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疫情或將卷土重來?中醫藥已嚴陣以待!
2020-08-12 08:47:31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未來一段時間全球疫情將持續高水平流行,冬季將會在高水平的基礎上進一步加重。”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預測。

  安全有效的新冠肺炎疫苗尚未問世。面對隨時可能卷土重來的疫情,我們是否有足夠強大的武器?

  自疫情發生以來,中西醫聯手共同構築了一道牢固的生命防線,成為我國疫情防控的一大亮點。

  “在這一次疫情抗擊中,中醫藥發揮的作用大家有目共睹,中醫藥參與面之廣、參與度之深、受關注程度之高,都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前所未有的。”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司司長李昱説。

  其中,作為使用面最廣、使用量最大的方劑,“清肺排毒湯”被充分證明是挽救生命、控制疫情的有力武器。

  ▲ 中藥師正在對煎好的“清肺排毒湯一號”貼標。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臨床療效確切,有效降低了發病率、轉重率、病亡率,促進了核酸轉陰,提高了治愈率,加快了恢復期康復……《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對以“清肺排毒湯”為代表的中醫方藥在治療新冠肺炎中的作用予以充分肯定。

  “應該説,中醫藥及時地介入本次疫病防治是國之幸事。”中國中醫科學院名譽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王永炎如是評價。

  “手裏有藥 心裏不慌”

  自7月15日新疆烏魯木齊疫情發生以來,在自治區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定點醫院,熬制中藥復方“清肺排毒湯”已經成為醫護人員每日的例行工作。

  新疆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定點醫院副院長李風森稱,新疆將中醫藥治療深度介入新冠肺炎預防、救治、康復全過程,以“清肺排毒湯”為代表的中醫藥參與度已達到100%,在改善新冠肺炎輕型、普通型、重型臨床症狀方面都取得了較好療效,同時關注了新冠肺炎相關並發症的預防,受到患者的好評和歡迎。

  可以説,在全國各地新冠肺炎的救治中,以“清肺排毒湯”為代表的中醫藥已經是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時間倒回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初期,截至1月24日24時,全國已有30個省區市報告確診病例,確診人數超過1000人。

  也就是説,由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疫情當時已蔓延全國,而其潛伏期長、傳染性強、各類人群普遍易感的特徵,讓民眾健康時刻面臨威脅。

  第一時間救治病人是當務之急。

  1月27日,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以臨床“急用、實用、效用”為導向,本著第一時間救治病人就是最大倫理的原則,緊急啟動“防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醫藥有效方劑篩選研究”專項,在山西、河北、黑龍江、陜西四省試點開展“清肺排毒湯”救治確診患者臨床療效觀察。

  ▲ 中藥師正在進行中藥湯劑的煎煮,煎藥時間在40分鐘左右,煎鍋散發出的蒸汽煙霧繚繞。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結果令人振奮:截至2月5日,4個試點省份運用“清肺排毒湯”救治確診病例214例,3天為一療程,總有效率達90%以上,其中60%以上患者症狀和影像學表現改善明顯,30%患者症狀平穩且無加重。

  正因如此,2月6日,國家衛健委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發文,推薦“清肺排毒湯”在全國推廣使用,並公布了處方和用法,釋放了新冠肺炎有藥可治的信號,許多感冒和流感患者也得以治療,可及性大大提高,有效緩解了社會恐慌情緒,提振了中醫自信心。

  隨後,清肺排毒湯又作為臨床治療輕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患者的唯一通用方劑,被納入第六版和第七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在全國28個省區市得到廣泛應用,成為疫情防控救治的有力武器,在各地新冠肺炎防治中立下汗馬功勞。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數據顯示,在湖北、武漢抗疫主戰場,“清肺排毒湯”是使用量最大的方劑,共有湯劑39萬袋、復方顆粒劑近50萬劑向定點醫院、方艙醫院、隔離點配送,發揮了重要效用。

  “手裏有藥心裏不慌,每次在一個大疫過後,都會出現好藥。”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央疫情防控指導組專家張伯禮表示。

  把握核心病機是前提

  “清肺排毒湯”成為抗疫利器,並非偶然。其處方設計,完全基于對新冠肺炎核心病機的精準把握和疫病嚴重性的深刻認識。

  1月20日,中國中醫科學院特聘研究員葛又文接到了一個電話:要盡快拿出針對核心病機的關鍵方劑。電話那頭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副局長王志勇。

  疫情就是命令,出身中醫世家,對藥典苦心鑽研多年的葛又文迅速投入戰鬥狀態。

  然而,難題接踵而至。

  “疫病的特點是傳染性強、波及面廣,一定要有一個針對本次疫病的核心處方來解決共性的問題,因為引起疫病的病機是一樣的。”國醫大師路志正認為,解決共性問題之後,再根據具體病情進行隨症加減,就可以各個擊破以達到最佳治療效果。

