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每個人都有打造個人品牌的機會
2020-08-28 07:54:33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碩士學歷的白領辭職做微商,堅持以原創升級推廣方式

  從業5年多、今年29歲的微商張明苑對自己這個職業有自己的見解:微商並不一定等同于在微信做電商。

  “微商是把自己作為一個創業單位,利用互聯網對産品進行推廣獲利,不僅僅是賣實體商品,賣虛擬産品、銷售自己的才華,也可以被稱為微商。比如,那些通過網絡賣保險、做自媒體、做在線心理咨詢的人。”張明苑説。

  2019年1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實施,微商正式被納入監管。前不久,這個群體又被冠以一個新的名稱:新個體。

  “這在一定程度上説明自己做的事情得到了國家認可,感覺更‘高大上’了。”張明苑笑著説。

  從兼職到全職

  2015年,張明苑在讀碩士期間就做了微商,一邊上學,一邊兼職賣貨。靠著一股靈活勁兒,在校期間她微信裏積攢了5000多個客戶,1個月能有近1萬元的收入。“剛開始做微商,是把它當作一場挑戰自己的冒險,沒想能掙多少錢。”她説。

  碩士畢業後,她成了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的白領,月薪8000元,但她仍兼職做微商。漸漸地,她萌生了全職做微商的想法。“我的父母希望我能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我更渴望自由,能安排自己的生活。”

  考慮再三,她放棄了穩定的白領工作,成為一名全職微商。“雖然父母和朋友反對我全職幹,但我知道那是他們不了解這個行業,對微商有偏見。”張明苑説。

  如今,在她的努力經營下,微商事業逐漸做出了名堂,有時一筆批發訂單的價值能達到1萬元。做了兩年代理,她的收入從開始每個月1萬元左右,到現在每個月7萬元到10萬元不等。她還在國貿附近租了一間月租金1萬元的公寓,給自己買了車。

  想抱抱鏡子裏的自己

  “雖然看起來很風光,但背後的艱辛只有自己知道。”張明苑説。

  在做微商的路上,張明苑經歷過很多起起伏伏和無能為力的事。一開始囤貨賣不出去,她恐懼過。有的客戶談了很久,最後卻沒有下單;為了業績,一遍又一遍加陌生人,她絕望過。“當你經歷過那些傷心難過的事後,你會發現,你比自己想象中更強大。我漸漸成為一名能夠獨當一面的微商,一如既往地和生活對抗。有時,我真想抱抱鏡子裏的自己,摸摸頭對自己説:謝謝你,辛苦了!”

  微商的工作雖然自由,但卻並不清閒。張明苑説,工作事項並不復雜,但卻十分瑣碎。她大部分時間都是用來維護客戶、和代理溝通,常常忙到淩晨2點才能睡覺,每頓飯的時間不超過10分鐘。快到而立之年的她至今仍然單身,“沒時間談戀愛”。

  每個人都能自己當老板

  “朋友圈被一些微商廣告刷屏,造成視覺污染不説,甚至帶有傳銷色彩,利用身邊的人賣貨‘殺熟’,無底線發展下線。有的賣的還是倣冒和三無産品,這不但是一種違法生意,還會影響微商這個行業的發展。”張明苑説,她升級了自己的推廣方式。“我發廣告很節制,幾天發一次。文案、圖片都是精心制作的原創,從不復制素材庫裏的東西,選産品會選一些人們耳熟能詳的品牌。”

  “悉心運營朋友圈是我長期維持的個人特色,比起強推賣貨的傳統微商,好友接受度更高,信任感也更強。”張明苑透露,如果對方添加好友時顯示“通過群聊添加”,意味著對方可能用的是第三方外挂,在完全不認識的情況下,群發好友申請,這種操作俗稱“爆粉”,目前微信已出臺了相關禁止政策。“我更加希望我的客戶是通過我的微信公眾號和微博等平臺,被我的時尚氣質和觀點所吸引,主動添加我好友。”

  近年來,一些電商品牌獲客乏力後,部分採取了微信代理的模式,網紅、博主、高學歷的人群都被吸引了進來。“現在的微商更高級,玩法也對用戶更友好,特別是在電商法實施以後。”張明苑大膽預測,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微商會慢慢打散傳統的經銷商、電商,甚至是大集團,每個人都能自己當老板。做微商,每個人都有打造個人品牌的機會。記者 周懌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422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