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資金規模全球居首 萬億創投行業“大而不強”
2019-12-23 10:20:27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國創投行業近年來快速發展,成為落實創新驅動戰略和服務實體經濟的重要資本力量。截至2019年6月底,我國創投基金規模達1.01萬億元,從數量看已成名副其實的“創投大國”。但與此同時,我國創投行業也面臨諸多“成長的煩惱”。業內人士認為,從“創投大國”邁向“創投強國”,亟待推進創投行業的供給側改革。

  創投基金絕對規模全球居首

  從中美監管統計口徑上看,創投基金絕對規模已經超過美國,居于全球第一。但同時,創投行業發展中存在的問題也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

  光峰科技、方邦電子、天宜上佳……今年以來,科創板上市“新貴”背後,大多都有創投機構的身影。

  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會長洪磊説,截至9月30日上市的33家科創板企業中,私募基金參與投資31家(在投30家);共有320只産品參與投資,投資本金共189.76億元,其中在投産品287只,投資本金182.99億元。

  這是近年來我國創業投資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縮影。在20年時間裏,我國創投行業從無到有,已經發展到萬億規模。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登記備案的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達1.47萬家,其中創投基金規模達到1.01萬億元。

  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蔣玉才表示,創業投資基金投早、投小、投長的特點日益突出,為初創企業邁出“起步一公裏”、整個社會的創新創業創造提供了重要支持。

  “如今,接受創業投資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兒。”從事智能機械臂領域的越疆科技創始人劉培超説,現在很難想象創始人抵押自己的房産去創業,大部分都尋求專業的創投機構支持。“初創企業不僅能夠獲得資金上的幫助,也能夠在不斷的碰撞中修正創業方案與發展方向。”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國創業投資基金在投項目3.05萬個,在投金額5443億元,所涉企業1.94萬家;其中,在投中小企業佔創業投資基金在投項目數量和在投金額的78.3%和54.3%,在投高新企業項目和金額佔比分別為36.2%和38.9%。

  深圳市眾投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朱鵬煒認為,當前,創投行業正面臨難得的發展機遇。從募資端看,居民日益增長的財富管理需求帶來豐富的資金供給,更加多元的機構投資者也將提供廣泛的資金來源。從投資端看,我國科技創新的迅速發展,為創投基金帶來了大量投資機會。從退出端看,科創板啟動、創業板改革等為創投基金提供了更多退出選擇。

  不過,不少業內人士認為,當前創投行業仍存在“多而不精”“大而不強”的問題;一些機構合規意識不強,規范化運作水平不高;一些行業亂象尚未得到有效遏制,風險事件頻發。

  “短錢多長錢少”成通病

  不少創投機構負責人在實際工作中感到“困惑”,一些業內研討的會議甚至變成了“吐槽大會”,創投行業正在遭遇“成長的煩惱”。

  首先,募資難、“短錢多”等成為創投“通病”,行業或將經歷“大浪淘沙”。

  創投企業一般是普通合夥人(GP)作為管理人管理有限合夥人(LP)的資金,不少創投負責人表示,在目前的經濟大環境下,募資越來越難,甚至影響到企業的生死存亡。

  “募資以前主要來自上市公司、高凈值客戶、央企國企、地方政府等,但去年不少上市公司爆了倉,來源越來越少,競爭日漸激烈。”一位國內排名靠前的創投負責人表示。

  除了募資難之外,資金結構“短錢多,長錢少”,也對創投企業發展帶來困擾。不少業內人士表示,發達國家成熟市場的風險投資周期往往在10年甚至20年,而我國不少投資人希望“5年稍好、3年更佳”,在“短錢”指揮棒下,越來越多的基金爭搶Pre-IPO(擬上市)項目,而創業早期的中小企業卻越來越難得到資金支持。

  其次,創投稅收政策和部分監管舉措政出多門、界限模糊、落地困難。

  一位監管機構負責人説,當前行業仍存在基礎性概念較為模糊等問題,亟待予以理順。比如,梳理歷年創投行業稅收政策文件,文件中“創投企業”“創投基金”和“創新企業(被投項目)”等概念存在模糊不清和前後矛盾,導致“政策適用難”“徵管無法實操”等問題,給納稅人帶來了較大困惑,也給各地稅務部門落地帶來了巨大難度。

  一些業內人士反映,在經濟增長速度放緩的背景下,“存續成本”的抬高也為創投行業帶來嚴峻挑戰。“現在的情況下,一些小基金根本生存不下去,比如2000萬元的基金一年收取40萬元管理費,不一定能覆蓋備案成本,包括律師審計費、審計報告等支出,而且還要養風控、法務、財務等人員。”

  再次,部分地方引導基金詬病多,管理體制亟待改革優化。

  “一些地市設立引導基金,每個區都搞,每個引導基金都設立管理人,基金互相嵌套,管理人層層提取管理費,導致基金在管理公司中空轉,造成終端融資貴。”一位創投機構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洪磊認為,私募股權基金領域仍存在若幹治理難題:一是部分政府引導基金考核機制不合理,市場化激勵不足,治理機制不符合基金運作規律;二是部分母基金和子基金關係不協調,利益衝突損害創新資本形成效率;三是基金管理人集團化抬高社會融資成本,不利于創新資本形成。

  業內人士表示,部分地方政府在引導基金管理機制、考核體制等方面,仍與創業投資的行業運行規律有所衝突,甚至按照項目盈虧而非基金盈虧來監管考核,與創業投資高風險的市場規律存在矛盾。當前,引導基金已經佔據我國創投資金來源的大半,引導基金的管理體制亟待改革優化。

  推進創投行業供給側改革

  專家認為,創投行業對科技創新活力迸發具有重要的牽引作用,從“創投大國”邁向“創投強國”,我國亟待推進創投行業的供給側改革,助推科創企業成長。

  不少創投負責人建議,推進創投機構的差異化監管,為科技創新進一步“松綁”。

  “在P2P、私募爆雷頻現的背景下,創投行業被‘誤傷’現象時有發生。”一位創投機構負責人認為,創業投資基金在投資范圍、對象、運作方式等方面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等有所不同,可以更多考慮創業投資投早、投小、投新、投長的特點,加強差異化監管,提升政府引導和政策支持的質量。

  同時,進一步謀劃統一的創投稅收政策頂層設計,引導行業依法納稅。前述監管機構負責人認為,要厘清基礎性概念,明確政策文件中“創投企業”“創投基金”和“創新企業(被投項目)”等主體適用的規則制度,鼓勵投小、投早、投新、投長。

  此外,宜拓寬創投長期資金的供給來源。一些西方發達國家的創投資金常來源于高凈值人群,可鼓勵國內高凈值人群將部分個人財富捐贈給社會公益基金,其中公益基金可用于風險投資。另外,可以允許保險資金、養老金以一定比例參與長期的風險投資。

  中國風險投資研究院院長丁繼紅建議,應加強國內創投人才、市場氛圍、合格機構投資者的培育。相比較國外成熟的創投企業,我國部分創投企業的投資經理比較年輕,不少是“師傅帶著徒弟”的“手工培訓”,建議在大專院校開設創投相關課程,加強行業專業人才的培育。同時,建議在引導基金的運行管理上進一步推進市場化改革,逐步建立市場化母基金為主的資金供給結構,以市場化方式撬動社會資本,促進産業結構轉型升級。(記者 孫飛 深圳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回味”2019
“回味”2019
拉薩:龍王潭公園鳥盡歡
拉薩:龍王潭公園鳥盡歡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花絲鑲嵌:錘音千萬響 花絲分毫嵌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377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