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今年預計為企業減免社保費1.6萬億元 養老金發放有保障
2020-08-21 09:07:55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今年預計為企業減免社保費1.6萬億元

  養老金發放有保障(民生視線)

  今年以來,為紓解企業困難,穩定和擴大就業,我國實施階段性減免企業社會保險費政策。受這項政策影響,今年上半年,三項社會保險基金總收入2.35萬億元,總支出2.68萬億元,支出大于收入。在此背景下,養老金發放是否有保障?如何實現社保制度的可持續發展?本報記者就這些問題進行了採訪。

  社保“免減緩”,助企減負添活力

  “社保減免政策每月幫我們減了40多萬元,真是‘雪中送炭’,大大減輕了企業的用工成本和運營負擔。”廣東省中山市德邦物流有限公司財務人員劉女士説。

  據介紹,中山市德邦物流有限公司有固定員工800多人,受疫情防控影響,公司業務量下滑,但公司人工、租金、水電等固定支出基本不變。“公司月均成本費用約325萬元,其中人工成本接近五成,減免的40萬元社保費,讓企業有信心挺過這段艱難時期。”劉女士説。

  為了緩解企業經營困難,2月20日,人社部、財政部、稅務總局三部門印發了《關于階段性減免企業社會保險費的通知》,6月22日,三部門再次印發通知,延長社保減免政策實施期限。兩次政策疊加後,“減負”清單如下:

  對企業來説,中小微企業可免徵2020年2至12月養老、工傷、失業三項社保的單位繳費部分;大型企業減半徵收2020年2至6月養老、工傷、失業三項社保單位繳費部分;對湖北各類企業,免徵2020年2至6月三項社會保險單位繳費部分。此外,受疫情影響生産經營出現嚴重困難的企業,可緩繳社會保險費至2020年12月底,緩繳期間免收滯納金。

  對個人而言,社會保險個人繳費基數下限可繼續執行2019年標準;以個人身份參加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個體工商戶和各類靈活就業人員,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確有困難的,可自願暫緩繳費,對2020年的未繳費月度,可于2021年底前進行補繳。

  人社部養老保險司司長聶明雋解釋,正常情況下,每年的社保繳費基數上下限都會根據上年度平均工資增長情況進行調整。目前按繳費基數下限繳納養老保險費的人員,佔全部繳費人員的60%左右,主要是工資水平相對較低的中小微企業及其職工,以及大部分靈活就業人員。“新政策規定今年繳費下限可以執行去年的標準,將會適當減輕這些單位和個人今年的繳費壓力。”

  “這次減免政策出臺後,預計全年可為企業減免社保費1.6萬億元。”聶明雋説,若加上1至4月養老保險費率比去年同期降低的翹尾因素,以及全年繼續實施階段性降低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費率政策的減費金額,今年三項社會保險總減費將達到1.9萬億元。

  “2015年以來,國家先後六次下調社保費率,職工五項社會保險總費率從41%降至33.95%,共為企業減費近萬億元。相較而言,今年社保‘免減緩’政策力度空前。”聶明雋強調。

  更讓企業驚喜的是,此次社保“免減緩”做到了“免填單、免申請”,由稅務機關或人社部門批量發起,符合享受條件的單位不需要提出申請和提供材料,係統將自動減免。

  “3月8日我對賬時,發現公司銀行賬號收到了四筆合計41.89萬元的社保費退款。”中山市德邦物流有限公司出納汪女士説道,“早前我們就收到了政府部門發出的短信,提示公司可以享受社保費減免。沒想到那麼簡單快捷就退回了2月已繳的社保費!”

  基金短期收支壓力可控,制度保障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

  統計顯示,全年減免1.6萬億元社保費中,企業養老保險費減收將佔到1.5萬億元。這是否會對我國養老保險基金運行造成影響?養老金發放還有保障嗎?

  的確,社保“免減緩”政策會給養老保險基金運行帶來一定影響。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鄭偉給記者算了一筆賬:2019年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收入為5.29萬億元,1.5萬億元的減免規模相當于去年基金總收入的28%,受此影響,2020年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將下降。“我們預計,到年底養老保險基金結余約為3.8萬億元,同比降幅將達30%。”

  不過,受訪專家們表示,養老保險基金短期收支壓力相對可控。

  探家底——得益于經濟多年快速發展,我國企業養老保險基金積累了比較可觀的“家底”。截至去年年底,全國企業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有5萬億元。此外,還有2萬多億元的全國社會保障戰略儲備基金,整體支撐能力較強。“雖然社保減免政策將使部分省份出現當期基金收不抵支的情況,但大部分省份的歷史結余都能夠確保養老金足額、按時發放。”鄭偉説。