  也就是説,治病務必求本。要篩選出對症方藥,找到核心病機是前提。

  那麼,中醫如何認知新冠肺炎?雖然新冠肺炎屬于“疫病”范疇已是共識,但究竟是“肺溫”“濕溫”“濕毒疫”“濕疫”還是“寒濕疫”?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當屬‘寒濕疫’,是感受寒濕疫毒而發病。”葛又文根據疫情發病的時間特點、人群的共性、區域等三因制宜,深入辨證,結合從疫情前線發回的患者詳細病情資料,作出如此判斷。

  這與有多年抗疫經驗的王永炎,國醫大師、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主任醫師薛伯壽等中醫名家的觀點不謀而合。

  內外兼治精準組方

  鎖定了核心病機後,如何開出對症的方子,同樣是考驗。

  “近300年來,傳染病一直是以溫病為主,以濕寒為重所發生的寒疫已經極其少見了。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確實是中醫的一個新挑戰、一次大考,但同時也是創新的機遇。”王永炎指出。

  葛又文則意識到,新冠肺炎疫情遠比任何一次流感都要復雜嚴重,與“非典”性質上也有很大區別。藥方設計既要針對主要矛盾,使藥力走在毒性前面,阻斷疾病惡化進展通道,同時也要統籌對其他臟器的協同保護,調動增強人體免疫力,降低復感復發風險。

  依據前期有關資料,綜合分析疫情特點,統籌考慮漢代張仲景《傷寒雜病論》經典醫籍裏的處方,葛又文最終決定將麻杏石甘湯、射幹麻黃湯、小柴胡湯、五芩散等多個方劑21味藥有機組合在一起,化裁為一個新的方劑。

  ▲ 根據定點醫院出具的國家指定藥方“清肺排毒湯一號”“清肺排毒湯二號”,藥劑師們正在進行配藥。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由于疫情非常復雜,必須將多個方子有機組合在一起,兵團作戰,才能普適速效。”他説,這個方劑不以藥為單位,而以方劑為單位,方與方協同配合,使其在同等藥量的情況下産生幾倍量的效果,寒濕熱毒排出的速度就更快。

  藥方設計出來,等待使用的人很多,保證安全性至關重要。為此,葛又文親身試藥,反復推敲,“自己前後連續服用了十幾服”。最終,包含21味藥的“清肺排毒湯”處方在一周內確定了下來。

  藥方甫一推出,就獲得了多位國醫大師的認可和推崇。在他們看來,清肺排毒湯正是針對新冠肺炎作為“寒濕疫”這一核心病機的特效藥。

  例如,國醫大師薛伯壽指出,“清肺排毒湯”是對張仲景相關經方的融合創新運用,麻黃湯、五苓散巧妙相合,既祛寒閉又利小便祛濕,麻黃可增五苓散祛濕,五苓散控制麻桂發汗之峻,桂枝甘草辛甘化陽扶正,苓桂術甘又有健脾化飲之用,因新冠肺炎胸憋氣短,雖無明顯喘,其實肺閉不宣,比有喘咳更為嚴重,又合用射幹麻黃湯及橘枳姜湯,小柴胡湯為少陽病,半表半裏,又可通利三焦,既防疫邪入裏,又調肝和胃,顧護消化功能,加藿香為芳香化濕,用少量石膏防鬱而化熱。

  國醫大師唐祖宣明確指出:小柴胡湯,扶正祛邪,和解少陽,此乃針對新冠肺炎病實在肺位,病機在少陽之正邪交錯、寒熱錯雜之疑難多變之證。麻杏石甘湯專清疫毒逆襲入肺化熱、與伏邪共湊壅遏于肺之毒,宣降肺氣,能夠迅速改善由肺失宣降之發熱、咳嗽之急沉症,使熱毒化,喘嗽平。射幹麻黃湯,功在宣肺平喘、溫肺化痰、除飲燥濕、溫中健脾,功在宣肺散寒、化飲止咳。射幹麻黃湯協同麻杏石甘湯到達挽救喘嗽之危急的效果。而五苓散溫陽化氣、利水滲濕,可使侵入膜原之寒濕之邪、壅鬱在裏之痰飲之邪,使入裏之鬱熱、熱化之毒邪一並隨所利之水、之濕而得以外出,給邪以出路。

  “綜上可見,清肺排毒湯,針對新冠肺炎之虛實、寒熱、濕毒諸邪,扶正與祛邪共施、辛溫與辛涼共用、清熱與燥濕並進、解毒與利水並行,共奏扶正抗疫、宣肺平喘、解毒化濕之成效。”唐祖宣説。

