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風雨彩虹 鏗鏘玫瑰——記修例風波中的香港女警
2019-09-29 11:23:4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香港9月29日電 題:風雨彩虹 鏗鏘玫瑰——記修例風波中的香港女警

  新華社記者朱玉 陸敏 洪雪華

  30個小時?

  嗯,30個小時。

  2019年6月30日下午5時起上班,到2019年7月1日晚上11時下班。

  接受採訪的香港女警都在翻找日歷。她們實在是記不清那麼多加班中,哪一天是最辛苦的一天。

  這一天,她們忘不了。

  超長的工作時間,是為了防止暴徒攻擊香港警察總部和特區政府總部。那時,暴徒們衝擊並砸毀了不遠的立法會。

  香港警察3萬警力,女性警察約5000人,約佔總警力的17%。20世紀末風靡港澳及內地的香港電視劇《陀槍師姐》,劇中香港女警高效、敬業、獨立的形象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但現實不像電視劇一樣浪漫。

  6月開始的修例風波,已經持續一百多天。她們記得最累的時候,全身防暴裝備沒來得及脫下,戴著頭盔就睡著了。

  前線“霸王花”

  警隊中,每個人穿好一整套防暴裝備大概需要20秒。

  一個小隊如果有40余人,全部人穿好一整套防暴裝備的時間是——40秒。

  隨著暴力衝突事件頻發,經常需要出任務,有時候警察們十三四秒就能把防暴裝備穿好,以最快的速度到達暴力衝突現場。

  香港特區有五個警區,每個警區都有170人的機動部隊。

  香港警務處機動部隊作為一支專門處理暴力衝突事件的隊伍,每名警察都要有防暴裝備,重量最多約18公斤。

  一整套防暴裝備包括防暴盔、防彈盔、防毒面具、警棍、槍械等。全套的裝備能夠為警務人員的安全提供保障,但也有明顯的不便之處——重。

  香港夏季的天氣異常悶熱,女警們穿著厚重的防暴服,戴著防毒面具,不一會兒便會汗流浹背。

  香港警務處某機動部隊鄭警長曾背著護甲、頭盔、長槍等防暴裝備,行進6公裏。那天她又跑又跳,還不時對暴徒喊話,一天下來體力到了崩潰邊緣。

  香港警務處對男性和女性警務人員一視同仁,工資待遇和上升機會都均等。這也意味著,女性的訓練水平、工作強度也要與男性均等。

  甚至,機動部隊中,女警員也要留著短短的頭發,這是職業要求。

  很多女性警務人員表現優秀,每次行動出動的速度很快。她們的體力都達到機動部隊的標準。但她們很多人只有小小巧巧的個子,站直了還沒有警方最高的盾牌高,防暴服要穿最小號的,還比自己的體型大不少……

  只有不斷地訓練,以保證自己的體能可以符合要求。

  香港警隊已成立170多年,女性警務人員的出現開始于20世紀50年代。短短60余年,香港女警在警隊中的角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與男性警務人員相比,女性警務人員心思細膩和善于聆聽。很多女警會非常細心留意暴力衝突現場的各種細節,並擅長做溝通工作,緩解衝突現場的緊張氣氛。

  暴力衝突現場常伴隨著肢體衝突,很多暴徒是女性,這種情況更需要女警去處理。前線工作需要女性警務人員,她們要和同事共同分擔任務和壓力。

  只是,當暴徒發現站在對面的是個女警,污言穢語就像臟水一樣潑過來。這些説粗口的暴徒當中,往往也有女人。

  今年年初,香港警隊被公認為世界上最優秀的警隊之一,市民滿意度高達84分。但僅僅幾個月後,香港警察們卻處于百口莫辯的污蔑和咒罵之中。

  類似的情況發生在五年前。在“佔中”發生時,香港警察也同樣被“污名化”,很多人因此質問:罵警察就是為了搞垮警隊,但搞垮警隊後,你們想幹什麼?

