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黑加油站全鏈條“失控”隱患
2018-09-15 10:14:17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些地方對成品油市場的“環保督查”力度不足,非法成品油更是“逍遙法外”,其加工、批發、銷售、使用的整個鏈條幾成監管真空

  在呼和浩特市郊區一個破舊的廠房區,不時有車輛往來,商販從一個小洞口處伸出來加油槍,加完油之後又迅速把加油槍收回,再鎖好小洞口上的鐵門。大油罐就藏在廠房內,售價要比正規加油站便宜。“這些黑加油站警惕性特別高,平時只給熟悉的大貨車司機加油,陌生人獨自前來根本加不上油。”暗訪陪同人員説。

  近年來,我國成品油零售價格持續走高,一些不法分子頂風作案,幹起了非法銷售成品油的勾當。日前,《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江蘇、廣東、廣西、內蒙古等地採訪發現,流動的非法加油站“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加上自有油罐車、黑加油站點,俗稱“自流黑”,大量硫含量嚴重超標尾氣排放,對生産安全、生態環境和經濟秩序帶來了嚴重隱患。

  業內專家建議,環保督查應高度重視非法成品油導致的“綜合污染”,組織多部門力量建立成品油市場進銷兩端全鏈條監控,消除生産安全和環境生態風險。

  暴利加劇黑加油站泛濫

  柳州公安局在辦案過程中發現,近郊的一個農産品市場每天都有3~4輛容積規格為9噸左右的油罐車停在路邊,其中有兩輛油罐車頻繁給往來車輛加油。看起來司機與商販都特別熟絡,一臺小小的加油車接出4根油管,能同時給4輛貨車加注柴油,就是一臺流動的加油站。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暗訪中了解到,非法暴利驅使低價劣質成品油在各地瘋狂銷售。

  當前,各地相繼出現民營加油站零售價格與成本價格“倒挂”。2018年6月,廣西北海0號柴油批發均價為6900元/噸,按照密度0.85折算加上噸油費用,批發成本為6.12元/升,中石化的零售價格為7.11元/升。但當地社會加油站零售價格為6.1~6.5元/升,零售價與成本價“倒挂”幅度為0.6~1元/升。

  到2018年6月底,內蒙古地區社會加油站有1421座,與中石油650元/噸的平均成本價差相比,絕大多數民營加油站處于價格倒挂狀態。汽油疊加優惠650元/噸以上站點960座,佔比68%,最高降價3100元/噸;柴油疊加優惠650元/噸以上站點890座,佔比63%,最高降價2520元/噸。

  中石化江蘇分公司零售中心副經理鬱岳麒介紹,徐州、淮安、連雲港等靠近山東地煉的地區,市場價格嚴重扭曲,徐州就有超過16座加油站的零售價格低于4.8元/升,其日均銷量約為187噸。按實際售價和正常成本計算,每座加油站每天要虧損近5.5萬元,其背後的“秘密”是銷售非法的低價油甚至劣質油。

  柳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隊支隊長張峰介紹,廣東、山東等地的地煉企業批發售油普遍存在“裝車價”,即不開發票的批發價格。5~6月,“裝車價”比正常開票價低1500~2000元/噸。

  中石化梧州公司經理蒙方健説:“1~5月,梧州被非法油品經營衝銷量高達60000噸。”  

  “黑油”成環保督查“化外之地”

  廣西公安係統的調查表明,廣西全區各地市均出現了各種類型非法油品經營亂象,均為無資質經營銷售排放嚴重超標的低劣油品。《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玉林、北海、欽州、梧州、防城港等多個地方暗訪過程中發現,自建加油罐,改裝油罐車、黑油站在大大小小的街面上公然攬客。

  在最近多部門聯合打擊過程中,廣西藤縣和平新鎮新開業的石橋加油站被發現並無營業執照、零售許可證、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等相關資質,其銷售油品連國Ⅲ油品標準都達不到,油品硫含量達198mg/kg。

  我國車用柴油國Ⅴ標準明確硫含量不能超10mg/kg。內蒙古在5個盟市抽查了56個非法油樣本,40個樣本硫含量超過國家標準。廣西查獲的非法油品中,硫含量平均達到國家標準50倍以上,最高達到5900mg/kg,超過國家標準近600倍。

  柴油中的硫會在燃燒後變成二氧化硫,在大氣中與水蒸氣等混合,生成“酸雨”,嚴重威脅當地的環境質量。江蘇省環保廳大氣環境管理處處長劉曉蕾介紹説:“從近幾年的監測記錄來看,江蘇省降水酸度和酸雨酸度仍有所增加,大氣環境治理面臨更復雜、更深層的問題。”

  從目前我國各地環保督查的重點看,對土壤、水源等污染源的調查力度較大,對低空排放污染氣體督查力度不足,大量劣質非法成品油在城鄉基層銷售,硫化污染物排放到空氣中,最貼近城鄉居民生活的車輛尾氣污染問題沒有得到充分重視。

  中石化廣西公司安全總監何聲強表示,以目前國家標準汽柴油硫含量不高于10ppm計算,5900ppm的含硫量為每噸5900克,按照廣西目前查獲的非法成品油含硫量為800ppm計算,一噸油燃燒就會排出1.6千克的二氧化硫,每年廣西銷售的非法低劣成品油有50萬噸,會轉化為800噸二氧化硫。

  藏在城市的“巨型炸彈”

  在梧州市的鴛鴦江上,一座臨時搭建的加油碼頭旁,來來往往的船只在加油;在梧州市五岔路口的中石化蓮花山加油站旁,距離加油站不到200米處就停著一臺經過非法改裝的箱式油罐車,估計內裝2噸油;欽州市港金鼓大橋旁的非法加油站,通過重型卡車露天裝卸……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暗訪目擊的這一切顯示,非法成品油銷售窩點和非法改裝的油罐車成為隱藏在城市裏的“巨型炸彈”。

