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財經翻譯官】正經説説“錢”的事兒
2020-08-20 11:32:1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在財經新聞裏,常能聽到:貨幣政策定調了、企業資金鏈緊張了、財務自由就差一步了……這些話裏聚焦的是一件事——流動的錢,有術語稱“流動性”“現金流”,業內俗稱“水位”,極簡稱就是一個字:“水”。

  從國家經濟發展、金融穩定,到企業生計、家庭投資、個人賬本,下半年的“水”有多少、用多少、流向哪,時刻牽動著各方關切。特別是在今年全球疫情持續蔓延、世界經濟嚴重衰退的背景下,“水”的大小,事關你我的未來。

  微觀經濟學裏有這樣的故事:“一個遊客路過一個小鎮,他走進一家旅館給了店主1000元現金,挑了一個房間。他上樓以後,店主拿這1000元給了對門的屠夫支付了這個月的肉錢,屠夫去養豬的農夫家裏把欠的買豬款付清了,農夫則還了飼料錢,飼料商販還清了賭債,賭徒趕緊去旅館還了房錢,這1000元又回到旅館店主手裏。可就在此時,遊客下樓説房間不合適,拿錢走了。表面上,1000元錢沒有被掙到,可全鎮的債務都還清了。”這就是資金流動循環的重要作用,有了資金流入,經濟就活躍了。

  近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繼續落實好為市場主體減負等金融支持政策。其中對金融領域的部署安排,第一項就是“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會議強調“不搞大水漫灌”、“精準滴灌”、“放水養魚”……説的都是“水”的事,今天翻譯君就來聊一聊。

  普通人的“小錢”

  近幾個月,我國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後,個人消費回暖,貸款需求增加。自今年3月以來,居民短期貸款就轉為持續增長。數據顯示,上半年,住戶部門貸款增加3.56萬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7552億元。7月,這兩項數據又分別增加了7578億元、1510億元。

  跳出宏觀數據來看看個體選擇,投資、儲蓄與消費,大家該如何安排好口袋裏的錢,收獲幸福感的概率才更高?

  圖片來源:東方IC

  有人可能會説買房。確實,在本世紀前二十年,購房投資似乎印證了“穩賺不賠”。

  也有人説炒股。不無道理,今年A股表現在全球主要市場中排名靠前,讓不少投資者收獲頗豐……

  可是問題來了,你我就是遇上財從天降的幸運兒嗎?

  以樓市為例,近年來推出的各項樓市調控舉措,都反復印證了“房住不炒”的政策基調。近期,杭州、寧波、南京、深圳等城市分別出臺樓市新政,堅持不將房地産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堅持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再寄望于通過投資買房得到更確定的收益,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而面對股市,如果沒有足夠的專業知識、操作經驗,又沒有價值投資、長期投資理念,在風險潮頭心存僥幸、追漲殺跌的人,怕是要交些“學費”的。

  翻譯君想説,作為大時代中的微小個體,或許沒有大筆閒置資金在手,但每月賬戶會填上一筆穩定的工資收入,借用一個財務概念,叫做擁有“穩定現金流入”,對個人財富積累極其重要。用好“小錢”,是資金疊加、成為“大富”的好開頭。

  比如,把個人賬戶分為儲蓄、投資、消費三個方向,盡量鎖定一定數量的現金流滿足正常生活需求,將收入的一部分用來提升自我、一部分配置“能生錢”的資産……更加合理優化配置才是駕馭金錢、實現人生通關的最佳路徑。

  畢竟,“被天上掉下來的橫財砸中”這樣的好事往往是夢裏才有,而“今晚10點後還是明早9點前加班”的事倒是常伴你我。

  企業的“真金白銀”

  對企業來講,利潤是“錢”,而現金流才是“命”。

  在創立後就持續虧損的那些年,亞馬遜的成長與爭議相伴。如今,它位列全球最香的“FAANG”五大科技巨頭之列。截至美國時間8月18日,其市值高達1.65萬億美元,超過美國九大零售商的總和。

  這背後的奧秘之一,就是亞馬遜的現金流一直為正值且增長穩定:2014年凈虧損2億美元,OCF(經營現金流)為70億美元;2015年終于獲得了6億美元的凈利潤,OCF達到119億美元;2018年凈利潤71億美元,OCF已突破300億美元。而亞馬遜的股價更是在過去數十年間高歌猛進,在“現金流即正義”方面,亞馬遜是公認的榜樣。

  那麼,現金流對企業有多重要呢?

