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南海故事:民營經濟如何再煥動能
2018-12-28 14:10:48 來源: 瞭望東方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民營經濟素來發達的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面對傳統制造企業轉型升級,“只見星星(中小企業)不見月亮(大企業)”的挑戰,如何應對

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桂城千燈湖公園

  2018年11月底,百度商業智能實驗室主任熊輝帶著他的團隊來到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考察當地的民營企業。對于他們的到來,廣東景興集團(以下簡稱“景興”)副董事長鄧錦明格外興奮。希望提高研發水平的他,特意請熊輝團隊利用大數據分析了公司在産品設計和營銷方面的問題。

  鄧錦明家族的企業發展歷程,是改革開放後南海民營經濟發展的一個縮影。

  20年前,土生土長的南海人鄧錦明和自己的合作夥伴一起創立了景興。在那之前,他幹過五金、做過皮具,然後靠傳統制造業一步步積累著財富和生意經。

  上世紀80年代初,當時的南海縣委、縣政府作出了“六個輪子一起轉”的決定,鼓勵老百姓大膽發展民營經濟,一時間,傳統的小五金、小化工等手工作坊如雨後春筍般大量涌現。時任縣委書記梁廣大帶領縣委領導班子,抬著燒豬美酒去丹灶南沙大隊萬元戶家中賀富的場景,在南海人心中至今還記憶猶新。鄧錦明的岳父就是當年的那批萬元戶之一。

  如今,南海的這些民營企業,大都和鄧錦明一樣,面臨著轉型升級的新挑戰。

  “民營經濟為主、中小企業為主、制造業為主,是南海經濟發展最顯著的特徵。憑借堅定不移地發展民營經濟,南海正著力幫助中小企業快速成長,加快産業轉型升級步伐,集聚全球創新資源,實現高質量發展。” 佛山市委常委、南海區委書記黃志豪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傳統産業不“傳統”

  從上世紀80年代被譽為廣東“四小虎”之一,到90年代在全國綜合實力百強縣(市)評比中位列前茅,再到2001年被評為全國縣(市)社會經濟綜合發展水平第二位,憑借民營經濟的發展,南海曾創造了全國矚目的經濟奇跡。

  作為全國民營經濟最活躍的地區之一,南海逐漸形成了以鋁型材、內衣、紡織、五金、陶瓷、鞋業、機械制造、家具為代表的傳統産業,它們是典型的資源密集型和勞動力密集型産業,也是中小民營企業高度集中的産業。

  進入新世紀,面對勞動力、土地等要素成本的上漲,以及國際市場的衝擊,傳統産業面臨巨大的生存挑戰。如何推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是眾多中小民營企業當前需直面的共同問題。

  作為國內領先的個人健康護理用品企業之一,面對來自全球的競爭壓力,景興這家南海本土生長起來的民營企業“敢分一杯羹”的底氣,來自于輕資産和重研發、市場、品牌的發展戰略。

  “我們和高校科研團隊以及高科技企業合作,擁有多項專利和核心技術,並且一直在進行新産品的開發。”擁有創新思維,擁抱新技術——在鄧錦明看來,這正是讓景興這樣的制造業企業抵禦風浪的秘訣之一。

  在景興加快新産品研發步伐的時候,南海桂城金谷光電産業社區內,以光電子産業為主營業務的昭信集團則初嘗“機器人制造”紅利,向精密智能裝備方向轉型。

  一塊手掌大小的磁芯板,上面密密麻麻布滿了3672個小孔,機器人用手臂抓起一個直徑僅1~2毫米的電子元器件,瞬間將其插入其中一個孔,準確無誤。

  “我們的四軸、六軸機器人和視覺定位識別機器人技術已十分成熟,如今已發展成做機器人的企業。”昭信董事長梁鳳儀對本刊記者説。

  而在整個昭信集團,隨著“機器換人”帶來的自動化智能化升級,員工從2008年的12000人左右,減少到現在的4000人,員工減少三分之二,産能和效益卻提高了30%。

