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內蒙古收購玉米獲刑案今再審 當事人:若判無罪還收
2017-02-13 07:00:1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月11日,王力軍在自家門口的玉米堆裏。新京報記者 江峽 許研敏 攝

  今日上午9點,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應最高人民法院指令,開庭再審農民王力軍因收購玉米被判非法經營罪一案。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再審辯護律師將為王力軍做無罪辯護。

  據新華網報道,2014年11月至2015年3月間,巴彥淖爾市臨河區白腦包鎮永勝村農民王力軍從周邊農戶手中收購玉米。2015年底,經群眾舉報,王力軍因無證收購玉米被工商局等相關部門查獲,隨後他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2016年4月15日,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臨河區人民法院以被告人王力軍沒有辦理糧食經營許可證和工商營業執照而進行糧食收購活動,違反《糧食流通管理條例》相關規定為由,依據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判處王力軍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

  2016年12月16日,最高法就此案做出再審決定書,指令由巴彥淖爾中院對此案進行再審。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對各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如果發現確有錯誤,有權提審或者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

  據人民法院報報道,最高法認為,就本案而言,王力軍從糧農處收購玉米賣予糧庫,在糧農與糧庫之間起了橋梁紐帶作用,沒有破壞糧食流通的主渠道,沒有嚴重擾亂市場秩序,且不具有與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的非法經營罪前三項行為相當的社會危害性,不具有刑事處罰的必要性。

  王力軍的再審辯護律師王殿學告訴新京報記者,王力軍案一審時的適用法律錯誤是非常明顯的,一審時有多個國家機關均未根據最高法院司法解釋辦案,也沒有遵循刑法的謙抑性原則,人為擴大了兜底性條款的適用條件。他將為王力軍做無罪辯護。

  ■ 對話

  “如果判我無罪,今後還要繼續收玉米”

  2月12日晚8點,巴彥淖爾市的天空布滿星星,46歲的王力軍還在屋裏忙著接記者打來的電話,今天上午9點,他的案子將再審開庭,各地媒體都在關注。

  王力軍大半輩子都在務農,皮膚被太陽曬得黝黑。他身材高大,不善言辭,説話時帶著濃濃的當地口音。

  “是不是可能會判我無罪”

  新京報:什麼時候得知要重審你的案子?

  王力軍:去年12月29日上午,巴彥淖爾中級法院的人給我打電話,讓我下午去中院拿再審決定書。下午,我打了車,3點到中院,中院的法官把決定書遞給了我。

  新京報:當時心情如何?

  王力軍:我心裏覺得有希望了,是不是可能會判我無罪。之前我都沒想過能再審。

  新京報:你判刑之前,日子過得怎樣?

  王力軍:沒這事以前,我自己有個農用車,自己做點買賣,收購玉米、蔬菜、哈密瓜啦,一年能有七八萬塊錢貼補家用。

  2008年開始收購玉米,做了6年,家裏條件改善了,供女兒讀大學,供兒子去天津學美發,買了臺4000塊錢的電視機。父親2014年得癌症,如果不收玉米,醫院都去不成。

  新京報:判了刑之後呢?

  王力軍:自從判了以後,我不能做買賣了,經濟來源受到了挺大的損失。現在只能靠種地,家裏40多畝地,如果收成好,一年掙三四萬塊錢,能解決基本的溫飽。今年收成不好,種地幾乎沒掙到錢。還得付車的保險費和年檢費,不管跑不跑這車,一年得交4000多塊錢。

  “不覺得我犯罪了”

  新京報:當時怎樣找到的律師?

  王力軍:開庭前,我去區法院,看到法院對面開了一家律師服務所,我就花了100元咨詢。律師説非法經營罪可能要判3至5年,罰款非法獲利的1至5倍。這時候我才開始害怕了,就請個律師幫我辯護,總是比我會説,因為他懂法。

  2016年4月5日開庭,15日拿到判決書,當時挺冤枉挺委屈的。請的律師在法庭上的辯護詞就5個字:無意識犯罪。

  新京報:為什麼不上訴?

  王力軍:律師覺得結果挺好的,不用坐牢,我自己不懂法律問題,也這麼想,緩刑能回家種地,人生還自由一些。

  當時家裏沒有經濟條件,這是一個原因;我也認為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要是上訴就像是和政府打官司,我覺得打不贏。

  新京報:打官司前後花了多少錢?

