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時期"愛民固邊":大數據"擺平"糾紛 無人機"盯緊"海面
2017-06-12 09:33:0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三都邊防派出所官兵在漁排上向轄區漁業養殖戶了解養殖情況。

  2017年6月8日,膚色黑紅的大個子漁民謝依平坐在青山島海岸邊一座四層小樓的屋子裏,回憶起過去18年的海上經歷,發現比起最初幾年遭遇過的大風大浪,近幾年自己過得略顯平淡,“實在沒啥故事”,因為他遇到了一個善于“擺平”漁民糾紛的邊防派出所。

  青山島是閩東寧德三都澳海域東側的小島。三都澳這片口袋狀的海域,水深灣闊,是天然避風良港,也是全國最大的大黃魚人工育苗和養殖基地。

  在這片有著2600多戶漁民的海域,漁民之間常因船只碰撞、龍須菜地或漁排被損壞等産生糾紛,這都依賴著三都邊防派出所海上警務室官兵蔣永明和另外7名同事居中調解。

  調解漁民糾紛用上大數據

  1999年冬季的一天,23歲的謝依平從老家福建長樂駕船北上,到了三都澳附近的一處偏僻海域扎下漁排養殖大黃魚。他記得那幾年大黃魚還能賣到100元一斤的高價,漁民之間競爭激烈,“會為搶買餌料、刮碰船只大打出手,發生糾紛只得私下了事,吃了虧也只能認。”

  但更讓他痛心的是,海上常有盜賊半夜偷魚偷餌料。損失最多的一次是在2000年,一個網箱裏價值十幾萬的大黃魚全被偷了。

  後來,謝依平收起漁網搬到了三都澳青山島東南邊的青山漁排海域。他最初幾年靠打架求生存、為防盜賊而提心吊膽的日子,在這裏終結了。距離他的漁排50米遠的岸邊海域,福建公安邊防總隊寧德支隊三都邊防派出所的海上警務室已經在這片海面上漂了近20年。

  1998年1月1日,一個用浮球和木板搭起來的簡易漁排,成了三都邊防派出所建立的第一個海上警務室。19年間,這個警務室從40平方米的漁排搬到400平方米的躉船上,謝依平也從巡邏船找不到的偏僻海域,進入到蔣永明所在的轄區內。

  5年前,來自內陸省份的蔣永明剛被分到海上警務室時,最頭疼的是要處理漁民間的糾紛,“糾紛中一條繩子、一塊龍須菜地、一次撞船都要弄清楚該賠償多少錢,要不然處理不公平就無法取得漁民的信任。”日常巡邏時,他在跟漁民打交道中記下各類漁業物品的成本價格,甚至跑到造船廠去了解成本價。

  近年來,位于三都島上的三都邊防派出所,建立了矛盾糾紛調處管理係統,將此前多年處理過的案例全部錄入係統內,具體到每一類糾紛如何調解、每一類損失賠償多少錢,形成處理糾紛的大數據係統。

  蔣永明和其他官兵不再憑著經驗調解糾紛。在三都邊防派出所的顯示屏上,有當事人甲乙方、糾紛類型、發生地域、調解人、調解結果的詳細列表,還有最終調解金額的統計。遇到類似的糾紛,官兵點開數據庫查看以前的案例,便可做到“糾紛當天發生當天調解”。

  今年5月,謝依平的船因拋錨損壞了寧德當地漁民的龍須菜和繩子,對方召集了10多人將他圍住,索要5萬元賠償金。在海上待了18年的謝依平估算根本用不了那麼多,雙方僵持下,海上警務室警長雷童輝將雙方請到警務室所在的躉船上,當天就把糾紛化解,最終謝依平賠償對方5000元。

  “要是邊防官兵處理糾紛不公平不公正,再發生糾紛了就不會找他們,正是他們每次調解都讓雙方服氣,漁民現在才會依賴他們。”謝依平説。

  發生糾紛第一時間聯係邊防官兵,這已經成為謝依平和當地其他漁民居民的應急習慣,這份信任和依賴的背後,則是三都邊防派出所官兵多年來調解糾紛所積累下的公信力。

  與臺風展開人命爭奪戰

  對于三都澳海域的漁民來説,漁排承載著他們生活的希望,不少漁民借著外債或投入全部資産經營漁業養殖。東南沿海臺風多發,每次臺風來襲,對綿延在海面上的漁排都是一次生死考驗,常有漁民因擔心漁排狀況而不願意離開海面。

  三都邊防派出所轄區內的群眾分散居住在5個全島、1個半島和102平方公裏的海面上。每次臺風到來前的24小時裏,邊防官兵都要登上快艇在海面上飛馳,與臺風展開一場人命爭奪戰。為了確保所有漁民安全轉移,海上警務室的官兵要在臺風來之前到轄區內所有漁排反復巡邏三遍。

