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黑油窩”遊擊術:匿身街市 網絡分銷
2019-10-15 07:36:52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黑油窩”遊擊術:匿身街市 網絡分銷

  販賣低標號油影響藍天保衛戰,“逃票”猖獗引致巨額稅收流失

  近日,記者在江蘇等地調查暗訪發現,高速路、物流園、醫院旁及居民小區等地,充斥非法加油點或流動加油車從事非法經營。多位民警反映,非法加油經營行為呈花樣翻新、猖獗反彈、隱身變異等新趨勢,對稅收及環境等綜合安全構成威脅。

  據公安機關等部門透露,近年來,自設罐、流動加油車和黑加油站點等“自流黑”成品油銷售站點屢打不絕,有的違法分子“四進宮”仍屢教不改。基層幹部認為,由于非法零售利潤較高、法律處罰力度不足、主管部門之間缺乏協作及市場供給不足,地下柴汽油交易打而不絕,建議堵疏結合破解打擊困局。

  面廣量大“自流黑”野蠻生長

  7月某日下午六時許,在312國道無錫段,有多輛非法移動加油車挂著“加油”字樣牌子,旁若無人地停在川流不息的支道邊,給過往車輛加油,大片油漬殘留地面。

  無獨有偶。310國道江蘇北部某段是一處物流集散地,不少貨車停車補給。《經濟參考報》記者看到,與正規加油站一路之隔,有兩輛流動加油車停靠。他們打著售賣柴油的旗號,私下向車主兜售散裝汽油。據不少加油司機透露,在這一區域,非法加油點數量比正規站點還多。

  記者以車主身份來到一處地下汽油銷售點,發現一輛農用三輪車上蓋著草簾,簾子下擺著十幾個深綠色油桶,一名女商販熟練地用漏鬥把汽油倒入車內。“相比市價每升便宜1.2元左右。”這名女商販説,最近顧客多,油桶不夠用。

  在江蘇省北部某市,一處農村黑加油站點曾發生爆炸,站內形成一個深約1米、面積十幾平方米的大坑。附近村民回憶,事發時火光衝天,不少村民家的門窗玻璃都被震碎了。

  受暴利驅使,成品油非法經營屢禁不止。記者梳理發現,江蘇、山東、浙江、安徽、湖北等全國各地均出現過類似案件,多地發生燃爆慘劇。非法柴汽油經營已成一條龐大的黑色産業鏈。

  一方面,“黑油窩”銷售半徑不斷擴大,在跨省交界處頻現。今年1月8日,蘇北某市公安機關破獲一起公安部督辦大案,明確犯罪嫌疑人48人,涉案成品油6000余噸,銷售額約1.2億元,銷售半徑覆蓋范圍較大。江蘇省公安廳內保總隊副總隊長高嵐説,非法加油站油品的一大來源是地方煉油廠。一些多省通衢的地區,特殊地理位置致其易成為成品油零售市場違法犯罪重災區。

  另一方面,非法經營數量大,呈愈演愈烈態勢。近年來,江蘇省公安機關開展多次行動,共拆除取締無證無照加油點3418個,查獲流動加油車1928輛、流動加油船65艘,破獲刑事案件345起,抓獲犯罪嫌疑人567名;查處行政案件1936起,行政拘留1605人。多位民警透露,打擊雖保持高壓態勢,但打擊效果現邊際遞減效應,非法交易愈演愈烈。江蘇省公安廳內保總隊相關負責人説:“通過微信分銷,500噸成品油僅需10分鐘。”

  與此同時,這些“黑油窩”藏匿打遊擊,難以取證。記者走訪多地了解到,如今非法加油已形成隱蔽的地下産業鏈,有些非法油品銷售通過區域代理發展下線。連雲港市公安局內保支隊長王勇介紹,不少流動加油車通過建立微信群,吸引對價格較為敏感的出租車、網約車到一個地方集中加油,且只接受現金交易,取證難度加大。