  國醫大師孫光榮認為,清肺排毒湯的重點是在疏不在堵,凸顯給邪氣以出路,而不是旨在圍堵、對抗、棒殺毒邪,能夠使得毒熱之邪從肺衛宣泄而去,濕毒之邪從小便化解而去。

  “縱觀全方,組方用藥準確無誤,配伍精良,嚴謹無隙,珠聯璧合。”國醫大師張大寧分析,從功效上講,清肺排毒湯突出了內外兼治的原則,既外治邪毒之氣,又內祛痰濕之邪,兼顧護陽氣。

  國醫大師金世元表示,針對核心病機擬定處方,可以快速解決眾多患者的共性問題,這本身就是辨證論治。清肺排毒湯既有中醫理論依據,也有治法治則創新,契合了本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作為“寒濕疫”的這一核心病機,所以能夠快速起效。

  行不行,療效説話

  處方篩選研發出來後,“清肺排毒湯”就迅速投入了臨床救治。

  但剛開始,應用並不順利。“武漢13個區,我們第一天只發放了3000多。”張伯禮説。

  “清肺排毒湯”應急專項專家組組長、北京中醫藥大學副校長王偉回憶,最初確診患者都在西醫定點醫院,要讓西醫和病人接受中醫治療並不容易,這背後既有現實條件限制,也有醫生用藥習慣甚至對中醫的偏見和誤解。

  ▲ 2月6日,國家衛健委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發文,推薦“清肺排毒湯”在全國推廣使用。

  “山西一位新冠肺炎患者入院後堅決拒絕吃中藥,經過治療症狀雖然消失,但核酸檢測始終呈陽性。後來看到同病房病友喝了清肺排毒湯後轉陰出院,他才接受中藥治療,一個療程三天後就轉陰了。”王偉説,早期很多病人都是這樣,看到效果後才開始服用清肺排毒湯。

  張伯禮也表示,兩三天之後,大家看到中藥的療效了,燒也退了,咳嗽也減了,就主動要藥喝,達到了一萬多袋藥,以後越來越多,一共發了60多萬人份的藥物。

  隨著參與臨床觀察的病人越來越多,更多良好療效的反饋陸續傳來。

  公開報道顯示,河北省中醫院呼吸一科專家救治的一位重症患者,高燒39.5℃,加服一服清肺排毒湯後,第二天下午體溫和白細胞便恢復正常;陜西省西安市一位中年患者,CT胸片顯示雙肺呈多發性斑片狀毛玻璃型影像,臨床表現為乏力、胸悶、氣短,服用清肺排毒湯兩劑後,症狀基本消失,服用六劑後肺部病灶明顯吸收,核酸檢測兩次都顯示陰性。

  新冠肺炎定點醫療機構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腫瘤科副主任許樹才介紹,該院將清肺排毒湯主要使用在發熱門診治療輕症患者,“效果不錯,能迅速緩解發熱、肌肉酸痛等症狀。”

  唐祖宣表示,在南陽市、鄧州市防治新冠肺炎直接運用的中醫辨證用藥,都是在“清肺排毒湯”基礎上,確定治療方案和具體用藥的,臨床療效可以説是高效速效。

  “這張處方應用較廣,主要是在改善發熱、咳嗽、乏力等症狀方面見效比較快而且明顯,有效促進患者肺影像學改善、肺部病灶吸收。”張伯禮給出了一組數據:2月初到2月中旬,從發熱的、留觀的、疑似的、密接的這四類人當中診斷出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的比例超過80%,到了中旬就降到了30%,到2月底的時候就降到了個位數,所以説集中隔離、普遍服用,阻止了疫情的蔓延,是抗疫取勝的基礎。

  此外,治療費用低也是“清肺排毒湯”參與臨床救治的一大亮點。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提供的資料顯示,一方面,使用“清肺排毒湯”治療可以徹底阻斷患者向重症危重症轉變,大大節約醫療費用。據國家醫保局公布,重症患者人均治療費用超過15萬元。另一方面,單獨使用清肺排毒湯,起效更迅速,效果更好,一個療程僅需3天,藥費不到100元。

  研究仍在繼續

  在廣泛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同時,“清肺排毒湯”的臨床救治觀察還擴展到了10個省市的66個定點單位。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數據顯示,截至5月22日,納入臨床救治觀察的10省(不包括湖北省)66家定點醫院1337例本土患者,其中1327例(佔99.25%)治愈出院。這其中有57例是重型患者。所有救治對象中,無1例輕型轉為重型、普通型轉為危重型,徹底阻斷了患者向重型危重型方向發展。同時,陸續納入境外輸入病例103例,已全部治愈出院,顯示出清肺排毒湯對輸入性病例也具有良好的臨床療效。

