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了不能忘記的昨天——走近香港抗日遺跡守護者吳軍捷
2020-09-20 14:46:2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香港9月20日電 題:為了不能忘記的昨天——走近香港抗日遺跡守護者吳軍捷

  新華社記者王茜

  前不久,香港西貢斬竹灣抗日英烈紀念碑被列入了新一批的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遺址名錄。消息傳來,香港老人吳軍捷的眼圈濕潤了,他認為這説明香港的抗日遺跡開始走進越來越多港人的眼中、心中。

  “讓真實的遺址來講訴抗日故事,最大限度地還原歷史,是傳承歷史最好的方式。”身體清瘦、頭發花白的吳軍捷,雖已年過七旬,但依然步履矯健地奔走在保護抗日遺跡的路上,執著地為香港年輕人逐漸失落的家國情懷找回坐標原點。

  百余抗戰遺址 殘破中訴説不堪往事

  近日,記者慕名來到西貢,尋訪被列入名錄中的斬竹灣抗日英烈紀念碑。順著山路前行,群山蒼翠中形似步槍的斬竹灣抗日英烈紀念碑,巍峨地屹立在整潔的碑園中,莊嚴肅穆。

  紀念碑高20米,碑身正面鐫刻著“抗日英烈紀念碑”七個鎏金大字,外型及線條十分優美。步槍的主題象徵抗日武裝力量,為人們守護著和平。1988年,香港各界社團、新界鄉紳及海外華僑踴躍捐款,香港政府在西貢斬竹灣撥出土地修建了這座紀念碑。

  香港共有林林總總百余個抗日戰爭遺跡。不過,隨著歲月流逝,許多已經露出殘破的痕跡。西貢的清水灣檳榔村,是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城市中隊隊部遺址所在地。遺址是一棟兩層的白色村屋,一側墻面上白色的墻皮在歲月的剝蝕下已所剩無幾。

  吳軍捷指著一塊緊挨村屋外墻長滿荒草的地方説:“這裏原來是隊部的廚房,廚房左前方原來是關押俘虜的小屋,這兩處已經被拆沒了。現在這兩層村屋由兄弟居住。最近聽説有一家要拆了重建,若是重建,將是香港抗日遺跡保護上的一個重大損失。”

  在位于九龍的炮臺山遺址,記者看到,這裏已是斷壁殘垣藤蔓纏繞。碉堡早已被荒廢,大炮也早被拆走,一些通道及窗口上的射擊孔依然清晰可見。

  “這裏是維多利亞港的戰略重地,是香港抗日戰爭時期英軍撤離九龍的最後一個據點。”吳軍捷告訴記者,“戰後炮臺被棄,長期無人管理,有不少地方被人毀壞,沒有得到係統的修復和保護。”

  喚醒歷史記憶 收攏迷失人心

  抗日戰爭讓香港承受了空前的慘重災難,1941年日軍破城後燒殺擄掠,無惡不作。日軍佔領的3年8個月中,香港人口從160萬銳減少到不足60萬。而時光的衝刷,讓當年港人的悲痛與瘡痍變成點點碎片,而年青一代的香港人對這些歷史更是不甚了了。

  “您好,請問您知道這座炮臺是做什麼用的嗎?”在九龍的炮臺山頂,吳軍捷隨意地問向身邊的年輕人,年輕人茫然地搖搖頭。吳軍捷無奈地拍了拍殘破的斷壁頗為感慨,“每天都有很多人到這裏爬山鍛煉,但很少有人了解這些遺跡的故事。”

  “英軍戰俘的集中營,香港市民被屠殺、被逼做慰安婦的受難處,在香港類似這樣的遺跡不下百處,一旦失去我們拿什麼去記憶歷史?”一説起這些,吳軍捷的眉頭就會緊緊皺起,語氣中透著焦慮。

  欲知大道,必先為史。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而喚醒歷史記憶和民族意識,“全社會應該共同努力,讓歷史的記憶收攏迷失的人心。”吳軍捷説。

  無愧先輩無愧歷史執著前行

  吳軍捷的父親曾是東江縱隊的一員。曾經縱橫商場、並在跨國企業身居高位的吳軍捷,自2004年起就在深圳、香港、北京多地舉行抗日紀念活動。他曾組織二百多名東縱後代集體掃墓祭奠先烈,幫助美軍飛行員克爾之子在深圳、香港進行尋訪,捐建東江縱隊歷史研究會,策劃主辦抗戰展覽……

  事非經過不知難。當記者問他,16年來,遇到難題的時候想過退出嗎?老先生的眼圈紅了,“我在2015年退休前是業余做這項工作,退休後就是全職去做了,當然是沒有工資的。有時遇到難題,真想一放了之!但是冷靜下來想一想,如不堅持做下去,就對不起先輩,對不起歷史,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啊!”

  説起下一步的打算,吳軍捷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我們抗戰歷史研究會正在制作宣傳冊子,預計參加今年12月的香港書展,打算編寫《香港抗戰遺址名錄》,建網站宣傳遺址保護,還將開展‘尋找三年零八個月見證人’活動……”

  站在九龍炮臺山的山頂,吳軍捷老先生臨風而立,“香港抗戰遺跡的保護,是為了記住先人的歷史,知道前輩受過怎樣的災難,我們應該得到哪些教訓。要學會如何對蒼生憐憫,對英雄敬畏,思考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臨,這也是我們對歷史的交代,對下一代的交代。”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為了不能忘記的昨天——走近香港抗日遺跡守護者吳軍捷-新華網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516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