  南海制造業的規模優勢,為機器人等智能裝備提供了巨大的應用空間。機械化在大大提高效率的同時,也降低了廢品率。

  機器換人,在南海探索已久。中國近代民族工業先驅陳啟沅曾是佛山南海裝備制造業的鼻祖,是首先啟動“機器換人”的第一人。不過,他那時的“機器換人”之路走得異常艱辛,連制造機器的一顆螺絲釘都要從頭做起。

  今天的南海民營企業家們比起陳啟沅幸運太多。

  佛山市南海區發展規劃和統計局常務副局長楊明介紹,近幾年,南海大力推動機器換人及智能化改造,鼓勵企業加大設備更新和技術投入。2017年工業技改投資額達244.6億元,同比增長31.7%,省級以上企業技術中心增至69家,制造業競爭力穩步提升。

  不僅如此,2016年起,南海還開始推動全國機器人集成創新中心建設,引進了埃夫特智能裝備、佛山華數等一批知名工業機器人企業,同時出臺扶持政策,建設智能制造公共服務平臺,大力推廣機器人應用,提升企業生産效率和産品質量。2017年,南海本土機器人産能達到每年6000臺以上,有力推動了傳統産業和民營經濟的轉型升級。

昭信智能裝備應用車間

  從“孤島”到“雙生態”

  在去景興參觀交流之前,熊輝被鄧錦明的兒子鄧曉榮搶先請去了自己的公司。與父親立足傳統制造業不同,英國留學歸來的鄧曉榮涉足的是一個更新的領域——企業孵化平臺。

  2016年,鄧曉榮和合作夥伴——中南機械以及星聯科技兩家民營企業共同打造了中峪智能孵化中心,利用它們在智能裝備行業的供應鏈資源,結合最新的3D打印技術,成為一個專為智能裝備、新材料開發及應用而建立的孵化平臺。

  據鄧曉榮介紹,位于南海大瀝鎮的這家孵化中心,由佛山市南海中南機械有限公司一片佔地24畝的工業廠房改造而成,目前已有30家初創型企業或項目入駐。

  同為華南理工大學校友的幾位創始人,希望聯合華南理工大學等高等院校創新人才資源,通過為研發團隊提供全方位的管理服務、資金支持以及持股孵化等一係列增值服務,從國內外高校、科研機構和社會上引入一批創新團隊和科研成果,孵化一批智能裝備高新技術企業,尤其是利用母公司中南機械豐富的制造資源,加快科技成果的産業化,從而形成智能裝備産業的集聚效應。

  “以往類似的産學研孵化中心大都由政府主導,往往會讓項目在中試(注:“中間性試驗”的簡稱,指産品正式投産前的試驗,是産品在大規模量産前的較小規模試驗)甚至産業化階段遇到具體問題時,與企業銜接解決不暢。中南機械最大的優勢就是精密加工能力突出,能迅速將創業團隊的理念産品化。”鄧曉榮説。

  作為南海LED龍頭企業的昭信集團,在廣州荔灣與佛山南海交界的沙尾橋邊,則打造了另一種産業集聚平臺——金谷·智創産業社區。

  2010年5月11日,昭信集團所在的桂城街道提出要變鄉村工業經濟模式為“産業社區”發展模式,當時昭信集團就在政府引導下,積極將自有物業改造成了金谷社區,並由此開啟了産業園區和創新平臺型建設的資源整合之路。

  梁鳳儀告訴本刊記者,金谷圍繞半導體、光通信材料進行招商,由最初只有昭信集團一家企業,到最終形成了光電産業鏈的聚集效應,內部又有能夠協同創新的機制。在這裏,共同技術領域産業鏈上的企業將可實現科研、工藝、應用、檢測一係列資源的共享。

  從單個企業“孤島式”運營,到轉型開放式創新平臺,昭信集團、中南機械等企業正在探索搭建“雙生態”孵化器:既有幫助創業者和企業成長的産業資源孵化器,又有創業的全套服務和生態圈支持。

