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口岸配套服務欠優令企業“舍近求遠”
2018-04-02 07:46:28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重硬件輕軟件、重政策輕服務

  口岸配套服務欠優讓企業“舍近求遠”

  距國家級口岸僅幾公裏路程,企業卻寧願繞道千裏之外的沿海城市清關報檢,再將貨物運回本地……《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調研發現,部分西部地區雖已擁有比肩沿海地區的通道、口岸、平臺等開放體係和政策,卻出現了當地企業“舍近求遠”的怪象。

  企業普遍反映,通關效率等配套服務欠優,政策係統性、針對性欠佳,營商成本較高,是促使企業“用腳投票”的重要因素。專家表示,部分西部地區的開放體係和政策日臻完善,但重硬件輕軟件、重政策輕服務的營商環境短板,已成為制約西部地區開放發展的瓶頸。

  “守著國家級口岸,卻繞道千裏之外”

  《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發現,經過多年發展,部分西部地區通道、口岸、平臺等開放體係的完善程度甚至已比肩沿海地區。然而,不少當地企業卻“不買賬”,拒絕就近在當地口岸通關,寧願多花運費到千裏之外的沿海城市清關報檢,再將貨物運回本地。

  西部某市一家肉類加工企業每年進口量超過1500噸,其3公裏外就是國家級水運口岸,且生産地和目標市場均在本地,就近通關無疑是最佳方案。但令人費解的是,該企業卻放著家門口的國家級口岸不用,先將貨物通過海運運達上海、廣西欽州等沿海城市,清關報檢後再千裏迢迢運回本地。

  企業“舍近求遠”並非個別現象。某農業企業是當地的進口大戶,每年進口冰鮮肉類、活牛等貨物共6萬余噸,卻也選擇繞過當地的口岸,在深圳、青島等沿海城市通關,再通過1000多公裏的公路,將貨物運至本地加工、銷售。該企業負責人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以前我們也曾嘗試就近通關,但現在基本不跟本地口岸打交道了。”

  不僅如此,對于時效性較強的商品,有些企業也不惜“舍近求遠”。西部某區經營進口海鮮的企業距離當地航空口岸15分鐘車程,但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進口的三文魚、活蝦等産品對時效要求極高,但大部分也不會就近在當地航空口岸通關,而是先空運到其他城市,清關報檢後再緊急運回本地銷售。

  “舍近求遠”既增加企業的運費成本,還造成通道、口岸資源的浪費,制約著當地開放效能的發揮。例如,西部某地已建成多條聯通世界的國際物流通道、國家級口岸和綜合保稅區等完善的開放體係,其中8個指定口岸的數量與沿海地區基本持平,但去年僅肉類、整車口岸實現正增長,水果、冰鮮水産品、食用水生動物等多數口岸的貨運量均呈現零增長或負增長態勢。

  以三文魚進口為例,2015年當地航空口岸三文魚進口量超過4000噸,輻射帶動周邊多個省區市,而去年已經降至500噸左右。其中,越來越多的企業選擇“舍近求遠”,是進口量下降的重要原因。

  “為了企業生存發展,不敢在本地口岸通關”

  企業守著國家級口岸,為何“舍近求遠”?對此,企業也是一肚子苦水:就近通關原本是最佳方案,但本地口岸在通關配套服務方面仍與沿海地區存在差距,為了企業生存發展,不敢在本地口岸通關。

  “一年多前,我們也曾嘗試就近通關,但出現的一係列問題讓我們始料未及。”一家肉類企業負責人説,在我國沿海口岸,貨物在運輸途中,艙單信息就已傳送到口岸。在本地口岸,經常貨物已經到港,口岸仍未收到貨物信息,而且當時尚未執行24小時工作制,再急的貨物遇到晚上或節假日都只能存放等待。

  後來,關檢部門推出聯合查驗制度,其初衷是提升通關效率,但港口服務部門並不積極,只安排一輛貨車拖運貨櫃,而且口岸查驗面積有限,無法滿足多個貨櫃同時查驗的要求,反而加劇了貨物排隊現象,貨物在口岸延誤最長可達7天以上。

  “這筆賬怎麼算都是不劃算的,貨物在口岸延誤,每天都會産生站場費、物流公司滯納金等多項費用。”該企業負責人掰著手指頭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每個貨櫃成本原計劃為6000元至8000元,在本地口岸通關,各項費用加起來每個貨櫃的成本甚至高達1萬元以上,而沿海口岸往往當天即可通關,再通過公路運回本地,算下來反而效率更高,成本更低。

  “口岸基礎設施不夠完善,也造成通關時間無法預估,貨物還存在變質的風險。”另一家企業的負責人説,約一年前,企業也曾在本地口岸測試了幾單貨物,但貨物一到口岸就傻了眼:與沿海口岸貨櫃整體安檢不同,貨櫃竟然進不了該航空口岸的安檢門,只能先分拆再安檢,理貨時間過長;當時各口岸普遍冷鏈存儲空間不足,如水運口岸只有4個貨櫃容量的冷鏈倉庫,部分生鮮貨物只能在常溫環境下存放,一旦腐爛變質,企業將蒙受巨大損失。

