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口罩機也瘋狂:直擊高價低質亂象
2020-04-10 10:36:3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高價“搶”來的口罩機老“罷工” 一箱箱次品口罩當抹布

  在哈爾濱一家口罩生産企業,由于新購置的全自動口罩生産線故障頻出,多名技術工人在對設備進行檢修(3月24日攝)。

  在哈爾濱一家口罩生産企業,由于新購置的口罩生産線難以實現全自動操作,工人們手動焊接口罩耳帶(3月24日攝)。本報記者楊思琪攝  

  疫情之下,口罩市場依然緊俏。日前,記者走訪哈爾濱多家口罩生産企業發現,除了此前備受關注的熔噴布短缺,作為生産口罩的最關鍵設備——口罩機窘相百出。

  一些口罩機高價買進卻質量很差,加上調試跟不上,産能釋放不出來。很多全自動生産線變成“半自動”,日産口罩從10萬只變成2萬只,甚至有的口罩機生産線次品率高達1/3。

  如此“高價低質”,甚至“機器歇著,人幹活兒”,給口罩生産企業帶來諸多困擾。

  車間20名員工,有七八個在維修機器

  口罩緊俏時期,口罩機一機難求。不少制造企業擴大産能,還有一些上市公司改造生産線,緊急轉産口罩機。

  即便如此,本屬于小眾市場的口罩機,其産能與規模很難滿足急劇暴增的市場需求。

  為了搶到一臺口罩機,多個口罩生産企業老板,甚至蹲守在口罩機廠家門口,仍有可能被人半路加價“截和買走”。

  口罩機市場價格一路攀升,從數萬元漲到五六十萬元,有的甚至高達200萬。3月13日,廣東省市場監管局通報7起價格違法典型案件,有3起涉及口罩機哄抬價格。

  “價格再高,誰能買來就是王道,大家都高看一眼。”位于哈爾濱機場路的一家受訪企業負責人説。

  據介紹,口罩機分為全自動和半自動兩種類型。全自動口罩機由口罩跑片機、傳送帶、耳帶焊接機組成——跑片機將熔噴布、無紡布、金屬條等一體加工定型成口罩片,經傳送帶運至焊接機,再給口罩片裝上耳帶。由于跑片機速度快,可帶動多臺焊接機,就有了“一拖二”“一拖三”的説法。

  然而,記者在口罩企業實地走訪發現,一些高價“搶”來的口罩機,質量卻讓人大跌眼鏡。有的跑片機和焊接機連不上,有的能連上但效率很低。

  在哈爾濱一家口罩企業生産車間,新安裝4條口罩生産線,跑片機和焊接機卻“分居兩地”。只見跑片機在不停打出口罩,傳送帶和焊接機並未運轉,耳帶由數名員工在一旁手動焊接。車間20名員工,有七八個在維修機器。

  “機器歇著,人幹活兒。”這家新辦企業的總經理王宇告訴記者,這些口罩機剛到貨時,很多螺絲都沒有擰緊,有的掉到車廂裏。組裝時費了不少功夫,個別螺絲不知道裝在哪兒,直接放棄了。

  由于口罩機重量輕,隨著生産過程中機器震動,螺絲經常松動,“要想生産,機器根本離不開人。”

  一名工信局幹部到口罩生産企業調研時發現,一臺新的口罩機上找不到商標,使用的零件是2000年生産的,有些用不了幾天就得停機。

  面對這些“老古董”或者“不抗用”的零件,企業不得不重新購買高質量零件來替換。

  “今年2月以來,公司上了三條口罩生産線,目前只有一條在生産,還有一條生産線由江蘇過來的師傅調試,一條直接返廠了。”3月中旬,哈爾濱市一家轉産口罩生産的企業負責人無奈地説。

  一份由當地工信部門提供的調研報告顯示,一些口罩機價格高,但效率低、質量差,是當前很多口罩企業普遍面臨的難題。

  口罩生産工藝看似簡單,實際需要多臺機器配合完成。口罩布料薄、耳帶軟,屬于柔性産品,在流水線上容易出現跑片、連片、疊片等情況。同時,每次上料後因原材料形態變化,會産生一係列連鎖反應,需要重新調試。

  調試跟不上,口罩次品率高達三分之一

  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口罩機“三分靠做,七分靠調”。然而,疫情期間,受交通受阻、隔離政策、需求激增等因素影響,調試員很難現場調試。