  王力軍:罰了2萬塊,交了6000元的非法所得,雇律師花了5000,經偵大隊、檢察院這些部門要我去接受調查,來回車費,加起來花了四五萬。

  新京報:緩刑期間,你要做什麼事情?

  王力軍:每個星期要給鎮司法所打一個電話,匯報最近這一個星期在做什麼。每個月要去司法所報到一次。還要手寫這一個月對法律的認識,學習了什麼法律知識。

  新京報:你會怎麼寫?

  王力軍:寫對法律的認識,有什麼感想。比如説,寫因為自己不懂法,觸犯了法律,對社會造成了危害這些話,還感謝司法人員保住了我,給我在外服刑的機會,在家種地,贍養老人。每次寫三四十個字。

  新京報:你心裏是這麼想的嗎?

  王力軍:我心裏還是不理解。司法所給我發了一本《社會服刑矯正人員學習手冊》,按照學習手冊來寫我的認識,我沒看。因為我不覺得我犯罪了。

  新京報:你和身邊其他收購玉米的人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王力軍:在巴彥淖爾市,還有上千人在收購玉米,都沒事,沒被判刑,因為大家心裏都覺得這不違法。

  我自己也是種玉米的,我們拖玉米去排隊賣,這是好事情,給農民節省了很多體力勞動,農民們歡迎我們這樣收玉米的。

  我們掙的也就是辛苦錢,一直都是謀這樣的營生,怎麼就犯罪了呢?心裏受委屈,但是沒辦法,忍著吧。

  “心情總是不好,憋屈得不行”

  新京報:判刑之後,街坊鄰居對你的態度有變化嗎?

  王力軍:他們會説,不知道我幹了什麼壞事,還判了刑。有的以前關係很好,因為這個事情不再理我。我也不願找鄰居説這事,我本來話就少。

  新京報:家人什麼態度?

  王力軍:去年元月初八,我女兒出嫁,當時案子還沒開庭,我不敢告訴親家我的案子,直到案子判了,親家離我這裏不遠,就知道了。他們對我的態度沒變化,他們也覺得這不犯法。一家人都這麼覺得,我沒犯法。但想到這個事情心裏都不好過,我愛人一想到我被判刑就哭鼻子。

  新京報:你這兩年心情怎樣?

  王力軍:出了事,心情總是不好,憋屈得不行。經常睡不好覺,腦子裏一直想我自己的案子。我老母親給我從大夫那兒買了安神補腦液和維生素C,一直在吃,有點作用。

  以前一天抽一包煙,這個事情以後一天抽2到3包,煩躁的時候就喝白酒,一次喝7兩到1斤,喝醉了就睡過去。

  “如果判我無罪,我今後還要繼續收玉米”

  新京報: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很多媒體關注你?

  王力軍:以前不能理解,現在能理解了。自從媒體採訪了以後,去年國家糧食局規定農民今後想收購糧食,不用再辦理糧食收購許可證了。

  新京報:如果再讓你選擇一次,你會去上訴嗎?

  王力軍:我現在懂這麼多了,如果再判我犯罪,我會上訴。

  新京報:你現在怎麼學習法律?

  王力軍:我看電視,以前都只看打仗的好看電視劇,自這以後,我會看中央十三頻道的新聞,還有法治在線、社會與法這樣的節目。

  新京報:你對再審結果有什麼期待?

  王力軍:我現在不知道結果,心裏還是沒底。

  新京報:若被判無罪,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王力軍:如果判我無罪,我今後還要繼續收玉米和其他農副産品,不能讓我的車和機器爛在院子裏,賺些錢養家,讓日子好過些。

  新京報:如果再審無罪,你會去申請賠償嗎?

  王力軍:會。這兩年,買賣做不成,車每年還得花錢,對家裏的經濟損失挺大的,要求賠償這些,還有精神上、名譽上的損失,我就要求這麼多。

    (記者付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踏春賞梅正當時
    踏春賞梅正當時
    威尼斯狂歡節開幕
    威尼斯狂歡節開幕
    江西德興山村300米板凳龍鬧元宵
    江西德興山村300米板凳龍鬧元宵
    正月十五鬧元宵
    正月十五鬧元宵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91120452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