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健身房現“閉店潮” 為何“命”不長?
2019-10-15 08:06:48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沒燃燒完的卡路裏與關門的健身房

  一把挂鎖隔斷了小區居民的健身熱情。10月12日上午,坐落在長株潭城際鐵路谷山站旁的湖南省長沙市岳麓區萊茵城小區內,臨近雷鋒大道和城鐵站的樂享健身房已人去樓空。玻璃門內靜謐無聲,外墻懸挂的大幅廣告牌上寫著的辦公電話,已無人接聽。

  會員卡成了“空白支票”

  10月10日下午,從外地出差回來的陳先生得知樂享健身房管理方“跑路”時心裏一涼,“2000多元的會員卡才去了3次,上次還考慮準備辦張私教卡的,(這錢)就打了水漂?”等他趕到16棟、17棟附近的樂享健身門前時,看到的是緊閉的大門和淩亂的店面。一位到健身房附近超市買菜的小區居民告訴陳先生,消息前一天晚上就傳開了,很多會員趕早過來,找不到老板就搬走了一些器械。後來門就被鎖了,可能是欠了房租。

  壞消息接踵而至:有人查到,樂享健身房的注冊公司今年4月已注銷,但奇怪的是,今年8月前後,樂享健身還辦了一場盛大的促銷活動,在小區內吸納了許多新會員。“因為活動有優惠,我就辦了張卡,去了3次覺得鍛煉有些效果,沒想到關了。”陳先生感慨,出差前他還和妻子商量,讓喜歡窩在家裏看電視刷美劇的妻子也來活動下胳膊腿。

  據一些居民介紹,萊茵城的樂享健身房辦了大約3年,還設有跆拳道培訓中心,一些家長為上學的孩子辦了卡,10月9日白天還有會員在裏面鍛煉,但沒人意識到這會是最後一堂課。

  同樣焦急不安的還有健身房的員工。有業主聯係了自己的私教,發現他們也無法聯係到同樣住在萊茵城的老板,工資也拖欠了一個月。面對這一突如其來的狀況,小區裏已有居民報警並在群裏通知辦了會員卡的業主維權。

  當地媒體報道稱,萊茵城小區業主委員會知道健身房倒閉後,考慮到在樂享健身的會員大多數是小區的業主,多次聯係健身房老板未果後,業委會發出緊急通知,統一為業主登記損失。從登記的情況看,單戶會員卡金額最小的1050元,最大的超過3萬元。截至10日下午,登記的業主已超過百人,損失超過50萬元。業主委員會負責人表示,他們已聯係了開發商、物業以及街道,要求立刻阻止商戶撤離行為,承擔相應的責任。“估計隨著登記人數的增加,損失金額可能遠不止50萬元。”

  “藍海”成“紅海” 健身房現“閉店潮”

  健身房的興起與經濟、體育的發展密切相關。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奧成功,全民健身風開始流行。2002年,在北京辦一張中體倍力健身年卡需花費近萬元。2008年,“全民健身與奧運同行”的活動滲透到大街小巷,彼時中國的健身俱樂部僅有2770家。而健身行業最大的數據服務商——三體運動數據研究中心發布的《2018中國健身行業數據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大陸健身俱樂部超過4.6萬家。

  2016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提出到 2030年建立起體係完整、結構優化的健康産業體係,強調重點發展全民健身及業余體育。2016年10月28日,國務院發布《關于加快發展健身休閒産業的指導意見》,提出盤活體育場館資源,扶持健身俱樂部發展,支持符合條件的健身休閒企業上市,引導社會資本參與健身休閒産業,到2025年健身休閒産業規模將達到3萬億元。國家體育總局人士也指出,經濟型用戶和健身愛好群體的規模將持續擴大,未來居民健身意識進一步增強,對健身服務及設備的需求仍有較大增長空間。

