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無社保成快遞業潛規則 快遞小哥的“保障”誰來管?
2017-02-24 08:08:1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久前,圓通速遞網點“爆倉”、快遞員被外賣送餐“挖角”導致無人派件的事件引發社會廣泛關注。企業“人心不穩”的背後,是快遞員運費提成過低、保障不足等深層原因。

  業內人士“爆料”:100多萬快遞從業人員中,有90%的人沒有勞動合同、五險一金。事實是否如此?原因何在?行業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企業爭奪人力資本的大戰升溫,是否有助于改善快遞員的保障水平?我們的記者進行了調查採訪。

  ——編 者

  零下3攝氏度、刮著4級寒風的北京街頭,中通小哥張南正忙著將快遞按手機尾號分類,平鋪在地上,方便顧客領取。“這都不算多,我最多的時候一天派過280單,爬幾百層樓更是常事。”張南搓著凍紅的手説。

  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312.8億件,同比增長51.4%。截至2016年初,全國一線快遞員約118.3萬人。春節後,個別快遞末端網點運營異常、快件積壓無人派送等情況,再次引發公眾對基層快遞員生存環境、勞動保障等問題的討論。他們的勞保現狀如何?怎麼看待自己的勞保權益?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採訪。

  “行情這樣,沒有就沒有唄”

  快遞員想有社保不容易

  “我身邊的快遞員都沒簽勞動合同,公司也沒繳社保,行情這樣,沒有就沒有唄。”在江西宜春工作的“通達係”快遞員宋師傅説道。記者採訪發現,除了順豐、EMS等直營公司,大部分快遞公司的網點都採取加盟模式,而在加盟網點工作的快遞員,勞動權益往往很難得到保障。在快遞業務量全國排名第一的廣州,打開招聘網站查詢當地快遞員招聘信息,抽取的50條中僅有11條承諾提供社保,崗位主要來自順豐、德邦、世紀卓越等,其他公司一般僅提供吃住。

  “雖然沒交五險,但老板人很好,給買了意外險,出了事也會管。上次在白石橋附近發生剮蹭,打個電話老板就來了,我只管繼續送快遞。”從湖北來到北京、29歲的快遞員宋皓告訴記者。在另一家快遞公司工作的王振龍則沒那麼幸運:“路上出了事一般都自己賠,公司不管。”勞動合同缺失,五險沒有保障,對于這些快遞員而言,可依靠的似乎只有老板的人品。

  對比之下,北京朝陽區的京東配送員李樂是“幸運兒”。公司足額繳納五險一金,還額外購買了商業保險,來自河北邯鄲、工作1年的他,每月稅後工資8000元左右。“挺滿意現在的工作,工資不錯還有社保,好多老鄉都想過來。”李樂説。京東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京東配送員全都是公司正式員工。2016年,集團為包括基層快遞員在內的員工繳納的五險一金超過27億元。

  “更願意幹一天拿一天的錢”

  無社保成快遞業“潛規則”

  記者在採訪中也發現,並非每個快遞小哥都願意繳納社保。“拿到手裏的才算錢。”31歲的順豐快遞員顧澤説,他更願意省下這筆社保費。

  “快遞這行流動性大、不穩定,網點不賺錢的話就換家公司,我之前已經換過兩三家快遞公司了。要合同幹啥?我更願意幹一天拿一天的錢。”在城市100快遞員張昊澤看來,簽合同繳社保反而成了一種束縛。不簽合同、不繳社保似乎成為快遞行業“公開的秘密”。

  張昊澤提到的流動性大、不穩定便是主因之一。《全國社會化電商物流從業人員研究報告》顯示,有44.2%的站點快遞員平均工作年限在1—3年之間。“部分快遞員認為,簽合同繳社保不便于跳槽;對于企業而言,無疑增加用工成本。”北京致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時福茂表示,這也導致不簽合同、不繳社保成為一些勞資雙方默認的“潛規則”。

  數據顯示,快遞員中近八成是農村人口。他們中有的已經在老家參加新農合、新農保,對參加城鎮社保意願並不強。很多快遞員並不了解,雖然社保繳費高于新農合、新農保,但相應的待遇也更高。當他們老了、病了的時候,社保能給予更好的經濟補償和生活保障。因此向快遞員普及相應的社保繳納政策仍然有意義。

  但現實中,快遞員群體對勞保權益的認識還不是很明晰。即便有繳納社保的,也不清楚自己到底交的是什麼險種。很多快遞小哥並不知道繳納社保滿15年並達到退休年齡就可以在城裏領養老金這回事,有人甚至認為,規定的社保繳費滿15年是必須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也正是這個誤解導致他們不太看重社保。

