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土地流轉 “不一樣”的豐收季
2019-09-20 14:52:3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成都9月20日電  題:土地流轉 “不一樣”的豐收季

  新華社記者高健鈞、陳健

  走進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區的戰旗村,如果不是地名裏的“村”字,很難相信這裏是農村——一排排鱗次櫛比的商鋪、一棟棟青瓦白墻的二層居民小樓、小橋流水的活動廣場,都讓人覺得置身于一個現代化的城鎮。

  自從家裏5畝土地流轉到村合作社,戰旗村村民董太容家裏就再沒人下過地。她和老公分別到村裏的工廠裏當了工人。去年8月村裏打造的旅遊商業文化綜合體開始運營,她又搖身一變,成了蜂蜜店“蜜味坊”的老板。

  “再也不用靠天吃飯了,這還不到一年時間,已經賺了一萬多元,豐收節跟過去大不一樣了。”董太容一邊招呼城裏來的顧客,一邊對記者説。讓董太容有底氣創業的,是土地流轉之後穩定的收入。她家裏土地確權4口人,每年每人可以得到村集體合作社1200元的土地流轉費和350元的分紅。

  戰旗村527戶1704人,大部分村民都通過土地流轉解決了生活的後顧之憂,開始“不務農業”,有的進了工廠當工人,有的在合作社打工,有的做起了生意……52歲的文玉珍和丈夫開了一個飯館,除了每月兩三萬的凈收入,更讓她滿意的,是從農房裏搬到了寬敞明亮的住宅小區。“住的是上下兩層小樓,175平方米。”文玉珍説。

  土地流轉過後,盡管有一些農民不再下地幹活,但也有很多農民仍然留在地裏勞作。在眉山市東坡區悅興鎮蓮墩村,村民鄧洪秀雖然還在地裏,但卻實現了身份“轉變”,種地方式也和過去大為不同了。

  “我現在同樣是在種地,但是跟過去相比,手都不會弄臟,都不像種田了。”鄧洪秀笑呵呵地説,自從她到農業公司“當工人”以來,“秋收”的感覺跟過去完全不一樣了。

  鄧洪秀種地方式的變化,來自于當地智慧農業的發展。今年2月,位于悅興鎮的眉山岷江現代農業示范園區投入1.5億元,建起了面積112.8畝的“智慧大棚”,目前是西南地區單體面積最大、最先進的“智慧大棚”。

  走入高約6米的白色大棚,伴隨著陣陣暖意,只見一只只胡豆大小的蜜蜂在棚內上下飛舞。一株株番茄苗、辣椒苗、黃瓜藤整整齊齊地生長在一排排支架上,不少紅色、黃色的番茄已經成熟,幾名農業工人正在進行採收。

  “你看到的這種蜜蜂,個頭很大,學名叫熊蜂,傳粉效率很高,是我們專門引進的。”負責大棚生産的凱盛浩豐(西南)智慧農業有限公司計劃部負責人潘聰説,這裏就是標準的“農業工廠”,採用的是精準滴灌、無土栽培技術,農作物所需要的水肥營養,都是通過計算機遠程控制。

  在大棚控制室的一塊電腦屏幕上,實時顯示著棚內的各項環境數據,包括光照、溫度、濕度、二氧化碳濃度等。“這些數據由分布在棚內的幾十個傳感節點採集。”潘聰説,電腦自動根據預設的農作物“最佳生長參數”,控制灌溉、簾幕、迷霧、空調等係統,調節大棚內的水、光、濕、溫等。

  岷江現代農業示范園區管委會副主任周志軍説,像這樣的大棚,雖然投入大,但是産出同樣非常高。以番茄為例,種的完全是有機蔬菜,並且産量是傳統種植方式的5至6倍,而用水量只相當于傳統種植方式的二十分之一。一個百余畝的大棚如果按照全種番茄來計算,一年産值可達8000萬元以上。

  “這種智慧大棚,擺脫了農業生産對自然環境的依賴,是工業化思維下的農業新項目。”周志軍説,四川正在大力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目前這樣的“智慧大棚”在岷江現代農業示范園區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不但可以有效提升農産品供給質量,而且可以解決土地荒漠化、鹽鹼化地區的農業生産問題。

  鄧洪秀每天的工作主要是給黃瓜疏果、修剪枝葉等。“以前我們自己種地,一年下來靠天吃飯,種不出多少糧食、蔬菜,種一畝水稻的收益才一百多元。現在我把土地流轉出去,再到農業公司當工人,工資加上土地租金,掙得比過去多。”鄧洪秀説,現在她一個月能領到3000多元工資,跟往年相比,今年算是“大豐收”了。

  近年來,通過土地流轉,四川許多農民告別了傳統的農業生産生活方式。截至2018年底,四川農村土地流轉率達39.5%,比2012年提高18.7個百分點。也就是説,有近四成的農民過上了與過去“不一樣”的豐收節。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生態中國·壯美山河瞰新疆
生態中國·壯美山河瞰新疆
仙人洞裏説豐年 海昏遺址看文化
仙人洞裏説豐年 海昏遺址看文化
四川甘孜格薩爾機場通航
四川甘孜格薩爾機場通航
秦始皇兵馬俑首次在泰國展出
秦始皇兵馬俑首次在泰國展出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019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