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匯率波動下的草根故事
2018-07-04 07:51:55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人民幣兌美元破6.7了,6.71,6.72,破6.72了,還跌啊,要不要換匯?”

  作為貨幣版的記者,最近發現自己不用看盤了,有兩位親友“義務”當起了行情播報員。這兩位親友,從事的都不是財經相關職業,在印象裏,之前並不怎麼關心這類話題,不知為何,最近他們都突然盯上了匯率。

  匯率問題早已事關尋常百姓家。最近匯率波動牽扯著很多人的神經,未來匯率走向是關注的重點。

  正如研究人士分析的那樣,當前匯率面臨幾方面壓力,但也具備多方面支撐,近期人民幣貶值釋放了一定的壓力,波動最大的階段可能已接近尾聲。

  大王的驚喜

  大王,是我的表姐,姓孫,活潑開朗好玩,人送名號“孫猴子”,我們一幫小的怕被撓,不敢這麼叫,我們叫她“大王”。

  大王的丈夫,也就是我的尹哥,穩重踏實能幹,炒得一手好菜,我們叫他“尹大廚”。尹大廚手藝太好,把大王養得很豐滿,後來為了實施大王的減肥計劃,也為實施大王經濟上的“增肥計劃”,尹大廚去了國外,在一家中資企業海外項目公司當大廚。

  後來,我們發現,大王經濟增肥計劃進展得很順利,尹大廚收入頗豐,而且每年都在漲;但大王自己的減肥計劃就不太順利,因為收入上來了,吃得耍得更好了……

  不能再説了,我怕回去要被撓……

  以往,小記跟大王聯係,都是聊家常,吃了沒?工作咋樣?啥時回來耍?最近變了,變化還很大,最近是這樣——匯率咋樣?還能漲多少?啥時候換合適?

  大王啥時候開始關心匯率了?

  原來,尹大廚薪酬收入有兩部分,一部分是固定薪資福利,以人民幣發放;另一部分是績效工資,與企業效益挂鉤,以美元發放,他這個崗位,每月大約1000至2000美元,一年基本上有2萬美元左右。

  尹大廚在海外項目部,包吃住,據説周圍環境很好,原生態,大致就是想花錢都沒處花那種。所以,花錢的任務就落到了我們大王身上。

  “這些錢遲早得換啊,年初沒換,(美元兌人民幣)從6.6元多一路跌到6.3元以下,虧大了,想著(美元)都跌那樣了,就放那了,最近開始漲了,要不要換,啥時候換啊?”大王關心匯率的原因就在這。

  “匯率漲一點,跌一點,那都是肉啊!”大王説。

  尹大廚每年寒暑假休假,最近剛回來,美元匯回一部分,還帶了一部分現鈔,大王手頭美元又多了,對匯率的關注度自然就“水漲船高”。

  對于大王來説,這個暑假本來就很有盼頭,尹大廚時隔半年回來休假了,而最近美元升值很快,收入又意外地增加了。

  小記算了一筆賬,今年4月初,美元兌人民幣(銀行間外匯市場即期匯率)最低到6.2519元,7月3日盤中最高漲破6.70元關口至6.7204元,就以2萬美元來算,可以多換人民幣9370元。

  對于在四線城市生活的大王來説,這無疑是一份大禮包。

  吳姐的苦惱

  有人歡喜就有人愁,很遺憾,吳姐是其中一位。

  吳姐最近成了美元剛需。孩子高考成績比預想的好,進入心儀的學校應不成問題。由于專業特殊,按計劃,在國內學習一年後,要到美國學習兩年,這帶來了遠期的用匯需求。

  讓吳姐苦惱的還不是未來的用匯需求,畢竟還有一年多的時機可以等。因為孩子考得不錯,吳姐原打算帶孩子去趟美國,既是暑期獎勵出行,也順道熟悉下環境,但最近匯率波動較大,讓她犯了愁。

  “之前雖有計劃,但高考未完,沒法提前訂行程,而且年初人民幣漲了一波,不知道還會不會漲,不敢輕易下手。”吳姐説,因種種原因,機票、酒店、當地交通這些出遊花銷“大頭”都還沒定,但人民幣已跌下來了。

