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譚雅玲:今年下半年人民幣貶值的壓力會增大
2017-09-20 09:41:1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這裏是《財經觀察家》,我是譚雅玲。今天我們討論的話題跟人民幣有關。 

  【新聞背景】

  98日,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價格最高漲到了6.4425,創22個月以來新高。央行下發《中國人民銀行關于調整外匯風險準備金的通知》。通知要求911日起,境內金融機構開展代客遠期售匯業務,需要繳納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調整為零。同時,境外人民幣業務參加行在境內代理行存放存款準備金取消。人民幣由此結束了持續上漲行情,911日,美元兌人民幣即期匯率收盤6.5253,上漲0.74%12日,人民幣繼續下跌,兩日跌幅超過1%

  

  96號人民銀行發了一個文件,對外匯風險準備金進行了下調,從20%變成了0。外匯風險準備金就是商業銀行在做遠期外匯結售匯的時候,原來要交20%的準備金的,比方説你原來100萬,可能要讓你交20萬。這一次調整了,這個20%的準備金就沒有了。這樣就使大家打消人民幣升值的這種預期。

  人民銀行的這個文件,實際上是和近四個月人民幣升值的狀態有特別重要的關係。這個文件的宗旨還是給遠期的結售匯減壓,這樣,在人民幣升值上,央行採取了一種管理的辦法。因為人民幣升值過高,會對我們未來的實體經濟帶來比較大的影響。這兩天,人民幣從6.43元已經漲到了6.52元。像人民幣的雙邊走勢應該是央行的一個基本宗旨,不要把人民幣變成一個單邊的,無論是升值或者貶值,可能對我們的市場帶來的不利,都是應該引起關注的。所以央行的這個文件,對現在的市場帶來的心理調整、技術調整,以及結構性的調整,都是非常必要的。

  

  這張圖告訴我們,人民幣升值的幅度和持續的時間相對比較長。大概在5月,我們的端午節前後,人民幣在美元貶值的狀態下開始了一輪升值。到現在為止,人民幣已經升了7%了,這個幅度應該是比較大的。

  中央銀行所把握的就是人民幣雙邊走勢的波動,無論升值和貶值,我們的基本原則是保持在3%或者5%,保持在這個幅度。一方面是去年人民幣貶值超過了這個幅度,貶值的幅度達到6.2%,那是一個全年的水平。而今年5月份到現在這幾個月的時間,升值的幅度達到了7.2%。它跟我們政策宗旨和政策原則是有所偏差的。所以中央銀行出了外匯風險準備金的這個政策,是跟我們政策的框架和政策目標有特別緊密的聯係的。當然我們這一輪的升值可能受制于美元的情況特別明顯,所以人民幣升值應該引起我們特別大的警惕。

  所以近一段時間我在微信上一直呼吁,我們的貨幣不能再升下去了,如果再升下去的話,對我們的實體帶來的影響應該引起非常重要的關注。  

  2016年到2017年,我們的進出口貿易應該跟匯率有特別重要的關係。大概是從去年10份開始,我們的外貿從9月份的負值變成了正值,逐漸地往上走。人民幣貶值是從9月份開始的,匯率對實體的影響有一個滯後的反應。尤其是人民幣貶了三個多月、四個月以後,我們的外貿恢復增長速度變成27.8%。其中出口達到了20%,進口達到40%。就是説,如果從人民幣升值的角度,未來的月份,也就是説今年的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外貿收縮的現象應該會比較明顯。實際上我們7月份和8月份的指標已經反映出來了。進出口的總量和進出口的分項都開始減速了,不像原來增長的勢頭那麼強了。而未來,10月份的指標和11月份的指標,可能會更不好。為什麼?因為這一輪人民幣升值升得太快了,升的周期太長了,它一定會對外貿有特別大的負面效應。   

