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身披“重甲”來“繡花”——醫院中的“鉛衣醫生”
2020-08-20 10:32:0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蘭州8月19日電題:身披“重甲”來“繡花”——醫院中的“鉛衣醫生”

  新華社記者張睿、朱藝琳

  上午9點37分,手術即將開始,余新林穿上鉛衣、戴好鉛帽、係緊鉛圍脖,最後再戴上一副特制的防輻射眼鏡,把這十幾公斤的“裝備”仔細穿戴完成後,他才算是做好了術前準備。30年來,每一臺手術,余新林都是這樣“全副武裝”。

  “因為介入治療需要借助造影機,所以在手術時我們會‘吃’進大量的X光射線,平均一臺手術下來相當于拍了上千次X光片,醫院裏都叫我們是‘鉛衣人’。”甘肅省第二人民醫院介入醫學科主任醫師余新林“戲謔”地説。普通人避之不及的X光射線,早已成為余新林每天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盡管身披“重甲”,但介入治療需要的卻是不折不扣的“繡花功夫”。

  “介入治療,簡而言之就是通過納米刀、氬氦刀等技術手段進行微創手術,不需要開很大的傷口,就能將病人體內的腫瘤等消滅掉,突出精準性,靶向性。”余新林介紹,當天做的這一臺下肢曲張靜脈泡沫硬化手術,要是用傳統外科的手法動作會比較大,但是採用介入治療,醫生只需要在X射線的輔助下,將極其細小的針頭打進病患腿部病灶處即可完成,術後愈合時間短,復發率低。

  介入治療給病患帶來了福音,但對于醫生來説,儀器一亮一滅,便是輻射帶來的危害。“我們科室裏的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有染色體變異的職業病,我們也都是腫瘤基因突變的易發人群。”盡管防護措施較之以往已經有了顯著提升,但為了手術的靈活性與精確性,每一位介入醫生在手術時,面部、手部、胳膊等部位仍然裸露在外,無法完全抵禦輻射。

  由于手術站姿習慣,余新林的左腿長期處于近距離接觸X光球管的狀態,他的左小腿有一大塊區域已經無法長出毛發。“正常人的血白細胞值不會低于4000,而我的在3000左右,這樣的後果就是更容易生病,容易發燒。”余新林説。

  明知輻射帶來的危害,余新林卻從未放棄過介入治療的研究與實踐,而他也親眼見證了這一學科在西北地區的發展與興旺。

  “以前我們做手術用的耗材,就跟圓珠筆桿一般粗,後來越來越細,現在我們使用的導管已經和輸液用的針頭一樣細了。”余新林自豪地説,在他剛參加工作時,整個介入科只有他一個人。時至今日,研究生、博士生科裏都有,越來越多的青年才俊加入到了“鉛衣人”的行列。

  10點7分,余新林上午的第一臺手術成功完成。卸下鉛衣後,余新林長舒一口氣,輕輕擦了擦汗。“怕啊,我們誰不怕射線,但當站到手術室裏的時候,腦子裏就什麼都不想了,我們多‘吃’一點射線,病人就多一點安全。”余新林説。

【糾錯】 責任編輯: 孫慧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89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