  猖獗流竄稅收流失數額驚人

  記者多地調研發現,成品油市場無照無證非法銷售,自燃爆燃頻發,偷稅漏稅數目驚人,並滋生諸多環保問題。

  黑加油點流竄,潛藏巨大的自燃爆燃風險。“危化品汽油易購易得,危害社會的例子屢見不鮮。”多位民警介紹。

  “有的小面包車能載二三十桶汽油,用不導電的塑料桶,公然穿梭在城市繁華區域和人流密集場所,暗中出售散裝汽油。”南京市消防支隊一位幹部説,非法成品油經營窩點消防應急器材配置不全,預防和消除火災隱患、撲救火情、組織人員疏散逃生的能力均不足。

  偷稅漏稅數額同樣驚人。《經濟參考報》記者在連雲港市贛榆區310國道沙河段加油暗訪發現,多家民營加油站工作人員均稱,只能開具收據。一名工人坦言,有價差就因為“不開票”。中石化連雲港分公司工作人員説,部分民營零售油價每升低于常規價1至2元,如果按照這個售價,正規加油站點每年虧500萬元左右。

  中石化江蘇連雲港分公司一位經理透露,不少非法經營單位從地方煉廠拿油,出現不開票或開非應稅品“瀝青”“輕烴”逃票現象。據辦案民警介紹,近三年,平均流入徐州的山東“地下柴汽油”約25萬至30萬噸,國家稅收僅徐州一地每年就減少了7.6億元以上。中石化江蘇石油分公司財務資産處處長王勃説,“逃票”油品猖獗,國家每年有巨額消費稅流失。

  低劣的油品同樣致大氣污染嚴重。記者從公安與油品企業聯合打擊的300多個非法網點的油品質量報告看到,有三分之一的油品質量不合格。石油安全環保領域專家稱,非法成品油等級偏低,一些工藝未脫硫,有些黑加油點還在使用“國三”“國四”等低標號油品,油品中硫、錳和顆粒物濃度等指標是“國五”的四五倍。

  中油江蘇銷售有限公司加油站管理處處長雷俊華稱,正規渠道的柴汽油基本都會有油品質量的定期提升,但地下柴汽油不受監管,缺乏更新油品的動力,易造成污染,影響藍天保衛戰。

  為了遏制成品油非法經營的勢頭,近年來,江蘇曾在全省范圍內開展成品油市場無證無照經營行為打擊行動,公安、商務及工商等部門,實施明查與暗訪相結合,深入社會面和城鄉社區開展摸排清查,一些地級市還重點對長江及內河水域經營的加油船和水上加油服務區開展專項檢查,確保形成全面打擊的高壓態勢。

  暴利驅動油販子不惜多次“進宮”

  由于成品油非法經營案件發現難、取證難、執法難,有的不法分子多次“進宮”,一些基層執法人員用“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形容當前的處置困局。

  2017年5月到2019年2月,連雲港灌雲縣公安局四隊鎮派出所在工作中多次發現油販陳某某非法儲存、售賣汽油。“第一次發現時由于油量較少,陳某被行政拘留5日,第二年同樣如此。”王勇説。

  二次被捕的陳某並未因此收手,反而變本加厲再次被捕。今年2月9日,當地公安查獲其在自家院內非法存儲汽油1000升,“四進宮”的陳某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我們處理的不少油販子多次‘進宮’。審問時,他們大多避重就輕,不願交代上線,多數案件只以治安拘留、罰款為主。”王勇説,由于單次案件涉案金額小,部分通過現金交易,給取證和依法查處帶來難度,許多油販子前腳出拘留所,後腳重操舊業,“邊打邊冒”情況突出。

  江蘇省公安廳內保總隊副總隊長高嵐説,2017年以來,江蘇公安聯合有關部門實施了多輪打擊,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累計超200人,但極少進入訴訟環節。