  快遞加盟網點利潤較低、社保繳費負擔重也是原因之一。目前,快遞行業整體競爭激烈,加盟網點利潤率不斷下滑,經營壓力很大。“對于快遞總部而言,直營是親兒子,加盟是幹兒子。”業內人士介紹,加盟商需要自負盈虧,交給總部的面單費、派送費、中轉費等成本不低,還有各式各樣的罰款需要承擔。另一方面,企業的社保繳費壓力也不小。在日前舉辦的中國經濟50人論壇上,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白重恩介紹,我國社保繳費佔企業盈利的比重為49%,是企業稅費負擔中的“大頭”。

  “我們也是在咬牙扛著。目前毛利潤率也就7%、8%左右。去年‘雙11’,因為罰款就倒閉了好些加盟店,再繳社保壓力確實比較大。”百世快遞北京某網點負責人錢雲茂也很無奈。

  盡管企業有難處,但按照法律規定,建立勞動關係,就應當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對于不依法簽訂勞動合同、繳納社保等行為,也有相應的勞動保障監察機構負責監督。不過,目前我國共有勞動保障監察員約2.8萬人,而全國共有用人單位4364.8萬戶,平均每名勞動保障監察員要監管1500余戶用人單位,基層監察執法人員缺乏,導致現有的勞動保障監察力量難以有效承擔執法任務。“對快遞小網點的勞動監察一般只能靠舉報,往往一查一個準。”人社部門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信用評級、行業“洗牌”倒逼規范用工

  讓快遞員身心都在城裏

  “公司一定要繳社保,不繳我都不去。要不然大病臨頭,真是要用光積蓄賣房賣地了!”來自四川綿陽的國傳快遞員周樸對此很堅定。他是記者在採訪中,遇到的唯一一位清楚並且堅持自己勞動權益的快遞員。之前工作了5年的快遞公司倒閉後,他找到了目前這份工作。“沒單位給繳社保的那段時間,我自己給自己繳,不想斷。聽説在北京參加養老保險繳費滿10年、累計繳滿15年,外地人也可以在北京辦退休,我現在就盼著這個。”周樸説。

  除了長遠的醫療、養老考慮,時福茂認為,不簽合同、不繳納社保,也不利于形成長期穩定的勞資關係。“快遞員沒有歸屬感,去留任意;公司也不願花力氣培訓員工,難以提高效率,提升服務質量。長此以往,容易導致勞資矛盾,增加勞動者維權以及社會治安成本。”時福茂説。

  沒有勞動合同和社保,年輕時風吹雨打或許沒問題,但當他們老了、病了該咋辦?如何給快遞小哥們更踏實的未來?

  關鍵是規范快遞公司的用工行為。專家指出,對于已經和快遞員形成穩定勞動關係的快遞公司,簽合同、繳社保是法律明確規定的責任,企業出于留人、樹品牌的考慮,應主動強化與員工之間的這條“紐帶”。與此同時人社部門也需加大對基層加盟網點的勞動監察力度。針對基層監察執法人員缺乏、勞動保障監察力量不足的問題,今年1月1日起,我國對企業進行勞動保障守法誠信等級評價。其中,與勞動者訂立勞動合同的情況、參加各項社會保險和繳納社會保險費的情況等都將作為評價依據。根據相關規定,人社部門會與工商、金融、住房城鄉建設、稅務等部門和工會組織建立信用信息交換共享機制,對企業實行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這會倒逼快遞公司增強對員工的勞動保障。

  快遞員自身的勞動維權意識也需加強。“目前快遞員對自己應有的權益不了解,也不知道該找什麼機構維權。”時福茂建議,如果企業不簽勞動合同,快遞員應注意保存相關證據,證明存在事實勞動關係,以便發生勞資糾紛時維權。

  業內人士呼吁,快遞業的爆發式增長持續多年,加盟網點因此得以迅猛增長,但電商、用戶的上下遊壓價使得加盟商的經營舉步維艱,為員工提供完善的社會保障確有困難。這個行業為解決就業做出了不小貢獻,希望能適當降低企業的社保費率,或者給予其他方面的政策優惠。

  北京郵電大學郵政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趙國君認為,長遠來看,快遞服務應形成更多差異化的細分市場,將更多選擇權交給用戶,由用戶倒逼企業轉型發展。用戶選擇企業,將促使企業更加重視快遞人員的選拔與培養,主動與他們簽訂規范的合同、提供相應的保險與待遇。

  “還是希望有社保,這樣身在城裏,心也感覺在城裏。”記者告別時,仍忙于派件的宋皓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木星南極高清畫面曝光 “朱諾”號長留錯誤軌道
    木星南極高清畫面曝光 “朱諾”號長留錯誤軌道
    泰國北碧:世界木偶戲展風採
    泰國北碧:世界木偶戲展風採
    江西廬山降下春雪 雲霧雪景如夢如幻
    江西廬山降下春雪 雲霧雪景如夢如幻
    大熊貓雪地玩耍 萌態可掬
    大熊貓雪地玩耍 萌態可掬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0520904