  地方安監部門負責人介紹,非法窩點、非法加油站、非法改裝的車輛,均為“三無”狀態,無防雷防靜電措施,無消防器材,安全隱患巨大。北海、欽州、玉林的非法窩點油罐安放在室內,封閉空間一旦油氣混合比達到臨界狀態,就會發生爆炸。據中石化、中石油北海分公司的調查表明,估計北海市(含合浦縣)區域內的黑窩點約350~400個,黑油車200輛。

  成品油非法經營場所分為“固定加油點”和“流動加油車”。“固定加油點”大多設在人員密集的居民區或漁港內;“流動加油車”則是將廂式貨車藏匿改裝為油罐車,到大街小巷上“流竄加油”。

  記者暗訪的20多個非法窩點,儲藏及加油設備陳舊老化,多用廢棄罐體存儲油品,未做任何防雷防靜電措施,電線“亂如蜂窩”,容易引起過熱或産生電火花。現場沒有任何消防器材,一旦發生初期火災,很可能因為缺乏應對能力,造成重大事故。

  2018年4月25日,廣西百色市平果縣城江景名城小區一樓商鋪的非法售油點突發火災,引燃正在加油的五菱車,五菱車撞上鋪面後繼續燃燒發生火災,造成重大安全事故。

  地方安監部門負責人表示,這些非法加油點設備簡陋,缺乏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經營者缺少安全意識和安全技能,極易發生安全事故。

  “無票銷售”+“地下鏈條”

  =瘋狂逃稅

  採訪中,業內人士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坦言,這些地下黑油品銷售暴利的來源,除了價格低,另一原因是不開票交易,稅務、安全等監管手段難以覆蓋。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調查到,一些地煉企業、民營加油站、用油企業利用“監管漏洞”,採用大量進口原油及其衍生品、少量正規銷售的方式,形成了“一條龍”式的地下成品油銷售體係,大幅度偷逃國家稅收。稅收、公安、檢察院領域的專業人士透露,此類企業的操作主要有兩種模式:

  一是部分地煉企業直接對外接單,以無票價格向民營加油站銷售油品。

  二是貿易公司“倒票”“倒油”。地煉企業為規避稅務風險,由貿易公司購入帶票油品,在分銷時把油品以無票價格賣給民營加油站,同時把發票賣給物流等用油企業,用來提高用油企業的賬面經營成本,從而減少賬面利潤和應稅額。“額外利潤”由貿易公司、民營加油站、用油企業三方按比例瓜分。

  記者採訪獲知,一些貿易公司、地煉企業通過微信群、QQ群的方式,每天匯總各地煉企業的“裝車價”,形成一條由地煉企業、貿易公司、民營加油站、用油企業等組成的地下交易産業鏈,擾亂成品油市場秩序,造成大量稅收損失。

  據估算,徐州、淮安、連雲港三地去年成品油不開票交易規模達30萬噸,交易額約15億元,造成的稅收損失可達數億元。

  相關部門統計數據表明:2016年全廣西成品油銷售約1060億元,入庫稅收為26億元。同時非法成品油銷售測算為16萬噸,稅收損失總額超過3.3億元。2017年,按目前柴油6.81元/升、50萬噸/年的非法成品油衝銷狀況計算,2017年廣西全區因此流失稅收約13.6億元。

  “大數據”思維實現標本兼治

  來自廣西、內蒙古、廣東、江蘇相關部門的幹部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建議,環保督查應全面整合環保、工商、稅務、徵信、公安、消防等多部門力量,對非法成品油市場進行綜合打擊,全鏈監控油品的“進”“銷”“增”“變”,形成長效機制。

  一是強化針對“非法成品油”的環保督查力度。對各地范圍內的非法成品油生産、銷售、消費全面排查,掌握基本情況,層層落實政策,要求地方政府形成“網格化”的氣體污染排查力度。

  二是整合現有的多部門分管“監控數據”,全面掌控“進口”和“出口”。目前地煉企業、成品油運輸車、倉庫、國有及民營加油站均有監控攝像頭,危險品運輸車還有GPS定位追蹤,但監控、攝像頭採集的部門眾多,數據之間無法橫向調取。應加快推動“大數據”的橫向調取能力,全面監控整條産業鏈上“進出”的産品,以充分掌握煉油企業的動向。

  三是規范地煉企業銷售行為,從源頭制止不開票油品流出,明確地煉企業出油率,高度關注低于正常出油率的企業,將其列為抽查對象。要求地煉企業嚴格遵守資金單據、銷售單據、開票單據、提貨單據“四單”匹配原則,做到四個單據名稱一致;嚴格執行國家稅務總局成品油消費稅新政,規范開票、退稅流程。由于地煉企業逃避稅收的方式是大幅度降低出油率,建議對地煉企業設置“出油率門檻”,對低于這一門檻的企業加大緝查力度,查清其産品流向,避免以次充好的情況出現。

  四是將主動生産、採購、運輸、銷售“自留黑”油品的企業、個人納入徵信係統,形成強大的“信用力量”。多個部門坦言:“自留黑”屢禁不止的原因除了暴利之外,就是因為打擊懲罰的威懾力不夠。應該提高懲處力度,降低其信用等級,形成長久“信用威懾力”。 (記者 何豐倫 張麗娜)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神秘的西藏古格王國遺址
探訪神秘的西藏古格王國遺址
法國舉行迪耶普風箏節
法國舉行迪耶普風箏節
“最美鄉村”豐收圖美如畫卷
“最美鄉村”豐收圖美如畫卷
“零距離”感受科技魅力
“零距離”感受科技魅力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3434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