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海底高鐵“探路人”
2020-03-27 15:17:2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寧波3月27日電 特寫:海底高鐵“探路人”

  新華社記者顧小立

  從寧波甬江入海口水域乘坐海船一路向東,矗立在波濤之上的鑽探平臺“海勘8號”漸漸進入人們的視線。陽春三月,隨著一根根鑽頭在眾人的矚目中緩緩入海,這座依靠在東海懷抱裏的“海上工地”,已漸漸恢復往昔熱火朝天的工作節奏。

  “海勘8號”肩負著一項特殊的使命:為中國首條海底高鐵隧道進行海上鑽探勘測。

  2019年3月,甬舟鐵路全面啟動勘察設計工作。和港珠澳大橋一樣,該鐵路主體工程採用“橋+隧”組合方式,這條舉世矚目的“海上通途”將徹底結束中國舟山群島不通火車的歷史。而其中全長16.2公裏的金塘海底隧道,也將成為中國首條海底高鐵隧道。

  “請出示身份證件登記信息,並測量體溫。”剛登上“海勘8號”,所有來自陸上的人員都先要經過一道防疫檢測。在平臺操作室的上方,帶著“奮戰甬舟鐵路,防疫施工兩不誤”字樣的橫幅格外醒目。

  “不要小瞧了‘海勘8號’下面的這片海水,它可不簡單。”寧波海事局通航主管周才殊緩緩打開海圖,向記者介紹了勘測地點的水域條件。“甬舟鐵路勘探橫穿了整個金塘水道,而此處是大小船舶進出甬江的必經之地,每天航經的船舶有百余艘,施工難度比較大。”

  早上六點不到,第一根鑽桿下水的轟鳴聲劃破黎明時分的寂靜,進入套管裝置下潛至約70米深的海域,一直到次日淩晨兩點,分成“兩班倒”作業的10余名技術人員,要將300余根鑽桿打入海中然後取出,獲取岩芯中的土層地質信息。

  “勘探孔位置依據設計提供的鑽孔坐標,並採用測深儀進行孔位水深測量,整體精度控制在0.1m以內。”金塘隧道海上鑽探項目副經理朱海超説。

  在岩芯取上來後,接下來要進行的就是土層分析與測試工作。“我們首先要對區域地質情況進行一個總體把控,區分土層到底是粘性土、砂土、粉土還是基岩,然後取不同層位的樣品,拿回實驗室進行分析。”在朱海超眼裏,一塊塊岩芯都是彌足珍貴的寶貝。“甬舟鐵路成功建設的地質‘密碼’,就藏在它們‘其貌不揚’的身軀裏。”

  工期緊湊,時間不等人。為減少疫情影響,一些部門想盡辦法為“海勘8號”擠出復工時間。

  2020年2月,寧波海事局通過智能平臺開展遠程技術評審,身處武漢、大連、杭州、舟山、寧波等地的業主、施工單位、專家等20多人打破地域限制,進行了“不見面”但能“面對面”的交流探討。施工方對記者説,從提出申請到完成安全技術評審,再到船舶、船員就位,他們“一次都沒跑”就辦完了所有事情。

  由于海上作業的特殊性,工作人員在“海勘8號”上一待就至少是一個月,吃住生活全部在平臺上。兩張板床,一張小桌,一只壁櫃——這是不到8平方米的休息室內的全部“家當”。

  協調平臺升降操作的工作人員戴開平,15歲就跟著長輩下海營生。他笑言,大海早已成為他難以分割的“朋友”。“海上沒有什麼放松娛樂,每天最大的期待,就是清晨看到太陽在海上緩緩升起的那一刻。”戴開平説。

  “海勘8號”施工平臺長程越説,如果要給平臺上技術人員起一個共同名字的話,那他們或許可以都被稱為海底高鐵“探路人”。

  程越從事海上勘探工作已將近10年,每年有300多天需要在外出差,每個月有近20天需要在海上漂泊,與海浪為伴。在同事眼裏,他走過渤海、黃海、東海、南海,是一名見多識廣的“老探路人”。而在女兒眼中,父親的忙碌是為了一項項造福于更多人的光榮事業。

+1
【糾錯】 責任編輯: 申釘釘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陜西西安:桃花灼灼鬥春芳
陜西西安:桃花灼灼鬥春芳
武漢市部分公交車恢復開行
武漢市部分公交車恢復開行
武漢:動物醫院裏的臨時“奶爸”
武漢:動物醫院裏的臨時“奶爸”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533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