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行直接劃扣保證金 原油寶穿倉者“認虧不認宰”
2020-04-24 09:27:43 來源: 證券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中行原油寶事件出現新進展。在4月22日晚間發布一份情況説明後,23日淩晨中行陸續將投資者“原油寶”賬戶中的保證金直接劃走,正式執行-37.63美元/桶這一聞所未聞的結算價。

  多名投資者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保證金賬戶已經被扣完,但其他在中行的存款、理財等賬戶還沒有受到影響。不過,大部分穿倉的投資者已經將自己中行賬戶中的全部存款轉到其他銀行,擔心中行後續劃扣他們存款賬戶裏的資金。

  至于投資者在其他銀行的賬戶是否會受影響,有律師告訴記者,中行沒這個權利去劃扣。“這就完全只能通過法院訴訟,在法院判決銀行勝訴後,才能由法院執行劃扣了。”

  中行原油寶事件走到如今的局面,是所有投資者始料未及的,究竟有多少客戶穿倉尚不得知,但從網上曝光的信息來看,穿倉者顯然不在少數。如此大面積穿倉的發生,必將成為國內理財發展史上最具標志性的事件。

  保證金賬戶被劃扣

  存款賬戶安全嗎?

  兩天沒能好好休息的陳大麗(化名),在4月23日一早打開手機的那一刻,就看到維權群裏已經炸開了鍋,核心話題是:中行已劃扣投資者“原油寶”賬戶中的保證金。

  陳大麗趕緊打開中行APP核實。果然,她也在淩晨收到中行發送的借記卡動賬提醒,原油寶保證金賬戶中的數千元資金被全部劃走。

  作為前期看多原油價格的投資者,陳大麗通過中行原油寶産品“抄底”國際油價。而在4月20日晚,美國原油05合約出現負值結算價後,她不但虧掉了本金,還面臨“倒欠”銀行錢的情況。

  據了解,陳大麗合計投入近6萬元,持有近400手人民幣美油05合約多單,在4月22日淩晨以-266.12元/手的價格被中行平倉後,扣去歸零的本金,“倒欠”銀行10萬出頭。

  同時,中行向客戶發送短信,稱原油寶産品的美國原油合約已參考CME官方結算價進行軋差或移倉,“請多頭持倉客戶根據平倉損益及時補足交割款”。

  所謂“交割款”,實際上就是原油寶保證金賬戶中的保證金。除去實際參與原油寶投資近6萬元,陳大麗的保證金賬戶中還有數千元閒置資金。也就是説,她保證金賬戶中的閒置資金已經被扣走,用于填補部分“倒欠”款項。而在這之前,她的保證金賬戶已于4月21日晚開始被限制不能提現。

  “更讓人生氣的是,銀行在做保證金賬戶劃扣的時候,既沒有提前通知,劃扣完也沒有短信提醒,我還是在打開APP之後,在右上角消息欄的動賬通知裏才看到的。”陳大麗説。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原油寶投資協議,如果客戶被凍結的保證金賬戶中資金不足,中國銀行可扣劃投資者其他賬戶資金用于抵償該行損失。

  這是否意味著,當投資者不主動彌補“倒欠”原油寶賬戶的錢,可能存款賬戶也將不保?

  有投資者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保證金賬戶已經被扣完,但其他在中行的存款、理財等賬戶還沒有受到影響。

  “我保證金賬戶裏剩下的8000多元已經被全部扣走,但存款賬戶裏的1萬多還沒被動過。”該名投資者表示。

  即便如此,諸多投資者也被前述條款“嚇倒”,紛紛在4月23日上午將中行其他賬戶中的資金全部轉走。“後面肯定扣錢的,趕緊轉出來。”有投資者表示擔心。

  對此,有金融案件律師對記者表示,即便是投資協議中存在可以劃扣其他賬戶的約定,銀行真的據此劃扣投資者存款賬戶的資金,投資者也可以提出異議。

  “首先,存款合同、投資協議是不同的兩種法律關係,投資協議的法律效力能否直接影響到另一種法律關係的履行?這個不好説。其次,在銀行存在風險揭示過錯的情況下,至少應當先提出訴訟,確認投資者確實‘倒欠’,再推動法院執行劃扣,如果直接劃扣,銀行是要承擔很大法律風險的。”該律師表示。

  至于投資者在其他銀行的賬戶是否會受影響,該律師認為,中行沒這個權利去劃扣,“這就完全只能通過法院訴訟,在法院判決銀行勝訴後,才能由法院執行劃扣了。”

  一位華南城商行高管也表示,即便投資協議中存在相關的劃扣權限條款,中行在實際做這個決定的時候也要慎重,“過往我們在處理一些投資者糾紛的時候,既要解釋清楚,爭取達成一致,更要注意千萬不能激化矛盾。”

  大面積穿倉背後

  諸多問題待解

  目前,中行原油寶事件背後究竟有多少客戶穿倉尚不得知,但從網上曝光的信息來看,穿倉者顯然不在少數。如此大面積穿倉的發生,必將成為國內理財發展史上最具標志性的事件。事件背後,顯然存在一係列問題值得探討,尤其是要回到産品的設計、産品的風險屬性認定等方面重新思考:

