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香港鮮魚行學校:五星紅旗 你是我的驕傲
2020-07-01 16:01:5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香港7月1日電  題:香港鮮魚行學校:五星紅旗 你是我的驕傲

  新華社記者 陳其蔓 朱玉 仇博

  香港鮮魚行學校的校長室在二樓,就挨著樓梯口。

  這是一個學生們還未返校的日子,但校長施志勁早上7點已經到校。我們進門的時候,他正在向一位職員交代學生返校的相關事宜。

  “你們要是準備好了請隨時打斷我。如果你們不叫我,我會一直工作,而忘記你們的存在的。”

  嘿,這可是初次見面,這個校長果然特別。

  他最著名的獨特事跡,莫過于8年前,那一節“萬眾矚目”的德育及國民教育課。

  2011年5月,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建議將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列為中小學必修科目。提議一出,香港社會馬上炸開了鍋。別有用心的人危言聳聽,聲稱國民教育是“洗腦”,“反國教”的聲音一時此起彼伏。

  特區政府連辦三場相關研討會,希望與教育界和公眾探討國民教育在香港的重要性。時任鮮魚行學校副校長的施志勁,一場不落地聽完了,還認真研讀了《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我們要讓學生了解真正的中國。”

  施志勁親自設置課程框架,決定從中華傳統價值觀、自然國情、人文國情、歷史國情、現代國情等方面教授學生。具體課程內容由校內每位老師先自行取材,然後再與全體老師共同備課決定。

  2012年10月8日,特區政府宣布擱置《課程指引》,教育局不再以此為辦課標準,也不將國教課列為必修課。

  “外界壓力這麼大,我們還繼不繼續?”施志勁和校長簡單商量過後,很快決定——原計劃不變。

  同月19日,由施志勁親自教授的全港第一節德育及國民教育課開課了。

  當時班上有32個學生,而到場旁聽的記者和家長人數大概是學生的三倍。

  同事們為他緊張,面對著40多個鏡頭的施志勁卻絲毫不緊張。第一節課,他教的就是國旗和國歌。

  “我告訴學生,無論是哪一國的國旗,我們都應該尊重。而中國國旗代表的是我們中華民族,背後蘊藏著我們國家的歷史,更應得到尊重。”

  時隔8年,施志勁從副校長變成了校長,國教課也成功在鮮魚行學校扎下了根——每周五,就是學生們上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的時候。

  鮮魚行學校建校于1969年。這所由香港港九鮮魚行總會主辦的平民學校,校董會的成員幾乎都是魚販,絕大部分學生都來自社會底層。

  雖然窮,但施志勁説,窮不要緊,最重要的是心不能歪。做一個愛國、正直、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是他對學生最大的期望。

  第一節國教課教的是國歌和國旗,自己的辦公桌上也插著一面小國旗,但最讓施志勁遺憾的事,卻仍是和國旗有關。

  “我們沒有升旗儀式,是沒法升。”施志勁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鮮魚行學校是一座四層建築,佔地面積1萬多平方米,大約只有1.5個標準足球場那麼大。學校唯一的旗桿,被固定在頂樓天臺一角,升降國旗時得冒著摔下樓去的風險。

  施志勁當校長的第一年,旗桿上是長期挂著國旗的。因為旗桿位置太危險了,學校沒有安排專人每天去收挂國旗,所以風吹日曬的,國旗很快也變得破舊。

  因為沒有合適的旗桿,施志勁只得把國旗先收起來。但該升國旗的時候,他還是毫不含糊,盡力用自己的方式升起國旗。

  每年國慶節前後,鮮魚行學校都會舉行“升旗儀式”。

  全校師生先在一樓的室內禮堂集合,再由4名高年級學生分別拉著國旗的一角,將國旗舉高繞場一周,同時在場的師生齊唱國歌。

  施志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除了國慶,這樣的儀式我們還會在校慶、開學典禮、畢業典禮等重要慶典時舉行。”

  在鮮魚行學校升起國旗的時候,國旗在香港暴徒手中屢遭侮辱。學校外面的社會變得極不平靜,施志勁和老師們,甚至在學校墻外的花槽中發現過灌滿的汽油彈。

  但施志勁最大的心願,還是擁有一支可以擺在禮堂裏的立地式旗桿。

  所以當他知道香港升旗隊總會辦了個活動,只要聽滿總會舉辦的三場講座,就可以獲贈一支立地腳架式的旗桿時,“我第一時間去報了名!”

  等三場講座聽完,鮮魚行學校就可以擁有自己的室內旗桿。施志勁説,每年音樂課都教的國歌,學生們終于有機會唱了;作為國民身份認知的重要象徵物的國旗,終于可以好好地飄揚在鮮魚行學校,不再受風吹雨打。“我們還可以組建自己的學生升旗隊!”

  今年6月18日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向全港中小學發出通告,要求學校須在元旦、香港回歸日、國慶日時升挂國旗與區旗,並奏唱國歌。

  為什麼在今年突然有這一項新規定?

  過去一年,“修例風波”中冒出不少青少年暴徒。面對誤入歧途的年輕學生,卻有少數教師對他們的行為表示支持,甚至在暴力示威現場“指揮”其學生施暴。種種跡象可見,香港的教育係統已經出了問題。

  “教育,幫學生提高學習成績固然重要,但是給他們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更重要。”施志勁説,連小學生都知道,用暴力是不對的,“他們把東西都砸壞了,還嚷著要推翻一些制度,但是建設過什麼?他們從未建設過,留下的只有破壞。”

  發稿前,記者致電施校長再次確認:稿件播發後,您可能會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甚至被“起底”,您害怕嗎?

  施校長只回一句:有些應該做的事情、應該説的話,不能因為怕,就不去做、不去説。

  他總説,一個有學識的人,更應該對國家、對社會抱有責任感,應該用學到的知識報效國家、建設社會。他還笑自己,這樣的想法真老派。

  老嗎?不,正當時。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183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