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專項債撬動有效投資
2020-05-11 08:04:04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補短板、惠民生,穩投資、促發展

  專項債撬動有效投資(財經眼·“工具箱”裏探“工具”③)

制圖:汪哲平

數據來源:財政部

  近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要求,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提高赤字率,發行抗疫特別國債,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提高資金使用效率,真正發揮穩定經濟的關鍵作用。

  今年以來,專項債發行快馬加鞭。財政部前期已分兩批提前下達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額度1.29萬億元,截至4月15日,完成發行11607億元。第三批1萬億元專項債額度目前已下達地方,按要求將在5月底前發行完畢。作為財政政策的重要工具,專項債有哪些特點?下一步重點投向哪裏?使用這一工具應注意些什麼?記者進行了採訪。

  安全靈活,強化逆周期調節

  專項債主要是為公益性項目建設籌集資金

  3月7日,四川省首次發行水利項目地方專項債,總額22.41億元,債券發行期限為10年至30年,募集資金主要用于今年計劃開工或續建的64個水利工程。其中,僅亭子口灌區一期工程,就可覆蓋灌面135萬畝左右。

  4月2日,河南省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成功發行公辦高校專項債券10億元,債券資金主要用于支持河南大學等10家高校的教學設施建設。“河南省高等教育發展起步較晚,採取這一方式募集資金,能有力地支持高校改善辦學條件。”省財政廳有關負責人説。

  越來越多的地方正通過發行專項債來加快基礎設施建設,補短板、惠民生,穩投資、促發展。

  何為專項債?

  根據新預算法規定,地方政府發債只有“地方政府債券”一種形式,簡稱為地方債,分為一般債和專項債兩種。一般債納入公共財政預算,用于彌補赤字;專項債則納入政府性基金預算,主要是為公益性項目建設籌集資金。

  專家認為,與一般債相比,專項債有幾個顯著優勢。

  ——不計入赤字,發行更為靈活。專項債由基建項目建成後的收益償還,不計入財政赤字。2016年至2019年,我國赤字規模從2.18萬億元增長到2.76萬億元,增幅不大。而同期專項債新增限額則從4000億元擴大到2.15萬億元,有效緩解了地方政府資金壓力,助力積極財政政策的施行。

  ——實施額度管理,可以有效防范風險。專項債通過預算管理,明確發行額度,有利于規范政府融資行為,推進地方債務顯性化,防控地方政府融資風險。

  ——專款專用,保障重點領域公益性項目合理融資需求。

  ——成本相對較低。2019年專項債平均發行利率為3.47%,較銀行貸款等融資途徑有明顯成本優勢。

  ——償債周期較為合理。2019年6月,財政部放開了地方債券發行期限的規定,鼓勵地方政府發行期限更長的債券。據財政部政府債務研究和評估中心披露,在率先發行2020年專項債的河南省、四川省,10年期及以上專項債券佔總規模的比例高達89.7%,且償債時間分散,可減輕債務集中到期償還壓力。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白景明認為,與一般債相比,專項債的管理方式和適用范圍相對靈活,是財政融資開正門的重要著力點。

  近年來,在規模逐年增長的同時,專項債使用范圍也在不斷拓展。在交通基礎設施、能源項目、農林水利等原有七大重點領域的基礎上,2020年專項債還將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單獨列出、重點支持,同時增加城鎮老舊小區改造領域,允許地方投向應急醫療救治、公共衛生、職業教育、城市供熱供氣等市政設施項目,特別是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

  “近年來大幅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能夠強化逆周期調節,更好應對國內外不確定性因素疊加給經濟帶來的下行壓力。”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説。

  加快節奏,支持補短板擴內需

  專項債用于重大項目資本金,可吸引更多社會資本跟進

  今年以來,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衝擊,我國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為,專項債集中發力,已初見成效。

