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史上首次“負油價”,石油行業壓力如何破
2020-04-22 08:56:26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史上首次,國際原油期貨價格跌成負數。

  當地時間20日收盤,即將于21日到期的紐約商品交易所5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大跌305.97%,報收-37.63美元;6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也大幅下跌18.37%,報收每桶20.43美元。同時,6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下跌2.51美元,報收每桶25.57美元,跌幅為8.94%。

  當地時間4月21日,6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又出現大跌,一度跌破每桶12美元,跌幅超過40%。

  跌成負數並不奇怪

  期貨價格和現貨價格並不相同。原油期貨實際上是商業玩家的資産。

  由于是期貨價格,跌成負數並不奇怪——賣家怕原油砸在手上,寧願貼錢找買家接手。負油價並不意味著原油本身沒有價值,只是原油運輸成本或存儲成本已超過石油的實物價值。

  值得一提的是,期貨價格和現貨價格並不相同。很多人購買原油期貨並不是真正有原油需求,而是作為金融産品進行投資賺取差價。“原油期貨實際上是商業玩家的資産。”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孫霞説。5月交貨的原油期貨價格跌至負值,只意味著“商業玩家”認為5月份原油實物的交貨沒有價值,甚至是負價值。

  在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于宏源看來,“負油價”更多凸顯金融市場的問題,“換言之,五月份期貨合約成為‘垃圾股’。目前,産油國減産尚未開始,市場沒有看到減産的實際效果;對石油的需求下降太快,再加上疫情帶來的不確定因素,金融市場普遍看低石油價格。而北美市場石油儲存滿倉、難以承擔運輸成本,受到的打擊格外嚴重。”

  國際原油期貨價格持續走低,給石油企業帶來很大壓力。據不完全統計,4月以來,全球已有兩家石油巨頭倒下,包括月初申請破産的美國懷丁石油公司(Whiting Petroleum Corporation)和20日提出破産保護申請、曾被譽為“新加坡油王”的興隆集團。

  國際油價難以上漲

  供大于求是跌價主因。油價需進一步走低來倒逼更多油氣公司減産或停産。

  供大于求是國際油價跌跌不休的主要原因。受疫情影響,不少地區對原油及下遊産品的需求下降,封鎖措施又增加了運輸成本。目前,疫情仍在蔓延,市場對原油及下遊産品的需求短期不會增加,供需矛盾難以緩和。各大經濟組織都認為,國際油價恐怕難以上漲。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將2020年的經濟衰退稱為“大封鎖”。報告稱,今年的衰退程度將遠超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引發的經濟下滑,為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糟糕的全球經濟衰退。IMF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將萎縮3%,其中發達經濟體經濟將萎縮6.1%,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經濟將萎縮1%。經濟衰退將嚴重影響市場對原油的需求,IMF由此大幅下調對國際油價的預測:與1月相比,對2020年的石油平均價格預測降低22.42美元,調整為每桶35.61美元;到2021年,每桶石油的平均價格預計為37.87美元,比先前的預測低20.16美元。

  國際能源機構(IEA)在月報大幅下調今年全球原油需求預期,預計較上年降幅達930萬桶/日,而且隨著需求下降超過“歐佩克+”的減産量,原油儲備或將達到飽和狀態。報告雖預測今年下半年原油需求會逐漸好轉,但即便到12月,需求也會同比下降270萬桶/日。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月報預計,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下降690萬桶/日,為30年來最低水平;預計二季度全球原油需求同比下降1200萬桶/日。

  市場分析人士認為,目前“歐佩克+”達成的減産協議無助于緩解原油供應過剩,油價需進一步走低來倒逼更多油氣公司減産或停産,從而使市場恢復供需平衡。

  石油企業成本不低

  原油價格與石油制品價格非線性傳導,整個石油産業鏈經營壓力都很大。

  按照常規思路,原油價格走低,生産加工下遊産品的企業採購原材料的價格更低,為什麼反而壓力更大,甚至有企業破産倒閉呢?