  隨著經濟增長和城市居民對健康的日益重視,各地健身房如雨後春筍般涌現,十年間,健身房數量增加了將近18倍。但在市場繁榮的背後問題也不斷顯現,健身房消費糾紛、老板人間蒸發……這類現象時常見諸報端。央視2018年8月對北京地區健身行業的調查報道顯示,3個月間有超過20家健身房倒閉。而《2018中國健身行業數據報告》指出,近八成的健身俱樂部熬不過12個月,行業洗牌進入白熱化。

  湖南省長沙市近年來也頻頻出現健身房關閉的消息。2018年經媒體報道已倒閉的健身房不下10家。其中12月17日,經營17年的長沙海東青健身俱樂部發布停業通知在業界引起震撼。作為長沙首批本土以商業模式運作的健身房,海東青有芙蓉路店、中江店、東方店3家直營門店,這3家店均處于市內繁華地段,健身設施和教練水平一直在業界排名前列。僅長沙市最核心地段的芙蓉路店,會員就將近2000人,單店預付費卡價值超過200萬元。

  當地媒體報道稱,從2017年起,該店不止一次出現緩發工資、推年卡返利等情況。一些會員介紹説,2017年末,該店推出“800元辦年卡,一年內健身滿120次,返還560元卡費”的促銷活動,但他們完成任務兩個多月,卻一直沒收到返還的錢。如今,數千名會員走上預付卡維權之路。

  這些健身房為何“命”不長

  今年國慶期間,在長沙頗為知名的奇跡健身房屬下的位于東二環的海關店突然關門歇業。據長沙電視臺政法頻道報道,奇跡健身海關店是2017年前後開業的,由于是連鎖品牌,又提供健身、私教、遊泳、私人儲藏櫃等多項服務,開業後吸納了數百名會員。

  但會員們今年10月4日來健身時,卻發現健身房已歇業。店內張貼的一張通知書上寫著:經該公司決定,對海關店重新選址升級,讓原址會員從2019年10月4日至2019年10月20日16天時間之內,轉至奇跡健身長沙市其他任意27家門店鍛煉。長沙市雨花區高橋街道辦、當地派出所以及五一社區均介入了協調,發現該健身房還拖欠了房東大約40萬元租金。

  據悉,今年長沙市至少有8家健身房關門,涉及會員幾千人。其中,絕大部分健身房在關門前都沒有主動退還消費者預售卡內的余額,消費者維權無門,只能抱著“認栽”的心態,這冷了眾多健身愛好者的心。

  湖南體育職業技術學院院長譚焱良分析,健身房是一個初期投入很大的項目,器材、場地、人員開支不菲。如果資金準備不充分,就容易導致資金鏈斷裂;此外,大部分開店者對市場調查並不充分,常常幾家健身房距離很近又沒有足夠差異化,競爭激烈。為了招徠顧客只能打價格戰,最終結果是擾亂市場,增加生存壓力。“健身房採取的是預付費方式,折扣越大,風險越高。”

  湖南體育界一資深管理人士向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透露,很多健身房的開設理念存在問題。他發現一些健身房投資者的開店邏輯是建立在消費者不經常入場鍛煉及消費者無限加盟進入的基礎上的,這幾乎是天然的缺陷。“一個場館能容納多少人同時進場鍛煉?一般來辦卡的會員大概什麼時間進入?老板都有估算。但所有的店都在拼命用打折或者其他促銷方式吸引會員。”

  他介紹,用預付費辦卡的促銷方式,投資者可以短期吸引眾多會員,拿到上百萬元的資金,但實際上眾多會員進場後發現,如果不辦理私教課,健身房帶來的僅有器材的優勢。消費者對健身的認識不再局限于跑步機、健身器材等簡單器械鍛煉,需求更為細化,但多數健身房難以在這一方面提供足夠支持。這一對衝的矛盾,會逐漸稀釋參與者熱情:投資商會發現客戶黏度下降,開健身房投入高但是復購率太低,辦卡健身不像快消品需要一直購買,由此其長期生存壓力顯現。健身者則認為花幾千元辦卡,或者實際參與價值不達預期,或者發現最後並沒有足夠時間消費,買了一次以後就不會繼續參與。