  而另一方面,通過建立孵化加速器或搭建各類創新服務平臺,南海的民營企業也得以從全國甚至全球集聚一流的人才和智力支持,進而佔領行業制高點,引領創新向“高精尖”延伸。

  2017年2月28日,南海正式啟動“全球創客新都市”建設。如今,越來越多的創客從世界各地趕來,成為了南海正在崛起的新興力量。

  “我們要做全球創客新都市,要把南海建成年輕人集聚的地方,讓南海成為年輕人的城市,成為創新型産業的城市。”黃志豪告訴本刊記者。

  中峪智能孵化中心利用在智能裝備行業的供應鏈資源,結合最新的3D打印技術,成為一個專為智能裝備、新材料開發及應用而建立的孵化平臺

  見“星星”也見“月亮”

  曾經,一句“只見星星不見月亮”道出了南海缺少大企業的痛點。

  但據《南海民營經濟發展報告》統計,2017年南海區營業收入超過5億元的民企已達120多家。滿天星光燦爛,月亮雛形初現。

  事實上,南海一直都在大力扶持民營經濟。

  早在2003年南海實施“雙輪驅動”戰略時,民營經濟的發展就獲得了各類政策的重點支持。此後,針對民營經濟“強勢産業不突出,領軍型企業不夠多”的問題,南海先後推出了雄鷹計劃、育苗計劃、中小企業信用擔保資金等一係列政策來扶持民營企業。

  “正是得益于政府雄鷹計劃的支持,我們企業得以渡過資金難關,在短短幾年時間裏迅速發展壯大。”任泳誼告訴本刊記者,由他一手創辦的廣東金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如今已是南海大數據産業中的領軍型企業。

  2013年,南海公布了《南海區扶持民營經濟發展工作意見》及相關配套政策,在促進南海民營企業做大做強20條意見裏,“北鬥星計劃”尤為突出。該政策力度之大、范圍之廣,不僅在南海前所未有,在廣東省也並不多見。

  2017年,南海又發起品牌企業行動計劃,在土地改革、金融創新、推進本地採購等多項措施下,著力破解企業發展的瓶頸制約,支持一批優勢企業增資擴産、科技創新、上市等。

  在這項行動計劃中,南海明確提出要一改“星星多、月亮少”的現狀,推動區鎮兩級品牌企業數量達到1000家以上,從眾多的“星星”中加快培育“月亮”,孕育“太陽”。

  “隱形冠軍”企業,成為實施這一計劃的抓手。

  “南海有一批企業,他們規模不大,但有強大的技術能力,在行業細分領域已是省內、國內的領軍企業,這些企業就是人們常説的‘隱形冠軍’。”南海區經貿局常務副局長伍慧英告訴本刊記者。

  廣東星聯精密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星聯精密’)正是這樣一家企業。

  “當你抄起一瓶國內知名品牌的礦泉水,有超五成概率握的是星聯精密模具生産的瓶子。”星聯精密董事總經理姜曉平曾對媒體説。

  作為一家專業研發、制造PET吹瓶模具、注坯模具、瓶蓋模具的高新技術企業,星聯精密是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的PET瓶模具供應商。其每年研發瓶型、瓶胚模具2000多款,目前已獲得了50多項發明專利和新型實用專利,客戶遍及全球40多個國家和地區。

  2017年12月5日,南海區召開南海制造業全國“隱形冠軍”授牌大會,包括星聯精密在內的70家企業入選。這其中,不少企業都參與或牽頭制定行業或國家標準,搶佔了行業的話語權。

  從成長性和核心競爭力來看,“隱形冠軍”是南海發展新經濟的重要力量。

  據伍慧英介紹,對于這些冠軍企業,南海區推出“冠軍企業”服務升級工作方案,使“隱形冠軍”不僅是“生産冠軍”,更要成為“品牌冠軍” “技術冠軍”,示范帶動更多的中小企業走“專精特新”發展道路。

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正著力打造的各類産業基地和孵化器

  新“廣州十三行”

  清乾隆年間,繁榮鼎盛的廣州十三行作為清政府特許經營對外貿易的“窗口”,曾由南海縣管轄。産自南海各地的絲綢、陶瓷、鐵器、中成藥等貨物,通過十三行遠銷海外,成為當時“中國制造”的名片。

