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企業“上雲”,能解決哪些問題?
2019-10-24 09:28:32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 企業家們習慣把應用工業互聯網稱為企業“上雲”

  ◆ 借助工業雲平臺,可以把消費者變成創業小V、創客,自己設計需要的産品,這將倒逼企業變革

  ◆ 多數工業大數據的價值未被挖掘。需聚焦國家級工業數據資源數據庫的建設,構建工業互聯網國家創新體係,發揮工業大數據的基礎資源和創新引擎作用

  原題為《工業“上雲”新氣象》

  “電商雲”“數據雲”“政務雲”……當眾多産業、服務搭上雲計算快車,人們對“雲上經濟”已不再陌生。其中,方興未艾的“工業雲”正快速推動制造業與互聯網技術的深度融合。

  企業家們習慣把應用工業互聯網稱為企業“上雲”。那麼,企業“上雲”後,究竟能解決多少生産、銷售環節中的實際問題?

  業內專家認為,中國工業互聯網發展正在提速,從追求“上雲”企業數量到聚焦服務高質量發展的能力——節本降耗、定制服務、數據管理,工業互聯網助力實體經濟的溢出效應愈發明顯。

  定制服務 滿足用戶個性需求

  在傳統制造業,個性化定制和規模化量産是一對矛盾體。要定制,就不能量産。要量産,就不能定制。然而,工業互聯網技術正在顛覆傳統認知。

  不用去門店,戴上VR眼鏡,消費者便可足不出戶選購衣品,虛擬試衣、個性定制、送貨上門……在傳統制衣行業,一條生産線被認為做不出兩件不同的産品。然而,依托工業雲平臺,紅豆集團實現了在同一條服裝生産流水線上,生産出來的服裝件件不同。

  “如今,用戶的需求愈發個性化、高端化,怎麼滿足他們的需求?”海爾家電産業集團副總裁陳錄城説,運用工業互聯網,傳統制造業的生産模式由“大規模制造”轉向“大規模定制”,由企業為中心轉向用戶為中心。

  陳錄城表示,如果現有生産組織難以滿足用戶個性化的消費需求,那就必須加以改進。以前客戶和企業的關係是串聯的,現在借助工業雲平臺,可以實現並聯。讓每個消費者都與生産者“零距離”,把消費者變成創業小V、創客,自己設計需要的産品,這樣將倒逼企業變革。

  定制化生産減輕了海爾的庫存壓力,傳統産銷模式不再是限制企業創新的“緊箍咒”。近年來,海爾構建了11個智能化互聯工廠,71%的産品不再入庫,下生産線後,直接送往用戶家中。客戶需求先于産品設計,交互、研發、營銷、生産等七大結點都與用戶“面對面”,實現“産品不入庫,用戶不出門”。

  “中國工業品消費市場不缺需求,關鍵在于如何提供有效供給,提高産品的針對性。”阿裏巴巴集團副總裁劉松表示,工業互聯網的最大優勢在于發揮生産過程中的知識要素,進而改變服務模式。

  節本降耗 降低企業生産成本

  “這筆錢沒白花。”談及公司一期投入65萬元安裝了48個數據採集盒,常州華立液壓潤滑設備有限公司(簡稱常州華立)總經理俞文炎直截了當地給出了這樣的評價。

  常州華立是一家生産機械潤滑裝置的企業,始建于1984年,目前年産值超過3.5億元。走進公司的生産車間,《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看到,48個數據採集盒已“上崗”,正實時監控精密加工作業的一舉一動。這些“流水線上的數據”,經過計算機的分析處理,正源源不斷地匯總至技術人員的手機終端。

  “有了工業雲平臺,我們在品控管理、消化庫存等方面更加遊刃有余。”一位技術人員告訴本刊記者,以前把控質量全靠人,查驗問題、填報信息、移交處理程序很煩瑣。運用工業互聯網技術後,物料信息自動抓取,品控出了問題,流水線自動停止作業,報工、物料錄入、質量檢驗都可以在手機終端一體化完成。

  除了大幅提升流水線品控管理效率,工業雲平臺還解決了加工設備閒置率高的問題。俞文炎談到,平臺統籌了周圍企業加工需求信息,在完成預定生産計劃外,還做起“來料加工”,生産效率提高一成。

  “在長三角、珠三角等地,採用類似技術改造生産的工業企業不在少數。”採訪中,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利華表示,相比較具體的技術細節,企業更感興趣的是工業互聯網能否幫助企業實現降成本、去庫存。

  從實踐來看,工業互聯網在企業生産的材料溯源、質量控制、資金回款等環節,都起到了較好的節本降耗作用。

  成立于1988年的用友軟件集團,是一家工業互聯網雲服務提供商,目前擁有大中小微企業客戶400萬家。該公司高級副總裁王健説,借助工業雲,很多企業完善了物流聯通、邊緣計算和內部運營,把生産成本大幅壓縮,並進一步向産業鏈上下遊拓展,逐步實現産業互聯。

  四川大西洋集團是一家焊接材料制造企業,在發展過程中曾面臨人力成本、節能環保等諸多壓力,急需創新工藝技術和裝備技術,提升企業自動化水平。借助工業互聯網技術打造的智能工廠,該企業庫存降低20%、生産人員減少50%、綜合能耗降低30%、優良品率提升2%~3%……

  喚醒數據 提升資源管理能力

  滴滴打車、螞蟻金服、大眾點評……消費大數據的價值挖掘成就了不少新興的獨角獸企業。與消費大數據相倣,上遊材料、物流倉儲、銀行支付……工業企業在生産、銷售工業品的同時,也積累了龐大的工業大數據信息。但這些數據多數處于“沉睡”狀態,其價值未被挖掘。

  在不久前召開的“工業互聯網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研討會上,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徐曉蘭指出,需聚焦國家級工業數據資源數據庫的建設,構建工業互聯網國家創新體係,發揮工業大數據的基礎資源和創新引擎作用。

  捕捉經營堵點,預測行業風口……部分先行者已初嘗“數據紅利”甜頭。借助工業互聯網,企業可以建立數據資源池,實時採集、精準分析、聯通共享工業信息,發揮信息集聚效應。

  運營不暢,24套工業係統數據變成“信息孤島”;管理不善,近4萬臺工程機車信息被淹沒……通過篩查、診斷工業大數據,東部省份一家大型裝備制造商發現風控不力、債權逾期、訂單流失等堵點,挽回了數以億計的潛在流失資金。

  紡織行業也存在相似難題。如何適應行業紡織機多、供應鏈長、庫存量大的特點,充分應用工業互聯網技術,釋放紡織行業的數據紅利,是近年來蘇州巨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葛金寶一直關注的問題。

  葛金寶説,從數字化改造織布機到建立紡織業大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的最大作用,就是幫助紡織企業達到標準化生産和標準化應用。

  目前,葛金寶倡導的數字化改造項目已有600多家紡織企業參與,涉及紡織機械20萬臺,每天收集處理有效數據2萬多條,讓數據成為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新鮮血液”。(記者 劉宇軒)

  刊于《瞭望》2019年第42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暢遊“粉色海洋”
暢遊“粉色海洋”
紅葉秋景
紅葉秋景
第126屆廣交會第二期開幕
第126屆廣交會第二期開幕
遙望滇池天水色
遙望滇池天水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145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