  “美國消費水平高,暑期又是出遊高峰,人民幣一跌,花銷更大了。”吳姐有點後悔,沒早點下手。

  吳姐先前估計,這次赴美遊人均花費5000美元,一家兩大兩小總共要花約2萬美元。因為最近匯率波動,要多花人民幣9370元。

  這9370元,對于大王來説,是意外的收獲,對于吳姐來説,則變成了額外負擔。

  這額外收獲或支出的9370元,源于最近外匯市場波動。而最近外匯市場波動,影響的又絕對不止大王和吳姐,以及這兩個9370元。

  商務部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服務出口、進口的金額分別達2281億美元、4676億美元,僅服務進出口(涉及旅遊、教育、勞務等諸多方面)金額就達6957億美元,但服務貿易在當年41045億美元進出口貿易總額中的佔比還不到兩成。

  波動最大階段或近尾聲

  匯率問題早已事關尋常百姓家。

  外匯市場有大量的參與者,包括眾多的企業、金融機構、外匯投資者以及需要結匯或用匯的普通民眾。

  就像大王和吳姐反復在問“要不要換”一樣,最近匯率波動牽扯著很多人的神經,未來匯率走向是他們關注的重點。

  但首先要搞清楚,最近人民幣為什麼貶?對此,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3日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近期外匯市場出現了一些波動,我們正在密切關注,這主要是受美元走強和外部不確定性等因素影響,有些順周期的行為。”

  這一輪人民幣對美元貶值的主因在于美元走強。4月中旬以來,美元指數走高,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在時點上高度重合。

  但不可否認,6月中旬以來人民幣貶值較快。統計顯示,6月份在、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分別貶值3.49%、3.53%,高于美元指數漲幅(0.56%),與歐元及一些新興市場經濟體貨幣相比,人民幣貶值幅度也較大。6月中下旬以來,外匯交易中心公布的三大人民幣匯率指數均自高位連續回調,表明最近人民幣不光對美元貶值,對一籃子貨幣也有所貶值。

  對此,一種解釋是人民幣“補跌”。光大銀行資管部首席宏觀策略分析師滕飛認為,人民幣對美元前期貶值幅度較小,從4月中旬到6月13日,美元指數上漲了4%,人民幣對美元只貶值了1.9%,因此,6月中下旬這輪下跌有“補跌”的成分。

  另一種解釋是,貿易形勢變化及政策寬松預期的影響。由于全球貿易形勢緊張,部分市場參與者預期未來我國貿易順差可能收窄。另外,中信證券固收研報提到,6月以來,美聯儲加息後,人民銀行並未調整公開市場利率,後宣布實施定向降準,結構性偏松的貨幣政策與美聯儲貨幣政策方向相反,利差變化引起匯率波動。

  還有一種觀點著眼于經濟基本面,指出當前中美經濟周期不同步,相應帶來雙邊匯率調整壓力。

  另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人民幣匯率的隱含波動率有所上升,表明市場波動對投資者行為和預期産生了一定影響,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匯率波動。

  未來人民幣匯率如何走?首先還是要看美元走勢。當前美元走勢仍偏強,但震蕩加大,市場看法也有分歧。一些分析認為,當前美元匯率充分反映了經濟增長樂觀預期及美聯儲加息預期,但美國政策利率正接近中性水平,未來加息可能放緩,而持續加息對經濟的副作用也將開始顯現,因此美元指數上行空間未必很大。

  其次,要看人民幣的基本面。當前經濟基本面具備韌性,國際收支平衡,外匯儲備充足,充當著保持匯率穩定的“定海神針”。7月3日,央行行長易綱、副行長潘功勝均表達了類似觀點,他們並表示,將運用已有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發揮好宏觀審慎政策的調節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最後,近期“補跌”之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調整壓力也得到一定釋放。

  總的來看,未來美元走強對外匯市場的影響可能難以回避,但人民幣內在支撐仍然較強,且匯率超調面臨宏觀審慎政策的逆向調控,不會持續大幅偏離合理均衡水平。從這一點來説,近期人民幣對美元貶值最快的階段可能已接近尾聲。(記者 張勤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愛在路上”親情護送 讓“小候鳥”飛向父母
“愛在路上”親情護送 讓“小候鳥”飛向父母
成人禮 致青春
成人禮 致青春
貴州丹寨上演民族服飾秀
貴州丹寨上演民族服飾秀
黃河小浪底水庫控泄防汛
黃河小浪底水庫控泄防汛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075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