  歷史的車輪滾滾前行,南海民營企業始終與外部世界保持著千絲萬縷的聯係。

  1978年,當時的平洲藤器加工廠和香港森美玩具有限公司簽訂了南海第一個來料加工的合同,自此開啟了梁鳳儀的創業之旅,奠定了日後昭信集團騰飛的基石。

  進入新世紀,在充分享受了改革帶來的國內市場紅利之後,南海本土制造業面臨著土地和人力成本上升、國內市場逐漸飽和等瓶頸。

  “如果跳不出這個‘閉環’,制造業很難挖掘新的市場增長點。”東方精工董事長唐灼林在接受《瞭望東方周刊》採訪時表示。

  此時,“一帶一路”建設為南海民企提供了新的契機。

  自2013年以來,東方精工通過跨境並購,先後將意大利Fosber集團、意大利Ferrotto集團、意大利EDF等“收入囊中”。借助“蛇吞象”,東方精工實現了“全産業鏈”的延伸並完美切入了國際市場。

  而有“品牌輸出嘗鮮者”之稱的蒙娜麗莎瓷磚,發展之初走的是給意大利品牌貼牌生産的道路。

  在上世紀90年代,外資大潮加速涌入中國,這為中國陶瓷行業帶來了新的發展契機。此時南海的一家陶瓷企業通過對海外市場體量進行預判,果斷作出了成立出口貿易部的決定,並以“樵東”為名出徵國際市場。但是,這個頗具嶺南文化內涵的名字讓外商“記不住”。于是,“蒙娜麗莎”品牌橫空出世。

  “貼牌的瓷磚賣到國外每平方米只有約7美元,而意大利瓷磚可以賣到超過13美元。”蒙娜麗莎集團董事張旗康曾告訴本刊記者。

  高額利潤背後,蒙娜麗莎自主品牌卻一度在國際市場“失語”。

  共建“一帶一路”為其帶來了轉機。2016年蒙娜麗莎陶瓷在意大利建成生産基地,請GRUPPO ROMANI貼牌生産,借助國外的工藝技術和品牌優勢,推動産品邁向高端化和全球化。如今,蒙娜麗莎品牌已在100多個國家進行了19類的商標注冊,旗下産品已遠銷美國、英國、俄羅斯等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並在3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自己的銷售渠道及營銷網店。

  近幾年,以東方精工、蒙娜麗莎、志高空調和堅美鋁材等知名企業為代表,越來越多南海民營企業通過海外代加工、海外並購兼並重組等掘金“一帶一路”,實現“倍增”。數據顯示,僅2017年上半年,南海區民營企業進出口就高達421.2億元,大幅增長44.1%,佔同期南海區進出口總值的61.6%。

  2017年2月14日,南海區委、區政府印發《南海區建設全球産品跨界創新中心的指導意見》,提出發力平臺建設,引導産品、資本、文化輸出,鼓勵民營企業抱團出海。

  不僅如此,南海還憑借僑鄉優勢,打造了全球南海會館合作發展聯盟。依托聯盟,實施“南海制造全球推廣計劃”,向世界展示南海好産品的風採,同時也作為南海企業的招商和貿易平臺,促進南海與世界各地經貿合作。

  中國進出口交易會(廣交會)被譽為中國外貿的晴雨表。在2018年10月舉行的第124屆廣交會上,南海共有143家企業參展,展位數達418個,分別較上屆增加了11家、32個,展位規模創下歷年新高。值得一提的是,南海有24家企業首次參加廣交會。

  “我們期待全球産品跨界創新中心能接過‘廣州十三行’的歷史傳承,打造一個新的‘廣州十三行’,成為中國與世界商貿接軌的新窗口、共建‘一帶一路’的新節點,引領企業抱團出海,走向世界。”黃志豪説。記者馮瑛冰 王啟廣 楊天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瑞雪迎新年
瑞雪迎新年
古堰長堤層林盡染
古堰長堤層林盡染
香溪長江大橋主橋合龍
香溪長江大橋主橋合龍
福建霞浦:漁民海上忙冬播
福建霞浦:漁民海上忙冬播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3918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