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分級診療公立醫院改革將全面推進 代表委員開藥方
2017-03-15 07:43:43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代表委員為統一醫保政策、增強基層醫療水平等“開藥方”

  今年是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重要年份。根據已經確立的時間表,2017年,在推進分級診療、健全醫療保險制度、公立醫院改革等方面,都將取得重大突破。今年兩會上,多位代表委員聚焦醫改,就三醫聯動、統一各統籌地區醫保政策、增強基層醫療水平等“問診開方”。

  推進 公立醫院改革全面推開

  記者從兩會上了解到,2017年各級各類公立醫院全面推開綜合改革,全部取消藥品加成。試點城市公立醫院藥佔比(不含中藥飲片)總體降到30%左右,百元醫療收入(不含藥品收入)中消耗的衛生材料降到20元以下。公立醫院醫療費用控制監測和考核機制逐步建立健全,全國公立醫院醫療費用增長幅度力爭降到10%以下。

  這意味著我國公立醫療機構將徹底告別“以藥補醫”時代。公立醫院要實現依靠醫療服務和財政補貼就能正常運轉和平衡的新目標。專家認為,實現醫藥控費杜絕“看病貴”,還需通過規范診療行為,為降低藥品和耗材費用等騰出空間,動態調整醫療服務價格,構建合理補償機制和支付方式,讓公立醫院真正回歸公益性軌道。

  國務院醫改辦主任王賀勝近日表示,取消“以藥補醫”機制,是深化醫改的重中之重,它既涉及深刻的利益調整,改的是體制機制,又涉及醫療、醫保、醫藥三醫聯動改革,是今年最難啃的“硬骨頭”。

  全國人大代表、梅州市人民醫院院長、黨委書記林新華認為,醫藥本來是一家,分開管理之後可降低藥品的成本,讓老百姓得到實惠。醫院的收入有所下降,但市一級三甲醫院的資金比較雄厚,通過資源調配、平衡成本承受醫藥分開管理的壓力,是沒有問題的。

  全國人大代表,河北省滄州市中心醫院院長溫秀玲建議,醫藥定價和流通領域應多做“減法”,把關注點聚焦到“藥品出廠價”上,解決藥價虛高問題。溫秀玲認為,很多藥品最終售價比出廠價格高幾十倍甚至上百倍,就是在流通環節加價太多,給患者造成了很大負擔。如果能夠督促企業公布藥品的出廠價格,讓價格透明起來,就有望根治高藥價。“出廠價公開了,對藥企沒有任何影響。經銷流通領域就只有倉儲、物流、人工和合理利潤等幾個環節形成的有限加價,醫藥代表也就能回歸真正的業務本色。”她説。

  深入 醫保異地結算進入落實階段

  醫療保障領域今年迎來的重大改革之一,是將基本實現符合轉診規定的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截至2016年底,我國已有30個省份實現了省內異地就醫持卡結算。國家異地就醫結算係統2016年底也已上線試運行。今年上半年將實現異地退休安置人員跨省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2017年底之前,實現所有符合轉診條件的人員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

  全國政協委員陳旗説,隨著經濟的發展、社會的開放,人口流動性大大提高,很多人到外地工作、養老、求學。然而,異地看病費用報銷程序繁瑣,如果在當地就能即時報銷,再加上保險制度的不斷完善,會消除人們的很多顧慮。實現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

  “我國已進入人口老齡化社會,加之獨生子女政策的後效應開始顯現,跟隨子女在異地養老和醫療的需求會越來越大。”全國政協委員、重慶市政協副主席陳貴雲認為,隨著經濟條件的改善,人們對養老地的選取並不限于工作地或籍貫所在地,不少老年人形成了“夏天到北方去、冬天到南方去”的生活方式,“他們都迫切希望醫療保險能夠全國聯網、直接結算”。

  全國政協委員胡曉義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跨省異地醫保直接結算涉及五個群體:一是異地安置的退休人員,二是異地居住的常住人口,三是成建制的異地流動工作的群體,四是臨時出差、旅遊需要急診的患者,五是有疑難雜症、重大病患需要異地轉診的群體。不過,跨省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的難點不在于錢,問題的症結在于醫療服務資源本身是不均衡的。“現在我國正在推進分級診療制度建設工作,希望引導老百姓在基層就醫,而不是都向上集中,去大城市、大醫院就醫。”他説。

  事實上,在互聯網和大數據時代,跨省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的技術壁壘不難解決,有很多技術手段可以推進,其難點主要是各統籌地區經濟發展水平、醫保制度及醫療資源配置差異。

  多位委員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全國政協委員、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對臺港澳中醫藥交流合作中心主任楊金生認為,應從國家層面制定統一的醫療保障制度,其中包括基本醫療保障制度、商業健康保險和社會救助係統。

  全國政協委員吳明江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隨著異地就醫住院費用直接結算制度的推行,如果管理不善,可能導致更多患者甚至小病患者涌向大醫院,使大城市、大醫院的壓力變大。他建議,在為需要異地就醫的病人提供結算方便的同時,必須加強管理和規范,既讓真正需要優質醫療資源的人享受到這一實惠,又讓不同層次的醫療資源能夠充分發揮作用。

  擴大 分級診療擴至85%以上地市

  分級診療被稱為本輪醫改的“第一要務”。據了解,目前分級診療已在200個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城市陸續鋪開,全國超過一半的縣開展基層首診試點,縣域內就診率達80%以上。2017年,我國將在85%以上的地市開展分級診療試點,此外,家庭醫生簽約服務覆蓋率達到30%以上,重點人群簽約服務覆蓋率達到60%以上。

  有專家表示,作為本輪醫改的重中之重,分級診療任重道遠,需充分發揮醫保政策的調節引導作用,實行三醫聯動,支持基層醫療機構建設,以“基層強”護航分級診療破題深行。

  全國政協委員、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院長蔡秀軍認為,我國真正實現分級診療還存在不少制度性問題,改革的方向則是能夠實現提供同質化的醫療服務,“就普通疾病而言,如果社區醫院和大醫院能夠提供同等質量的醫療服務,如果在老百姓的意識中看病就醫沒有這麼大的城鄉差別,分級診療才可能真正實現”。

  吳明江表示,分級診療就是再造醫療服務流程。“比如孩子感冒、拉肚子,這樣的問題就應該在社區醫療機構解決,根本不應該留給大醫院。”吳明江認為,加強基層醫生的培養是關鍵,也是提高基層醫療機構診療水平的突破口,“我們要盡快解決他們的待遇、晉升等問題,要讓他們看到在基層工作的價值和意義,從而保持基層醫務人員隊伍穩定”。

  作為分級診療的重要抓手,家庭醫生是患者“看得好病”的基礎環節。全國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常委沈志剛表示,家庭醫生的專業水平、服務能力決定分級診療能否有效運作,要通過加強人力培養和加大基層設備投入等手段,提高群眾對家庭醫生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信任度。

  《“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指出,到2030年,每千常住人口執業(助理)醫師將達3人,注冊護士達到4.7人,我國將基本實現優質醫療資源配置均等化。政策層面,除了加強定向培養,還將在收入分配、職稱晉升、評獎推優等方面予以傾斜,用激勵機制“待遇留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美國東北部遭遇暴風雪
    美國東北部遭遇暴風雪
    參觀“決心”號大洋鑽探船的“心臟”
    參觀“決心”號大洋鑽探船的“心臟”
    空中看春耕
    空中看春耕
    西湖春來
    西湖春來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295097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