  在海上警務室工作的5年裏,蔣永明經歷過最驚險的一次營救行動是有一年夏季的一天夜裏,臺風已經在海岸肆虐,邊防官兵此前已將漁民全部轉移。此時邊防派出所突然接到一個60多歲的漁民打來的求救電話,他因不放心漁排獨自駕船返回查看,途中被臺風吹到其他海域漁排上無法返回岸上。

  “平時巡邏用的小艇只能抵抗6級大風,只得臨時尋找一艘大船,在漆黑的海面上跌跌撞撞,最後憑著經驗找到了躲在漁排角落瑟瑟發抖的老漁民。”蔣永明對那次營救行動仍記憶深刻。

  三都澳海域曾是成品油等貨物走私團夥的途經海域,也是國內在逃人員奢望逃避法律制裁的“容身之所”。

  近年來,三都邊防派出所在轄區27個重點路段、港澳口、碼頭安裝261路視頻監控,培訓官兵操作無人機進行海面巡邏,實現轄區管控“全覆蓋、無死角”。一旦監控海域出現可疑船只或港口人臉識別係統發現在逃人員,監控係統會自動報警,派出所可以在第一時間處置警情。

  立足于“亦軍亦警”管理體制的三都邊防派出所,已經不再只有“海上110”的單一功能。在青山島岸邊的躉船海上警務室上,軍民融合服務室、巡回法庭、巡回檢察院等在船體一樓依次排開。一艘40米長的躉船,既打造出獨具特色的軍民融合平臺,又實現了海上執法主體的深度融合。

  用點滴行動詮釋“愛民固邊”的真意

  從曾經40平方米駐扎了6名官兵的第一代漁排警務室,到400平方米駐扎了8名官兵的第三代躉船警務室,海上警務室的工作環境在改善,官兵們在惡劣的海面上試著苦中作樂。

  蔣永明和同事在躉船上養了一只叫“奧斯卡”的邊牧,在剛建成的岸上第四代警務室樓頂上種起了蔬菜。

  “剛來躉船上工作的幾年,斷水斷電是常有的事,沒有運動和休閒設施的時候,每天傍晚跟同事站在船體平臺上看太陽緩緩落下,消失在遠方的海面上。”蔣永明説。

  由于常年在海面上巡邏經受風吹日曬,新官兵來到海上警務室沒幾年,臉蛋和皮膚就變成了跟漁民一樣的黑紅色。當有官兵找出以前的照片時,其他同事會驚訝地開起玩笑:“原來你也有過這麼白的時候啊。”

  作為三都邊防派出所25名官兵中唯一一名女生,軍校研究生畢業的“90後”林文麗,在去年7月份剛被分到三都島上工作時,經歷了一段時間的不適應。

  曾經在大學裏熱愛跑步的她,想在下班後在島上夜跑,卻被同事告知晚上沒有路燈,路上還常有蛇出沒。

  島上只有兩個小超市,其他小店鋪幾乎都是賣漁業生産物資的。工作忙起來要連續幾個月都待在島上的她,“打消了一個女生想要逛街的全部幻想”。

  當林文麗慢慢發現這小小海島上的邊防派出所最早成立于1949年7月,曾在10年前被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愛民固邊模范邊防派出所”榮譽稱號後,她內心的落差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為一名邊防官兵的榮譽感。

  在派出所30平方米大小的榮譽室裏,中央、省市頒發的各類獎章獎狀圍著墻根擺了兩層,十幾面群眾贈送的錦旗上寫著“固邊愛民調解有方 秉公盡職維權公正”“臺風冒險出警 心中只有人民”……

  25名官兵,除了6名留在三都島維持派出所日常工作外,其他19名官兵被下派到轄區的礁頭、城澳、海上三個警務區,走在距離居民漁民最近的村莊裏、漁排上。建立“海上希望工程基金”,開通“海上119”“海上120”,建立海陸聯動救助網絡,設立軍民融合流動圖書館……一批批邊防官兵用點滴行動詮釋著“愛民固邊”的真意。

  前幾年,謝依平網購後都要開船20分鐘到城澳半島上取快遞,有時漁排作業忙碌耽誤兩天沒取,快遞就被退回。自從這兩年青山漁排的海上警務室開通“海上軍民融合郵包驛站”後,快遞直接送到距離他的漁排50米遠的躉船警務室上,他收到短信後任何時間都可以過去取。

  在三都島上做內勤工作的林文麗,已經適應了島上派出所的工作,有時會要求跟隨其他官兵登上快艇去漁排走訪,“以這樣的方式守護著前輩創造出的榮譽”。

  在海上警務室工作的第4個年頭,蔣永明回老家結了婚,之後回到躉船上工作。在海上警務室的“三都夢”墻面上,有官兵的夢想是“努力成為一名合格的邊防警官”,還有的希望“早日擺脫‘單身狗’的生活”。(記者完顏文豪  錢程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暴雨襲南京
    暴雨襲南京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125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