  現金流是在一段時間內現金流入和流出疊加的凈值,意味著可供企業自由支配的“真金白銀”有多少。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傳統商業模式中,凈利潤往往是考量企業發展的硬指標。不過許多時候,企業有凈利潤,但現金流卻為負,需要通過外部融資輸血、續命。

  盈虧已然是階段性的結果,決策支配現金流的去向才決定企業的未來。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時,現金流可以用來擴大生産、布局研發、提高核心競爭力;而在外部環境復雜多變時,現金流是影響企業在未來一定期限內“生存還是死亡”的重要指標。充沛如泉涌的現金流,可謂成功企業的標配。

  具體分析時,就要看看財務報表中現金流量表。簡單來説,跟上一期相比,狀況變好了還是壞了?

  從報表的角度看,這便于外界對企業的現金流量、盈利質量等進行研判。都説現金是公司的“血液”,只有流動起來、周轉良好,才可能創造利益、推動發展。反之,如果是紙面財富、拆東補西,就隨時可能因資金鏈斷裂而在商海折戟。

  而從價值的角度看,投資者會根據企業的現金流狀況作為其是否值得投資的重要考量因素。現金流充足在一定程度上能顯示企業經營狀況良好、抗風險能力強,往往更受投資關注與追捧。

  央行的“滴灌”

  對于整體宏觀經濟環境而言,流動性一般指的是金融體係中貨幣投放量的多少。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表示,在疫情因素影響下,中國央行更早進入了“抗疫模式”,領跑于全球央行。從2月3日起,綜合運用數量和價格工具、總量和結構手段,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引導市場利率平穩運行,推動綜合融資成本明顯下降,支持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産。

  圖片來源:東方IC

  央行是調節貨幣供應總閘門的部門,目前手上有很多貨幣政策工具去調節供給。按類型分,有數量型也有價格型。根據疫情防控和經濟金融形勢,央行運用這些工具,把握操作的力度、節奏和重點,來引導流動性的總量與結構。

  市場上的錢多了,且能直達企業,就能緩解其現金流壓力。企業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就穩住了職工崗位,使得就業和收入有保障,個人的“錢袋子”就有保障,消費、預期才有保障。這正是“六穩”“六保”相關部署的題中之義。

  當然,調撥“水量”不是多多益善,講究張弛有度。水少了是“旱”(流動性緊缺、枯竭);水過多了則可能帶來“澇”的風險(通貨膨脹、資産泡沫等)。

  遭受重創的全球經濟在重啟,一些經濟體空前的刺激性政策帶來極大風險。

  “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天下也沒有不散的筵席。”近日,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求是》撰文稱,“在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係中,當前美國這種前所未有的無限量化寬松政策,實際上也消耗著美元的信用,侵蝕著全球金融穩定的基礎,會産生難以想象的負面影響。新興經濟體可能面臨輸入性通脹、外幣資産縮水、匯率和資本市場震蕩等多重壓力。更嚴重的是,世界可能再次走到全球金融危機的邊緣。”。

  再看看我國的做法。最新數據顯示,央行8月10日公布的金融數據顯示,7月末,我國廣義貨幣M2增速為10.7%,是連續第五個月保持兩位數增長,社會融資規模同比增長12.9%,這兩項增速均明顯高于去年同期。較多中長期貸款流向制造業、基礎設施和服務業等領域,尤其是小微貸款規模和覆蓋面快速恢復增長趨勢。貨幣政策的引導使市場整體利率下行,帶動了企業的融資成本明顯降低。央行行長易綱近日在接受專訪時透露,普惠金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制造業的貸款利率都降至歷史新低。特別是普惠金融的貸款利率目前在5%左右,比去年下降了0.8個百分點。

  今年,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運用力度有所加大。1月1日央行宣布“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此後的另兩次降準都是定向調控,釋放流動性也是分批進行,“三檔兩優”存款準備金框架進一步完善。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了“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並提出務必推動企業便利獲得貸款,推動利率持續下行。在國務院部署中,今年金融係統要向各類企業合理大幅度讓利,預計全年數額達到1.5萬億元。而央行最新數據顯示,前7個月已為市場主體減負8700多億元,對小微企業支持力度明顯加大——這意味著,今年確定的金融體係全年向各類企業讓利1.5萬億的目標,已經實現近六成。

  8月17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重申“不搞大水漫灌”。會議要求有效發揮結構性直達貨幣政策工具精準滴灌作用,確保新增融資重點流向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翻譯君試著翻譯一下,所謂金融更好支持實體經濟,關鍵就在于保障錢能夠得到最優運用,能最快捷、最直接、最實惠到達實體企業手中。而保住了市場主體,就能更好地保住就業,穩住民生。金融如水,水穩則舟安。(【財經翻譯官】閆雨昕 何凡/文)

 

【糾錯】 責任編輯: 黃博陽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61126390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