  第一,産品風險等級認定問題。據記者了解,考慮到客戶做賬戶原油産品雖然面臨一定本金損失的風險,但該産品並不帶杠桿,國內銀行在産品設計之初,評定客戶準入風險等級均為平衡型(及以上)投資者。

  中行最新版的協議顯示,個人賬戶商品交易業務要求投資者為風險評級在平衡型以上,可與銀行簽訂有關産品協議。

  “平衡型客戶風險評級一般對應的是R4(進取型)産品,R4級的産品正常來説最多本金全部損失,不存在‘倒欠’幾倍的,這種風險如果單純以評級來披露、對應,銀行在信息披露、風險揭示、投資者評測等方面的義務履行是不到位的。”有金融律師認為。

  在他看來,如果相關投資確實存在本金虧沒之後還要倒貼的情況,需要專門進行風險揭示,投資協議中也需要用黑體字特別提醒,“這種文字性提示是必須顯著體現的”。

  在這個層面上,不但是中行原油寶,工行、建行等其他國內銀行的原油類大宗商品理財産品的風險認定或均存在問題,在原有的銀行認定中,從來沒有提示過負價格。

  有律師指出,如此高風險的産品,這些金融消費者是否適格?至少從目前來看,並非所有金融消費者都能“買者自負”。

  第二,高風險産品過度宣傳問題。自3月以來,WTI原油一直處于罕見的高波動行情中。3月9日,WTI原油單日大跌27%;3月18日,大跌16%,緊接著3月19日大漲14%;4月2日、3日,分別大漲16%、17%,4月21日大跌38%。

  在如此高波動的行情下,即使沒有杠桿,對普通投資者而言,賬戶原油也是極高風險的産品,而中行江西分行甚至在微信公眾號推薦原油寶産品,稱“抓住一波活久見的原油行情機會,收益率超過37%,僅僅用了5天”,通過網銀、手機銀行簽約就可以交易了,絲毫不提風險。

  “國內原油期貨賬戶又要考試又要驗資,還要從頭到尾提示風險,而通過銀行參與沒有漲跌停板限制的國外期貨交易,就如此便捷嗎?”有期貨人士質疑。

  第三,産品設計、風控和交易係統問題。盡管中行原油寶事件沒有披露細節,但國內某期貨公司的首席風險官表示,做過期貨的人都明白,不會在最後交易日附近移倉,因嚴重缺乏流動性,容易出現暴漲暴跌的行情,顯然中行在産品設計時沒有考慮這一問題。

  雖然邏輯上這種設計更能與國際油價更好地對接,但無疑還是加大了多頭和空頭的持倉風險。

  CME在4月8日開始修改應對負油價的軟件編程,4月15日發布公告完成測試。傳統使用的定價模型都是假設標的價格高于0,不過CME修改成Bachelier模型給標的價格為負值分配了正概率,在極端價格下出現的原油定價模型無法運作的情況就被避免了。

  中行雖然早已確定了移倉日期,但是卻並沒有做出任何調整和預警客戶,尤其是知道自己手中握有大量的凈多單頭寸的情況下。

  “如此大量的凈多單在手,中行風控難道不用考慮持倉到期、庫容、接貨等交割風險?CME測試負價格後,國內的交易所、期貨公司都紛紛開始研究這個係統,中行對交易軟件升級了麼,負價格能報單麼?如果發生了怎麼辦?”上述首席風險官表示。

  顯然沒有。不僅如此,自3月以來,中行原油寶係統一遇大漲大跌就崩潰或者宕機。4月3日,原油大漲近20%,中行原油交易APP直接癱瘓,令不少投資者未能及時平倉,導致盈利直接被砍掉一半。

  第四,即使是投機,投資者也有索賠的權利。此次穿倉事件,應該是首次發生在銀行理財産品上。不過,也有不少人認為,抄底銀行賬戶原油的投資者是“賭徒”,不值得同情,人只能賺自己認知范圍之內的錢。

  抄底原油,確實值得所有穿倉的投資者思考,在投資之前有沒有仔細研究原油的基本面,對自己投資的WTI原油産品是否已了解,還是盲目地看著價格低就抄底?

  即便如此,上述抄底的投資者,甚至可以稱為“投機者”就算盲目抄底,但他們依然有索賠的權利。對于産品的設計和風控是否存在問題,顯然需要調查後才有結論,並不是中行一紙回應後就開始電話通知投資者補足所有保證金。

  “我們認虧,但絕不認宰!賬戶原油的點差、移倉成本我們都知道,投資品的漲跌我們也認,但-37.63美元的結算價,這些超額損失無論如何也不應由我們承擔。”有投資者表示,並且《中行協議》中,並未告知“原油寶”理財産品除了損失投資本金,還可能對金融消費者的財務狀況和生活産生重大影響。期貨投資者對穿倉有認識,但投資賬戶原油的這些投資者顯然是不知道做多有穿倉風險的,而銀行也從來沒有提醒過。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曉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伶仃夕陽美
伶仃夕陽美
珍愛地球 呵護家園
珍愛地球 呵護家園
武漢動物園有序恢復開放
武漢動物園有序恢復開放
彩蛋繪出“正能量”
彩蛋繪出“正能量”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21125898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