  譚焱良説,健身房收入的主要來源依舊是“辦卡+賣課”,這種服務預付款消費,一直是消費者糾紛和投訴的重災區。他曾在幾年前聯係一些健身産業投資者,期望倣效“支付寶”、建立第三方評價支付的方式來解決投資者“跑路”給市場帶來的傷害,然而,響應者寥寥無幾。

  模式的創新方為出路

  《2018中國健身行業數據報告》顯示,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健身市場迄今遠未達到天花板。據報告,中國線下健身會員僅為歐美發達國家的十分之一左右,人均教練指數則相差更遠。中國的健身會員滲透率僅為0.4%,與亞太地區相比,僅高于印度和印尼,顯著低于3.8%的亞洲平均水平。報告指出,當前中國前十大健身房市場佔有率仍較低。前十大健身房總品牌店面數僅有740家,剩下的健身房以非連鎖為主,約佔健身房總數的66.8%。實力較強連鎖健身房區域化特點較為明顯。與零售等業態受歷史遺留原因較難進行跨區域擴張不同,健身房行業並不存在較強的區域壁壘,未來具有較大的市場整合空間。

  長沙市體育産業協會秘書長胡敬則認為,很多健身房在初期經營成功之後,就認為摸到了市場盈利的脈搏,但隨著消費者越發理性,健身行業也在推陳出新,一味開分店、偏離市場潮流,就會被“大浪淘沙”。“做得好的健身房早已拋棄‘懶人養勤快人’這一套經營模式,從業者通過免費停車、完善配套服務來提高場地及設備使用率,通過私教服務,售賣健身餐、蛋白粉來提升客單價及會員留存率。”

  此外,新崛起的健身工作室快速增加,也開始搶佔健身房市場。源起于歐美的健身工作室主要分獨立經營、合作經營和連鎖經營三種。而健身工作室的收入來源主要有會員費、一對一或一對多私教收入、小團課收入及設備、服飾及配件的銷售收入。國內目前存在的健身工作室基本參考國外模式,主要是獨立經營和合作經營為主,針對客戶的需求,主要提供一對一、一對多和小團體課程。湖南體育局一訓練中心的資深教練表示,這一模式主要以教練為核心競爭力,以教練的專業技能為資源吸引客戶,為客戶提供更私密和個性化的服務。工作室的客戶大多數檔次較高,主要通過老客戶口碑推介,品牌影響導致客戶粘性大。由于健身工作室的規模小客戶少,所以,它的前期投資、場地和器械相對于傳統健身房而言也更少。這是健身産業的有益補充,也體現行業的擴展和項目品種分化。此外,一些新型健身俱樂部也在試圖改造傳統商業模式。常見的運作模式包括採用低價月卡方式擴大用戶基數、智能健身工具,提高用戶消費頻次等。2015年後以超級猩猩、光豬圈、樂刻健身為代表的新型健身房開始快速發展起來,短時間內開店數迅速增加,但盈利能力及商業模式的可持續性仍有待檢驗。

  他介紹説,現在一些省會城市裏的一些資深職業運動員下海也有不錯成績。像跆拳道、柔道、摔跤等小眾競技類場所成為家長喜愛。這些場館以教練員的專業、資深和能力為標志,大多數都是省級、國家級、世錦賽獲獎者,能保障受教者能力提升和訓練安全;並且由于受教時間長,並不需要很多會員就能維持,往往比一些健身房附帶搞跆拳道、瑜伽、遊泳等營銷方式更有吸引力。“除了地域優勢,無論哪類大眾健身場所或者小眾鍛煉場館,專業化才能維持生存。”(記者 洪克非)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51125104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