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渣打首席經濟學家丁爽:2017,探尋中國經濟的“穩定錨”
2017-03-03 16:05:4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北京3月3日電(記者 閆雨昕 廖佳)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2016年中國經濟順利通過“十三五”開局之年的考驗,運行總體平穩,GDP較上年增長6.7%,經濟增長質量穩步提高。

  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逐步深化,首次邁上70萬億元後的中國經濟將面臨怎樣的壓力與考驗?GDP增速能否繼續保持平穩運行?人民幣匯率又將何去何從?

  近日,渣打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丁爽在接受新華網財經記者專訪時表示,今年中國會尋找一個“穩定錨”,總體來説增速會保持平穩。他同時預測,今年GDP增速能夠保持6.5%以上的增長,但要實現這一目標並非易事。

  如何實現今年GDP的增長目標?

  ——與貨幣政策相比,財政政策還有進一步發揮的空間

  作為宏觀調控的重要工具之一,貨幣政策走勢向來備受關注。伴隨著中國經濟的轉型升級,貨幣政策的調控思路也在悄然發生變化。

  近日央行發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對貨幣政策的表述首次由“穩健”變為“穩健中性”。市場紛紛猜測,兩字之差,央行試圖釋放出什麼信號。

  而在此之前,央行從對基準利率的調整,逐步變為通過加強公開市場操作的頻次和力度,調節流動性。針對央行近期一係列變化,丁爽認為,2017年的貨幣政策基調將是“溫和收緊”——這將表現為利率上行,整個收益率曲線上移。與此同時,傳統的帶有行政色彩的存貸款利率調整會“淡出”。

  “未來央行應該會盡量不使用行政性貨幣政策,轉而通過常備借貸便利、中期借貸便利、逆回購等方式來引導市場利率。”按照他的計算,過去幾個月來,央行實際上已經變相“加息”了10個基點。

  在經濟下行壓力與去杠桿、防范金融風險疊加的因素下,不少市場人士認為,未來貨幣政策的發揮空間有限。那麼,如何實現今年穩中求進的預定目標?丁爽認為,未來經濟增長可能更加倚賴財政政策。

  “從總量來説,預算赤字還會繼續增加。”丁爽認為,這也是實現增長目標的一個必須的政策支持。”據渣打銀行測算,預計2017年GDP的增長能夠達到6.6%,略高于6.5%。

  就具體措施而言,丁爽認為,短期會有通過增加支出推動經濟增長的衝動;但是從長期來説,積極的財政政策有望産生很大的效應。

  樓市向左走向右走?

  ——房價今年很可能處于相對“停滯”的狀態

  房地産投資是影響中國經濟的一個重要方面,而樓市漲跌也永遠牽動著人們的神經。不久前官方發布的數據顯示,在調控政策疊加春節的雙重影響下,1月份我國一二線城市新建商品房住宅價格環比基本止漲,三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0.4%,漲幅與上月相同。同時,中國1月監測的主要城市成交面積環比下降36.66%,同比降27.34%。

  樓市開年遇冷預示著什麼?房價會降溫嗎?房地産投資會由此而下滑嗎?這對面臨下行壓力的中國經濟又會帶來什麼樣的考驗?

  “2017年房價不會有大幅度上升,也不存在大幅度下降的條件,很可能是一個相對‘停滯’的狀況。”丁爽如是認為。

  在談及對經濟的影響時,丁爽表示並不需要悲觀。“樓市調控的主要目標是防止樓市價格上漲過快,並看到較穩定的房地産市場的投資。並不是要讓房價掉20%或30%。”

  事實上,數據顯示去年12月份房地産投資依然強勁。國家統計局網站消息,2016年,全國房地産開發投資102581億元,比上年名義增長6.9%(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7.5%),增速比1-11月份提高0.4個百分點。

  這表明去年九、十月份以來的房地産政策收緊的效應還未傳導到投資方面。不過,丁爽不否認房地産投資在下半年出現下滑的可能性。“很可能是上半年投資仍然較強,下半年回歸相對低迷的狀況。從全年平均來看,房地産投資對經濟增長的負面影響或將不大。”

     丁爽也坦言,考慮到房地産交易的下滑,會影響到一些相關行業的消費,包括家具、家電、裝修建材的購置等等,因此仍然有一些風險點需要注意。

  此外,丁爽還認為,由于此前我國對1.6升以下的汽車的稅收優惠提前透支了一部分購車需求,對今年的汽車銷售造成影響。因此,導致了整體消費的不確定性有所增強。

  未來人民幣將何去何從?