  外貿作為三駕馬車的第一輛,對國民經濟的意義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發展中國家對外貿依存度存在,而更多的發達國家對外貿的依存度也存在。美國是最發達的國家,但是它非常重視它的外貿,在外貿層面一直是它關注的一個重點,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經濟增長指標。而德國更重視外貿,德國的制造業和德國的進出口狀況,對德國經濟的支撐度是非常強烈的。2016年德國的外貿順差在急劇地增加,曾經一度超過了中國的外貿順差。中國的外貿順差在世界老大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但是德國去年的外貿增長非常好。這些發達國家同時用匯率去匹配、去保護它的外貿發展,中國作為一個外貿發展中的大國特別值得借鑒。

  通過這張圖可以看到,2008年、2009年一直到2012年,我們的外貿基本穩定性還是比較利好的。雖然2009年有一個負值出現,可能跟2008年整個外貿外部環境的惡化有特別重要的關係,因為畢竟2008年的916號,雷曼兄弟的倒臺給美國、歐洲、日本,整個的西方世界帶來的經濟下滑和市場波動特別大。這對我們外部需求,帶來的衝擊也會特別大。所以我們的外貿受損是比較嚴重的。而到了2012年之前,我們的外貿從高增長變成了一個低速的增長,那個時候我們的匯率是從8.11元大概跌到了7塊錢,甚至6.8元左右,而這個時候對外貿的衝擊應該是有限的,到了2013年,我們的匯率已經接近破6的這種概率。因為在2013年的年底,我們的匯率達到了6.05元,而到了2014年開啟的時候,可能會出現了6.03的走勢。市場的輿論導向在説什麼?人民幣可能會破6。而這個時候你看對外貿的衝擊,後滯的效應就特別明顯。貨幣升值對經濟的滯後影響,對外貿的滯後影響以後,2015年和2016年的外貿都是負數了。而到2016年的下半年,也就是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時候,人民幣貶值加速,我們都經歷過這一段時間,而且這一段時間離我們很近,所以我們都不會忘記。

  從那以後,促進了201713月份,甚至16月份,我國的整個外貿恢復和外貿的增長。13月份已經達到了15%的增速。我在廣州開會的時候,廣州的一些管業務的幹部告訴我,譚老師,原來我們估計的廣東省的外貿增速應該是2%,但是實際上在4月份的時候,廣東省的外貿增速已經達到了8%。透過這個就能告訴我們,匯率貶值對我們的外貿是有好處的。  

  20142月,整個進出口的狀況達到了一個低點。而這個低點意味著什麼呢?在2013年的年底,我們的匯率達到了6.052014年的年初匯率又跳到6.03,而這個時候我們記得,那個時候市場的預期是什麼?人民幣要破6,要進入5的時代,甚至要進入4的時代。但是最終它對外貿的傷害在哪兒?它對外貿的打擊是非常嚴重的。但是最終人民幣沒有繼續往上走,人民幣貶值就開始了。這個貶值一出現以後,對整個外貿的提拉,對外貿生産的促進就出現了。

  所以我覺得這張圖特別的有意義,它告訴我匯率對外貿而言,對實體而言,它應該走什麼樣的趨勢?貨幣貶值會帶來競爭力,貨幣升值會削弱競爭力。所以美元升值升到一定的時候,它為什麼要貶值?而在美元貶值的過程當中,美國經濟是受益的。第一季度美國的經濟增長是1.2,第二季度美國經濟增長會達到3%。那麼美元貶值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從4月份開始的。所以通過美元指數的走勢,能看到美元貶值對美元經濟的保障和保護性。

  通過這張圖也能告訴我們,人民幣升值和貶值,給我們外貿帶來的發展是一種什麼情況?貨幣升值對外貿的打擊是非常明顯的,貨幣如果是貶值對外貿的促進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怎麼拿捏我們的匯率走勢,對我們的實體,對外貿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

  大家可能更關心未來人民幣的走勢會是什麼樣子。我們去回顧這一輪人民幣的升值,可能它受制于美元的狀況應該是非常明顯的。正是因為美元貶值的幅度和速度很快,對我們人民幣的升值起到的推動和促進應該是非常明顯。因為我們談的人民幣升值和貶值,其實就是對美元。人民幣對其他主要的貨幣,對歐元,對英鎊,對加元,對日元,它基本保持不動,或者小幅度的下跌。