  多家企業表示,這是因為原油價格與石油制品價格之間的關係並非線性傳導。“從原油到石油制品需要經過多個環節及上下遊産業鏈的配合。雖然原油價格低了,但運輸成本增加、同類産品供應增加,而市場對石化産品的需求又在減少,這意味著石化企業的生産成本和競爭壓力都在增大,整個石油産業鏈的經營壓力都很大。所以在低油價時代,石化企業不是‘日子更好過了’,而是‘日子更難過了’。”一家跨國化工巨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

  IEA也指出,受疫情影響,石油供應鏈的運營成本都會提高,所以煉油、倉儲、加工等産業鏈上下遊企業都可能陷入困境。

  自今年國際原油價格出現下跌態勢後,不止一家石油巨頭喊出“過緊日子”的口號,大幅削減資産支出。其中,由埃克森美孚、英國石油公司、殼牌、道達爾、雪佛龍、埃尼、挪威國家石油公司組成的國際大石油公司群組宣布2020年資本支持削減幅度達到21%,北美石油公司為33%,中東國家石油公司為17%。

  石油巨頭還紛紛選擇暫停股票回購,並利用金融市場的衍生品業務來對衝油價風險。比如,美國的一些獨立石油公司宣布,將通過套期保值實現石油生産增值。

  有業內人士認為,石油企業只有做強中下遊産業,即那些關聯度與原油價格較弱、受原油價格影響較小的産品和服務,才更容易抗擊油價波動。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此前曾點評國內“三桶油”時稱,長期低油價對中石油、中海油影響很大,而中石化相對較好,因為它的中下遊産業佔比較大。

  合理加大原油儲備

  國內石油企業要重點防控金融風險,避免突擊性的金融操作和金融活動。

  “負油價”出現後,美國總統特朗普稱,要趁低油價加大石油儲備。這一決定明智嗎?

  國內部分專家認為,如果有存儲空間,選擇低油價時買油,是不錯的選擇。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錢軍輝認為,目前美國的原油庫存已經很高,即便特朗普要求美國企業多儲備原油,也可能只是美好的願望。

  不過,對中國市場來説,低油價是儲備原油的機遇。錢軍輝和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産業部副主任、研究員卞永祖都認為,從長期看,像目前這樣的低油價不會持續很長時間,所以作為原油進口大國,中國油企根據當前的儲存、生産、銷售等各方面情況,合理地加大原油進口和儲備,有利于降低企業未來的運營成本。

  國際原油價格與金融市場緊密相關,針對海外已有不少石油企業使用金融手段對衝低油價風險的做法,專家提醒國內石油企業也要重點防控金融風險。

  卞永祖建議,中國的石油企業要避免突擊性的金融操作和金融活動,“石油企業目前在期貨上的投資大部分以套期保值為目的,而不是投機。因此,在市場波動比較大的時期,不要突擊做一些投機操作。”

  錢軍輝分析説,原油價格下跌總體對中國經濟有利,尤其是外貿盈余會因此擴大,人民幣貶值預期可緩解。但對石油企業、金融市場,以及對石油美元依賴度較高的行業來説,都會受到比較大的衝擊,國際金融市場仍舊可能因此動蕩,離岸美元融資可能再度緊張,所以有美元負債的中國企業應盡快減杠桿,避免資産負債造成貨幣錯配。

  何以出現“負油價”

  英國廣播公司(BBC)稱,周一原油價格大幅下跌,首先在一定程度上與全球石油市場的技術性因素有關。其次,需求下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各地採取封鎖令,民眾待在室內,對石油的需求“幾近枯竭”。

  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孫霞指出,石油産業分上遊、中遊和下遊。以存儲、運輸和提煉為主的石油中遊和下遊産業停産的速度很快,但上遊産業開發和生産原油並不能馬上“剎車”。

  此外,石油行業一直在艱難應對需求下滑和生産商之間關于減産的明爭暗鬥。本月早些時候,“歐佩克+”雖達成一項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減産協議,但許多分析人士表示,削減幅度不足以産生影響。

  能源格局有何變化

  《華爾街日報》記者周一援引消息人士的話稱,沙特正考慮盡快實施減産,而不是等到之前計劃的5月。特朗普當地時間20日表示,美國將購買7500萬桶石油補充戰略儲備。

  “長遠來看,産油國會達成一定程度的減産協議,”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崔守軍表示,但可能要到“疼痛都忍受不了”的時候。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于宏源認為,長期來看,國際能源格局可能不會發生太大變化。不過,經過此次事件,外界對石油美元的信任程度可能降低,一些新興發展中國家可能在國際能源治理中發揮更大影響力。(記者 任翀 張煜 李雪 裘雯涵)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史上首次“負油價”,石油行業壓力如何破-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125888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