  有的企業就因此吃過大虧。2016年夏天,西部某地一家貿易公司通過空運從挪威進口6噸多的海鮮,抵達當地航空口岸後,貨物先分拆再安檢已耗費不少時間,地服部門又稱艙單數據有問題,必須海關簽字,否則不給理貨,海關則稱需要航空公司出具證明才能簽字。相關部門踢了一整天的“皮球”,等企業負責人辦好手續時,存放在常溫環境下的貨物早已變質。

  “那次公司損失了30多萬元,都是真金白銀啊,為了公司的生存發展,從此我們不敢在本地口岸通關了。”該企業負責人至今仍心有余悸。

  “政策應有盡有,但係統性、針對性不足”

  國家級新區、自主創新示范區、自由貿易試驗區……如今,部分西部地區支持開放的政策應有盡有,已對標沿海地區。但《經濟參考報》記者調研發現,由于政策運用的係統性、銜接性、針對性較為欠缺,政策“疊加效應”並未充分釋放,削弱了企業的“獲得感”,也是促使其“舍近求遠”的原因之一。

  首先是政策係統性不足。西部某地口岸監管部門負責人説,當地享受的國家政策已實現疊加,但由于缺乏係統整合,稀釋了政策含金量。以整車進口為例,當地整車進口口岸獲批之後,商務部門、鐵路口岸和相關區縣“一哄而上”爭搶貨源,優惠政策也成了“撒胡椒面”。

  不少企業反映,在西部一些地區,存在政策分散、各自為政的現象,比如有的口岸所在區縣提出,優惠政策只針對其轄區內的企業,企業要享受相關的優惠政策,必須在轄區內注冊公司。

  其次是政策針對性欠缺。“支持政策確實不少,但如果不能做到‘好鋼用在刀刃上’,急企業之所急,企業很難有獲得感。”一名企業負責人舉例説,企業最看重的並非財政補貼、土地優惠,而是金融支持,某些西部地區政策雖然不少但針對性不足,尤其在貸款貼息、知識産權質押等方面政策力度較弱,企業融資利率遠超沿海地區。

  三是政策銜接度有待提升。與沿海地區優惠政策涵蓋生産、物流、貿易的“全鏈條”模式不同,部分西部地區“傳統産業思維”尚未徹底轉變,優惠政策多集中于生産企業,與之相關的物流、貿易企業涉及較少。“提升對外開放水平,發展外向型經濟,物流、貿易企業與生産企業同樣重要,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就不利于開放主體的培育。”一家“逃到”沿海地區的企業負責人説。

  業內人士認為,近年來,國家層面對西部地區的政策支持力度不可謂不大,但部分西部地區在實現政策疊加的同時,“用政策”的能力有待同步提升,以增強企業的“獲得感”。

  “關注硬件較多,關注軟環境較少”

  多名當地相關部門負責人向《經濟參考報》記者證實,企業反映的問題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主要原因包括口岸多部門統籌協調力度不夠、基礎設施“最後一公裏”服務不優、服務意識有待提高、政策研究力度不足等。

  “一個口岸涉及到多個部門條線,統籌協調難度很大。”一位負責人説,口岸的發展歸口岸辦管,但口岸的基礎服務往往歸港務集團、機場集團等國企平臺管理,清關報檢又歸海關等部門管理,九龍治水的局面無疑增加了協調難度。

  例如,口岸曾推出24小時工作制,但該項制度最初僅在口岸執法部門實施,口岸服務企業並未同步實施,其工作時間為早9點至晚8點半,導致24小時工作制無法全面推行,對時效要求極高的生鮮産品貿易商造成影響,在多家企業的強烈反映下,24小時工作制才得以全面推開。

  不僅如此,由于曾長期處于對外開放的“末梢”,部分西部地區的口岸基礎設施尚不能適應擴大開放的步伐,尤其是在口岸信息化、智能化建設以及倉儲、查驗空間等方面存在明顯短板,通關效率等服務水平也與發達地區存在一定差距。

  “此前很長一段時間,西部地區注重學習發達地區的硬件建設,努力爭取與發達地區媲美的支持政策,卻較少研究發達地區開放發展的軟環境。”一位企業負責人説,實際上,政府效率、融資成本、市場環境等指標,與硬件建設、政策疊加等指標同樣重要。

  為了讓“逃離”本地的企業消除顧慮,《經濟參考報》記者調研發現,部分地區已著手改善開放發展的營商環境,如全面推行7×24小時全天候通關模式、預約報關報檢、審單直放,確保貨物即到、即查、即放,貨物通關時間正在縮短,服務水平正逐步提升;與此同時,加大金融支持力度,針對企業高度關注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推出貸款貼息等優惠政策。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623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