  

  那麼我們關注美元的走勢,對我們市場評估人民幣應該比較重要。現在美元指數在91點,市場爭論非常大,一些國外大的機構都在預測,美元貶值剛剛開啟,美元還要繼續貶值。但是你從美元貶值的角度去看,它的貶值依據或者貶值條件在哪兒?在歐元。歐元如果能升值,美元一定能夠貶值。因為美元指數6個貨幣的配置,歐元佔到了57.6%。但是從歐洲的角度去看,我們前幾期做過關于德拉吉的講話,關于歐洲的經濟,它能夠支持歐元繼續升上去嗎?而且德拉吉在上周四的歐洲央行例會之後已經表示了,歐元的升值會對未來的歐元區經濟産生比較大的影響。所以我覺得美元指數達到91點以後,它現在處在一個困頓的階段,也是一個非常糾結的階段,所以它可能要修復一下,然後才能夠繼續地貶值。

  而這兩天的走勢也看到了,美元指數可能向上走的空間已經出現了,它可能回調一下。這樣可能對我們人民幣升值到貶值以後的這種調整,也是非常必要的。所以美元的主線對我們人民幣的走勢是有非常重要的影響的。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人民幣走勢也相對比較獨立,它有時候是跟著美元的,但有時候也不見得完全跟著美元。因為畢竟美元指數在91點沒動的時候,我的人民幣會出現600多點的貶值,從升值變成了貶值,6.43元變成了6.52元、6.55元,那從這個角度去看,就是我們內在的政策或者我們內在的預期,如果發生一些逆轉的話,可能對人民幣走勢本身也是一個特別好的一種駕馭,或者一種把握。

  近一段時間,人們對人民幣升值的預期,算小賬算的特別多。就是我換匯能節約多少,我出國旅遊能夠受益多少,我去淘寶能夠便宜多少,我到國外旅遊能夠有什麼樣的好處。我們算的都是個人家庭的小賬,局部的問題。但是我們沒有考慮整個宏觀經濟的大面,就是我們前面所講的外貿企業怎麼辦,我們的出口怎麼辦,我們的實體經濟、宏觀經濟走向怎麼辦?如果我們算這個大賬的話,我們可能會擔憂現在人民幣的升值。所以中央政府提出的脫虛向實,要我們關注的是實體,如果關注實體,人民幣升值是不利的。但是我們習慣了一種套路,就是關注金融、關注投資指標、關注金融市場的指標。如果關注這個指標,人民幣升值是有利的。總結中國的市場,可能貨幣升值的時候,人們的情緒會高漲一點。而這個情緒高漲,會助推人民幣去升值。但是貨幣貶值的時候,人們是恐慌性的,這種恐慌性會帶來一種不理性、不合理的一種態度或者行為的取向。

  盡管人民幣在國際上已經非常矚目了,我們也進入了SDR的貨幣籃子,但是從匯率的角度,從貨幣的角度,我們的基本概念,我們的基本技能,我們的基本認知,説一句話還是很差的。什麼樣的匯率對我們是適合的?什麼樣的匯率走向對我們是適合的?這一點我們心裏要有一個定力,如果有了這個定力的話,人民幣的事還是我們自己説了算,而不會去受制于美元。所以我個人預測,人民幣下半年的貶值壓力可能會大一些,因為這一輪的升值升的時間太長了,升的幅度太過了。市場有一個基本的定理,漲的越快,跌的越快。跌的越快,漲的越快。所以人民幣的漲一定會帶來人民幣的跌。所以我個人認為,不要完全排除今年破7的可能。如果破7的可能存在,對我們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反而是一個好事。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曉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學生手繪請假條走紅網絡
大學生手繪請假條走紅網絡
墨西哥中部地震遇難人數升至120人
墨西哥中部地震遇難人數升至120人
第72屆聯合國大會舉行一般性辯論
第72屆聯合國大會舉行一般性辯論
“復興號”提速在即 鐵路人保駕護航
“復興號”提速在即 鐵路人保駕護航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2129708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