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經濟學焉能沉浸在假想世界——讀《羅納德·科斯傳》
2017-03-30 09:14:18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羅納德·科斯傳》

  (美)斯蒂文·G·米德瑪 著

  羅君麗、朱翔宇、程晨 譯

  羅衛東 校

  浙江大學出版社

  2016年12月出版

  ⊙毛志輝

  在我國,很少有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像羅納德·科斯那樣具有如此廣泛深遠的影響力。他一生未曾踏足這片土地,但卻在這裏有著眾多擁躉。他的經濟學理論與中國改革開放實踐,或緊密結合融為一體,或有效關聯相互印證。

  由美國經濟思想史家斯蒂文·G·米德瑪所著的這部傳記,可説是迄今最全面客觀研究科斯生平和思想的作品。不僅重點分析了科斯最主要的學術貢獻,如關于企業、交易成本、社會成本、邊際成本定價、燈塔等,還廣泛涉獵科斯在漫長學術生涯中的生活和工作細節。

  以交易成本概念為核心的經濟理論創新,是科斯深刻影響經濟學界的主要貢獻,並以此為基礎開創了新制度經濟學派和法與經濟學學科。米德瑪按科斯經濟學思想發展的時間順序,依次以“企業的性質”、“定價、會計與成本”、“社會成本”、“政府與市場”等設置章節,分專題討論了科斯在學術理論上的非凡造詣,歷數科斯在不同階段的思想轉型與學術探索,並嘗試捕捉那些偉大思想噴薄而出的瞬間。

  米德瑪發現,科斯“企業的性質”一文發表于1937年,但在他1932年10月10日寄給福勒的信中,就已涉及了有關“企業的性質”這個主題的核心要素,當時科斯才21歲,現代經濟學家們在這樣的年紀都還在苦學本科課程。科斯從第一次聽到弗裏德曼的方法論時,就不同意他的觀點,然而無論科斯提出什麼論點,弗氏都能給出更有力的反駁,直到科斯遇到了科學史家托馬斯·庫恩,受其啟發,才“終于清楚了為什麼不喜歡弗裏德曼的方法論立場”。

  書中提及的一個細節,大概可視作科斯走向經濟學大師之路的重要轉折。1960年,科斯在阿倫·迪萊克特家中與弗裏德曼、喬治·施蒂格勒等經濟學家聚會,探討“聯邦通訊委員會”。當晚他們投了票,有20票支持庇古傳統,而科斯只有1票。弗裏德曼從各個角度攻擊科斯,然而,在最後弗裏德曼卻放過科斯轉而攻擊其他人。等到聚會結束時,科斯獲得了21票。施蒂格勒將那晚稱作“自己生命中最激動人心的智識事件之一”;迪萊克特則請求科斯整理出他的觀點,這就有了曠世名篇《社會成本問題》。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科斯都被認為是位撞到交易成本這個具有開創性概念的幸運學者;在很多人看來,科斯畢生主要的成就似乎也只有兩篇半文章——《企業的性質》、《社會成本問題》和《聯邦通訊委員會》。如不深入了解科斯的治學經歷,也就難以全面認識他的學術貢獻,難以認識他堅持研究真實世界的方法論思想的獨特性和合理性及其寶貴價值。

  作為一位基本沒有受過係統經濟學方法論訓練的學者,科斯經濟學職業生涯的起點是應用經濟學。他對經濟學高深理論可説毫無興趣,但他又深具英國傳統知識分子的哲學氣質,始終都在關注並深入思考經濟學中最接近哲學的經濟學方法論問題。他將新古典理論對政府角色認知存在的缺陷歸咎于庇古傳統;他堅持經濟理論要以真實為基礎的信念,理論當以理解實際運行的經濟係統為目的。他對經濟學中數理與量化分析的態度,或許在他的方法論中最具代表性。

  20世紀50年代以來,經濟學最典型的特徵之一就是日益堅定地採用復雜的數量工具,1969年設立諾貝爾經濟學獎以來的大部分獲獎者,都是憑借發展或使用數理或量化分析的研究成果而獲此殊榮。然而,科斯卻是個例外,他的著作中完全沒有數理形式化,也沒有量化分析。米德瑪甚至斷言,如果沒有對數學的厭惡,經濟學世界裏就不會有科斯。

  科斯是經濟學領域中依靠“以對經驗的共鳴的理解為依據的自覺”(愛因斯坦語)提出問題並解決問題的典范。他把經濟學視為對人的研究和對現實存在的經濟係統的研究。科斯認為,“濫用”數學化,已使經濟學喪失了真實主義而支持一個假設的世界,這些假設會剝奪理論解釋現實的能力。科斯對用數學和量化方法來驅動經濟學發展的拒斥,與奧地利學派多少有著異曲同工之處(他們最大的不同或許僅在于前者關注人的行為之結果,而後者關注人的行為過程)。時至今日,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也逐漸意識到,主流經濟學理論和方法對很多問題都無能為力,或在應用這些理論或方法時,會産生各種誤導性結果,而科斯所提倡的,則是構建能解釋真實世界經濟活動的理論。

  事實上,科斯留給世人最重要的遺産,或許不是世人皆知的“科斯定理”,不是關于企業、交易成本、社會成本等的研究,而恰恰是他倡導的研究方法和視角。科斯理論的關鍵在于:數學形式主義只應立足于已發展完備的概念庫,而這個概念庫必須構建于對真實世界的調查而非假設之上。他對英國郵政局、英國廣播公司、紅包賄賂和英國燈塔制度的歷史性分析,在《聯邦通訊委員會》和《社會成本問題》中潛心鑽研的法律案例,對會計和成本核算的研究及在擔任《法與經濟學期刊》編輯時熱切鼓勵其他人從事類似研究,都為學人確立了一條能加強對理論模型基礎的理解,並遠離“充斥于經濟學期刊的那種對假想世界所進行的分析”的研究方法。

  可以説,在繼承古典經濟學經驗主義傳統基礎上,科斯開辟了經濟學思維方式和思想范式的新局面。他的經濟學理論被介紹到我國後,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提供了借鑒。中國在改革實踐中走出來的路子,諸如發揮價值機制配置資源的基礎功能、確立市場經濟的法律秩序、給企業和企業家協調更大的舞臺等等,都能在科斯提供的分析框架裏得到簡潔有力的解釋。

  科斯在諾貝爾獎獲獎演説中説:“我不曾在高深的理論中有所創新。我對經濟學的貢獻是促使我們的分析將經濟體係的特徵包容進來……這些特徵是如此顯然,以致很容易被忽略掉。”如其所言,終其一生科斯都在觀察和思考那些容易被忽略的東西。而閱讀這部《羅納德·科斯傳》,最讓我們感動的,不止他為經濟學研究引入了一種和經典路徑不同的思考方式——他用貫穿生命的思考提醒我們,解決經濟問題,一定還有很多比經濟方法更優的方法。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清明將至 福州殯儀館舉行開放日活動
    清明將至 福州殯儀館舉行開放日活動
    南京郊外農田“笑臉”綻放
    南京郊外農田“笑臉”綻放
    江蘇常州淹城重現上巳節古風 漢服美女“曲水流觴”
    江蘇常州淹城重現上巳節古風 漢服美女“曲水流觴”
    湖北75歲老太練習瑜伽14年 創老年瑜伽班
    湖北75歲老太練習瑜伽14年 創老年瑜伽班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5701120722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