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店“代運營”虛假交易可能觸及四項罪名
2017-04-24 09:23:00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隨著互聯網經濟的快速發展,網店代運營平臺應運而生。網店代運營一般表現為代理公司收取運營服務費,幫助電商開辦、打理店鋪,雙方約定的代運營項目可能涵蓋注冊網店、裝修網店、效果營銷、客服托管等一項或多項服務。網店代運營作為新興行業,市場需求大、準入門檻低,平臺發展參差不齊,存在監管難度大、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的問題。

  代運營平臺的運營項目中,“炒信”“刷單”類網絡虛假交易業務深受部分電商推崇。所謂網絡虛假交易,主要是指行為人為獲取虛假交易數據、商品聲譽、商家信用而實施的虛構交易流程、偽造物流和資金流等行為。部分代運營平臺收取一定費用,通過在較短時間內進行虛假交易、虛假點評,幫助客戶刷單至一定等級或一定信譽。實踐中,代運營平臺往往另行開設網站或組建通訊群組,組織人員實施相關網絡虛假交易行為。

  網絡信用是消費者進行網絡交易的重要參考指標。網絡虛假交易行為不僅打破網絡信用體係,損害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也破壞了電商公平競爭的局面,對市場經濟秩序、社會誠信體係均産生不良影響。對于部分代運營平臺組織網絡虛假交易行為具有刑事規制的必要性。

  代運營平臺虛假交易行為可能構成非法經營罪

  根據刑法第225條規定,違反國家規定,從事非法經營行為,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依法構成非法經營罪。代運營平臺組織的網絡虛假交易行為可以認定為非法經營罪。很顯然,網絡虛假交易行為是基于營利目的而開展的經營行為,對市場秩序會造成嚴重破壞,其非法性具體分析如下:

  一是經營內容違法性。依據《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7條規定,違反國家規定,以營利為目的,通過信息網絡有償提供刪除信息服務,或者明知是虛假信息,通過網絡有償提供發布信息等服務,擾亂市場秩序,達到一定數額標準的,應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代運營平臺通過網站、通訊群組組織大量“刷手”進行虛假交易並在電商平臺上發布好評信息或者刪除差評,都是為了提升商家信譽和商品聲譽,具有相同的違法性。

  二是經營主體資格違法性。依據《國務院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規定,從事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需取得國家許可。實踐中,因開設網站、通訊群組門檻低、監管弱、技術要求不高,且行為人一般都明知炒信行為本身處于灰色地帶,代運營平臺方通常未履行相關審批手續,往往並不符合上述規定,具有違法性。

  代運營平臺組織虛假宣傳涉嫌虛假廣告罪

  網店代運營平臺對外宣傳的服務項目中,一項重點業務是對電商平臺、産品的推廣及營銷。部分代運營平臺為達到良好的營銷效果,往往採用網絡虛假交易的方式先行提高電商平臺或産品的銷量和評價,並以該虛假的信用進行相關宣傳、推廣。為維護市場經濟秩序和社會管理秩序,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第3條規定,對有利用互聯網銷售偽劣産品或者對商品、服務作虛假宣傳等行為,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據此,代運營平臺行為人以網絡虛假交易方式營造虛假信用並進行虛假宣傳,這與虛假廣告行為在本質上具有相同的社會危害性,可以虛假廣告罪對其進行刑事評價。

  根據刑法規定,虛假廣告罪的犯罪主體是特殊主體,即廣告主、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廣告法對這三類主體作了明確定義,均包括法人、經濟組織或自然人。代運營平臺就是扮演了廣告經營者和廣告發布者的角色,其發布廣告的行為,應當受到廣告法的規制。

  將營造虛假網絡信用認定為虛假廣告的前提下,組織他人進行虛假交易的代運營平臺方就可認定為廣告經營者、發布者;支付報酬要求刷單的電商可依法認定為廣告主;具體從事虛假交易行為的“刷手”可視為廣告發布者。以虛假廣告罪對網絡虛假交易行為進行刑事規制,能夠全面打擊網絡虛假交易行為。

  代運營平臺虛構服務事由騙取費用可能涉嫌詐騙類犯罪

  實踐中,有的網店代運營團夥以“採取刷單形式,自買自賣形成虛假交易,迷惑受害人”收取高額“代理經銷費用”等方式,向被害人騙取費用。此類行為主要有兩種行為模式:一是代運營平臺與被害人簽署代運營相關服務合同,在被害人支付高額“加盟費”“代理經銷費用”的前提下,承諾由行為人對網店進行營銷推廣,由被害人(被害人亦可委托行為人方)進行網店接單,再由行為人方負責發貨,實現交易。其間,行為人組織“刷手”對産品進行刷單,自買自賣,以營造商品銷售的假象,從而誘惑被害人加盟或繼續投資,爾後攜款潛逃。二是代運營平臺與被害人簽署代運營服務合同,在被害人支付對價的前提下,承諾提供相應的刷單服務,並在實施部分小額刷單行為騙得被害人支付費用之後不按約履行相關合同。

