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兩年發出145份家暴人身保護令
2018-03-28 06:52:1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北京兩年發出145份家暴人身保護令

  已判決一審離婚案中近11%反映有家暴;拓寬證據形式,採納網聊、微博等電子信息作認定證據

  《反家庭暴力法》自2016年3月1日起施行至今已兩年。昨日,記者從北京高院反家暴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上了解到,兩年來,北京法院共發出145份人身安全保護令。

  《反家庭暴力法》其中一項重要內容是設置了人身安全保護令制度,即當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臨家庭暴力的現實危險,可以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

  在北京法院發出的人身安全保護令中,對于被申請人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要求的,法院了採取了訓誡、罰款、拘留等處罰措施。

  措施

  法院拓寬家暴認定證據形式

  北京高院副院長、新聞發言人安鳳德在發布會上透露,2016年至2017年兩年間,北京市法院對受理的離婚案件作出一審判決書共17463份,其中,當事人反映有家庭暴力情節的有1867份,佔比近11%。

  記者了解到,家事案件中最終認定存在家暴的比例並不高,一方面是多數為家庭成員間的爭吵和推搡,的確不構成家暴行為;另一方面,雖然客觀上可能存在家暴,但由于家暴行為一般發生在家庭成員之間和家庭范圍內,具有一定的隱蔽性,因此缺乏證據證明。

  為解決家暴認定的難題,安鳳德説,在北京法院的審判實踐中,在受害人申請法院調取證據或法院認為確有必要依職權主動調取證據時,法官會盡可能向當事人住所地居委會、村委會、婦聯、鄰居調查取證,到公安部門調取相應的報警記錄、出警記錄、調解筆錄等材料。

  法院還適當拓寬證據形式,將施暴者的書面保證、悔過書、有旁證支持的視聽資料、網絡聊天、微博等電子信息採納作為認定家庭暴力的證據。在具體個案中,法官還會運用生活經驗推定是否存在家暴行為。

  案例

  未成年子女一般不判給施暴方

  結合具體案例,北京市高院民一庭庭長單國鈞説,考慮到家暴施暴者可能存在的不良習氣與暴躁性格,考慮到未成年子女可能因此而受到不良影響,在認定存在家庭暴力的離婚案件中,法院一般不將未成年子女判決由施暴方直接撫養。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原則始終是確定撫養權歸屬的基本原則。

  “當然,將未成年子女判歸受害方撫養只是一般原則,如果受害方本身具有不利于子女成長的因素存在,比如患有不適合直接撫養子女的疾病等情況,法院則會考慮將子女判歸另一方撫養。”單國鈞説。

  此外,記者了解到,根據《婚姻法》第四十六條的規定,離婚案件中遭受家庭暴力的一方當事人遭受的人身權益損害,可以要求對方承擔賠償責任。根據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賠償既包括物質損害賠償,也包括精神損害賠償。

  法院在處理時,一般參照侵權行為法,結合具體案件中暴力情節惡劣程度、暴力頻率以及受害方的受損害程度等情節,對賠償數額進行判定。對于離婚損害賠償請求,遭受家庭暴力的無過錯方可以在離婚訴訟中提出,也可以在離婚後一年內另行提出。

  ■ 數説

  家暴投訴主體97%為女性

  北京市婦聯副主席常紅岩介紹,《反家庭暴力法》頒布實施以來,2016年全市各級婦聯組織接到涉及家庭暴力的信訪投訴量為438件次,2017年為404件次,分別佔據全年信訪總量的18.7%和15.7%,在7大類113個小項的分類中,均居第一位,且投訴主體97%以上為女性。

  單國鈞介紹,從北京市法院審理的涉家庭暴力案件情況來看,涉家暴案件多集中在離婚、贍養等糾紛案件中,絕大多數反映在離婚糾紛案件中;家暴的受害者多數為女性、兒童和老人,主要集中在妻子遭受丈夫的暴力;家暴行為主要表現為毆打、侮辱、恐嚇、限制人身自由等方式,有的嚴重暴力行為甚至構成刑事犯罪。

  單國鈞説,案件中,主張對方存在家庭暴力的當事人多數僅有口頭陳述,而未能提交任何證據,或提交的證據不足,導致未能認定存在家暴情形,訴求未能得到法院支持。(記者王夢遙)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濟南:大熊貓園內散步盡享美好春天
濟南:大熊貓園內散步盡享美好春天
長興花香浮動 正是踏青好時節
長興花香浮動 正是踏青好時節
雨後西湖晴歸來
雨後西湖晴歸來
新疆塔裏木:棉花播種忙
新疆塔裏木:棉花播種忙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60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