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惠英紅:一樹繁花別樣紅
2019-06-02 16:20:3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香港6月2日電 題:惠英紅:一樹繁花別樣紅

  新華社記者陸敏 閔捷

  她,22歲就拿到最佳女主角獎項,曾是“香港最賣座的武打女星”,風光無限;

  她,曾經無片可拍成“邊緣人”,走投無路到試圖自殺,跌入谷底;

  她,在2005年以45歲的“高齡”復出,以絕地反彈的姿態頻頻出擊——

  在2009年到2019年這十年間,她攬下了包括臺灣電影金馬獎、香港電影金像獎、亞洲電影大獎等20多個獎項,也重新站上了人生的高地。

  她是香港電影女演員惠英紅。在歲月裏烤過,在時間裏熬過,如今,所有的過往都零落成泥,滋養她在人生半百的年紀,開出一樹繁花別樣紅。

  如戲人生 兩次獲獎相隔28年

  出現在記者面前的惠英紅,一襲粉綠色長裙,粧容精致,身姿綽約,説起話來笑意盈盈,眼波流轉。

  過往,在她的眼裏已是雲淡風輕。只有當她説起,“嘗過了高點,再下來嘗最苦的,慢慢再從50歲往上爬,這裏面的甜酸苦辣,沒嘗試過,你沒辦法知道那個味道”,微笑的眼睛裏才隱約有淚影閃爍。

  惠英紅從小就有個電影夢。因為家境貧困,她13歲開始去夜總會表演中國舞。“那個時候,很多電影公司星探都是在夜總會挑演員,我跳舞就是想被星探發現。”

  17歲,惠英紅被導演張徹發掘,簽約邵氏影業,在1977版《射雕英雄傳》裏飾演女二號穆念慈,由此開啟影視生涯。

  1982年,22歲的惠英紅因為武俠電影《長輩》拿到了人生第一個最佳女主角獎項,也成為香港電影金像獎史上迄今唯一一個靠“打女”角色獲此殊榮的演員。此後,惠英紅叱吒影壇,成為響徹香江的一代“霸王花”。

  造化弄人。隨著上世紀九十年代武打片逐漸式微,已經被公司和觀眾定型為“打女”的惠英紅幾番轉型無望,逐漸淪為無片可拍的“邊緣人”。從風光無限到無人問津,巨大的心理落差,加上多年拍打戲落下的一身傷病,讓惠英紅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她閉門不出,甚至吞下安眠藥,但幸好被搶救了回來。

  “上天不讓我走,我就好好活!”重生的惠英紅終于放下自尊,2005年低調復出,開始在電視劇裏出演各種小角色。

  2009年,惠英紅在電影《心魔》中飾演一個對兒子有極強控制欲的悲情母親。

  一年後,她憑此角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當時聽到我的名字,我愣住了,不敢有任何反應。等確定是我之後,整個人完全崩潰了,一路哭著上臺,真的很丟人!”手捧獎杯,她百感交集,“這是我生死攸關的一個獎項,我惠英紅有機會了!”

  這一年,她50歲,距離上次獲獎已經整整28年。

  別想“人活著幹嘛”,人活著就要去“幹嘛”

  “我從3歲就知道人生需要奮鬥。”對于惠英紅,“奮鬥”像基因一樣與生俱來,“每一天都不要浪費,哪怕用來休息也是個態度。如果什麼都不做,人生就沒有色彩,也沒有價值。別想‘人活著幹嘛’,人活著就要去‘幹嘛’”。

  當“打女”的那些年,她不過十幾二十歲,卻以超越年齡的敬業態度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有一次,她從高空跳下,小腿骨當場斷裂。當時全片還剩下兩三個鏡頭就完工了,如果不拍還要等兩三個月,她堅持從醫院返回接著拍。兩個員工架著她,補拍上半身打鬥的鏡頭,兩條小腿就在下面跟著晃蕩。她忍住劇痛拍完最後一個鏡頭,在場所有人都眼含熱淚,為她鼓掌。

  “做任何工作,首先要尊重自己,才能贏得別人的尊重。”惠英紅説,“如果沒有之前這個積累,後面復出也不會有人用心幫你。”

  2005年,惠英紅復出加入香港無線電視臺,照片在公司裏挂了半年多也沒人找她拍戲。某日,知名監制李添勝路過看到了她的照片,立刻請她拍戲,“因為我們曾在嘉禾合作過,他了解我”。這一部戲,開啟了她的復出之路。

  惠英紅始終忘不了恩師李翰祥導演的啟蒙。李翰祥讓她明白,電影一個半小時裏呈現的故事只是人物一生的一小部分,表演要出彩,必須要找到人物的“前世”和“余生”。“我至今都是用這種方法揣摩角色。”惠英紅説。

  從沒有當過母親的惠英紅,屢屢憑母親角色獲獎。于她而言,最難忘的母親角色,是《幸運是我》的芬姨,她用細膩的表演演繹了一位失智老人的孤獨日常,第三次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我對劇組提的唯一要求,就是以我母親為原型,按我母親的造型和行為習慣來塑造角色。”惠英紅默默用自己的方式向已離世的母親致歉。當年,母親也是罹患此症而她並不知情,留下了永遠的遺憾,“希望社會更多關注和幫助這個病患群體”。

  最期待與張藝謀導演合作

  2019年4月14日,第三十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現場,惠英紅憑借《翠絲》的表演獲得最佳女配角。回憶當時情形,她笑著説:“其實我的心情很矛盾,既希望年輕人拿獎,又不希望自己輸了丟臉。”

  這些年來,惠英紅一直在身體力行扶持新人。“很多新導演的制作都沒什麼資金,全部用新人會虧到很慘。如果我們能夠參與,對他們至少是一種保證。”

  惠英紅並不同意港産片如今已衰落的看法:“打個比方,過去香港電影年産400部作品,只有40個題材;現在年産40多部,就有40多個題材。過去産量大,現在精品多,特別是與內地的合拍片,出了不少精品。”

  2009年,惠英紅第一次到內地參與影視制作。“這十年進步太快了!”她感嘆內地電影業的變化,“從題材創作、制作水準、編導表演,都讓我這樣——”她做出一個目瞪口呆的表情。“水準很高!我覺得很驕傲,有時都會害怕自己跑得不夠快,追不上!”

  她説,從《紅高粱》起,就一直關注張藝謀導演的所有作品,很期待將來有機會和張導合作,和內地好演員好團隊合作,“就像高手過招,會很過癮”。

  今年4月16日,國家電影局宣布出臺五項措施,支持港澳電影業在內地進一步發展。對此,惠英紅表示很高興,“香港年輕一代電影人有更多的機會進入內地,會為香港電影業帶來更大的發展空間”。

  拿下多個華語電影圈大獎的惠英紅更期待到內地獲獎。“我希望——”她拉長語調,“到北京,對,北京的電影節上拿個最佳女主角!”她調皮地一笑,倣佛當年那個初入影視圈的17歲女孩。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晴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首條自行車專用路開通
北京首條自行車專用路開通
三峽水庫防汛騰庫進入最後階段
三峽水庫防汛騰庫進入最後階段
呼和浩特:校園炫彩花棍舞
呼和浩特:校園炫彩花棍舞
戲曲迎“六一”
戲曲迎“六一”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74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