  而且,盡早使用“清肺排毒湯”幹預特殊人群,對于降低群體發病率有重要作用。例如,作為最早4個試點省之一的山西,共有548例疑似病例,試點工作啟動後,在救治確診患者的同時,也給疑似患者提供了“清肺排毒湯”。有187例服用了清肺排毒湯。經統計,未服用清肺排毒湯的,有123例轉為確診病例,發病率為34.07%;服用了清肺排毒湯的,有10例轉為確診病例,發病率為5.35%,發病率顯著降低。

  此外,根據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提供的資料,“清肺排毒湯”能夠有效縮短轉陰時間,相較于其他治療方法,對于無症狀感染者,若盡快服用“清肺排毒湯”進行治療,不論從治療效果還是患者依從性來説都會更好。

  臨床救治觀察數據不斷累積的同時,多家研究單位也緊鑼密鼓開展基礎研究,“清肺排毒湯”的安全性、有效性以及作用機制得到進一步證實和闡明。

  例如,海軍軍醫大學和中科院大連化物所研究團隊聯合開展了“清肺排毒湯”的藥效物質基礎及作用機制研究。目前,已完成300余種化學成分、200多種入血成分的鑒定工作,預測出790個潛在作用靶標,證明“清肺排毒湯”可通過多成分、多靶標對機體起到整體調控作用,對新冠肺炎從病毒入侵、病毒復制到繼發炎症因子造成多器官損傷的整個通路發揮作用,從而在改善治療臨床症狀、避免或緩解炎症風暴的同時,調整改善身體內環境,增強清除病毒能力,降低復感復發風險。

  ▲“清肺排毒湯”應急專項專家組組長、北京中醫藥大學副校長王偉和中國中醫科學院特聘研究員葛又文在實驗室討論。圖片來源/國家中醫藥管理局

  “各項臨床觀察和基礎研究表明,該方是適用于輕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新冠肺炎治療的通用方劑,具有速效、高效、安全可靠、成本低廉的特點,是治療此次新冠肺炎的特效藥。”在4月17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王偉自信地宣布。他還表示,歡迎國內外醫療和科研機構將“清肺排毒湯”與別的療法做對比研究。

  挖掘“寶藏”,擔負使命

  “清肺排毒湯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成功使用,充分證實了中醫藥在治療疾病尤其是急症治療中的特點和優勢,打破了中醫不能‘治病’,不會治‘急症’,只會養生保健的言論。”張大寧説。

  在他看來,有充分的實踐證實,中醫學既能治未病又能治已病,包括急症,尤其在新冠肺炎這種人類新發、復雜、傳染性強的疫病中能發揮重要作用。

  王永炎認為,面對新病毒和傳染病,相較于西醫需要病毒分析、動物實驗、臨床試驗等復雜程序,中醫藥基于患者臨床症狀、體徵、發病的時間、地域和氣候等特點,通過病機分析、審證求因進行辨證論治,就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制定出方案,第一時間用于臨床救治,這對于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至關重要。

  在他看來,特別是這次面對新型的冠狀病毒,這一點體現得尤為明顯。2月6日,各方對新病毒知之甚少、各項研究尚在進行中的時候,國家衛健委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就向全國推薦在中西醫結合臨床救治中使用清肺排毒湯,中醫藥參與度持續升高,作用越來越大。

  薛伯壽也表示,大疫之時,病患眾多,篩選中藥有效經方非常必要,及時選用針對疫病的有效特效通用方,就能使更多的患者第一時間用上中藥,早預防早治療,從而大大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

  “中醫藥科研要圍繞四個大方向不斷地推進,成為具有中國特色的疾病防控體係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醫大師王琦建議,第一,要做好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臨床總結,為下一次應對突發傳染病做出規律性的探索,同時,更新中西醫結合診療方案。第二,要對臨床救治有效的方案、有效的方劑,開展機理研究。第三,在機理研究方面,加快成藥性研究和臨床適應症的研究。第四,推進中醫藥參與融入國家傳染病防控體係,做好一線支撐的信息化平臺建設。

  當前,人與自然的關係持續惡化的趨勢還沒有得到根本改變,各類傳染病在世界各地發生的頻率也在不斷提高。在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歷史中,中醫藥抗擊疫病屢立奇功,同時,也留下了寶貴的中醫藥典籍。

  多位專家認為,深入挖掘中醫藥寶庫中的精華,及時從中醫藥經典中優化組合有效復方是抗擊新發突發傳染病最有效、最便捷的途徑之一,這也是此次疫情防控救治留下的重要啟示。

  路志正表示,中醫治療傳染病在學術和臨床方面仍然存在不足,中醫還有很多寶藏沒發掘出來。面對未來仍有可能出現的大疫,中醫人還要擔負起歷史使命,通過臨床實踐來加大研究力度,及時拿出更多有效的藥方。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坤朔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56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