  ——發債節奏更快、結構更優,更快形成實際工作量。

  專項債經過“三連發”,已累計提前下達2020年限額2.29萬億元。市場預計全年專項債發行額將超過3.8萬億元,有可能突破4萬億元。截至3月31日,已有8255億元專項債資金被使用到項目上,佔同期發行額的77%。

  數據顯示,截至3月19日,地方政府已發行的1.01萬億元專項債中,交通軌道、收費公路、鐵路、物流和停車場等交通基礎設施項目,以及園區建設、生態環保、能源水利、市政建設等基建項目資金佔比達85.3%,遠高于去年的25%。

  “專項債大舉投向基建項目,有利于盡快形成實物工作量,帶動有效投資,支持補短板擴內需,拉動經濟鏈條産生連鎖反應,形成良性循環。”白景明表示。

  ——專項債變成“項目資本金”,更大力度撬動社會資本。

  2019年6月,中辦國辦發文首次明確專項債可作重大項目資本金。2019年11月,國務院發文明確,專項債在項目資本金中佔比根據項目類型不同最低可為15%—25%。

  專項債用于重大項目資本金,相當于為項目增信,可吸引帶動更多社會資本跟進。中誠信研究院專題報告顯示,今年一季度,共有676.3億元專項債作為項目資本金,投向全國130個項目,較去年全年68.13億元共9個項目有顯著增長,杠桿倍數由去年的1.9倍上升至2.3倍,撬動市場化融資能力進一步增強。

  目前,各地用于重大項目資本金的專項債券規模已超過1300億元。財政部日前明確,以省為單位,可用于項目資本金的專項債佔該省專項債規模的比例,可突破20%的限制。

  中誠信研究員汪苑暉認為,全年若新增專項債3.5萬億元,理論上最多可拉動基建投資6萬億元。

  “地方債的發行需要合適的市場環境,貨幣政策應該保證流動性合理充裕。”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楊志勇認為,今年以來,人民銀行通過3次下調存款準備金率、4次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共釋放2.45萬億元中長期流動性,有力地支持了專項債券順利發行。“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加強協同,與投資、産業、區域等政策形成強大合力,為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有力保障。”楊志勇説。

  嚴控風險,提高資金使用效益

  應繼續完善專項債分配方式,激活債券市場流動性

  專項債發行規模快速增長,對政府債務總體風險情況影響有多大?

  財政部副部長許宏才表示,我國政府債務風險水平總體可控。“截至2019年底,我國政府債務負債率為38.5%,低于歐盟國家60%的警戒線,也低于主要市場經濟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水平。”

  為規范專項債券使用、提高債券資金效益、加強債券風險防控,近年來我國積極構建規范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制,目前已形成覆蓋限額管理、預算管理、債券管理、風險管理、信息公開、監督問責等環節的“閉環”管理制度體係。

  今年1月,財政部正式上線試運行中國地方政府債券信息公開平臺,定期公開地方政府債務限額、余額以及經濟財政狀況、存續期管理等信息,促進形成市場化融資自律機制,進一步防范專項債風險。

  讓專項債更好服務國計民生,仍須不斷完善相關制度,提高專項債資金使用效益。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龍小燕認為,應繼續完善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分配方式,對于有一定收益的公益性項目較多的地方,可多安排一些專項債券;對于基礎相對薄弱的地區,要通過調整專項債券結構給予必要支持。“為防止這些地區習慣‘等靠要’,支持力度可實行累退制或根據績效進行相應增減調整。”

  專家認為,應進一步激活債券市場流動性,促進專項債發行。“截至2019年11月末,地方政府債券余額佔債券市場比重為22.34%,但在二級市場成交額佔比僅為4.96%。”龍小燕指出,未來應通過多種措施激活專項債市場流動性。

  “圍繞當前的‘六保’任務,也可以考慮將專項債的部分指標挪到中央政府債務中統籌使用。”劉尚希表示,從控制債務風險的角度看,一些地方尤其是一些基層的風險控制能力相對較弱,不妨更多地由中央財政來做。(記者 曲哲涵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5966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