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毒跑道”長期存在並非認定無依據
2017-04-22 08:10:38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毒跑道”這個去年曾令無數家長深惡痛絕的名詞,在沉寂一年之後,再次浮出水面。

  今年4月10日,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綠發會)與北京市朝陽區劉詩昆萬象新天幼兒園(以下簡稱劉詩昆幼兒園)的公益訴訟,以調解方式在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結案。

  據悉,這是因“毒跑道”事件引發的全國首例環境公益訴訟案。根據調解協議,劉詩昆幼兒園拆除園內鋪設的塑膠跑道並鋪上草坪,並以保護生態環境為目的向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捐助10萬元。

  在今年“世界地球日”到來前夕,《法制日報》記者就本案的前前後後,對綠發會法律部主任王文勇進行了獨家專訪。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在採訪中獲悉,在這個“第一案”的背後,全國有塑膠場地問題的幼兒園和中小學,至今大部分還在繼續使用,學校在觀望,教育主管部門也還在猶豫。

  王文勇透露,針對這一情況,中國綠發會正在著手進行相關訴訟準備,“但我們更希望在夏季來臨之前,主管部門能夠迅速妥善解決。”

  對“第一案”結果滿意但出乎意料

  記者:我們注意到,這起訴訟最終是以調解形式結案的。而調解結果是:涉事幼兒園拆除園內塑膠跑道並鋪上草坪,以保護生態環境為目的向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捐助10萬元。對于這一結果,綠發會是否滿意?又是否在意料之中?

  王文勇:綠發會對這個結果是滿意的,但不在意料之中。當時我們起訴了幼兒園和塑膠跑道承包施工方,而且我們主要還是想追究塑膠跑道承包施工方的法律責任,但沒有想到塑膠場地承包方答辯説合同是假的、公章是假的、發票是假的、賬號是假的。後經法院調查證明承包協議上的公章確係偽造,賬號也是假的、發票也是假的,這種情況下我們只能撤銷了對該被告(原來掌握的承包方)的起訴。

  被調查幼兒園大多拆除塑膠場地

  記者:向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捐助10萬元,是哪一方提出的?為什麼會選擇這樣一種方式?該基金會似乎與本案毫無關係,這是以往類似公益訴訟中的“慣例”嗎?

  王文勇:這是我們雙方在和解過程中商量的一個結果。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與這個案件沒有關係。這也不是以往公益訴訟的慣例。

  這10萬元的捐款有表示歉意的意思,也有補償環境損失的意思;但是幼兒園真正承擔這部分責任的內容,主要體現在幼兒園把他們集團旗下所有幼兒園中有問題的塑膠場地全部拆除了,具體數字應該有十家左右,主要在北京和上海。這也是我們能夠盡快與幼兒園達成調解協議的主要因素。

  記者:除本案中涉事幼兒園外,我還注意到,去年以來,綠發會還對北京市昌平第二實驗小學等學校進行過關注並發函調查。到目前為止,綠發會共對多少學校發起過類似調查?相關處理結果如何?

  王文勇:我們調查的幼兒園和中小學有二十幾家,其中絕大部分已經拆除了塑膠場地,主要是通過發函和當面交涉解決的。

  應明確塑膠場地是否可以進校園

  記者:據綠發會了解,目前,全國范圍內是否還有一些幼兒園或學校仍存在“毒跑道”問題?

  王文勇:全國有塑膠場地問題的幼兒園和中小學,目前大部分還在繼續使用,學校在觀望,教育主管部門在猶豫。而他們堅持使用和觀望的理由,就是以“國標”之名,而這個所謂的國標,還沒有被廢止。

  記者:據報道,今年北京市將完成《中小學幼兒園合成材料運動場所質量控制標準》的編制,對“毒跑道”的認定將有據可依。據綠發會了解,“毒跑道”在我國存在有多少年了?之所以長期存在,是因為一直以來,“認定無據可依”嗎?在綠發會看來,“有據可依”後,能否徹底根除“毒跑道”現象?