  “看到警察這樣好心疼……”一位身居香港的女士,眼看著剛剛跟暴徒搏鬥完的警察,在深夜穿過一片罵聲疲憊地走過。

  “真的生氣啊,你在認真保護他們,但他們罵你的話,我都説不出口。”

  也有人勇敢地從人群中衝出來,遠遠地衝著包括女警在內的警察豎起大拇指,“支持你們,我撐警察!”

  “齊齊整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

  8月11日晚上,暴徒包圍尖沙咀警署。這只是這些天來,暴徒們160多次對警署的圍困之一。

  “媽媽加油!”那一天,香港警務處某總區應變大隊大隊長譚警司正在現場,孩子主動打電話來。

  譚警司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一個上中學,一個上小學。這個暑假,她經常扔下一句話:“媽媽出去工作了!”

  累壞了的媽媽,最早也是在12個小時之後才能出現在家裏。

  三個多月來,隨著暴力不斷升級,譚警司和其他同事經常需要加班加點,每天經常需要工作16-17個小時。

  香港警務處某機動部隊小隊指揮官梁督察記得有一次在金鐘夏愨道,她們警察小隊只有十來個人,結果迎面走來三四千黑衣人,他們瞪著發紅的眼睛,拖著攻擊用的鐵通、鐵馬等,倣佛看到了喪屍大片。

  現在經常有人在網上叫囂要殺警,要用土制炸彈攻擊警察。不僅如此,警察們每天都要面對另一種威脅。

  香港警方表示,6月以來,1600多名警員的個人資料被惡意“起底”,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也轉過來608宗“起底”案件,其中涉及警務人員的超過七成。而從6月初至8月,已有約250名警員被暴徒襲擊而受傷。

  記者面前的幾位香港女警,她們的個人資料都被惡意泄露過。

  梁督察與家人的合照被惡意曝光,她的身份證、家庭住址、電子郵件等都被曝光。有一天淩晨1點,她接到了十幾個騷擾電話,每天下班回到家門口,她都會下意識地“東張西望”。

  就連警察們上班時停在警署內的車,都有人在遠遠的高點用長焦鏡頭拍下車型和車號,然後這些照片就會出現在策動暴亂的網站上。為了讓家人平安,很多警察在停車入位後,用布把車牌蒙起來。

  “我們接受過專業訓練,但家人不同,很怕他們被傷害。”女警們最擔心的是家人的安全。

  “齊齊整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這是譚警司最大的願望。

  香港的未來會怎麼樣?

  笑得最開心的她,香港警務處某機動部隊大隊副隊長倪總督察突然忍不住哽咽起來。

  有著20多年感情的中學同學群,一天告訴她:你不能留在這個群裏了。

  因為看了媒體的虛假報道,同學站在了她的對立面。“她們不信,我一遍遍解釋。”那天是倪總督察帶隊去追捕暴徒的。

  倪總督察説,媒體報道只要全面報道真相就可以,但是很多香港和西方媒體完全顛倒黑白。

  譚警司曾抓到一個13歲的暴徒。面對眼前的少年,她很痛心,因為她也是一名13歲孩子的媽媽。“不明白他這麼憎恨警察,憎恨政府,他的父母知道了應該會很痛心吧。”

  壓抑感更來自許多媒體的不實報道。新聞中暴力衝突的畫面越來越多,有意識地抹黑警察的言論鋪天蓋地。有的穿著記者背心的人,把鏡頭直接懟到警察的臉上,卻對暴徒的破壞行為完全回避。

  “這樣下去,香港將變成什麼樣?”

  倪總督察説,如果我現在不是警察,我可能不會選擇當一名警察,但我現在是一名香港警察,我就會做下去,沒法退縮。我確認我做的事是對的,我們在守護香港法治。

  另一位,深水埗警署的陳秀欣警長,在面對採訪的鏡頭時,堅持選擇不隱去面容和名字。她説:“我為什麼要隱去自己的臉?他們才是犯法者。我是警察,問心無愧就可以。”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風雨彩虹 鏗鏘玫瑰——記修例風波中的香港女警-新華網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55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