  由于缺少前期反復調試,本身質量不高的口罩機,要達到設計産能變得更加不易。

  記者電話聯係了廣東東莞一家口罩機制造商,其技術負責人坦言,150片/分鐘的口罩機雖有現貨,但調試師沒有時間上門安裝。

  “只能買家提前派人到公司學習,回去自己安,一般一個禮拜就學會了”。對方解釋説。

  很多口罩企業都來不及等待測試,就把設備直接拉走,或者督促廠家快速發貨。調查發現,不少口罩生産設備到貨時,連設計圖紙和操作説明都沒有。

  加上不少企業屬于臨時上馬或轉産,缺乏口罩生産經驗,也沒有相關技術和人員儲備。有的企業技術人員調試3-4天,仍無法保證設備穩定運行,不得不外請工程師、維修師前來幫忙。

  為加速口罩生産,黑龍江省工信部門組織5名專業工程師,到各個口罩生産企業現場調試,並為一些外地企業提供遠程指導和培訓。

  有多年機械設計經歷的工程師李想,參與了多次調試工作。他説,從走訪情況看,不少口罩機從結構到控制係統,再到零部件都有很多問題,即使調試之後能保證運轉,但難達到精細化要求。

  “一家企業買來的焊接機都是二手的,只能把兩臺拆了組裝成一臺使用。”他説。

  “全國各地口罩生産都急需調試,調機工人在業內十分‘搶手’,有的企業一天出價6萬元都請不來。”一位受訪人士坦言,有些口罩機達不到承諾的産能標準,所以“不敢派人來調,來了也調不好。”

  王宇告訴記者,由于耳帶焊接機經常出問題,不少企業選擇人工焊接耳帶,全自動變成半自動,大幅影響口罩供應。與口罩機制造商宣稱每分鐘可達80-100只的産能相比,實際上一分鐘只能生産14只,不及五分之一。

  有的企業安裝口罩生産線同時,就簽訂了口罩訂單。為了彌補口罩機造成的“缺腿”,有的企業額外加購新的生産線;有的企業延長作業時間,24小時無休;還有的企業臨時調集大量員工手工操作,但産出率遠遠低于預期。

  “目前4條口罩生産線,工人兩班倒,日産20萬只,不足預計産能的一半。”王宇説,公司招了30多名工人焊接耳帶,人均月工資3000多元。人工成本隨之增加,會在一定程度導致口罩價格上漲。

  除了産出效率低,一些低質口罩機次品率高。一家受訪企業負責人説,口罩廢品基本佔到三分之一左右,有些可以修復,有些直接作廢。“看著一箱箱次品用來擦桌子,實在心疼,畢竟高價買來的熔噴布是幹凈的。”該負責人説。

  還有一些企業擔心,隨著口罩市場逐漸飽和,如錯過市場黃金期,影響成本回流,可能落得“竹籃打水一場空”。

  強趕鴨子上架,有什麼零件就用什麼零件

  目前,我國口罩機生産企業,主要分布在廣東、江蘇、浙江、山東等地。疫情期間,一些地方對口罩生産設備企業給予獎勵,不少企業轉産口罩機。

  業內人士指出,從原材料分切,到折疊、焊接、包邊、成型等,口罩機作業流程並不復雜,一些有機械制造基礎的企業可以自行組裝。

  但一些設備企業和口罩生産企業一樣,同樣是“臨時入場”,缺乏技術積累,對行業標準較為陌生。在市場高價和補貼政策的雙重刺激下,為了搶工期“賺快錢”,他們不惜犧牲質量,“蘿卜快了不洗泥”。

  記者在網絡上搜索“口罩機圖紙”,能找到大量售賣信息,價錢從200元到數千元不等。一名長期從事機械生意的企業負責人説,市場上一些口罩機都是按照圖紙拼接。

  由于不少上下遊企業沒有及時開工,口罩機缺乏各種零件精準匹配,“強趕鴨子上架,有什麼零件就用什麼零件。”

  當前,全國各地全面推進復工復産復學,國際疫情持續蔓延,口罩需求仍然巨大。為了保證口罩提質增量,亟須破解口罩機“高價低質”困局。

  一些受訪企業建議,從源頭端把好關,保障口罩機生産質量。同時加大對不法企業的懲處力度,倒逼企業提高口罩機出廠質量。

  王宇等建議,對于當前口罩機使用過程中存在的問題,應盡快組織專業技術人員給予解決,需要返廠的機器應盡快返廠維修。還可適時組織高校、行業協會等專業力量,進行現場調試,加強技術培訓,支持口罩企業生産。

  從長遠來看,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中國作為最大的口罩生産國,口罩機需求旺盛。一些高性能口罩機在技術創新、制造水平等方面仍需提檔升級。同時,加快促進口罩機産業鏈不斷完善,為防疫物資生産體係建設及物資出口打牢根基。(本報記者管建濤、楊思琪/應受訪者要求,王宇、李想均為化名)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口罩機也瘋狂:直擊高價低質亂象-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91125835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