  記者調查發現,暴利趨使下油品來源渠道多樣且難以掐滅,特別是監管環節涉及商務、工商、安監等多部門,部門間及省際間責任界定不清、協調機制不順暢,“自流黑”屢禁不止。

  中石化江蘇石油分公司零售中心經理鬱岳麒介紹,非法加油站點逃避交納消費稅、增值稅、所得稅等稅費。“一輛二手面包車改裝後的流動加油車總投入3000元左右,一年收益可達到30萬元,一個非法柴油點若一天銷售10噸柴油,一天就可獲利3000元到5000元。” 中石化江蘇連雲港石油分公司經理紀彬説。

  目前非法加油站點的油主要來自走私油、地方煉油廠及中石化、中石油等正規公司的批發油。“地下柴汽油已形成從煉油廠出貨到二級分銷商分貨再到非法加油終端售賣一條完整的違法銷售鏈。”一位民警告訴記者。

  “地下汽柴油”整治涉及多部門,跨部門協調不暢問題同樣突出,法規也缺乏震懾力。《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發現,加油站點主管部門是商務部門,但該部門只負責管理持有經營許可證的加油站,非法加油站、流動加油車等不在管轄范圍內;安監部門負責危化品管理,但目前只有汽油和閃點小于60℃的柴油列入管理目錄;交通部門扣留加油車後,後續的儲存處理工作沒有專門部門負責,監管形不成合力。

  “檢察院和法院都表示要對非法加油站進行打擊,但在《刑法》225條非法經營罪中,並沒有將成品油列入其中。而拘留一般15天,處罰金額2萬元左右,處罰力度明顯不足。”公安機關一位民警介紹。

  科學布點強化跨部門跨區域協作

  為打破當前打擊困局,業內人士建議,增強跨部門跨區域聯動強化部門和省際聯動,並運用信息化等技術手段加強研判和監管,完善司法解釋科學規劃加油站點位,堵疏結合規范市場。

  處于四省交界處的徐州,于2018年底抽調相關部門骨幹力量,成立“徐州市成品油市場專項整治辦公室”,徐州市商務局建立全市成品油企業進銷存臺賬,徐州市公安局深挖源頭性窩案串案,徐州市稅務局重點打擊偷逃稅款行為等,健全完善政府部門、警種、企業之間信息共享、事務同商、問題同處常態化工作機制。

  源頭管控力度需加大。江蘇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陳清華建議,加強信息化建設,需在各個加油站安裝視頻係統、液位儀係統和自動稅控裝置係統。政府監管部門可先建立省內聯網的加油站信息管理平臺和油罐車登記管理制度,通過定位係統、大數據分析等技術手段加強“油從哪裏來、到哪裏去”的全過程監管。

  徐州一位民警認為,當前江蘇所有的加油機均為稅控加油機,已具備稅控係統實時自動上傳信息功能,江蘇省公安廳開發了散裝汽油銷售安全監管信息係統,建議對相關係統進行試點,從根本上減少成品油稅收跑冒滴漏問題。

  “要出臺司法解釋加大懲處力度。”多位執法人員建議,對《刑法》中規定的非法經營成品油事項,通過司法解釋進一步明確,加大法律懲處力度,保障執法部門打擊有法可依。

  正規的加油站點也需完善布局。“部分鄉鎮加油站規劃難適應市場需求。”中石化江蘇無錫石油分公司副經理史紅飛表示,相比正規加油站,非法加油站點布點更加靈活,更加貼近市場需求。連雲港市公安局內保支隊副支隊長湯大偉説,全市正規的汽油加油站212家,主要集中在城區,鄉鎮農村地區加油站比較匱乏,申請一家加油站涉及多個部門,一般流程走完需三年左右,無油可加的當地居民只能選擇一些流動加油車或附近的非法站點。

  史紅飛建議,加油站審批涉及諸多部門且時間較長,相關部門在審核時可根據供需關係完善規劃和布局,加強城郊和農村地區的正規加油站供給與管理。(記者 秦華江 朱國亮 朱筱 何磊靜 劉宇軒)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新疆博斯騰湖畔秋景惹人醉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脫胎漆器 匠心獨運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104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