  ——人民幣匯率將逐漸趨穩

  近年來人民幣匯率的波動性增強,讓其收獲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度。從一國外匯儲備,到對外貿易投資,再到百姓海外消費,匯率這個敏感的變量所釋放的影響力在經濟生活的各個層面無處不在。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歷經了去年以來的連續下滑,在2017年開年之際微微反彈。未來又將何去何從?

  國外投行近期發布關于人民幣匯率的研究報告顯示,其對匯市的預期與去年年初相比已有較大程度上的穩定。瑞銀將人民幣兌美元2017年底預測自7.2調升至7.0;大摩亦將其預期從7.30調至7.10;渣打發表報告表示,預估人民幣兌美元將貶值3%來到7.06。

  在接受記者專訪時,丁爽給出了他對這個問題的理解。在他看來,今年人民幣匯率會保持兌一籃子貨幣的相對穩定,人民幣國際化方面或許不會有大的動作,更多的是做一些基礎性、鋪墊的工作,包括結算、清算係統,貨幣互換制度安排,地區的人民幣結算中心等。

  相比一攬子貨幣這個錨,市場更為關注的仍然是人民幣兌美元的走勢。丁爽認為,美聯儲今年加息兩次或以上是大概率事件,因此美元仍將走強,但上漲空間有限。

  丁爽解釋,財政政策的偏松和貨幣政策的偏緊兩個因素加總起來,按照以往經驗,一般會支撐美元、支撐美債的收益率的上升,這些會造成美元的進一步升值。但他同時強調,美元的強勢會有一定的限度,並非一路走強。“這涉及到特朗普的財政政策能不能完全得到實現。”

  資本跨境流通管理之惑

  ——近幾年的對外直接投資絕對值相對持續穩定

  有關“外資撤離潮”的討論在2016年底2017年初再度成為熱點,商務部對此進行了有力的反駁。在丁爽看來,外資有進有出是很正常的,中國近幾年的對外直接投資絕對值相對持續穩定。

  “這是由于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近幾年非常具有選擇性,更傾向于引進一些對我國産業結構調整、産業鏈上升、獲取技術,或者是産能不足的服務行業,而非一些污染或勞動力密集型的産業。”他進一步指出,外商直接投資或將不會快速上升,但也未出現明顯的下降。

  丁爽認為,除了外商對中國的直接投資,還有一個數據值得關注,這就是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我覺得這兩個數據比較有趣。”丁爽告訴記者。

  商務部數據顯示,中國去年12月份對外投資同比下降39.4%,1月份同比下降35.7%。在丁爽看來,前期對外投資的“虛火”是造成當前對外投資下滑的原因。

  日前,發展改革委、商務部、人民銀行、外匯局四部門正按有關規定對部分企業對外投資項目進行核實,以促進我國對外投資持續健康發展。丁爽指出,資本管理加強執法是有必要的,現有政策也不是“一面倒”的收緊。

  “此前企業更多的是在一種比較恐慌的情況下,所做的資産負債的過度調整,特別是並購的交易。”他指出,隨著對資本外流真實性的核查,今年的對外投資增長速度將會回落,且短期內不排除負增長的可能。

  他同時預測,在資本管理方面也會有一些放松的措施。“這更多的是在流入方面,包括在銀行同業市場、債券市場,鼓勵國外的投資者到中國來投資。在資本流出開始得到控制的情況下,流出方面也會開始再次放開。”

  “一些是跟真正的經濟活動相關的,還是應該繼續允許或者鼓勵的。”丁爽強調。從長期來説,丁爽認為,中國的對外進一步開放的目標並沒有改變,不會因為短期的資本流動改變長期的人民幣國際化目標。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朝華
新聞評論
    走進美國的國家公園
    走進美國的國家公園
    雲南臨滄雲縣發生一起交通事故 10人死亡38人受傷
    雲南臨滄雲縣發生一起交通事故 10人死亡38人受傷
    蜘蛛和蝎子的神奇世界
    蜘蛛和蝎子的神奇世界
    茶綠櫻紅惹人醉
    茶綠櫻紅惹人醉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3301295005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