  看運行——目前基金運行總體平穩。聶明雋介紹,通過對上半年養老保險基金運行情況的調度分析,階段性減免政策的執行結果符合預期。截至6月底,全國企業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仍有4.77萬億元。

  有補助——中央財政持續加大對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補助力度。近年來,中央財政補助力度不減,特別是重點向基金收支矛盾比較突出的中西部地區和老工業基地傾斜。“2019年中央財政補助達到5261億元,今年補助力度將進一步加大。地方各級政府也在進一步調整財政支出結構,加大對養老保險的補助力度。”聶明雋説。

  同時,對養老金發放困難的省份,還將加大資金調劑和支持力度。“今年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的比例提高到4%,調劑金規模將達7400億元,跨省調劑1700多億元。”聶明雋説,4月初中央已經下撥了一季度的調劑金,6月中旬二季度的調劑金也全部下撥,有力支持了困難省份的養老金發放工作。

  在各項政策的支撐下,今年以來,我國不僅保證了養老金的按時、足額發放,還再次上調養老金標準。今年4月10日,人社部、財政部宣布,繼續上調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調整水平為5%。這是自2005年以來,我國連續第十六年調整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也是從2016年以來連續第五年統一調整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

  截至目前,各省份已確定了2020年養老金調整方案,不少省份在7月底前已經補發上漲的養老金,一些省份還公布了養老金人均上漲金額。比如,青海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月人均增加基本養老金218元左右;寧夏退休人員養老金人均每月調增172元;雲南退休人員人均每月增加養老金167.7元;內蒙古養老金調整人均每月增加147.2元。

  省級統籌穩步推進,構建多層次養老保險體係

  隨著我國老齡化速度加快,從中長期看,未來養老保險基金的收支壓力不小。

  “去年末,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5.46萬億元,看起來規模不小,但這5.46萬億元也僅相當于13.3個月的可支付月數。”鄭偉説,要長期確保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最重要的還是根本性的制度安排。

  內部挖潛,提高統籌層次,增強余缺調劑能力。

  今年1月1日,安徽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各項收入全部歸集到省級社會保障基金財政專戶,各項支出也由省級財政專戶統一撥付。至此,安徽實現了養老保險基金全省統收統支。

  像安徽一樣,截至6月,已經有26個省份實現了規范的省級統籌,剩下的省份也將在今年年底之前實現基金省級統收統支。聶明雋表示,實現規范的養老金省級統籌,不僅能夠進一步提高全省基金統一調度使用能力,確保全省養老金發放,還為下一步實施全國統籌打下良好基礎。

  鄭偉認為,提高養老保險基金的統籌層次,更有利于盤活各地方的沉淀資金,解決養老金發放結構性問題。

  外部籌資,加快國資劃撥充實社保基金,提高資金長期支撐能力。

  去年7月1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2020年底前,要將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和金融機構10%國有股權,劃轉至社保基金會和地方相關承接主體。截至2019年底,中央層面已完成四批81家中央企業和中央金融機構國有資本的劃轉工作,劃轉的國有資本達1.3萬億元。

  “通過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一大優勢,能實實在在增加基金收入。”鄭偉説。

  目前我國城鎮職工養老金替代率約為44%。根據國際經驗,一個合意的養老金替代率(公共養老金+私人養老金)應當達到70%。“因此,在公共養老金壓力日益增大的背景下,大力發展私人養老金,積極構建多層次養老保險體係,有助于進一步提高養老保障水平,幫助有能力的退休人員進一步提高生活質量。”鄭偉説。

  中央財經大學保險學院勞動與社會保障係教授褚福靈表示,公共養老金作為第一支柱,其發展目標是為廣大民眾提供基本養老保障,實現制度的全覆蓋,確保公平性和可持續性;企業年金作為第二支柱,要爭取為企業職工平均提供15%到20%的養老金替代率;商業養老保險作為第三支柱,潛力最大,能夠使廣大民眾不受就業形勢、就業單位條件限制,都有機會在稅收政策支持下,建立個人商業養老計劃。

  2018年5月,全國開展了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試點,給廣大勞動者提供了新的選擇。居民投保該險種時,所繳納保險費允許稅前列支,養老金積累階段免稅,退休後領取養老金時再繳納。“目前,我國養老保險‘第三支柱’仍比較弱小,需要政府部門、市場主體共同發力,共同構建更為合理的養老保險體係。”褚福靈説。(記者 李心萍)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394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