  上述兩種模式的行為均涉嫌詐騙犯罪,但在具體適用罪名時有兩種不同觀點:一種觀點認為構成合同詐騙罪,另一種觀點認為構成詐騙罪。筆者認為,這兩個罪名屬于法條競合,是特殊罪名與普通罪名的關係,在行為手段上具有諸多相似性,應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1.根據刑法規定,詐騙罪只處罰自然人,而對于合同詐騙罪,單位和個人均是適格主體。代運營平臺一般以代運營公司的名義從事相關詐騙活動,行為上表現出一定的組織性,適用何種罪名,在于是否可能涉及對單位犯罪的刑事追責問題。

  2.詐騙罪侵犯的客體是公私財物所有權,係單一客體;合同詐騙罪侵犯的是復雜客體,除了公私財物的所有權外,還侵犯了市場經濟秩序及國家對合同的管理制度。第一種行為模式中,代運營平臺行為人出于非法佔有的目的實施詐騙行為,主觀動機當然是佔有被害人的財物,而根本不具備實際履約的誠意,即使行為人僅將所涉服務合同視為詐騙手段,根本沒有履約的意圖,但從客觀結果來看,該行為對市場經濟秩序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壞,應認定為合同詐騙罪。第二種行為模式中,代運營平臺行為人與被害人作為服務合同的當事人,雙方對以“刷單”為主要服務合同內容的違法性主觀上均有明確認知,因該合同違法而自始無效,並不被市場所容許。因此,行為人以該合同實施詐騙,認定其對市場經濟秩序的破壞性存在一定困難,應認定為詐騙罪。

  3.在認定代運營平臺未提供所謂的服務內容是否構成詐騙時,被害人是否受騙是需要考察的重要內容。目前出現的代運營案例中,代運營公司提供不同套餐服務,盡管各種套餐都有刷信內容,但也有其他的服務內容,如幫助設立網店,對網店進行版面設計、推廣等。在此種情況下,要結合代運營平臺提供的服務內容、項目及獲取的金額、被害人認知等進行綜合判斷。在實踐中,有的被害人僅支付了少量費用,盡管代運營公司未為其實際刷信或有效刷信,但幫助其設立網店並對網店進行了版面設計。有的被害人認為,根據其支付的金額,已經獲得了相等的回報,並不認為自己受騙。在此種情況下,不宜認定為詐騙罪。如行為人收取了高額費用後根本未提供服務,或提供的服務內容與其承諾有很大差距時,應認定所謂的服務是為了實施詐騙的手段,依法認定為詐騙類犯罪。(鮑鍵 沈佩穎)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支付寶、微信錢包、網店...離婚時這些財産怎麼分?
    記者從北京海淀法院東升法庭了解到,該庭2015至2016年審理的離婚案件,在夫妻要求分割的財産中,除傳統意義上的房屋、車輛、存款等財産外,還出現一些新類型分割財産,如支付寶、微信錢包等第三方支付平臺的存款,淘寶、京東等網上店鋪、公司期權等。
    2017-04-13 16:37:00
  • 代寫論文産業鏈調查:寫手檔次不同 網店打擦邊球
    進入3月,全國各高校陸續發布自主招生簡章。據媒體報道,在將近100所自主招生試點高校已發布的招生章程裏,有近半的大學將“在刊物上發表文章或論文”列為自主招生報名資格條件之一。
    2017-03-28 07:12:34
  • 黑網店後臺改價多收千元被追回 超市為8元過期雞蛋被罰數萬
    3月9日,江蘇省消協發布2016年家用汽車消費、房産消費、網絡消費、旅遊消費、預付式消費、房屋裝修消費、公用設施服務消費、教育培訓消費、食品消費等9大消費維權熱點領域23個案例,同時發布2016年度全省支持訴訟9大典型案例。
    2017-03-10 17:06:2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裏的蘇式園林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裏的蘇式園林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溫哥華舉行樂高積木展
    溫哥華舉行樂高積木展
    福建湄洲灣北岸崛起港口群
    福建湄洲灣北岸崛起港口群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61120861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