  王文勇:“毒跑道”問題在我國已經存在十幾年了,而且毒跑道的危害也已經早就討論過多次了。長期存在的原因,不是認定無據可依,因為在去年之前,我們有很多人和機構,其中包括學校和教育主管部門都曾經拿出“達標”報告作為對抗拆除問題塑膠場地的擋箭牌,而這個所謂國標是早就有的。

  我不知道現在教育主管部門和質監部門是否還能拿出這個所謂的國標來測試學校的塑膠場地,在校園塑膠場地問題激烈的時候,不讓拆除的理由,就是一些所謂有專業知識的中介機構出具的符合國標的檢驗報告。

  我們認為,要徹底解決校園塑膠場地問題,先要明確塑膠場地是否允許進入幼兒園和中小學,如果允許進入,才有一個制定標準的問題。當務之急,質監部門應立即明確宣布原來所謂的國標,是不適用于幼兒園和中小學的,實際上根本就沒寫明適用范圍。

  希望在今夏來臨前妥善解決

  記者:據綠發會了解,在這些“毒跑道”事件中,共有多少青少年兒童受到影響?有患病案例嗎?

  王文勇:我們不掌握這方面的數據。

  記者:目前,綠發會有無其他相關訴訟準備?

  王文勇:有相關訴訟準備,但我們更希望在夏季來臨之前主管部門(主要是政府主管部門和質監部門)能夠迅速妥善解決。

  記者:這起訴訟也讓我們想起了去年曾引起輿論廣泛關注的常州毒地案。據了解,常州毒地案一審判決綠發會敗訴。在你看來,這兩起環境公益訴訟案有類比性嗎?對于後者,綠發會決定如何應對?

  王文勇:這兩起案件沒有類比性。常州毒地案是針對的工業場地污染,這個問題解決起來要復雜一些;毒跑道事件純屬人為,只要教育主管部門和質監部門依法負起責任,這個問題就很容易解決。按照我們的調查和研討,幼兒園根本就不應該允許塑膠場地進入。

  對于常州毒地案,我們已經向江蘇省高級法院提起上訴。

  環境公益訴訟壓力阻力加大

  記者:自去年底以來,在習總書記對生態文明建設作出重要指示後,中央環保督查力度明顯加大。今年以來,綠發會已發起多少例環境公益訴訟?在同相關方面的交涉過程中,是否能夠感受到,各地有關部門的環保意識有明顯增強?

  王文勇:事實上,恰恰相反。今年以來,社會組織提起的環境公益訴訟案件增速放緩了,綠發會2017年只有一個環境公益訴訟案件獲得立案,感覺似乎進入了深水區。

  在我們看來,各地政府和企業的環保意識確實增強了,但是也能感覺到,環境公益訴訟的壓力和阻力都在加大,前景並不樂觀。

  兩起環境行政公益訴訟獲立案

  記者:近年來,環境行政公益訴訟,一直是豎在環保組織面前的一道門檻,這似乎也是導致很多訴訟無法真正觸到痛處、無法有效解決的一個關鍵。在這方面,據綠發會了解,今年是否會有所突破?

  王文勇:本來我們現行法律是規定了環境行政公益訴訟制度的,但是理論界和實務界,特別是實務界對這個問題有不同看法,這就造成了提起環境行政公益訴訟的困難。

  當然,值得樂觀的信息也有,據我們了解,目前已經有兩家環保社會組織提起的環境行政公益訴訟獲得受理了。綠發會今年計劃要在環境行政公益訴訟方面有所突破。(余瀛波)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巴黎檢察官説香街槍擊案兇手身份已查清
    巴黎檢察官説香街槍擊案兇手身份已查清
    巴西福塔萊薩數十輛公交車被燒毀
    巴西福塔萊薩數十輛公交車被燒毀
    東歐多地降雪
    東歐多地降雪
    “魔力書屋”亮相江蘇常州
    “魔力書屋”亮相江蘇常州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61120854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