博團夥
    最近幾天,中國之聲連續報道了互聯網違規銷售足彩、甚至賭球的消息。世界杯激戰正酣,不能上網買彩票,可能會讓一些球迷抱怨不夠方便。但比起方便,上網買彩票背後蘊含的風險更值得警惕。
    2018-07-04 12:47:27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紐約股市三大股指13日收盤上漲
紐約股市三大股指13日收盤上漲
河北樂亭:絹花出口促增收
河北樂亭:絹花出口促增收
動物避暑有妙招
動物避暑有妙招
三峽水庫將迎今年以來最大洪峰
三峽水庫將迎今年以來最大洪峰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125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